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基本資料

片名:告別悲傷
告別悲傷
又名:再見了悲傷
電視台:韓國KBS
首播:2005年6月11日首播
編劇:崔賢京
導演:文寶賢、金亨石
集數:58集
主要演員:姜男吉--飾韓成材、朴善英-飾徐英、金日友--飾韓成奎、李鍾元--飾韓成民、金東萬--飾韓正宇

2劇情簡介

家庭是我力量的源泉。社會變得越來越刻薄,人際關係變得越來越複雜。因此,已經沒有像家庭成員那樣值得信任,值得依靠的人。當父親去世之後,一直矛盾重生的兄弟們,開始懂得兄弟之間的情誼,逐漸化解彼此間的矛盾,重建開始建設沒
告別悲傷
落下去的家。特殊的家庭,有特殊的故事。該家庭有不同層次年齡段的兄弟們。
已經年近50歲的沒有能力的大哥成材;雖然有能力,但是因為對家庭的責任感而不能自拔的40歲的二哥成奎;因結構調整而失業的三哥成民;剛走出大學校門的待業青年正宇。當家庭遇到困難時,平時看起來最無能的大哥開始用兄弟愛感化了兄弟們,於是兄弟們重新聯手……

3演職員表

韓成奎(金日友扮演)
小型診所所長。靠丈人辦起了小型診所,雖然哥哥為他能順利完成大學學業而做出過不懈的努力,但是絲毫沒有感激的想法。始終認為這個家沒落,是因為大哥無能的原因。結婚之後,為了和富裕的丈人不發生衝突,和自己家人和兄弟們保持著距離。因為靠丈人起家,所以是典型的「妻管嚴」,現在倒成了妻子賺錢的機器。
韓正宇(金東萬扮演)
地方大學畢業生,在家待業。成材的父親在外所生的私生子,后因父親去世,成材就把正宇當成自己兒子來撫養,並對此隱瞞。因為看到成民對家庭的不忠,所以他決心以後結婚,絕對要忠實於家庭。因為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認為是成材在外邊所生的私生子,所以對家庭有一點愧疚感。後來愛上富翁之女徐英,但是因為家境關係暗暗決心以後成功之後正式向徐英求婚。

4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21集
  • 22集
  • 23集
  • 24集
  • 25集
  • 26集
  • 27集
  • 28集
  • 29集
  • 30集
  • 31集
  • 32集
  • 33集
  • 34集
  • 35集
  • 36集
  • 37集
  • 38集
  • 39集
  • 40集
  • 41集
  • 42集
  • 43集
  • 44集
  • 45集
  • 46集
  • 47集
  • 48集
  • 49集
  • 50集
  • 51集
  • 52集
  • 53集
  • 54集
  • 55集
  • 56集
  • 57集
  • 58集
  • 第1集
       老姑娘如真突然宣布自己決定要和一個帶著孩子的男人結婚,家裡人聞聽這個消息后都驚恐萬分。徐英在餐廳里與服務員發生爭執,正宇不問青紅皂白地上去扇了徐英一個耳光,這令徐英大發雷霆。
      正宇一家聚在一起烤肉時,面色陰霾的熙淑突然地到訪令本來和樂融融的氣氛一下子變得異常沉悶,熙淑前來是為了幫助面臨破產的丈夫成民借錢。而身為大哥的成材在聽到熙淑表述的困境后,因自己什麼忙都幫不上而顯得格外內疚。
      徐英的好朋友閩洙常常跟徐英的未婚夫道進偷偷約會,而對此姦情毫無察覺的徐英還對閩洙提議讓她搬到自己家與自己同住。
  • 第2集
       正宇發覺幾天前動手打徐英一個耳光的事情原來是自己的誤會,心中倍感愧疚,便前來向徐英誠懇地道歉,並告訴徐英作為謝罪自己願意幫助她做任何事情。
      成材為了給成民籌款而四處奔走借錢卻毫無結果,最後實在是沒有辦法,只好自己的小攤抵押出去才籌集到數目不多的一筆錢。如真從基范口中聽說成民現在的處境后,表示想要幫助成民。當如真好意送錢過去時,卻遭到了熙淑的謝絕,因為熙淑非常介意如真曾與成民相好過。
      一直夢想著要擁有浪漫婚姻的徐英對閩洙抱怨說,自己非常不甘心和道進結婚,因為他們之間不存在愛情……
  • 第3集
       徐英鼓起勇氣向道進表明自己不願意和他結婚的意願后,令道進大吃一驚。心虛的道進馬上就聯想到閩洙,他懷疑這一切都是閩洙在背後使壞。當道進向閩洙追問這種結果時卻讓自己更為丟臉。延心勸說徐英不會再有別人會比道進的條件更好,但卻沒有絲毫動搖徐英下的決心,無奈的延心只好拜託閩洙打聽徐英的真實想法。
      如真的父親日浩無奈下只得答應如真和帶著孩子的離婚男人結婚,但是如真似乎並不想就這樣善罷甘休。真熙對日浩說要是當初就同意如真和成民的婚事,今天也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日浩此時仍堅持說自己就是討厭成民,所以當初才堅決反對。
      找成民討債的人找上門來,此種境況下,熙淑譏諷成民連個靠的住的兄弟都沒有。此時,正宇為了維持生計四處投簡歷找工作,但一個面試電話都沒有收到。
  • 第4集
       成民無奈下宣告破產,失意的成民同如真、基范聚到一起喝酒,惆悵的三個人在酒精的作用下沉浸在過去的回憶中……
      徐英找到道進,正式地對道進說要取消訂婚。面對徐英如此堅決的態度,道進無所適從,只好哀求閩洙替自己說話,但閩洙則意味深長的說出「要是打算扔掉的話,就給我吧。」
      基范不忍看如真遭遇如此的處境便向如真求婚,但是內心深處仍一直記掛著成民的如真還是不能讓自己去接受別人。
      正宇一家和成材的兄弟們因要一同去掃墓的緣故這一天都聚到一起,事後,大家來餐館用餐,但餐桌上的氣氛並不好。
      徐英打電話給正宇,讓他按照上次的約定替自己作事……
  • 第5集
       徐英為了隱瞞自己的身份而對正宇說謊,自己只是暫時寄住在閩洙的家,聽徐英這麼說,似乎觸動了正宇,正宇感到徐英的處境跟自己同病相憐,自然地對徐英多了些好感。
      當成民得知如真幫助自己還房貸之後,心境異常複雜,最後向如真宣告絕交。道進一邊忘不了單方面解除婚約的徐英,另一邊又挂念著閩洙。閩洙終於向徐英坦白了自己喜歡道進的事情,但徐英對她說只要兩個人互相喜歡,那總會有機會在一起的。
      慧善誤以為正宇是成材交給孤兒院撫養長大的,內心充滿了報復的慾望……
  • 第6集
       成民向熙淑提出離婚,因為他覺得不能讓兒子和熙淑再跟著自己一起吃苦。
      成材看到正宇對找工作似乎沒多大興趣卻對做麵條卻十分熱衷時,不禁想到因為家業因自己而敗落內心感到慚愧,便對正宇發起無名火。
      道進試圖用禮物攻勢打動徐英,但是徐英絲卻絲毫不為所動,徐英高傲的態度更加激發起了道進的勝負欲。徐英擔心正宇因為幫助自己而遭受什麼損失,就打電話告訴正宇請自己喝杯酒的話舊帳就一筆勾銷。有些狼藉的酒館里,正宇在約會中笨拙的表現讓徐英既感到尷尬,又感到莫名的安心,心裡竟然對正宇產生有了好感。
      熙淑來找如真問她如果自己和成民離婚的話,如真會不會再和成民在一起……
  • 第7集
       成民與熙淑離婚的態度十分堅決,熙淑無奈下含淚同意了與成民離婚。離婚之後,成民為了賺錢而不知所蹤。如真為了徹底地忘記成民決定去相親,當她聽到成民已經離婚的消息后,內心十分難過,不知該如何是好。
      為正宇著迷的徐英,在閩洙面前大談正宇的事情,面對興緻盎然地的徐英,閩洙決定不再向她隱瞞任何事情,想將自己和道進的關係向徐英表白。道進因慌張不小心將自己偷偷和閩洙約會的事情跟徐英說漏嘴了……
  • 第8集
       道進試圖挽回自己所犯的錯,但越描越黑言詞深深地傷害了身邊的閩洙,閩洙氣憤下狠狠地甩給道進一個響亮的耳光。
      成材因一直聯繫不到成民而坐立不安,成材向惠善抵押攤位借的錢,終究還是沒能按期還完,慧善下令去接收成材的烤雞店。如真覺得自己應該對成民的離婚負責,內疚的她拒絕了所有相親的機會。
      徐英接到正宇的簡訊趕到正宇所說的地方等他會面,誰之久等之下,仍不見成宇的人影,徐英喝酒解氣但喝過了頭……
  • 第9集
       徐英向正宇道歉並向他解釋說自己並不是存心隱瞞自己的身份,但正宇卻認為徐英從一開始就當自己小丑一般,拿來當笑話看。成宇的自尊心受到嚴重傷害,決定今後再也不會和徐英見面了。面對正宇的義正言辭,一直嬌生慣養的徐英似乎生平第一次體會到愛情帶來的煩惱……
      正宇在一家清潔公司就職,負責惠善經營的夜總會的保潔工作。成民的離婚和不辭而別讓成材一家為他鬧翻了天。
  • 第10集
       被正宇拒絕後,徐英因思念正宇夜不能寐,閩洙勸告徐瑩面對自己的感情一定要誠實。
      惠善對性格開朗做事勤快的正宇非常的滿意。成民離婚的消息讓日浩深感不安,而如真的種種舉動也讓他更加的生氣,四處打聽成民的聯繫方式。
  • 第11集
       日浩找到成民后,威脅成民再也不要和如真見面,而成民也警告日浩,他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自己並不是一無所知,如果就今後再讓如真受委屈,自己也不會原諒他。
      徐英向正宇表白了自己的感情,雖然兩人平時在一起時總是拌嘴吵架,但是就在這種獨特的交流方式下,兩個人之間慢慢滋生了愛情。熙淑約如真在包裝馬車見面,熙淑對如真說「如果還愛成民的話,那就試著和他一起過日子看看。」
  • 第12集
       惠善得知成材的債務還是不能按時還清之後,再次命令手下去接收成材的烤雞店。
      成材看到的正宇的親生母親惠善突然出現而大吃一驚,惠善情緒激動地哭喊著讓他把自己的兒子還給他。
  • 第13集
       為了成材苦心經營的烤鴨店,正宇提出自己出面向惠善求情,但是遭到了成材的阻攔。成材的家人都不理解為什麼成材會這麼固執的反對正宇去向惠善求情。此時的成材心中浮現了當年正宇得知自己是被領養的孩子后彷徨失措的神情。
      如真終於放棄了對成民的等待,表示會期待新緣分的到來。徐英雖然對正宇承諾只要真正相愛的話,身份、家庭、財產這些東西都不會阻礙他們,但她卻對父母隱瞞著自己和正宇在交往的事情。
  • 第14集
       成美向家人表示,目前無論多困難都要儘可能地挽救烤鴨店。看到成美十足的幹勁,全家人都受到鼓舞,雖然每個人內心深處都存在著不安定因素,但還是又團結到了一起。
      惠善再次將成材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追問當年成材將自己的兒子交給孤兒院時的情形。成材雖然嘴上謊稱自己不知道惠善的兒子現在的下落,但卻十分擔心自己的謊話被揭穿。回到家后,成材囑咐成美不要隨便接聽陌生人的電話。
      正宇和成材決定一起做租車生意,正宇提議買一輛2手貨車做新的買賣。而此時的成民為了賺錢,身兼數職,在代理駕駛的時候因疲勞過度而突然失去了意識……
  • 第15集
       成美看到惠善對成材的誤會越來越深,便打算向惠善解釋,但成材擔心正宇心理再次受到的傷害,堅決不允許成美告訴惠善事實真相。
      日浩又找碴和如真大發脾氣,而對日浩早已忍無可忍的真熙離家出走了。在徐英的店鋪開張儀式上,同時到場的正宇和道進對視的眼神中,充滿了競爭的敵意。而徐英的媽媽看到和以往判若兩人的女兒,心中的疑惑是越來越大。而成美此時突然想起了什麼而給惠善打電話……
  • 第16集
       成美在電話中詢問惠善當年為什麼突然扔下年幼的正宇不辭而別……
      惠善為了報復日浩,隱瞞了實情將日浩食品的所有股份全部都買掉了,但不知情由的成美卻誤解了惠善,告訴家人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能將正宇交惠善。出院后的成民無處可去,成材便將成民安置到了自己的家中。不辭辛勞的成材終於將自己欠惠善的錢如數還清,並用成美的錢買了一輛2手貨車,幹勁十足地與正宇、成民三個人一起開始做起了水果生意。不過水果生意並不好做,當正宇為蕭條的生意想對策時,腦海里突然想起了惠善……
  • 第17集
       正宇找到惠善打算與她進行某種交易。當徐英看到道進當著媽媽的面貶低正宇時十分氣憤,對道進大發脾氣,即是如此,徐英還是很擔心自己的媽媽會反對自己和正宇的交往。
      因真熙的離家出走而受到刺激的金實告訴了如真有關日浩的秘密,當如真了解到這個秘密的真相后,如真更加懷疑當年日浩反對自己和成民結合其實是另有原因……
      正宇請惠善吃飯的時候,無意間提到了有關成材和徐英的事情,而徐英的媽媽從道進口中得知徐英正在交往的正宇是一個沒有固定工作男人後,大吃一驚。
  • 第18集
       在如真的反覆請求下,外加十分擔心金實的身體健康,真熙只好不情願地回到家中。
      成奎從成美那裡得知成材的困境之後,將一筆錢交給了成材,並為至今為止沒能幫上忙而感到羞愧。徐英拗不過媽媽的反覆要求,將正宇帶回了家中。如真從金實那裡知道了惠善這個名字。當和成美見面時,如真追問成美惠善是一個怎樣的人? 而徐英的媽媽在正宇告辭之後便派人暗地裡調查正宇。
  • 第19集
       徐英興高采烈地為正宇的生日會做準備。當日浩在得知惠善大量的收購自己公司的股票之後,找到惠善的夜總會追問究竟。自從上次到徐英家做客后,正宇就莫名地感到很大的壓力,這一天正宇對徐英提出了分手。徐英哭著給正宇發簡訊,約他在生日那天見面。在美術輔導班上完課的東河,尾隨如真的時候,竟然碰上了交通事故……
  • 第20集
       熙淑在醫院看到成民和如真在一起時,感到十分驚愕。徐英在正宇生日這天苦等正宇,而正宇卻始終沒有出現,傷心的徐英獨自喝悶酒,又一次喝醉了。
      成材和善玉倉促地準備著生日晚宴,等正宇回家。而此時正宇正在惠善那裡,惠善為正宇準備了生日禮物和慶生會,正宇為了表達自己的謝意,邀請惠善來自己的家中做客。
  • 第21集
       當看到正宇帶到家中做客的惠善時,全家人都陷入了異常的混亂中。成材在慌張而氣憤地對正宇說,惠善就是奪走烤雞店的人,而此時的惠善看到面前再熟悉不過的一家人,更感到意外和慌張,不禁想起了正宇口中描述的成材的樣子。面前的尷尬氛圍,令惠善開始懷疑正宇會不會就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善玉向惠善解釋了家中的情況,既覺得對不起惠善,又十分擔心會失去正宇。
      正宇為了進行最後的交易來夜總會找惠善……
  • 第22集
       善玉從惠善那裡回來后,心裡一直不能平靜,正宇這些年跟自己受了太多的苦,善玉深深地內疚這自己沒有把正宇照顧好,然而又不想將正宇送回到親生母親身邊。從善玉那裡聽說了日浩所作所為之後,更加深了惠善復仇的決心。惠善向成材提議讓他建議做麵條生意。
      近日,日浩一直納悶著究竟是誰在大量的購買自己公司的股票,為了確認惠善究竟是什麼人,這天日浩打電話給惠善約她見面。
      徐英一直都不明白正宇向自己提出分手的真正原因,為了得到正宇的解釋,徐英想盡辦法卻始終都聯繫不到正宇。這天,徐英不管三七二十一來到了正宇的家中……
  • 第23集
       正宇在徐英的媽媽面前承諾,自己一定會努力成為符合徐英的媽媽標準的人。惠善幫助成民還清了債務,但成美感到惠善此舉一定還隱瞞著其他的動機。
      與惠善見面的日浩想起自己以往的所為內心不免有些忐忑,但惠善自然的演技就輕易地讓他放鬆了警惕。
      徐英的媽媽處處為難正宇,全力破壞徐英和正宇的戀愛。但是在女兒的追問下,自己反而陷入了尷尬的境地。善玉在苦惱了許久之後,終於咬牙下定決心將正宇交還給惠善……
  • 第24集
       聽完善玉一番話后,惠善淚流滿面,而親生兒子一直在身邊自己都沒有認出來這讓她感到更加難過。正宇幫成材送東西來到了惠善的辦公室,此時,當惠善面對自己的新生兒子時,因情緒激動忽然暈倒了過去。徐英的媽媽嚴密監視女兒的行蹤,不讓她與正宇有機會見面,但卻又被徐英溜了出去。
      金實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而惠善的登場令日浩陷入困境當中,日浩決定將懷疑自己的如真送走。惠善將成材一家兄弟都叫了過來,決心將傷心的往事和秘密全部告訴他們……
  • 第25集
       惠善將日浩往日的所作所為以及自己當年犯下的錯誤告訴了成材家的兄弟們,惠善一席話,讓成材和他的兄弟們極其憤怒,惠善一再向成材兄弟們謝罪,並對他們挑明自己正在向日浩實施報復,也務必請他們開始從事麵條生意。
      得了老年痴獃的金實將日浩的秘密全部都說了出來,如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真日浩追問金實所講述的是不是事實……
      徐英的媽媽暗地裡調查正宇的事情,被徐英和徐瑩的爸爸察覺了,而讓徐英意外的是爸爸竟然也站在媽媽這邊反對自己和正宇交往。
  • 第26集
       如真一想起了因日浩的所作所為而讓成民受到傷害,心裡就格外感到愧疚。成材終於下定決心將正宇還給惠善,讓正宇回到自己母親身邊,但惠善卻說自己不想成為一個背叛兒子的母親,謝絕了成材的好意。
      徐英的媽媽看到徐英根本不聽話,仍和正宇來往,氣憤之下乾脆將徐英關在了家中,哪都不允許她去。如真懇請日浩為自己的惡劣行徑向成材一家道歉,但遭到日浩的拒絕,依然我行我素地打算著把如真送到美國去。
  • 第27集
       為了生意成材向惠善借錢,並提出讓正宇當擔保人,惠善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在金實暴露了日浩的秘密后,幾乎將日浩逼到了絕境,無奈之下日浩只好拜託惠善去說服如真。
      成材對正宇的態度變得和以往截然不同,迷惑不解的正宇向成美追問有關自己生母的事情。徐英的媽媽看到沒有辦法讓女兒放棄對正宇的感情后決定帶她到澳洲旅遊去。
      如真到成材的家裡,替日浩向他們謝罪,卻遭遇到了成美和成民的責罵,被趕了出來。
  • 第28集
       正宇向惠善追問,她和成材以及自己到底是怎樣的關係。
      徐英的媽媽無計可施,為了不讓女兒與正宇會面,乾脆讓徐英向公司請假。看著如此頑固的媽媽,徐英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徐英找到了正在為麵條廠準備開張的正宇,並向他提出了要求結婚的請求,令正宇大吃一驚。
      惠善從善玉口中了解到正宇小時候所遭受的種種苦,心中感到格外酸楚。東河離開家來找成民,而東河的突然失蹤讓熙淑緊張萬分,只好打電話給成民求他幫忙。
      如真因為對成民感到內疚而從日浩的家中搬了出來,開始了獨自一人的生活。而徐英的爸爸看到女兒鐵了心要和正宇結婚一氣之下把徐英趕出了家門。
  • 第29集
       正宇好不容易穩定了徐英的情緒,將她帶到了惠善的家中。惠善非常喜歡敢愛敢恨的徐英,並十分好奇徐英的父母反對她和正宇交往的理由。
      如真的離家出走和金實病情的加重讓整個家都不得安寧,道進面對這樣的局面,無所適從。
      雖然正宇因徐英媽媽不肯接受自己心亂如麻,但還在為麵條工廠的開業忙碌地準備著。成奎因除夕節在家祭祀不去娘家拜訪和妻子大吵了一架。
      徐英的爸爸找到徐英說服她讓她回家,正宇將極不情願的徐英領回家中。
  • 第30集
       正宇拒絕了徐英的媽媽提出的要求。道進約閩洙一起喝酒,向她坦白了一直沒有機會告訴她的話,道進借著酒勁對閩洙說今天晚上兩個人一起過,閩洙無奈之下帶著喝醉酒的道進進了旅店。
      徐英為了答謝給自己提供住所的惠善,特意邀請她吃飯,在飯桌上徐英向惠善談起了正宇出生的秘密。如真再次來到了成材家,表示要幫忙麵條工廠的開張。金實的癥狀越發嚴重,日浩邀請惠善到自己家做客。除夕這一天正宇將徐英帶回了家中,正式地介紹給家裡人……
  • 第31集
       善玉從惠善那裡聽到了有關正宇的連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不禁感到一些遺憾,徐英的媽媽為了讓徐英回心轉意,強迫徐英去相親。
      徐英的爸爸事業面臨著危機,本應該由他接管的大樓直到作為拍賣品出現在法庭上時,徐英的爸爸才明白原來自己被騙了。
      日浩計劃著擴大自己的事業,而惠善正好利用了日浩於求成的這個心理,向他扔出了誘餌。道進辭去了原來的工作而來到了日浩食品公司工作,頂替了離開的如真的職務。而閩洙卻認為道進是為對那一晚的事感到巨大的負擔,才作出這樣的決定。
      正宇在開發產品時遇到了困難,決定向如真求助……
  • 第32集
       徐英被逼無奈下來來見相親對象,但只向對方打了個招呼之後就借故溜了出來。徐英的媽媽對此毫不知情,還為女兒乖乖地肯聽自己的話來相親感到欣慰。徐英的爸爸雖然對徐英媽媽的行為不以為然,事業上的困境已經讓他無暇顧及女兒的事情。
      正宇在如真的幫助下終於成功開發新的麵條產品來。成奎刷信用卡借錢給成材的事情還是被妻子發現了。惠善為日浩久久不落入自己設計好的陷阱中感到奇怪,便派出手下調查日浩的資金來源。
      熙淑帶東河到麵條工廠來看望成民,但在工廠里卻意外地看到了如真……
  • 第33集
       正宇因忙於工廠的事情而沒時間來陪徐英,徐瑩發著脾氣回到家裡。正宇為了哄徐英開心特意跑到她家,此時正宇才得知徐英背著自己相親的事情。
      日浩發現如真幫助成民兄弟在他們的麵條廠里工作。如真不顧媽媽的勸阻,為了打開韓家麵條的市場和成民一起來到了網路銷售公司。
      徐英的媽媽帶著徐英來到相親對象家中做客,希望能夠藉此讓徐英回心轉意。此時成奎正因為借錢給成材的事情而被妻子訓斥,為了杜絕後患,妻子要求成奎寫一份今後再也不會幫助兄弟的保證書,不料這深深地傷害了成奎的心。
  • 第34集
       妻子的利己主義讓成奎感到徹底的失望,離家出走的成奎也來到麵條廠幫助成材成民他們的工作。不久成奎的妻子也來到了麵條廠,雖然善玉勸告她應該向成奎道歉,這樣就會讓成奎回心轉意跟她回家了,成奎的妻子非但不聽勸去道歉,反而威脅成奎說要是再不回家的話,自己也要離家出走。
      正宇在惠善的幫助下,成功地發布了麵條的首版廣告。日浩到韓家麵條廠想將如真帶回家,卻碰了一鼻子的灰。韓家麵條的銷量已經讓日浩感到對自己公司的威脅,日浩決定使用各種手段來妨礙韓家麵條的上市。
      徐英將正宇一歲生日時的相片給惠善看,並問她這是不是她的兒子……
  • 第35集
       徐英的爸爸被送到了急救室,徐英和徐英的媽媽直到此時才知道了徐英的爸爸被詐騙的事情。成民對如真撒謊說自己的兒子成真早已經死了。惠善懇請金會長將所持有的日浩食品的股權全部轉讓給自己。
      正宇滿懷期待第二次的市場宣傳也能夠取得好成績,但日浩在暗中使用卑鄙伎倆令正宇所作的努力全部化為了泡影,氣憤之至的成民愈發地痛恨日浩。
  • 第36集
       徐英的爸爸把正宇叫到了家中和家人一起共進晚餐。
      正宇並沒有因開拓麵條市場的失敗而死心,他又想出了另一個方法來宣傳韓家麵條。白社長向日浩提議結成親家,日浩馬上意識到這是將白社長拉攏到自己一邊的絕好的機會
      當徐英得知閩洙懷孕的事情后,催促道進儘快和閩洙完婚。徐英的家中來了許多催債的債主,攪得家裡無寧日,無奈下徐英一家只得搬到旅店去住。正宇為了幫助徐英,拜託惠善去見徐英的爸爸一面。
  • 第37集
       徐英的爸爸與惠善會面,面前的這個女人讓徐英的爸爸感到有些似曾相識,而這時惠善卻已認出了徐英的爸爸,因十分擔心暴露出自己的過去,惠善小心翼翼的否認了徐英的爸爸詢問以前是否見過面問題。正宇鼓勵徐英打起精神來。而徐英也覺得此時的正宇分外的可靠。
      日浩安排道進去相親,但卻遭到了道進的拒絕,道進表示自己要和閩洙結婚,並告訴家人閩洙已經懷孕的事情,道進的表白一下子讓家裡陷入混亂當中。
      成奎的妻子也到麵條廠上班,但她的目的不是幫助韓家兄弟,而是逼迫成奎答應自己的條件並且回家,但成奎不但不理會她的無理要求,還讓妻子寫了一份今後會好好對待自己兄弟們的保證書,並讓妻子簽名。
      這一天惠善和真熙碰面了……
  • 第38集
       成民告訴東河惠善是她的奶奶。
      真熙從徐英那裡得知惠善的電話號碼。徐英開始懷疑日浩一家和惠善的關係,當徐英從如真口中得知惠善鮮為人知的特殊身份后,徐英心中疑雲重重,為什麼身邊每個人都說著互相矛盾的話,徐英決定將惠善的秘密追查到底。
      如真再次因日浩對韓家兄弟的卑劣行徑感到內疚,苦惱著是不是該離開麵條廠……
  • 第39集
       徐英告訴正宇,鄭宇有可能是惠善的兒子,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事實,正宇的思緒陷入了混亂當中。惠善與金會長會面,兩人商討如何讓日浩破產的方法。道進不顧日浩的反對,將閩洙帶回家介紹給家人。
      正宇向善玉追問自己和惠善究竟是什麼關係,此時善玉已經感覺到不能再對正宇欺瞞下去了,找到惠善對她說現在是該告訴正宇真相的時候了。
  • 第40集
       日浩在正宇面前詆毀惠善,說惠善只是為了達到自己復仇的目的而在利用正宇一家。
      心情煩躁的正宇去找惠善,追問她幫助自己家人的真正的原因,但惠善忍住眼淚,否定了正宇是自己的兒子……
  • 第41集
       成材全家因為鄭宇的突然失蹤而亂成一團,麵條工廠的百貨店宣傳計劃也因為鄭宇的失蹤而擱淺。善玉也四處打聽鄭宇的下落,並向徐英詢問鄭宇的去向,徐英的媽媽依然不願意麵對善玉,善玉向惠善發誓只要鄭宇肯回家,不管他做什麼自己都不會再介入,而此時鄭宇因為交通事故而在僻靜無人的海邊痛苦呻吟著。當警察發現出事故的卡車后,才通知成材鄭宇遭遇了交通事故,成材和惠善聞此消息都傷心地流下了眼淚。日浩落井下石讓成材與惠善見面,並聲稱自己已經知道了惠善的計劃……
  • 第42集
       徐英的媽媽因最日來不見鄭宇來家中騷擾,以為徐英已經和鄭宇分手了。鄭宇一個人跑到海邊的民宅,民宅的經營人看到鄭宇精神似乎有些異常,因擔心他會出什麼事情,便打電話通知了徐英。日浩打算暗地裡與民珠見面並與她達成某種協議,但這舉動卻被真熙和金實發現。成材和徐英一起去海邊尋找鄭宇,雖然成材因許久以來一直隱瞞的秘密向鄭宇道歉,但還是沒能得到鄭宇的原諒……
  • 第43集
       鄭宇對家人說,自己將結束麵條工廠里工作,他的這個決定無異於在家中扔下了一顆重磅炸彈。鄭宇告訴鄭勛自己不是哥哥而是叔叔,惠善找到鄭宇試圖挽留他,但仍遭到了鄭宇的拒絕,成民看到神情沮喪,人情淡薄的鄭宇,實在忍不住而向他揮起了拳頭……
  • 第44集
       原本籌劃已久的百貨店宣傳計劃因為日浩從中作梗而落空,異常氣憤的鄭宇找到日浩跟他算賬。而日浩的所作所為也讓如真沒有辦法繼續在麵條工廠里工作下去,無奈下如真辭職離開了麵條廠。日浩答應如真如果她肯回來幫自己公司做事,就不會再為難韓氏麵條廠,雖然日浩如此承諾,但背地裡卻還在籌劃著如何對付韓家兄弟。徐英的媽媽對鄭宇逐漸開始有了好感。
  • 第45集
       韓家麵條廠因鄭宇的回歸而重新找回了活力。此時,成材兄弟十分擔心成奎會因麵條廠的事情與老婆鬧離婚,成材勸告成奎還是回家看看,但成奎壓根就沒有回家的念頭。成奎看到兄弟們堅持不懈地勸告自己回家十分不耐煩,索性在外面找一份工作。如真勸告熙淑就算是看在孩子份上也不要離開成民。徐英的媽媽終於認可了鄭宇,同意他和徐英交往。道進正式向敏珠求婚,並得到了鄭宇和徐英的祝福。鄭宇向徐英承諾及時自己沒有錢,也會讓她幸福。
  • 第46集
       日浩因盲目的海外投資而導致經營每況愈下,只好向白社長要求更多的投資投入,但遭到了白社長的拒絕。徐英的媽媽拿著女兒第一個月的工資不禁百感交集。康才借口加入保險 與成美見面併發生爭執,鄭宇為開麵條店忙碌奔波。當日浩得知鄭宇在路邊經營麵條攤后,派小混混搗亂給鄭宇一點顏色看看。
  • 第47集
       在如真腦中發現了血塊,日浩詛咒著她與韓家兄弟的孽緣並對前來探病的成民冷嘲熱諷。鄭宇認為自己該對如真的入院負起責任,而惠善明白真正該擔起責任的應該是日浩,惠善再次下定決心要讓日浩嘗到苦頭。成奎這時從妻子那裡接到了離婚通知書,雖然一直都裝做無所謂的樣子,但在真正面對離婚的結局時成奎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 第48集
       太福察覺到惠善和鄭宇之間不尋常的關係,徐英告訴他惠善是鄭宇的親生母親。如真的病情日益惡化,醫生宣布以她現在的狀態只能接受開顱手術,而成民此時也得知讓如真變成這樣的事故都是日浩一手所為,氣憤的成民抓住日浩的衣領質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而日浩說自己再也不會找韓家兄弟的麻煩了,希望就此結束兩家的恩怨。徐英的媽媽最終同意了徐英和鄭宇的婚事。
  • 第49集
       韓家兄弟正在興高采烈的為訂婚作準備,惠善專門為善玉買了一套新衣服。如真在接受手術后,身體漸漸康復,出院后如真決定出國留學。日浩同意了道進和敏珠的婚事。徐英的媽媽突然將鄭宇叫到了家中,對鄭宇說自己要和徐英的父親離婚,不但如此先前允諾鄭宇和徐英結婚的事情也會當作沒有發生過……
  • 第50集
       道進和敏珠在親朋好友的祝福中舉行了結婚儀式。日浩在美國的工廠因出了人命事故而被迫關閉封廠,再加上盲目投資,日浩食品公司在資金運作上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徐英和太福經過商討后告訴日浩在訂婚儀式上一定會邀請惠善出席。鄭宇認為不應該再繼續欺瞞下去,決定將惠善介紹給徐英的父母認識。
  • 第51集
       惠善在徐英的母親面前下跪併發誓今後再也不會以鄭宇親生母親的身份出現,面對如此懇切的惠善,徐英的媽媽不知所措。日浩食品公司的股價受到美國工廠的人命事故的牽連而大跌。日浩的公司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正準備出國留學的如真看到日浩如此的慘狀,心中也十分煩惱。
  • 第52集
       金實雖然對日浩的所作所為也十分看不慣,但畢竟是自己親生兒子陷入了困境。金實找到惠善並央求她就此放過日浩。道進從如真處得知了有關公司的秘密,前去懇請鄭宇讓他幫忙去說服惠善放過日浩。鄭宇雖然對自己的生母惠善有著媽媽的感覺,但又對她過於冷酷的復仇計劃不是很理解。隨著徐英和鄭宇的婚禮臨近徐英的媽媽告訴鄭宇應該邀請惠善出席婚禮,而太福則為了敏珠而決定幫助日浩渡過難關。
  • 第53集
       成民希望能說服惠善,以避免日浩食品公司關門破產。如真早已做好準備來承受惠善的復仇。面對公司的窘況日浩因承受不住過大的壓力而住進了醫院。如真賣掉了日浩所持有的股份,並囑託鄭宇來接管日浩食品。當惠善得知日浩住院的消息后,新生惻隱表示自己並不希望將仇恨延續下去,善惠告知日浩還款日可往後拖延。在全家人的祝福中鄭宇和徐英舉行了婚禮……
  • 第54集
       徐英和正宇在訂婚儀式結束之後來拜見徐英的媽媽。正宇向徐英的媽媽行大禮后,改口叫了聲媽媽,正宇向徐英的媽媽保證一定會做一個好兒子,聽了正宇的表述徐英的媽媽感動的流下了眼淚。日浩手術之後雖然在保住了性命,但是卻得了失語症,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家人們都為他的狀況而擔心。康才懇請成魁允許將成美嫁給自己,但遭到了成魁的拒絕。
  • 第55集
       徐英和媽媽一起興高采烈地翻看著訂婚時拍攝的相片。得了失語症的日浩在真熙的悉心照料下悔悟不禁流下了的淚水,最終開口說了話。日浩表示會把麵條廠還給成才。雖然康才不顧成魁的反對正式向成美求婚,但是成魁一想到康才的過去心中仍舊十分介意堅決不同意讓他們二人結合。
  • 第56集
       惠善看到自己的體檢報告后遭到巨大衝擊。成才對成民和正宇說在接手日浩麵條廠后一定要做出最好吃的麵條來。日浩向成民道歉,並對他說如果他現在還愛著如真的話自己會祝福他們。
  • 第57集
       正宇在惠善精心為他布置的房間中恬靜地睡著了。而成美和康才也開始公開交往。成民整理好對如真的感情后找到熙淑希望二人可以重新開始。這一天,成美得知惠善身患不治之症……
  • 第58集
       惠善拜託成美千萬不要將自己的病情對任何人提起。成魁在酒桌上終於同意康才可以和成美的交往。惠善下決心接受抗癌治療,她將自己所有的財產都處理妥當之後全心為自己的所剩不多的餘生做準備,她希望正宇能陪自己走完最後的日子,這對自己來說是再幸福不過的了。
      
      
1-10集11-20集21-30集31-40集41-50集51-58集查看全部劇情
[1-4]

5同名電影

基本資料
外文名稱 GoodBye Sadness
更多中文片名:再見悲傷、永別了悲傷
主演:
丁一於Il-woo Jeong
告別悲傷
白成鉉Seong-hyeon Baek
影片類型:劇情
國家/地區: 韓國
對白語言: 韓語
色彩: 彩色
上一篇[歐美風格]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