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 文化 文學 聊齋志異 蒲松齡

吳門這個地方有一個特別喜歡畫呂洞賓的像的人,但遺憾的是他都是靠自己的想象來畫。他一直想要見呂洞賓。 最後終於見面了,在呂洞賓的指導下,因一幅畫使他成為了名人。

1基礎信息

拼音:wú mén huà gōng
語出:《聊齋志異》(卷四)第十六篇

2原文

吳門一畫工,喜繪呂祖,每想象神會,希幸一遇,虔結在念,靡刻不存。一日,有群丐飲郊郭間,內一人敝衣露肘,而神采軒豁。心疑呂祖,諦視,愈覺其確,遂捉其臂曰:「君呂祖也。」丐者大笑。某堅執為是,伏拜不起。丐者曰:「我即呂祖,汝將奈何?」某叩頭,求指教。丐者曰:「汝能相識,可謂有緣。然此處非語所,夜間當相見也。」轉盼遂杳,駭嘆而歸。
至夜,果夢呂祖來,曰:「念子志慮專凝,特來一見。但汝骨氣貪吝,不能為仙。我使見一人可也。」即向空一招,遂有一麗人躡空而下,服飾如貴嬪,容光袍儀,煥映一室。呂祖曰:「此乃董娘娘,子謹志之。」既而又問:「記得否?」答曰:「已記之。」又曰:「勿忘卻。」俄而麗者去,呂祖亦去。醒而異之,即夢中所見,肖像而藏之,終亦不解所謂。
后數年偶游於都。會董妃卒,上念其賢,將為肖像。諸工群集,口授心擬,終不能似。某忽憶念夢中麗者,得無是耶?以圖呈進。宮中傳覽,俱謂神肖。上大悅,授官中書,辭不受;賜萬金。名大噪。貴戚家爭齎重幣,求為先人傳影。凡懸空摹寫,無不曲肖。浹辰之間,累數萬金。萊蕪朱拱奎曾見其人。

3翻譯

吳門有一位畫工,非常喜歡畫呂洞賓。心中虔誠的希望能親眼見到呂洞賓本人的想法常念念不忘。有一天,他在郊外遊玩之時,看到了一群乞丐也在一道矮牆之下開心的吃吃喝喝,內中有一個人雖然穿著破衣爛衫,胳膊肘也露在外面,一副髒兮兮的模樣,但卻器宇軒昂,氣度不凡。這個畫畫的一見,心裡便懷疑這個乞丐是呂洞賓,再仔細看看,越發覺得就是。心裡一激動就抓住這乞丐的手臂說道:「您就是呂祖呀!」「哈哈哈。。。。」那乞丐聞言就大笑了起來,這個畫工心裡已然認準,伏在地上磕頭不止,那乞丐見了便說道:「就算我是呂洞賓,你又想怎麼樣呢?」畫工又磕頭,求他指點迷津,乞丐說:「你既然能夠認出我來,看來我們還是有點緣份的,但這裡說話很是不方便,等到了晚上,我自會去找你。」話音未落,人已不見了蹤影。畫工見得此番景象,驚異的合不攏嘴,良久嘆氣而返。
到了半夜,果然在夢裡見到了呂洞賓前來,並對他說:「我念你本意虔誠,專心致志,特來與你一會。但你生性吝嗇,骨子裡貪念名利,這個樣子神仙自然是做不成的。我叫一個人來給你看看就可以了。」言畢,只見他抬手向空中一揮,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子從空中飄然而下,看她的袍服衣飾倒像是貴婦人,儀容華彩照亮了整間屋子。呂祖對畫工說道:「這個是董娘娘,你可得把她記清楚了!」過了一會兒又問:「記好了么?」畫工回答說:「已經記好了。」末了,呂祖又在叮嚀:「不要忘了呵!」一會兒,那漂亮的女子離去了,呂洞賓也隨之消失。畫工猛然驚醒,心感此夢怪異非凡,趁著夢境尚還清晰,趕緊畫了一幅董娘娘的畫像收藏起來。卻始終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過了幾年以後,一次偶然的機會,畫工去到京都遊玩,正好皇帝的一個董姓妃子死了,皇帝非常想念這位賢德的妃子,準備為她畫幅肖像以作紀念。京都里所有的畫工都聚集在宮裡,聽了服侍過董妃的宮女宦官們所描述的形態容止,心裡想象著畫來,怎麼畫都不像。皇帝為此很是鬱鬱寡歡。這個畫工聽說了這件事,忽然想起了那年夢中所見到的漂亮女子,心裡想道,莫非就是她?就儘快取了所繪肖像呈進宮裡。宮裡人看了都說神形俱肖。皇帝一見也是龍顏大悅,馬上封這個畫工為中書令,這畫工推辭不受,於是皇帝又賞賜他萬兩黃金,由此聲名大噪。皇親國戚無不登門拜訪,爭相以巨資請他為各自的先人祖宗畫像,說也奇了,不論怎麼樣畫出來的肖像沒有不像的。短短几天,就積累了數萬兩黃金。山東萊蕪有個叫朱拱奎的人就曾經見過這個畫工。
上一篇[麻黃防風湯]    下一篇 [桂枝羌活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