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呂南公(公元1047—1086年)字次儒,號灌園先生,又號袞斧,簡稱南公。南城縣豐義鄉(今劃歸黎川縣)人,北宋文學家。自幼好學,所涉甚廣,考進士不中,退而築室「灌園」,發憤著書,。(公元1086年)立十科士,曾肇疏稱之欲命以官,旋卒。著有《灌園先生集》35卷,存詩359首,各類古文140餘篇,《文獻通考》傳於世。

1 呂南公 -主要事迹

青年有才

生始數歲,日記愈萬言。少長亹亹(勤勉不倦),識其義理知學,為古文歌詩,尤喜韓退之(韓愈,唐宋八大家之首,唐代古文運動的倡導者)之為文,益以古道自居(文以載道,以道義自任,主張文章經世致用,反對綴緝陳言)。鄧聖求(鄧潤甫,黎川縣城人,和曾鞏同為李覯學生,是王安石變法運動的得力幹將,曾知撫州,歷任吏部、禮部和兵部尚書,拜尚書左丞,謚「安惠」 )待次園廬,一見南公,與語,奇之,延寘(安置)齋館,日夕親與議論。是時,聖求方以辭學德行重於時,由是聲譽暴發,人始知南公自負為不謬也。熙寧初,嘗與鄉薦(州縣薦舉)至京師禮部試,罷(未中)。曾子宣(曾布,南豐人,曾鞏之弟,曾任翰林學士兼三司使和尚書右僕射)高其才,譴其子延日三造於逆旅(旅館),請留以館舍,南公拂袖不謝(不辭)而去。既歸,慨然嘆曰:「使我有數椽屋以棲其軀,有兩盂飯以不虛晨晡(申時,午後3—5時)之腹,則吾在汶上久矣(山東汶上以孔孟之鄉、禮儀之邦聞名遐邇,是讀書人的聖地。此處南公似有將自居之地變為汶上、暗比聖人之意)。知之者相與贊成其志。於是,置田築室於豐義之西村,自號灌園先生。

文章典麗

元祐初,陳內翰繹(王安石同年進士)知建昌軍,相見驚喜,留連郡榻,動累旬浹(整整十日),屬朝廷詔天下以十科舉士,即「十科舉薦令」 ,為司馬光建議施行的簡拔人才的法令,包括「一曰德行純固,可為師表科;二曰節操方正,可備獻納科;三曰智勇過人,可備將帥科;四曰公正聰明,可備監司科;五曰經術精通,可備講讀科;六曰學問賅博,可備顧問科;七曰文章典麗,可備著述科;八曰善聽獄訟,盡公得實科;九曰善治財賦,公私俱優科;十曰練習法令,能斷請讞科」 ,繹即以「文章典麗,可備著述科」薦之。已而曾文昭肇(曾鞏弟,歷任禮、吏、戶、刑四部侍郎和中書舍人,謚「文昭」,追封曲阜縣開國侯)還翰林,又以「德行純固,可為師表科」薦之。曾舍人鞏(文學家,唐宋八大家之一,官至中書舍人)稱其讀書為文,不事俗學,安貧守道,志希古人。蘇內翰軾(文學家、詩人,唐宋八大家之一,官至翰林學士、中書舍人)諸名公皆在禁掖(皇宮的旁舍,大臣辦公的地方)方議取南公所為文論,薦欲命以官,未及而卒。所著有《灌園先生集》三十卷行於世(已佚。清四庫館據《永樂大典》所錄,輯為二十卷)。

2 呂南公 -《南公傳》文言版

南公①某文所書皆建昌②南城人。
曰陳策,嘗買騾,得不可被鞍者,不忍移之他人,命養於野廬,俟其自斃。其子與猾駔③計,因經過官人喪馬,即磨破騾背,以炫賈之。既售矣,策聞,自追及,告以不堪。官人疑策愛也,秘之。策請試以鞍,亢亢④終日不得被,始謝逆焉。有人從策買銀器若羅綺者,策不與羅綺。其人曰:「向見君帑⑤有之,今何靳⑥?」策曰:「然,有質錢而沒⑦者,歲月已久,絲力糜脆不任用,聞公欲以嫁女,安可以此物病公哉!」
取所當與銀器投熾炭中,曰:「吾恐受質人或得銀之非真者,故為公驗之。」
曰危整者,買鮑魚,其駔舞秤權陰厚整。魚人去,身留整傍,請曰:「公買止五斤,已為公密倍入之,願畀⑧我酒。」整大驚,追魚人數里返之,酬以直。又飲駔醇酒,曰:「汝所欲酒而已,何欺寒人為?」
曰曾叔卿者,買陶器欲轉易於北方,而不果行。有人從之並售者,叔卿與之,已納價,猶問曰:「今以是何之?」其人對:「欲效公前謀耳。」叔卿曰:「不可,吾緣北方新有災荒,是故不以行,今豈宜不告以誤君乎?」遂不復售。而叔卿家苦貧,妻子饑寒不恤也。 (選自洪邁《容齋隨筆》)

3 呂南公 -《南公傳》白話版

呂南公有一篇文章所寫的都是建昌南城人。

一個叫陳策,曾經買騾子,買到一頭不能加鞍使用的,不忍心把它轉移給別人,讓人在野外的草房裡養著,等著他自己死掉。陳策的兒子與狡猾的經紀人商量,趁著經過這裡的官人死了馬,就磨破了騾子的脊背,來炫耀這騾子能馱東西從而把它賣掉。騾子已經賣出去了,陳策聽說了,親自去追上那個官人,把騾子不能加鞍使用的事告訴他。那個官人懷疑陳策捨不得賣這個騾子,就把騾子藏起來,不讓陳策看見。陳策請求用鞍子試一試,騾子的脊骨高高的,一整天都不能加上鞍子,官人這才感謝他並退回了騾子。有一個人到陳策這裡來買銀器和羅綺(疏薄有花紋的絲織品),陳策不拿給他羅綺。那個人說:「先前還看見你的庫房裡有羅綺,現在為什麼吝嗇不賣呢?」陳策說:「是這樣,有個人拿羅綺抵押借錢后死了,這羅綺放置的時間很久了,絲力碎脆不耐用,聽說您想用羅綺作女兒的陪嫁,怎麼能夠用這種東西使您憂慮呢!」陳策拿來應當給他的銀器,放進很旺的炭火中,他說:「我恐怕抵押這個東西的人或許得到的不是真的銀器,所以為您驗一驗它。」

有一個叫危整的,他買鮑魚,那個市場經紀人玩弄秤錘,暗中多給危整稱鮑魚。賣鮑魚的人離開。他自己留在危整身邊,請求說:「您買的僅是五斤,我已經為您秘密地加倍稱進了鮑魚,願你給我酒吃。」危整一聽很吃驚,追趕賣鮑魚的人,追出幾里地讓他回來,把多得的鮑魚的錢付給了他。危整又請那個市場經紀人喝好酒,說:「你只想要點酒罷了,為什麼要欺騙貧困的人呢?」

有一個叫曾叔卿的,他買了一批陶器,想要轉運北方交換物品,可是沒有成行。有人到曾叔卿那裡要求把陶器一併賣給他,曾叔卿把陶器交給他,已經收了錢,仍然問道:「現在把這些東西運到哪裡去呢?」那個人說:「我想要效仿您先前的打算。」曾叔卿說:「不行,因為北方剛發生災荒,因此我不用這些陶器前去交換物品,現在難道應該不告知您,以致使您受害嗎?」於是不再賣陶器給那個人。其實,曾叔卿家裡很貧苦,妻子女兒受饑寒,他也不顧慮了。

上一篇[美國海王直升機]    下一篇 [報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