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人物簡介

周顗(269年~322年),字伯仁,晉安城(今河南省汝南縣東南)人。渡江后,任荊州刺史,官至尚書左僕射。永昌元年(322年)王敦於荊州舉兵,以誅劉隗為名進攻建康,王導詣台待罪,劉隗勸元帝誅滅王家,周顗為王導仗義執言,而王導不知此事。王敦入石頭城后,放縱士卒劫掠,王敦問王導周顗何如?王導沒回答,周顗遂為王敦所殺,事後王導看見周顗申救之表,大哭說:「我雖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

2人物生平

周伯仁
周顗,字伯仁,東晉世家子弟。少時就有賢名,為世人所重。廣陵戴若思,也是當時才俊,素募周顗之名,登門拜訪,一探究竟。枯坐一番而出,別人問他為什麼不說話,他說當著周顗的面,哪兒還敢炫耀自己的那點雕蟲小技。大將軍王敦,從小就與周顗相識,卻總是有點怕他。每次遇見周顗,都面熱耳赤,即使是在寒冬臘月,也要用手作扇,扇風不止。
周顗年方弱冠便入朝為官,宦海之中沉浮數次。先領荊州刺史,與敵軍交戰,大敗。後為吏部尚書,終日醉酒不醒,人稱「三日僕射」,被有司彈劾。又有門生持刀傷人,因此連坐罷官。至太興初年,再被起用,復禮部尚書之職。
庾亮曾對周顗說:「大家都拿樂廣跟你相比呢。」周顗很不高興,說:「奈何刻畫無鹽,唐突西施也。」意思是說這不是以醜比美嗎?樂光怎麼能跟我相提並論?一次晉元帝大宴群臣,正是酒酣歌熱之際,元帝高興得說:「眾位愛卿,今日名臣共聚一堂,縱使是堯舜之時也不過如此吧?」忽有一人在堂下朗聲答道:「如今的世道怎麼能跟堯舜盛世相比呢?」此人正是周顗。元帝大怒,下詔書將周顗下獄,不日處死。若干天後元帝憤怒平息,才將周顗放出,大家都前去探望,周顗卻說:「我就知道我死不了,沒犯死罪嘛。」當時的宰輔王導非常器重周顗,曾經躺在周顗的腿上指著他的大肚子說:「這裡面有什麼呢?」周顗回答說:「此種空洞無物,但是像你這樣的人,能裝他個幾百個。」王導也不以為忤。
後來王敦舉兵,劉隗勸元帝將王氏一族滿門抄斬,司空王導入朝請罪,恰好遇見正要進宮的周顗,王導叫住周顗說:「伯仁,我們家這幾百口性命就全靠你了!」周顗連看都沒看他一下,徑自去了。周顗入宮後向元帝進言,備言王導之忠君愛國,決不可錯殺忠良。元帝採納了他的建議,他一高興,又喝多了酒才出來。此時王導還跪在宮門口謝罪,看見周顗出來,又喊周顗的名字,周顗依舊不搭理他,只對左右說:「如今殺了這幫賊子,便可換個大官作作。」出宮之後,周顗又上書朝廷,堅持說王導不可殺。而王導卻不知道周顗曾經救過自己,因而非常恨他。
後來王敦兵入建康,王氏一族重又得志。王敦問王導:「周顗、戴若思是人望所在,應當位列三司,這是肯定的了。」王導沒吱聲。王敦又說:「就算不列三司,也得作個僕射吧?」王導依舊不答。王敦說:「如果不能用他們,就只能殺了他們了。」王導還是不說話。不久,周顗和戴若思果然都被逮捕,路過太廟,周顗大聲說到:「天地先帝之靈;賊臣王敦傾覆社稷,枉殺忠臣,陵虐天下,神祇有靈,當速殺敦,無令縱毒,以傾王室。」話音未落,左右差役便用戟戳其口,血流滿地而周顗面不改色,神情自若,遂被殺,時年五十四歲。
王導重新掌權之後,瀏覽以前的宮中奏摺,看到了周顗營救自己的摺子,其中言辭懇切,殷勤備至。王導拿著這封奏摺,痛哭流涕,悲不自勝。回來之後他對他的兒子們說:「吾雖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幽冥之中,負此良友!」 
明帝在西堂,會諸公飲酒,未大醉,帝問:「今名臣共集,何如堯、舜?」時周伯仁為僕射,因厲聲曰:「今雖同人主,復那得等於聖治!」帝大怒,還內,作手詔滿一黃紙,遂付廷尉令收,因欲殺之。后數日,詔出周,群臣往省之。周曰:「近知當不死,罪不足至此。」
上一篇[姬旦]    下一篇 [慢性淺表性胃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