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呂用之(?-887),江西鄱陽人,方士,唐末淮南軍閥高駢的智囊,小人弄權,禍亂一方。祖輩是商賈,一向往來廣陵,在商賈中頗有威信。呂用之少年即為孤兒,依附於舅家,私盜其室,亡命九華山,事方士牛宏徽,據說有役鬼神之術。後來下山賣葯於廣陵市集,為圖進身之階,造訪淮南節度使高駢的部將俞公楚,表演法術,因而得以見到高駢,居然被延入幕府,稍補右職

1簡介

呂用之起於市井,熟其人情世故,知道公私利病,屢次向高駢進言,又精通旁門左道之法,因此被好鬼神的高駢視為奇才,信任有加。高駢出身行伍,早年頗有英名,部下猛將如雲,如梁纘、陳珙、馮綬、董瑾、俞公楚、姚歸禮等人,呂用之素有野心,便想排擠他們。在讒言之下,高駢遂剝奪了梁纘的兵權,將陳珙全家族滅,其餘諸人也被疏遠。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勢,呂用又向高駢引進親信張守一、諸葛殷等人,一同蠱惑高駢。張守一本是市井無賴,諸葛殷有皮膚病,滿身大瘡,隨處流膿,但二人善於言詞,察言觀色之際,將高駢玩弄於股掌之間,居然頗受信任,寵愛程度與呂用之相等。

2事迹

呂用之等人用詭計騙取了高駢的信任,引導他不理軍務,日夕齋醮,煉金燒丹,費用以巨萬計。呂用之又厚賂高駢左右隨從,隨時觀察高駢的動靜,有異議者,都被陷害而死,因此無人敢言。高駢將呂用之視為左右手,公私大小之事皆由他裁決,淫刑濫賞,淮南的軍政事務遂告混亂。呂用之害怕諸將不服,於是選募諸軍中的驍勇之士二萬人,號左、右莫邪都,由張守一和他本人分任左、右莫邪軍使,設立官員一如帥府,而器械精利,衣裝華潔,每出入,導從近千人。
呂用之又勸高駢說:「神仙不難致,但恨學道者不能絕俗累,故不肯降臨耳!」高駢信以為真,於是悉去姬妾,謝絕人事,賓客、將吏皆不得見。由此,呂用之得專行威福,無所忌憚,境內不復知有高駢矣。此後,呂用之的官位一再提升,竟然當上了淮南右都押牙、和州刺史,後來高駢又推薦他當嶺南節度使,建牙開幕,完全與高駢相同,梵谷駢之腹心或將校之能任事者,皆逼以從己,高駢也開始懷疑呂用之,私下想剝奪他的權柄,但呂用之根蒂已固,無如之何。
887年,高駢部將、原黃巢起義軍將領畢師驛因討伐孫儒有功,遭到呂用之排擠,出為左廂都知兵馬使,畢師驛以為呂用之要對自己下手,非常恐慌,於是聯絡大將鄭漢璋、張神劍叛變,出兵圍攻揚州,城中大亂,呂用之出城反擊,雙方互有勝負,而高駢也與呂用之翻臉。
此後,宣州觀察使秦彥率兵前來援助畢師鐸,圍城益急,呂用之力戰不能勝,開門北走,畢師鐸入城后,囚禁高駢,呂用之偽造命令,召廬州刺史楊行密來助,楊行密率兵攻克揚州,平定了叛亂,當眾責備呂用之的罪惡,將其與張守一斬殺於三橋,滿門族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