標籤: 暫無標籤

  吳發毅(1960-1992),1978年考入湖北省黃石市冶鋼技校,1980年畢業分配到黃石市冶鋼工作,1981年調入黃石市公安局鐵山區派出所工作,1992年4月26日在追捕持槍殺人罪犯中,不幸中彈,壯烈犧牲。1992年9月26日被公安部追授全國公安戰線二級英雄模範稱號。  1992年4月29日晚,來鳳縣翔鳳鎮沉浸在一片肅穆之中。在縣公安局操場,200多個花圈簇擁著一位英勇捐軀的公安戰士--吳發毅。省、州、縣的黨政軍領導和近1000名群眾自發地來到這裡,默默地向這位英雄致敬、默哀。1992年4月26日,來鳳縣職工董延豐因與女青年羅薇戀愛不成,遂起殺心。中午12時,董犯竄到縣人武部軍械庫值班室,以找人為名,趁值班人員不備,掏出暗藏的菜刀,將值班員砍成重傷,搶走值班室衝鋒槍1支及子彈50發,隨後竄到縣第一招待所,開槍打死羅薇,並打傷其姐羅戌龍、姐夫宋永安,隨後,又竄到街上開槍打死、打傷無辜群眾各1人。縣公安局接到報案后,立刻組織民警圍殲罪犯。正在家休息的刑偵科民警吳發毅接到命令后,套上警服便參加追捕戰鬥,民警們很快便將躲藏在縣民政局宿舍三樓陽台上的罪犯團團圍住。罪犯預感到末日來臨,欲做困獸之鬥。他端著槍向吳發毅狂叫道:「不要過來,我要開槍了。」面對窮凶極惡的罪犯,吳發毅臨危不懼,義無反顧地趁罪犯向別處張望之機,一個魚躍翻滾,撲上前去,他正欲舉槍射擊,只聽「砰」的一聲槍響,罪犯搶先開槍,吳發毅中彈倒下。憤怒的民警們立即兵分三路,翻越到樓頂向罪犯一陣猛烈射擊,將罪犯擊斃在陽台角落。戰友們抱起吳發毅連聲呼喚:「小吳!小吳!」可是,他再也沒能醒來……吳發毅在黃石市鐵山派出所任管段民警期間,為民、愛民,常常在晚上深入居民住宅區給群眾上法制課,找失足青少年談心,帶領聯防隊上街巡邏,管段內連續3年未發生刑事案件,贏得了當地群眾和戰友們的稱讚。他的管段里,住著80多歲的姜奎英夫婦,無兒無女,生活起居都很困難。他看在眼裡,記在心上,每天上班前都要去看望一下,下班后就去打掃衛生,做飯做菜,4年如一日。逢年過節,拿出自己的工資,買上老人愛吃的食品,去看望老人,老人每每感動得熱淚盈眶,把他當做自己的兒子。他在與愛人陳紅戀愛期間,一次去黃石市風景區東方山遊玩,忽然聽見山上傳來了「救命啊!」的呼叫,他丟下女朋友,奮不顧身朝山上衝去,趕到出事地點,見6個流氓正在調戲一位少女,他大喊:「住手!」6個流氓見只有他1人,就對他拳腳相見。他毫不退縮,上去左右開弓,一陣拳腳,不僅救出了少女,還把6名歹徒全部擒住。他曾制服了黃石市鐵山礦區號稱一霸的「莧菜」,硬是把他趕出了礦山,確保了一方平安。他曾隻身勇擒持刀兇犯。1986年1月22日,黃石市公安局授予吳發毅「優秀民警」稱號。1990年5月,為照顧年邁的父母,吳發毅從黃石市鐵山公安分局調回老家來鳳縣公安局,從事刑警工作。愛人仍在黃石市大理石廠工作。他把僅1歲多的女兒交給其年邁的父母照顧,自己全身心地投入了打擊刑事犯罪分子的鬥爭。兩年來他參與偵破大案81起。他剛調回來鳳公安局上班不久,來鳳縣城郊就發生了一起攔路搶劫強姦大案,他與科長劉平立在偵破過程中,爬山越嶺,過河涉溪,日夜尋蹤覓跡。腳打起了血泡,他用熱水浸一下又走;水土不服腹瀉,他吃上幾片葯又干,只要有一點線索,就窮追不捨。他們先後排查了400多名嫌疑人員,終於將罪犯抓獲。1990年8月在參與辦理許修文盜竊團伙案中,為獲取充分的證據和抓獲另一主犯,他和同志們一起,三上十幾裡外的新峽鄉馬鬃嶺,深夜出擊尋找罪犯的蹤跡。在追捕中,他曾帶頭連續跳下4個高2米多高的土坎,為擒獲罪犯贏得了時間。當得知另一主犯從其岳父家逃走時,他又和同志們兩次重上馬鬃嶺,在黑夜中順跡追蹤,因天黑坡陡,荊棘叢生,他失足滾下了十幾米高的山坡,手、腳、臉均被劃破,但他顧不上疼痛,爬起來又繼續在黑夜密林中搜尋,終將團伙盜竊案的另一名主犯抓獲。「為了社會的安寧,無論吃多大苦,受多大累,我心甘情願。」這就是吳發毅的心胸和品格!生前他曾兩次向組織提出入黨申請,如今他又以血肉之軀向黨遞交了一份用鮮血凝成了的合格的申請書。  200多個花圈集中在這個小縣的公安局操場上,簇擁著一位英勇捐軀的公安戰士--吳發毅。夜幕降臨,風蕭蕭地吹著,吹動花圈上的挽帶獵獵作響,彷彿在吹奏一首哀婉的輓歌,在訴說著人們對吳發毅的懷念與哀悼之情。他為了追捕一個持槍殺人犯,用血肉之軀向黨遞交了一份用鮮血寫就的申請書。
上一篇[亞文化]    下一篇 [陳玉新烈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