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吾彥,字士則,吳郡吳縣(今江蘇蘇州)人。三國時東吳將領,東吳滅亡后入仕西晉,官至大長秋。

1 吾彥 -生平

  吾彥出身寒微,有文武才幹。身長八尺,手格猛獸,旅力絕群。起初任通江縣吏,後任大司馬陸抗部下小將。陸抗欣賞吾彥的勇氣和謀略,想提拔他,但害怕其他部眾不服,於是在一次與諸將的大會中命人發狂地揮刀跳進來,其他將領見此都害怕得拔足逃走,唯獨
吾彥
吾彥不逃,更舉起小几擋刀,於是眾人都佩服他的勇敢,及后陸抗提拔都沒有不滿。
  後來吾彥轉任建平太守。此時,西晉益州刺史王濬正奉命建造戰船,打算征伐東吳,造船時產生的木屑隨著長江水流到建平郡,吾彥於是撈起木屑上呈孫皓,認為西晉正建造戰船,打算伐吳,要求孫皓增派守軍到建平防守,稱只要建平不失陷,西晉都無法渡江進攻。但孫皓不聽。吾彥唯有製造鐵鎖鏈,在險要之處放下橫斷長江;又製作大鐵錐,暗置在江水之中,都用以阻止西晉戰船東進。天紀四年(即晉太康元年,280年),王濬率軍壓境,沿江城池守將多數都望風而降,或者很快被攻破,但吾彥卻領軍堅守建平,無法攻下,唯有繞過。此時因建平守軍不足,無力防守建平對出江面,王濬又以大木筏移走江中的鐵錐,又用火燒斷鐵鎖鏈,令水軍成功通過建平郡。
  東吳覆亡后,吾彥才歸降,吾彥被任命為金城太守。后改任敦煌太守,甚有威望及恩德。后又任雁門太守。吾彥后又任順陽國內史,當時順陽王司馬暢驕橫放縱,以前數任內史者被他誣陷,但吾彥是清官,以身作則,整肅當地官員,令眾人都畏懼他;而司馬暢亦不能誣陷他,反而推薦他,希望儘快將他送走。后遷任員外散騎常侍。
  交州刺史陶璜死後,吾彥出任南中都督、交州刺史。陶璜死後九真郡的戍兵使作亂,更驅逐九真太守,叛軍首領趙祉又圍困郡城;吾彥上任后領兵將叛軍一一平定。後任交州太守二十多年,令交州安定。吾彥此時自表請求朝廷派人接替他,於是徵召他為大長秋。吾彥最終在任內逝世。

2 吾彥 -逸事

  東吳亡后,司馬炎問薛瑩孫皓為什麼亡國,薛瑩答孫皓親近小人,妄行刑罰,不信任官員將領,令人人憂慮恐懼,各人都不心安。總結是孫皓自己令國家滅亡的。但問吾彥時,吾彥則認為孫皓英明而臣下賢明,滅亡只是天命所歸,讓東吳亡於西晉,不在於人事。張華即質問為何吾彥在吳任將多年仍然寂寂無聞,不受英明的孫皓重用。吾彥大聲說這只是張華不知孫皓知道自己的才能。可見吾彥雖然已投效西晉,但都不忘敬重舊主,沒有毫無忌諱地批評舊主的行為。
  吾彥任通江縣吏時,遇到將軍薛珝杖節領領南征,軍容盛大,吾彥見后非常仰慕感慨。一個叫劉札的人,擅於觀人,此時向吾彥說:「以你的相貌,未來就應該會成將領了,現在不必仰慕。」
  吾彥上任交州刺史后,送了厚禮給陸抗的兒子,陸機和陸雲;陸機打算接受但陸雲指吾彥出身微賤,因陸抗提拔才有此地位,但認為吾彥當日回應司馬炎,說陸喜道德名望較陸抗好的言論不友善,不應接受他的禮物。陸機於是打消念頭,更多次歸謗吾彥。長沙孝廉尹虞則對陸機說:「自古發跡自微賤身世的人連皇帝也有,又何止公卿。何楨、侯史光、唐彬、張義允都是出身寒微,都曾在朝中侍帝和出外鎮守,沒有人會譏笑他們。你現在以吾彥回應皇帝的話有點不友善就不斷謗毀他,我恐怕你這會失盡南方人民的心,將你孤立了。」陸機聽后才消了氣,漸漸都沒有再謗毀吾彥。

3 吾彥 -演義記載

  吳建平太守。吳滅,眾軍皆降,惟獨彥拒城不下,聞吳亡,乃降。

4 吾彥 -歷史評價

  劉札:「以君之相,后當至此,不足慕也。」
  《晉書·吾彥傳》:「有文武才幹。身長八尺,手格猛獸,旅力絕群。」、「彥材雄傑。」
上一篇[《壯志凌雲II》]    下一篇 [毫克當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