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綠林好漢萍蹤俠影梁羽生人物

周健之子,氣度不凡,善弓馬。父親原為雁門關總兵,后被逼落草為寇。周山民是其父最小的孩子,後繼承其金刀寨主之位,既以帶領群雄外抗胡族,內抗明兵。

1人物資料

出處:梁羽生名著《萍蹤俠影錄》、《散花女俠》、《聯劍風雲錄》、《武林三絕》、《廣陵劍》
身份:《萍蹤俠影錄》、《散花女俠》中是金刀寨少主,《聯劍風雲錄》、《武林三絕》、《廣陵劍》中均為金刀寨主兼北方綠林盟主
父親:周健
妻子:石翠鳳
岳父:石英
兒子:周志俠
女兒:周劍琴
兒媳:陰秀蘭
女婿:華玉峰
親家:石鏡涵、陰蘊玉
意中人:雲蕾
情敵:張丹楓
後人:卡蘭妮(天魔教主)、伊璧珠瑪(繆夫人)
朋友:雲蕾、張丹楓、雲重、澹臺鏡明,以及眾多武林豪傑等等
武器:一對情侶刀之金刀(石翠鳳銀刀)
武功:家傳金刀刀法

2人物簡介

周山民,周健之子,周健本明朝雁門關總兵,后因后受奸臣陷害幾乎被滿門抄斬。獨救出周山民,十年後周山民已成長為一位翩翩公子。初時愛慕雲蕾,但云蕾心中只有張丹楓,周山民無奈推出角逐,后與石翠鳳結為夫婦。
周山民長大後繼承父親金刀寨主之位,並逐漸成為北方綠林道的絕頂人物。領導著眾豪傑抗擊異族侵略和朝廷暴政,並聯合南方義軍共同守衛國土和百姓。

3出場描寫

方慶輕輕呼吸,過了一陣,睜開眼睛,只見一個少年,穿著粗布衣裳,站在身邊,向著自己微微笑著。
——《萍蹤俠影錄》第一回 彈指斷弦 強人劫軍餉 飛花撲蝶 玉女顯神通
忽聽得「當」的一聲,只見一個少年漢子從後堂飛步奔出,一掌拍出,把那酒缸拍得飛過一邊,化了來勢,左足一帶,那缸酒緩緩落在地上,一大缸酒,沒有溢出半點。這少年顯了這手功夫之後,回頭斥道:「你們這兩個蠢物,敬客也不懂得,還在這裡丟人現眼么?」向少女抱拳一拱,道:「待慢女俠,恕罪,恕罪!」方慶一看,嚇得幾乎叫出聲來,這少年不是別人,正是昨晚救了他的性命,又指點他去找白衣少女的那個人。只是昨晚他乃是山野樵夫打扮,而今卻是輕裘緩帶,儼若濁世中的翩翩公子,氣度自是不凡。
——《萍蹤俠影錄》第二回 禍福難知 單身入虎穴 友仇莫測 寶劍對金刀

4最後描寫

金刀寨主點了點頭,說道;「這是應該的。」跟著說道:「你的大師兄霍天都是天山派的創派掌門,他也是當今武林中公認的天下第一劍客。我知道令師在你入門那天便即仙去,你有機會見見你的大師兄,求他指點也好。」 
談完了正事之後,金刀寨主忽地想起一人,說道:「瓦剌的百姓和許多士兵也是不想打仗的。據我所知,瓦剌有八個各統一軍的大將,其中一員大將名叫阿璞,就是反對大汗窮兵黷武,主張與漢人和好的。要是你們在必要之時,也不妨去見一見他。」
——《廣陵劍》第四十六回 故園尋夢心應碎 異域懲奸膽更豪

5人物評價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記周山民
by 恩來雲影
輕裘緩帶,言語輕緩, 儼若濁世中的翩翩公子,也有不凡的氣度,自是世間的奇男兒,何人們只記得是張郎。再回首:才看見還有一絲無聲的情思,還有一個遙遙相望的少年,這感情如落花一樣,無聲的落下,沒了影沒了蹤,落花便沒有了香氣,感情散了也沒有了記憶。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世界上最遙遠的地方不是我在你身邊,你卻不知道我愛你,而是明知道我愛你, 卻裝作不知。世界上最遙遠的地方不是我愛你而你不愛我,而是這愛意,我知 你知 他知 卻沒有誰來說破,這愛戀如霧裡鮮花,明明觸手可及,偏偏又朦朧不清,有著淡淡的光芒隔著。當這薄霧散去的時候,還是覺得只是凝望的好,當周山民目送雲蕾的身影漸漸遠去,縱使那眼光是戀戀的不舍,也喚不回雲蕾的回頭一笑,當周山民目送雲蕾去京城的路上時,心情是怎樣的矛盾,也解不開雲蕾心中的糾纏,當周山民目送張丹楓雲蕾的身影遠去時,他知道,這是最後一次凝望那纖細的背影了,只是這次的背影已成雙了,這次的人兒是嬌笑著離開的,依舊的是:沒有回頭看一眼身後的人。這意念從此後也就這樣的隨風飄散了,這感情從此也就昭然了,不濃不厚,不淺不薄,恍惚只是年少的夢幻愛戀,每個少年人的心裡都有一個只是可以遠送遙望的身影。
襄王有夢神女無心,最是無奈。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最是痛苦。曾記周山民面紅耳赤的說出「大哥」兩個字。情意萌生,微喟的說著「你可得回來呀」情意暗訴,少年是老實憨厚的,少女是單純無邪的,少年深情寄珊瑚,少女一笑遠行去。從此別後,再見,少女曾經笑語盈盈的臉龐,有了淡淡的哀愁,曾經無邪的神情里有了失魂的表情。周山民是用最普通的方式表達著他的情愫,古墓重逢,他看見她的容顏憔悴,模樣失魂落魄,是擔心無限,一個人訴說著思念,從此後一句句的「雲妹妹」里有擔心,有愛意,有傷心也有酸楚。在客棧的時候,這少年第一次打翻了醋瓶,於是有了逼問,在雲蕾的真情流露下,周山民的心是涼的,是無望的,面對雲蕾的盈盈淚光,他是又愛又憐有傷心的,這一夜,愁腸百段展轉回,他生情意已自知。悶悶思量獨自行,難解難明難得情。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去巫山不是雲。茫然不知酸楚,是愛是悲。當雲蕾把珊瑚換回給周山民的時候,當這移花接木之計變成苦澀的時候,周山民也有這樣的念頭,我們都是命運棋局中的一個小卒,不能自己,張丹楓與雲蕾是,周山民的感情也是,這情逾兄妹也許是註定,這場但相思是天意。此後的分別,這場單戀已經隨著雲蕾的背影遠去了,在周山民目送的目光中,這身影還是消失了,心會酸,感情也昭然。
雲蕾換了女裝,一笑之下,梨渦隱現,有如初開的百合花,在周山民眼中更增美麗,周山民不覺心中一動,但見張丹楓似笑非笑地望著自己,又不覺爽然若失。色不迷人人自迷,情人眼裡出西施。每個少年的心中都有一個美麗的身影,周山民的心裡雲蕾是美麗的。每個少年的心底都有一絲抓不住的情思,周山民心底也有留不住的倩影,倩影不為少年留,再重逢,情已休。盈盈笑語暗香去,空悠悠,此情落花便無聲。
有一種感情如路過的風景,迷過人眼。亂過人心,當美麗的那一瞬間,便想永遠的停留,有一種感情是春天的細雨,在空中就已飄散,落在衣襟上也沒有痕迹,被泥土掩蓋了。周山民的感情就這樣的輕飄,卻又踏實,如春風一樣春過,沒有吹動池水,沒有攪動人心,吹風拂面只是一瞬,周山民的感情流過也就消失。相思相望不想見。情生情深空相付。無語無淚轉回頭,情牽情守同傷人。
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道美麗的風景,尋尋覓覓的痴狂,回頭,才發現,自己一個世界的人離自己最近,周山民總是目送雲蕾的身影遠去,雲蕾從來沒有認真的回頭看過這雙目送的眼神。 當再見,周山民與石翠鳳成雙時,是覺得世界上總有一個適合你的人,曾經為誰相思,都是空夢一場,周山民為了雲蕾痴然心酸的時光只是過往,石翠鳳為雲蕾淚流傷心的歲月只是青春的一個鬧曲。人還在,情依舊,只是已經換了寄託,回首還可見幸福。
周山民的感情不深不感人,他只是默默中付出過,周山民的愛情不偉大不決裂,他只是在年少的時候追求過,他只是那段傳奇佳話里的一個路客,我們記住的是情深不壽的佳侶,忘記了一場空戀的少年,他是他們感情的過客,她卻是他感情里曾經最美麗的風景,在初時,他是她的周大,她是他的雲妹妹,在後來,他們只是世交。如果沒有回頭,真的已經忘記還有一個普通的少年。
上一篇[陰秀蘭]    下一篇 [石翠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