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周洪年,國家級非物資文化遺產黃梅戲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國家一級演員。湖北黃梅蔡山人,他9歲跟母親學唱黃梅戲,12歲考上黃梅縣黃梅戲劇團(黃梅戲劇院的前身)。1980年,年僅14歲的周洪年到安慶黃梅戲學校進修學習。進團后,開始飾小生,後學演老生、鬚生和花臉。後來重回戲校,拜潘木蘭、王文治、潘啟才、羅愛祥等許多黃梅戲名家為師。經過一年多的刻苦學習,把《包公嫁女》、《秦香蓮》、《女駙馬》、《天仙配》等唱腔唱得優美動聽,並主演了《包公嫁女》、《漢宮怨》等。

周洪年
1981年,周洪年學習屆滿回團,師從著名黃梅戲表演藝術家易春華老師,正規學習老生、鬚生。剛剛住醫院出院不久的周洪年就接受了《姐妹皇后》中梁皇角色。在易春華、吳雙老師的悉心點撥和幫助下,拿下了這個角色,獲得了一致好評。
在排練《張之洞傳奇》時,導演是余笑予,要求非常嚴格,最後將舊棉襖剪下兩塊,包在膝蓋上排完這部戲。
1995年現代戲《離巢鳳》創作排演時,他飾演的角色是一個老實巴交的老農民柳林生,為塑造這一角色,吃了不少苦,用了不少心.先後幾次到柳林深入農村,了解老人的生活方式,探究老人的心裡活動,模仿老人的行動姿態.回來后,再根據劇本捉摸人物,按照導演的要求刻畫人物,經過舞台實踐,一個活靈活現的老農出現在觀眾面前,得到了觀眾的喜愛,領導和專家的一致好評,1996年全省新作展演時,他飾演的角色獲演員獎.
周洪年酷愛藝術事業是人所共知的.他不但做到了以團為家,以事業為重,而且能顧大局、識大體,關鍵時刻義不容辭地犧牲個人的情感和利益.一次是1989年臘月他父親去逝的那一晚,適逢劇團正在縣城劇場演出,戲剛開演,他接到父親去逝的消息,他萬分悲痛,團領導叫他立即趕回家,但他卻堅持把戲演完,晚上11點才租車連夜趕到離縣城百餘里的老家蔡山李英.到家后,周洪年撫父慟哭,說他未能盡孝為父親送終.當夜又乘車趕回縣城.因為次日上午9點,又有一場演出,主角是他,票已全部賣出,不能更改劇目,回到縣城,已經是凌晨4點多了.
2002年9月中旬,劇院在加工排練大型現代黃梅戲《請讓我做你的新娘》,此時,該劇被省文化廳正式通知已列為 「國家舞台藝術精品工程」備選劇目.這是黃梅文化界的一件大事,也是全省文化藝術界的大事,誰都不敢馬虎.錄音的那幾天,劇院請了很多外地專家幫助錄音,幾天要花費近萬元的開支.誰知就在第二天的晚上,周洪年家突然失火,家裡燒了個精光.由於救火和善後工作,周洪年一夜未睡.院領導都為此著急,不錄音不行,拖延時間更不行,外地專家不但沒時間,院里也負擔不起.當錄音正進行到該他演唱的時候,周洪年卻意外地出現在大家的面前,頭髮蓬鬆、兩眼深陷,身上只穿一件背心和一條短褲,黑不溜秋的.大家問他,他說: 「衣服全燒光了,時間到了,來不及買衣服了.」在場的人都很感動,導演還流下了眼淚.
周洪年在藝術上的成功並不完全是出自他自身的藝術天賦,執著追求、銳意進取才是他成功的關鍵.1989年,黃梅要晉京演出傳統戲《於老四與張二女》,但原劇中飾演主要角色張大維的演員易春華先生已經逝世.易春華是名演員,張大維又因為易春華的創作而有很大的社會影響.可以說,這個戲張大維的形象一不出來,整個戲就會黯然失色.誰來接替這個角色呢?當時縣文化局和宣傳部領導都為此大傷腦筋,劇團內成熟演員中,無合適人選,青年演員苗頭雖好,但這個行當的演員條件還未具備,起碼還沒發現,團里於是準備到外地借人.此時的周洪年才20出頭,他看在眼裡,急在心裡,經過一番思慮后,他主動請纓,要求接替這個角色.他的請求一出口,全團大為震驚,都為他捏一把汗,但這個時候,領導們也正處在無奈之時,勉強答應暫且以紙代木試一試,一邊又加緊在外面物色人選.誰知綵排時,周洪年一招一式不說在其師父之上,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勢頭卻明顯地展現在大家的面前.晉京演出時,特別是在中南海的一場演出,他上場一開口就掌聲四起.當時觀看演出的黨和國家領導人秦基偉、宋平等看完演出後接見演員時,還給予了很高的評價.
1997年,全省 「各大劇種匯演暨青年演員大獎賽」在省京劇院開幕,演出時,台下觀眾座無虛席,這一場演出的觀眾十分特別,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省藝術學校的學生,這些青年觀眾看戲水準高,眼光特別挑剔,無論什麼級別的演出,水平不高就喝倒彩.這次黃梅劇院演出的劇目是《秦香蓮·鍘美》,周洪年飾演包公.戲一開場,周洪年一聲倒板: 「披星戴月回南衙---- 人未出,聲先起,高亢洪亮,如鍾轟鳴,氣勢猶如排山倒海,剛正不阿的包公呼之欲出先聲而來,台下頓時掌聲如雷,經久不息,幾乎讓演員聽不清下一句起板音樂.演出結束后,省藝校學生在劇場齊呼口號: 「周洪年,你是我們心中的偶像!」 「心中偶像周洪年!」這在當時戲劇尚處低谷的時候,在湖北省城有如此呼聲,實為罕見.
不啻如此,他的颱風十分嚴肅.2000年在全省第四屆黃梅戲藝術節上演出《請讓我做你的新娘》,戲剛演到第二場的中間,正逢他的唱段之中,突然頭頂的大燈燈泡爆炸,一聲脆響,一陣勁煙,冰雹般的玻璃碎片從空中撒下,觀眾和評委們都驚得目瞪口呆,為周洪年緊捏一把汗,可是,台上的周洪年卻無事一樣,繼續演戲,連內行的評委們都未能看出周洪年有任何情緒斷裂之處. 在評委會上,主任評委說: 「昨晚這個故障如果影響他當時的情緒,評獎時是可以忽略不計的.但他卻無事一樣,依然故我地演劇,倒是我們和觀眾為他著急,這樣的演員真了不起!」
「我這個人只能一步一步地走,不會走捷徑.」周洪年如是說.
當戲曲演員需要放棄很多東西,所得的物質回報卻很少.前幾年,許多省一級大型劇團想方設法 「挖」他.作為一位年輕演員,能否抵擋得住誘惑?周洪年想得挺開: 「有高收入當然好,沒有也沒什麼大不了,何況我喜歡這一行,太喜歡我們這個院同舟共濟的藝術氛圍.只要給我飯吃,每天讓我聽戲、唱戲,我就滿足了,別無他求.演戲特過癮!」問起他的業餘愛好,他說就是聽戲劇碟子.他家裡有一套非常好的音響,每天就在家聽戲、唱戲.黃梅戲名家的碟子他收藏的很多,馬蘭、吳瓊、韓再芬、楊俊……他都有。「真邪了,越來越喜歡,不可能放棄它再干別的.」
上一篇[太極橋]    下一篇 [回骨穴]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