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峨眉第四代掌門——周芷若是《倚天屠龍記》中的女主角之一,峨眉派弟子,峨眉派掌門人。是金庸筆下極富傳奇色彩的一個人物。周芷若為漢水船夫之女,十歲時父親遭元兵殺害,蒙張三丰出力相救,與少年張無忌邂逅,有喂飯之恩,后被送至峨嵋派習武。參與六大派攻光明頂,情勢所迫用倚天劍刺傷張無忌。周芷若愛上張無忌,卻被師父滅絕師太逼著立下毒誓。她為師父遺願,使計偷走屠龍刀、倚天劍和殺害殷離未遂,獲得刀劍中的秘笈,武功突飛猛進。於濠州婚禮上被張無忌離棄后,一心率領峨嵋派建功立業。初時的她秀若芝蘭,斯文含蓄,後期的她清逸如仙,冰雪出塵之姿帶有威嚴儀態,氣懾數千豪傑。

1 周芷若 -基本資料

周芷若周芷若

父:姓周,乃是漢水中一個操舟的船夫,不會絲毫武功。舊版中周芷若是周子旺女兒,大有來頭。
母:薛氏,祖上是世家,本是襄陽人氏,襄陽城破之後逃難南下,淪落無依,嫁了周芷若父親。
性別:女
國籍:大元
種族:漢族
語言:漢語
身份:峨嵋派第四代掌門
武功:峨嵋九陽功,峨嵋劍法,九陰白骨爪,鞭法和短刀招數(九陰真經),峨嵋各種掌法
性格:本性善良,其妒忌心重,溫柔中暗藏野心
雙目:光采明亮
樣貌:容顏秀麗,十足絕色的美人胎子
   腰懸短劍,青衣長發,清麗秀雅,容色極美
氣質:有若曉露水仙,秀如芝蘭,如海棠春睡,嬌麗無限
住處:萬年庵西禪房
星座:溫柔敏感周芷若
年齡:十歲(第一次出場),十七八歲(第二次出場)
打傷過的人 ﹕ 張無忌(倚天劍,暗算加上掌力), 趙敏
殺過的人(親手):杜百當和易三娘
殺過的人(間接)﹕司徒千鍾,夏胄
殺人未遂﹕殷離(意外),趙敏,殷梨亭,俞蓮舟,謝遜,蒙古水師拔速台等
殺人提議﹕遼東長白山七八個采參的客(後遭無忌痛罵)
派別:峨嵋派
祖師:郭襄女俠
太師父:風陵師太
師父:滅絕師太
得滅絕師太喜愛原因:周芷若天資聰穎,悟性奇高,處事細心,刻苦學藝,進步神速,深得滅絕師太鍾愛,自從紀曉芙死去,周芷若便被滅絕師太 視為峨嵋掌門繼承人,而周芷若為人和譪,對各同們師長禮貌周到,深得同們愛護(除了丁敏君)

2 周芷若 -生平

周芷若周芷若

幼年時與父相依為命,父為船夫,因一次意外慘死,變成孤兒,幸當時張三丰帶同張無忌在旁,張三丰便把周芷若送到峨嵋,因此周芷若與張無忌有了此關係和淵源。

周芷若成為峨嵋派滅絕師太的得意弟子,深得滅絕師太喜愛。在往光明頂誅滅明教途中,周芷若重遇上張無忌,但為勢所迫,刺了張無忌一劍,令張無忌身受重傷。後來當周芷若發現張無忌與趙敏關係緊密,心中不禁燃起對趙敏嫉妒之心。

周芷若成為峨嵋派新掌門時,設下計謀奪取屠龍刀和倚天劍,並嫁禍給趙敏,好讓自己能佔據張無忌,更令張無忌許下婚約。怎知拜堂時,趙敏卻出現大鬧喜堂,趙敏更以謝遜的下落令張無忌舍周芷若而去,周芷若怒不可遏,更表示以後與張無忌恩斷義絕,自此對由愛轉恨。

與張無忌是青梅竹馬,經由張三丰引薦入峨嵋派。師父-滅絕師太因被囚牢於萬安寺,將掌門重任交於周芷若,要他繼承掌門,但同門師姊皆不服他。他為了完成滅絕師太的託付,而接近張無忌。從滅絕師太口中得知倚天劍及屠龍刀的秘密。倚天劍、屠龍刀內有兵法及武功密笈,因練功超之過急的她,竟走上梅超風的老路,勉強練成九陰白骨爪。

遭遇:
年幼父親死亡,在漢水對有病的張無忌加以照顧,因張三丰的帶領而歸峨嵋門下,在此時對張無忌生好感,後來芷若受滅絕師太遺命成為峨嵋掌門,陰狠的性格表露無遺。

3 周芷若 -芷若稱呼

周芷若周芷若

小小的船家女孩(張三丰稱)
小姑娘(常遇春,張三丰稱)
周芷若姑娘(張無忌稱)
峨嵋派那個周姑娘(蛛兒稱)
峨嵋派周姑娘(滅絕師太稱)
芷若(張無忌在訂婚後稱呼,滅絕師太稱)
周姑娘(張無忌在訂婚前稱呼,明教中人稱呼等等)
周師妹(峨嵋派的師姐稱)
好媳婦(謝遜稱)
宋夫人(張無忌稱)
賤人(謝遜稱)
周姊姊(蛛兒,趙敏稱)
峨嵋掌門(靜玄稱)
掌門人(峨嵋弟子稱)

4 周芷若 -服飾

女孩約莫十歲左右,衣衫敝舊,赤著雙足,雖是船家貧女,但容顏秀麗,十足是個絕色的美人胎子,坐著只是垂淚。

張無忌和那村女向東北方眺望,這時天已黎明,只見一個綠色人形在雪地里輕飄飄的走來,行近十餘丈,看清楚是個身穿蔥

綠衣衫的女子。她和丁敏君說了幾句話,向張無忌和那村女看了一眼,便即走了過來。她衣衫飄動,身法輕盈,出步甚小,但頃刻間便到了離兩人四五丈處。只見她清麗秀雅,容色極美,約莫十七八歲年紀。

絲竹之聲響起,眾人眼前一亮,只見八位峨嵋派青年女俠,陪著周芷若婀婀娜娜的步出大廳。周芷若身穿大紅錦袍,鳳冠霞帔,臉罩紅巾。男左女右,新郎新娘並肩而立。

女弟子走完,相距丈余,一個秀麗絕俗的青衫女郎緩步而前,正是峨嵋派掌門周芷若。

5 周芷若 -性格

周芷若周芷若

第一次看倚天,全是對周芷若的恨,恨她心狠毒辣,背朋棄友。第二次看倚天,儘是對周芷若的憐,憐她境遇凄苦,誤入歧途。第三次看倚天,就只有對周芷若的痛,只有她,才是一切悲慘命運的代表,只有她,才是世間最令人痛惜的女子。有人說周芷若狠毒,可她的狠毒並非她的本性,是她被逼如此,比起趙敏耍小姐脾氣般的狠毒,最對不過半斤八兩。而婚禮上夫君的離去,又豈是這樣一個俗世女子所能承受的了的。可芷若畢竟是善良的。她終於還是承認了現實,終於還是讓趙敏回到了無忌身邊。在天地之間,真的再無她周芷若安身立命之處。她只是苦海中的一頁小舟。這樣的折磨加在這樣一個原本無辜的女子身上,才是最令人痛惜的。

秀似芝蘭,猶水仙之傲骨於心——周芷若

喜歡周芷若就一定會先愛上她的名字,因為她的名字不僅好聽,更是含義深遠,芷是一種香草,屈原在楚辭中多次寫到「芷」這種香草,「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雜杜衡與芳芷」,「沅有芷兮澧有蘭」等等,都是對「芷」的描寫。而周芷若的相貌也如她名字一般秀若芝蘭,亦靜、亦清、亦決絕!漢水畔的漁家女孩,本不該擁有如此好聽的名字,更不該擁有這樣清秀絕美的容顏,可是上天卻陰錯陽差的將這一切給了她,周芷若一個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漁家女;於是,她的命運也由此變得波瀾壯闊了起來。
周芷若的美麗有如江南水月的秀美,溫潤如玉,清澈如水;
周芷若的聰明又在深藏不露中變化,冰雪聰明,玲瓏剔透;
周芷若的性格亦像水仙花幽香暗動,溫柔可人,清傲苦楚。

周芷若曾經愛過,但她終不能把愛繼續,因為她的命運並不在那個優柔寡斷的男人身上,而她也並非是為愛而生而死的傳統女子,她有師父的遺命待完成,她更是要掌管一派的峨嵋掌門!周芷若的內斂和沉默是自始至終的,當然,這也包括了她多張無忌的愛,矜持的、默默的、冷靜的,她周身散發著令人敬畏而遠之的堅強與傲然的氣質,這是一個在武俠小說中都少見的奇女子。 在那場落敗的婚禮之後,她從當初的猶豫不決到毅然的踏上不歸路,決絕過往塵埃,與命運簽下墮落的契約,只為博得生命中的輝煌瞬間,即使輸了也不會因為沒去爭取而後悔!無可否認,周芷若是一個悲劇人物,更勝倚天的鋒芒註定了她的失敗,但她卻不可憐。

俏水仙,玉人顏,長生寂寞。

6 周芷若 -感情歷程

周芷若周芷若

心上人/初戀情人:張無忌
情敵:趙敏,殷離,小昭
初遇張無忌地點:漢水
愛慕她的人:宋青書,韓林兒
初吻(臉,被動):張無忌(於無名島)
初吻(嘴唇,被動):張無忌(於大都,客棧睡房)
張無忌心想今日之事已百喙難辯,反正自己已決意與周芷若結成夫婦,白頭偕老,只有動之以情,令她漸漸淡忘。燭光下見她俏臉暈紅,頸中深深一根繩印,兩邊腫了上來,心想若非韓林兒及早察覺施救,待得自己回店,只怕她已是香殞玉碎,回天乏術,終成大恨,不禁又是慚愧,又是愛惜,伸臂抱住她,向她櫻唇上吻去。周芷若轉頭閃避,怒道:「你跟人家不乾不淨,又來惹我。當我是好欺的么?」張無忌雙臂一緊,令她動彈不得,終於在她唇上深深吻了下去。周芷若掙扎不脫,心中卻也漸漸軟了。

張無忌對周芷若:張無忌對周芷若是又敬又怕,對她應該相當溺愛,因為她做了那麼多傷害他的事,但他仍然愛她,而周芷若是十分愛張無忌的,所以當愛轉為忌妒時是非常可怕的。

宋青書對周芷若:這應算是單戀吧,只是宋青書一味的喜歡周芷若,而周芷若只把他當作報復張無忌的工具

7 周芷若 -外貌描寫

周芷若周芷若

「洗鍊」一詩形容芷若品格,「空潭瀉春,古鏡照神。載瞻星辰,載歌幽人。流水今日,明月前身。」也許,經江湖洗鍊后的她才是真正的她。現摘取書中斐然文字,以「芷兮帝子遭人妒,若煙若霧若飛仙」之態,與漢水閬苑諸君共賞。

 1、「那女孩約莫十歲左右,衣衫敝舊,赤著雙足,雖是船家貧女,但容顏秀麗,十足是個絕色的美人胎子,坐著只是垂淚。張三丰見她楚楚可憐, 舊版:張三丰見她楚楚可憐,問道:「姑娘,你叫什麼名字?」那女孩站起身來說道:「我叫周芷若。不敢請教道長法號?」張三丰見她小小年紀,雖在喪亂之中,仍是態度雍容,行止有禮,不禁憐愛之心更甚,微笑道:老道是張三丰。」張三丰一時躊躇未答,常遇春又道:咱們周子旺大哥(缺漏),滿門二十三口,全死於靼子之手,連周大哥七十八歲的老母,也是難免一刀。小人拚了性命,搶著他一子一女出來,豈知小公子又中靼子的毒箭身亡。這位姑娘是周大哥在世上獨一無二的親骨肉,周大哥身在明教,仇敵遍於天下,不但靼子要追捕他女兒,他無數強仇若是知道訊息,非跟你張真人找麻煩不可。張真人,武當派雖然威震天下,但你還得小心。 張三丰心下不禁啞然失笑,自己尚未答允收留周芷若,這個直心腸的漢子卻已在諄諄叮囑起來,要跟周芷若為難的人固多,江湖上要捉拿張無忌來加以逼問的人又豈是少了?…… 張三丰心中一動:這小姑娘如此美麗,他年定是個絕色佳人。無忌若得傷愈,我決不容他二人再行相見,否則不幸二人互有情意,豈不是重蹈翠山的覆轍? 難怪有人認為,金庸本打算將周女作為第一女主角來寫,不是沒有道理。

 2、「東北角上有人清嘯一聲,嘯聲明亮悠長,是女子的聲音。……只見一個綠色人形在雪地里輕飄飄的走來,行近十餘丈,看清楚是個身穿蔥綠衣衫的女子。她衣衫飄動,身法輕盈,出步甚小,但頃刻間便到了離兩人四五丈處。只見她清麗秀雅,容色極美,約莫十七八歲年紀。」 「倘若這行足印是我留下的,我得能和周姑娘並肩而行……」作此想的不只是張無忌一個,也是所有周迷的心聲吧。

3、「周芷若臉上一陣暈紅……蛛兒見她驀地里喜不自勝,隨即嘴唇微動,臉上又現羞色,雙目中卻是光彩明亮, 「忙將她放下,鼻中聞到一陣淡淡幽香,只覺頭上柔絲在自己左頰拂過,不禁斜望了她一眼,只見她俏臉生暈,又羞又窘,雖是神色恐懼,眼光中卻流露出歡喜之意。」 「漢水喂飯之德,永不敢忘。」只為這一句話,覺得是好的,也就把感情納入心中細水常流的收藏。善意的關懷,單單的幫他,甚至壓根兒沒想到愛字上去。「你的說話,他會聽的。」「他怎會聽我的話?」「他心中很歡喜你,難道你不知道么?」 從大漠到光明頂一路的血雨腥風,不玷染少女情懷的清新明凈,即使挨蛛兒一掌假裝受傷,指點易數時「佯作天真爛漫之狀」,心機也是靈氣動人。誰能比她應對的更巧妙得體? 一劍刺出后,從此再也不復那時朦朧的心境,「兩人目光相接,周芷若蒼白的臉頰上飛了一抹紅暈……張無忌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微微點了點頭。周芷若登時滿臉喜色,神采飛揚,」和後文中「她被張無忌摟在胸前,碰到他寬廣堅實的胸膛,又聞到一股濃烈的男子氣息,又驚又喜,一剎那間身子軟軟的幾欲暈去。」

4、「渡漢水而南,船至中流,望著滔滔江水,腦海中現出她的麗容俏影,光明頂上脈脈關注的眼波,不由得出神。」 還記得打鬥中宋青書「偶一回頭,只見她滿臉關懷之色,心中又酸又怒,知道她關懷的絕非自己」,那麼張無忌的場中位置自然是面向芷若了,不須回頭就看的更清楚,也知道她關懷的是自己。以江水比喻情愛的詩詞以悲情居多,像「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舊夢塵封休再啟,此心如水只東流。」「老天若有留君意,一夜西風水倒流。」「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止」。

5、「她清麗如昔,只比在光明頂之時略現憔悴,雖身處敵人掌握,卻泰然自若,似乎早將生死置之度外。」 被囚禁在萬安寺不見天日大半年,再好看的人兒也如黃花瘦損了,怎能像趙敏小昭一般「臉上登現喜色,有如鮮花初綻,」「滿臉歡容,如春花之初綻」,和公子打打情,鬥鬥趣過得那樣滋潤? 「她說話神態斯斯文文,但言辭鋒利,竟絲毫不留情面。」輕用其芒,動即有傷,是為兇器;深藏若拙,臨機取決,是為利器。芷若的處境,初期的隱郁,中期的鋒芒,後期的決絕,更符合倚天劍的命運。

6、左首一人身形修長,青裙曳地,正是周芷若。 「身形修長,青裙曳地」據說是金庸寫給夏夢劇本中的原文,記得寫殷離時有一句「那黑衣女子身形比趙敏略高,」小昭是「身材尚未長成」,而我總覺得芷若是長挑身材,在四女中應該算最高的。 據說台灣金庸茶館有人出題:金書中哪位佳人身材最好?網友開玩笑說:「周姑娘著裝定然保守,身材再好也看不出來。」 且聽疏影居士分析:「周姑娘自始至終只是清淡樸素的綠衣,與小龍女有些相似,但區別在於周畢竟只是個世間的女子,對名牌還有一定的夢想,但她內斂斯文的性格註定了她會刻意避開那些有明顯名牌商標的衣服或者當季用來打廣告的那種款式,而喜愛那些不起眼的衣著,即使那價格昂貴得難以想象,但若貴得看得出來,那就不是平凡中見不平凡的周姑娘了。如夢華衣中她會比較鍾愛夏奈爾的古典淑女氣息,但會避開那些金鏈條與X形標記。鞋子她會比較偏愛萊爾斯丹的長靴,不是義大利風情,只為了聽聽暮秋初冬的落葉踏上去那美妙得令人心碎的沙沙聲,凄美得無與倫比。」

7、「窗外火光照耀,只見她蒼白的臉上飛起兩片紅暈,再點綴著一點點水珠,清雅秀麗,有若曉露水仙。張無忌定了定神,」 張無忌對周姑娘心動的言詞十分隱晦,此為他目授神迷的最明顯一處描寫,評點本云:如此美法,當然要定一定神。但最震撼無忌心靈的,應是「周芷若一直默不作聲,這時忽道:小昭對張公子情意深重,決不致背叛他。」那一刻的驀然抬首,在夜色里,眼色之麗,直奪張郎之目,佔盡粉妝鉛華,猶亦不及之。

8、「趙周二女均是雙頰酡紅,臉上濺著點點水珠,猶似曉露中的鮮花,周女秀似芝蘭,趙女燦若瑰蓉,」 梁羽生筆下亦有「雲蕾美如芝蘭百合,澹臺鏡明美如玫瑰芙蓉,二女若然並立,想必難分軒輊」一說,可見美女之戰,永盛不衰,情敵之爭,風起雲湧。 一看到雲蕾「既清且艷,宛如空谷幽蘭」的描寫,就禁不住聯想到周姑娘。

9、她臉含微笑,兀自做著好夢,晨曦照射下如海棠春睡,嬌麗無限。 水仙、芝蘭,海棠,金庸連用了三種花來比喻芷若,絕無僅有。尤其是「梅借風流柳借輕」的海棠花,教人想到一向溫文秀雅的周姑娘也有含嬌帶慵、裊娜嫵然之時。

10、「張無忌見她輕顰薄怒,楚楚動人,抱著她嬌柔的身子……只覺她吹氣如蘭,忍不住在她左頰上輕輕一吻,」 女為悅己者容,但荒島上的周姑娘沒有脂粉首飾,想為未婚夫打扮得漂亮些也只有一張清水顏靨,別說郡主娘娘京城獨家專用的香粉,連白飛飛所用江南宜芳閣里的玫瑰花露也沒見過。有位先生認為:「女孩子總喜歡香水唇膏,反不知本來味道,我若是張無忌,還是喜歡吻周姑娘那種淡淡淺淺的感覺。」雖說鉛華不染是一種真淳樸素的天生麗質,但我們不妨輕鬆諧趣一下,從這篇《武俠女子與香水》的妙文中遐想一番她用的香水,「周姑娘認為:一款好的香水,必然是暗淡而悠長的,沾了點傲,拈了絲柔,暈開那一層矜持,悠悠怨怨而迤儷不絕地飄香,清新淡雅得沒有侵略性,卻織進了煙雨朦朧的三千紅塵。的確,充滿纖細柔美又優雅的氣質,才會使人失去警覺性,才稱得上是無聲的歌吟、流淌的霓裳。

11、「周芷若抬起頭來,臉頰上兀自帶著晶晶珠淚,眼中卻已全是笑意,」 比起趙敏在全書中隨處可見的笑顏,芷若真的很少笑。深植記憶中的,除了最後一幕畫眉時她「一張俏臉似笑非笑的現在燭光之下」,就是這一次含淚而笑,盡現凄楚之美。 再聽二人對話,一個發誓:「將來你便一劍將我刺死,我也不懊悔。」一個說「只要你喜歡,再刺我幾劍都成,我重話兒也不說你一句。這麼著,你夠便宜了罷?」話里話外彷彿預言會反目為敵,令人頓生不祥之感。

12、「旁邊一個青衣美貌少女,手捧茶碗,殷勤服侍,相貌雖不如周芷若之清麗絕俗,」 看到大游皇城中趙敏派人演出真相,不由想到了西門吹雪與葉孤城決戰一書的對話:「卿本佳人,奈何從賊?」葉孤城回答:「成就是王,敗就是賊。」 「清麗絕俗」這個詞配得上的女子不多,金書里另數得著的只有小龍女、王語嫣兩人,「程英雖不如小龍女之清麗絕俗」,「慕容復月光下見到這樣一個清麗絕俗的姑娘如此情致綿綿的對著自己」,芷若是第三個,而她的清麗絕俗中更帶一份溫馨氣韻,決不高高在上,也不讓人自慚形穢,難怪金庸列為理想的妻子對象之一。

13、韓林兒想到周芷若嬌艷清麗的容顏,溫和柔軟的話聲……眼光中所流露的崇敬,實將自己當作了天仙天神。她自知容色清麗,所有青年男子遇到自己無不心搖神馳…… 佘詩曼的電視劇本讓她跟宋青書在一起,我倒寧可把她配給韓林兒,好歹人家還是正史上的「小明王」。

14、眾人眼前一亮,只見八位峨嵋派青年女俠,陪著周芷若婀婀娜娜的步出大廳。周芷若身穿大紅錦袍,鳳冠霞帔,臉罩紅巾。……突然身邊紅影閃動,一人追到了趙敏身後,紅袖中伸出纖纖素手……揭下頭頂珠冠,伸手抓去,手掌中抓了一把珍珠,拋開鳳冠,雙手一搓,滿掌珍珠盡數成為粉末,簌簌而落,嗤的一響,一件綉滿金花的大紅長袍撕成兩片,……她輕飄飄的有如一朵紅雲,向東而去。這大概是芷若在書中的唯一一次盛裝華服。看過倚天的人一定記得,這一章的回目叫「新婦素手裂紅裳」!君兮君兮何不惠,已經滄海斷前盟,千金拂袖嗟榮辱,泰山何重爾何輕。金書中寫過兩名女子身法飄忽、衣袂流動如雲,一處是盈盈「便似有一團綠雲冉冉從閣頂飄落」,一處是芷若「輕飄飄的有如一朵紅雲」。

15、相距丈余,一個秀麗絕俗的青衫女郎緩步而前,正是峨嵋派掌門周芷若。張無忌見她容顏清減,頗見憔悴之色…… 當了峨眉掌門,依然是點白燭,喝清茶,垂青紗帳,「一身素淡的青衣」,又豈是貪戀富貴之人?和趙敏的日常豪奢相比,「鵝黃緞鞋,鞋頭上各綴一顆明珠,頭巾上兩粒龍眼般大的明珠瑩然生光,」一身青衣來搶親,還帶了「七八錠黃金,一串珠鏈」,摘下一對鑲珠的耳環,每隻都鑲有小指頭大小的一粒珍珠,還有發上的金釵等等等等,芷若大概就像風四娘那樣,只用心上人送的一根烏木簪綰髮。就算是小戶人家,也總該有飾金嵌寶的定情物,堂堂明教教主,對丫鬟小昭還送了朵金絲穿就的珠花,(還是借趙敏的花獻的)在荒島上倒是理所當然的省了。以芷若性情的溫婉內傲,可以想象到,她從未開口向他要過物質方面的待遇。可憐芷若只是羨慕了一陣大游皇城,難得有「雙頰暈紅,含羞低頭,但眉梢眼角間顯得不勝之喜」的時候,男友一句話全否決了。

16、「她這幾句話聲音清朗,冷冷說來,猶如水激寒冰、風動碎玉,加之容貌清麗,出塵如仙,廣場上數千豪傑,誰都不作一聲,人人凝氣屏息的傾聽。」 貌傾天下。此時芷若,才真正具有和趙敏分庭抗禮的絕世風采,「容貌權勢,無不勝我十倍」的自卑感已成過去式, 「站在場中,山風吹動衫裙,似乎連她嬌柔的身子也吹得搖搖晃晃,但周圍來自三山五嶽、四面八方的數千英雄好漢,竟無一人敢再上前挑戰。」 其實容貌風華的相當重要一部分來自於權勢,古龍說過:「只有驕傲和自信,才是女人最好的裝飾品。只有事業的成功,才是男人最好的裝飾品。」趙敏所遇上的張無忌若非已是一教之主,也絕不會有那種令人心動的吸引力。

17、「這般身法鞭法,如風吹柳絮,水送浮萍,實非人間氣象。……她身在半空,如一隻青鶴般凌空撲擊而下,身法曼妙無比。 黃衫女子的武功似乎與周芷若乃是一路,飄忽靈動,變幻無方,但舉手抬足之間卻是正而不邪,如說周芷若形似鬼魅,那黃衫女子便是態擬神仙。 ……劍招神光離合,偶爾虛實變幻,巧招忽生。」比起楊姐姐的神仙風範,這時周的凄麗飄渺如鬼魅,實非人間氣象,猶如「冷月葬花魂」之句一出世,眾人均皆嘆息:過於清奇詭譎、頹敗凄楚,此亦關人之氣數而有。「她身在半空,如一隻青鶴般凌空撲擊而下,身法曼妙無比。」豈非正應了那上句「寒塘渡鶴影」么?

18、「左臂半隻衣袖也已扯落,露出一條雪藕般的白臂,上臂正中一點,如珊瑚,如紅玉,正是處女的守宮砂。……這時她楚楚嬌弱,伏在自己懷中,不禁頓生憐惜之心」 趙敏肌膚瑩潤,作者一開始就不遺餘力的描繪,「手中摺扇白玉為柄,握著扇柄的手,白得和扇柄竟無分別」,芷若卻在棄婚之後才寫明,「伸出皓白如玉的縴手,向宋青書招了招,」也許只有失去后,才發現平時不注意之美?其實金庸善於寫月光、火色、珠光寶氣之類為美人增色添彩,「酒過數巡,眼見她臉泛紅霞,微帶酒暈,容光更增麗色」,「珠光流動,映得她一張俏臉更增麗色」,「火光映在袁紫衣臉上,紅紅的愈增嬌艷」,「淡淡的月光從雲中斜射下來,在她臉上朦朦朧朧的鋪了一層銀輝,更增秀麗之氣,」但找遍全書,對芷若卻從未有過此類描寫,大概因為芷若所處的整體環境就是一場悲劇,任何事物對她的美麗都只是一種摧殘吧!倒是她臉色蒼白,文中多有記錄:「她蒼白的臉上飛起兩片紅暈,」「伸出纖纖素手,輕輕撫摸他胸口的傷痕,心中苦不勝情,突然臉色蒼白,」「淡淡的燭光照映下,臉色蒼白異常,」(為宋青書接骨時)「只見她臉色蒼白,長發散亂,」芷若自發過毒誓后,就開始流露這種殘酷的美,美得令人驚心,令人心悸,令人心碎。

19、「握著她軟滑柔膩的手掌,身畔幽香陣陣,心中不能無感。其時正當初夏,良夜露清,耳聽著一個美貌少女吐露深情,張無忌不能不怦然心動。」 比起趙敏的喜樂笑靨,張無忌直到最後才看清楚她「秀眉深蹙,若有深憂」,發覺她心頭不堪重負,明白她「生亦何歡,死亦何苦?」從沒想過她需要些什麼,憐她 「憂患實多」,卻從未替她分擔過,今日種種,似水無痕;明兮何兮,君已陌路。「美人有三種層次,第一類是自然之美,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難得。第二類是磨礪之美,遇雪尤清、經霜更艷。極品。第三類是意境之美,舉目青山出,回首暮雲遠,絕代。」光明頂上唯師命是從的芷若,僅僅是第一類美法;少林大會上的她,已經成長為第二類極品佳人。正如光彩細膩的瓷是由痛苦的火燒灼,溫潤剔透的玉是被尖銳的利刃雕琢而成。至於是否能達到「絕代」,要看以後的人生如何選擇了。對芷若的正面刻畫多用白描,不如趙敏濃墨重彩,但金庸巧用側面烘托的文字,經眾人之口寫出其美,在書中總有十處之多,則是其餘女角所不及的。

8 周芷若 -形象

周芷若周芷若

1、蛛兒:「見了人家閨女生得好看,你靈魂兒也飛上天啦。……你怎地見了這個美貌姑娘,便如此失魂落魄,教人瞧著好不惹氣?」
2、宋青書:自見周芷若后,眼光難有片刻離開她身上,雖然常自抑制,不敢多看,以免給人認作輕薄之徒,但周芷若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他無不瞧得清清楚楚,
3、趙敏:「那位周芷若周姊姊定是太美麗了,是不是?」張無忌「滿臉通紅,端起酒杯,想要飲一口掩飾窘態,哪知左手微顫,竟潑出了幾滴酒來。」 丁敏君:「他居然不閃不避,對你眉花眼笑,」有二敏言辭為證,張無忌沒能躲閃那一劍絕不是芷若的過錯。作者生怕大家沒注意到,在此之前寫了一段何太沖夫婦背後偷襲,劍上勁力相反,風聲全無,不料張無忌「心意不動,九陽神功自然護體,變招快極」,周芷若迷迷糊糊隨手刺去,說不上招式力道,那一刻張無忌腦子裡想什麼沒人知道,反正在發獃。
4、趙敏笑道:「張公子,這般花容月貌的人兒,我見猶憐。」「究竟是周姑娘美呢,還是我美?」其實此時芷若氣質未經琢磨,遠不及郡主娘娘統率群雄養成的氣派高貴、氣勢奪人,難為趙敏妒忌得要毀她容貌。
5、紫衫龍王:「咱們擒來的那個峨嵋派周姑娘,這般美貌,那姓張的小子見了非動心不可,」這話出自當年的武林第一美人之口,加倍有說服力。
6、陳友諒:峨嵋派的周姑娘美若天人,世上再找不到第二個了,這般美貌的佳人,世上男子漢沒一個見了不動心的。我至今未有家室,要是我向幫主求懇,將周姑娘配我為妻……」 雖是要挾宋青書,話中流露的卻是真實想法,不過他崇尚的是「英雄豪傑欲成大事者,豈能為美色所迷?」有趣的是當張無忌找上門,他竟反咬一口,誣指他點了周姑娘穴道,「雖說英雄難過美人關,好色之心,人皆有之,可是如此大庭廣眾之間,眾目睽睽之下,張教主這等急色舉動,不是太失自己身份了么?」 不過周姑娘的美麗,在於「冰清玉潔,以陳友諒之險毒、宋青書之無恥」,居然對其善待未加逼迫;就連受玄冥二老圍攻,以鹿杖客的好色,言語上也未敢有任何失禮處。反觀趙敏和張無忌負傷一路上,從蒙古小兵到成昆的手下,看到她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風流快活,真夠驚險了。她也懂得這一點,反咬鹿杖客「心存不良,意欲姦淫女兒」,連師弟鶴筆翁也深信不疑。
7、韓林兒;「周姑娘是天人一般的人物,小人能跟你說幾句話,已是前生修來的福氣。言語粗魯,姑娘莫怪。」眼光中所流露的崇敬,實將她當作了天仙天神。 「周姑娘,你早些安歇。」不敢多說一句話,便站起身出房。周芷若微笑道:「韓大哥,你怕了我么?連在我面前多坐一會也不肯。」韓林兒脹紅了臉,忙道: 「不,不!」腳步卻邁得更加快了……心道:「周姑娘日後成了教主夫人,我跟在教主身畔,好好的干,拚命立些功勞。周姑娘一喜歡,就會說:『韓大哥,這一趟可辛苦你啦!』那時候啊,我韓林兒才不枉了這一生。」 每看一次,忍不住感動一次,世界上沒有比這更誠樸的傾慕之情了。
8、謝遜:「難道你嫌她相貌不美么?」張無忌道:「不,周姑娘倘若不美,天下哪裡還有美人?」
9、張無忌低下頭去,在她臉頰上一吻,笑道:「誰叫你天仙下凡,咱們凡夫俗子,怎能把持得定?這是你爹爹媽媽不好,生得你太美,可害死咱們男人啦!」 這是最精彩的調笑話,若非被敏妹的兩聲冷笑打斷,多應還有下文。
10、廣場上數千豪傑,誰都不作一聲,人人凝氣屏息的傾聽……群雄一看之下,心中暗暗喝彩:「好一對神仙美眷!」 「神仙美眷」的觀感,十分之一在於宋青書「臉如冠玉」,十分之九是女方「容貌清麗,出塵如仙」。 書中插圖上,芷若手持軟鞭和殷梨亭相鬥時何等飄忽靈動、變幻無方,衣飾也和普通女兒家無異,怎麼電視上一演就讓她穿道裝,而且動手也被「妖魔化」。芷若的性情內斂,無論心理多大變化都不顯露於外表,「臉色平靜,不知是喜是怒」,用暗色道裝來體現怨恨的心態可不適用於她。

9 周芷若 -資質

周芷若天資聰穎,悟性奇高,處事細心,刻苦學藝,進步神速,深得滅絕師太鍾愛,自從紀曉芙死去,周芷若便被滅絕師太視為峨嵋掌門繼承人,而周芷若為人和藹,對各同們師長禮貌周到,深得同們愛護(除了丁敏君,丁敏君好像除了自己以外,誰都不喜歡)。

外表美麗溫柔、冰雪聰明,但內里其實也一樣。

她溫柔純樸, 只是她師父逼她做一系列的事情. 她為盡孝道, 離開張無忌, 是人所共敬的。 很多人認為她心狠手辣, 其實她是很善良的, 只是人在江湖, 身不由己。 所

10 周芷若 -所立毒誓

「小女子周芷若對天盟誓,日後我若對魔教教主張無忌這淫徒心存愛慕,倘若和他結成夫婦,我親身父母死在地下,屍骨不得安穩;我師父滅絕師太必成厲鬼,令我一生日夜不安,我若和他生下兒女,男子代代為奴,女子世世為娼。」

師父托她三件大難事
1.立下毒誓,不許對張無忌傾心
2.要自己接任本派掌門
3.要自己以美色對張無忌相誘而取得屠龍刀和倚天劍。
本門掌門信物:鐵指環

11 周芷若 -機智

周芷若(劉競 飾)周芷若

十七回
偽裝受傷,暗地以峨嵋九陽功反震殷離
周海媚版周芷若精明提醒眾師兄弟袋中藏有毒物
十八回
以言語扣住,使滅絕師太不便對無忌痛下殺手
二十二回
裝作天真歡喜之狀提點無忌
三十一回
暗中下十香軟筋散偷取屠龍刀倚天劍,在殷離臉上划十來條傷痕,削了自己秀髮及一片左耳,嫁禍趙敏
(舊版:殺殷離放逐趙敏)
(新修版:將殷離趙敏拋入大海想淹死)
要無忌立誓殺趙敏為殷離報仇,否則寧可毒發身亡
說自己從小沒爹娘指導,難保不會一時胡塗要無忌答應決不變心決不會殺她
以小昭等人的心機藉此說明自己是個老實的笨丫頭
三十四回
分析案情讓想為趙敏洗刷冤屈的無忌找不到線索
(舊版:上吊自殺(為餌?)讓無忌慚愧)
三十八回
用計把無忌騙倒,趁他收掌時攻擊他
以謝遜的性命要脅想逼無忌走火入魔
授意靜照以對謝遜報仇為由想暗中殺人滅口
四十回
擒住趙敏想讓她聽見無忌不忍芷若傷心討好的話
余詩曼版周芷若以趙敏下落為餌要無忌答應她一件事
(新修版:不準張趙拜堂成婚)
以無忌的性命逼殷離現身

12 周芷若 -為何輸給趙敏

周芷若(劉競 飾)周芷若

第一, 論身份,周芷若是峨嵋弟子,趙敏是蒙古郡主,二女身份都較為高貴。但周芷若出身的峨嵋與張無忌出身的武當同為武林正派,又素來交好、同氣連枝。而趙敏出身的蒙古,在當時則是天下所有漢人的敵人,與以驅除蒙古韃子為己任的明教更是勢同水火。所以,張無忌與周芷若是血脈相連,而與趙敏則有著階級上的對立和矛盾。

第二,論性格,周芷若後期因為沒有得到張無忌的愛,才變得性情乖張、行事跋扈。因此刨除周芷若後期性格不算,在二女初與張無忌交往時,周芷若性情溫柔善良、體貼和順、清純婉轉、楚楚動人,又極富同情心。而趙敏刁蠻任性、飛揚跋扈、詭計多端。所以,溫柔體貼的女子不是應該更能贏得男人的好感嗎?

第三,論容貌,對於二女的容貌,倚天屠龍記中有過這樣的描寫:「趙女艷若玫瑰,周女秀如芝蘭」。可見,趙敏是更為美艷,而周芷若是更為秀氣。就算比起秀氣的女子,張無忌更喜歡美艷的女子,但這也不足成為周芷若最終失敗的原因吧?

第四,論行事,從張無忌第一次遇到周芷若開始,周女就對張無忌悉心照顧、諸多幫助、處處關心、事事體貼,每每流露出溫婉的情意。而自從張無忌第一次遇到趙敏開始,趙女就與張無忌作對作到了底!悉心捉弄、諸多為難、處處摯肘、事事絆腳,每每玩得張無忌像個傻小子。相比之下,周芷若不是應更為讓張無忌心動嗎?

第五,論付出,趙敏為了張無忌情願放棄國家的使命、家庭的天倫和郡主的地位,而周芷若也願為了張無忌放棄峨嵋掌門的身份。雖然她比不上趙敏付出得多,但對於漁家女出身的周芷若,這已是她的全部了!何況,她本身所擁有的就不如趙敏多,因此也就無法作到更多的放棄。在這一點上,二女只應該算打個平手。

第六,論淵源,張無忌當上明教教主之後才初遇趙敏,而與周芷若於幼年時便已相識。茫茫漢水,一葉扁舟,患病少年,喂飯之恩,在張無忌和周芷若的心中都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記。當成年以後的兩人又一次相遇之時,當年那美好的回憶難道不足以在二人心中擦出火花,而演繹出一段愛情故事嗎?難道還不足以使兩人「再見鍾情」嗎?難道還不足以抵消周芷若在滅絕師太的逼迫下所發的毒誓的陰影嗎?

13 周芷若 -人物評論

周芷若周芷若

光明頂上,楊不悔兩度問張無忌:「小昭、趙敏、周芷若這三位你身邊的女子,你最愛哪一位?」鈍弱如張無忌,很長一段時間裡他是從未對此問題有過思慮的。其實,世間男子又有哪一位肯在身邊霓裳飄舞,紅袖盈繞時靜下心來思慮哪一位才是生命里的最愛呢?雖然最終這位張大教主和聰慧精靈的趙群主成就了神仙眷侶的佳話,但我始終是憤憤不平的,無關張無忌處理感情的鈍弱或裝傻,觸念倚天屠龍記裡面的女子,嘆息和忿恨便深深淺淺地在紙上漫濕開去……   

最同情的莫過於她——周芷若了。   

不是宿命主義者卻常常不得不承認在與命運的較量中個體力量的渺小。自幼年雙親便因故逝去,似乎從一開始不幸就對她覬覦有加,因此,和很多不幸的人們一樣,她永遠無法認識到善意的同情或幫助往往在無意中把她推向更廣的深淵。千不該萬不該,她真地不該在那樣的時刻遇到了張真人和張無忌。生命是永不落寂的旅途,這一徑我們總要遭遇很多人,只是大多數人只是生命里匆匆的過客罷了。他年之後,在某個月黯稀的夜裡,當白天光影砌造的清高和堅強悄悄地在暗夜舒展為"淺軟花虛不勝物"的柔弱時,她會否無聲地嘶喊:為什麼他不能只是我生命里的過客?   

沒有什麼不是註定的吧!因著張真人的憐憫收留,她被推薦到峨眉山跟了滅絕這位霸道無理的老尼。雖然柔弱和乖巧讓她在古朽的道觀里成長為百依百順的美麗女子,但是晨鐘暮鼓,空谷幽澗並沒能蕩滌出她靜如止水的脾性。和絕大多數女子一樣,她沒能逃得過愛情美麗的毒蠱。沒有真正的疼愛,沒有真正的知己,朝夕相對的只是一群陰鷙壓抑的女子,因此沒有別人也不可能是別人,她的一顆心,早早就篤定給了漢水之濱她照顧了一夜的那個無忌哥哥。從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時她背叛滅絕給了他遠不至於致命的一劍開始她就確定這個張無忌是她生命里擺脫不了的痛!她愛得太辛苦了!一個是有養育教導之恩的師父滅絕,一個是被師父視為不共戴天的魔頭,此外,還有那"我若對張無忌心存愛心,我的師父滅絕師太死後將變成厲鬼日夜相纏,我的父母在地下也不得安寧;我若與張無忌結為夫婦,生下的兒子將代代為奴,女兒將代代為娼"的毒誓。她本是纖弱不幸的孤女啊!忠與叛,愛與義,痛與悔,躑躅在這重重層層一失足都成萬古恨的邊緣,她終於陷入了命運中不可變更的劫難,抑可說她在一種自我的界定的兩全中步入了與夢想大相徑庭的極端:靈蛇島上,她巧計妙施,盜取十香軟骨散,殘忍劍刺珠兒,嫁禍趙敏,順利取得倚天劍和屠龍刀中的武功密笈,更是如願以償地在獅王的促合下與張無忌訂下了百年之約。   

不忍卒讀,常常自此依始。  

那個纖弱柔順的周芷若隨著她那流逝的愛情夢想一起消逝了!如炎炎夏日午後喚醒人們酣夢的一場細雨,還沒來得及讓人感覺地表的沁涼,淡淡的微濕已蒸騰為眼光的耀眼。嘆息的於事無補最終鬱結為莫名其妙的詛咒。溶入太陽就不復是雨滴,仇恨和憤懣已讓她不復自主。即使冒天下之大不韙,她也將矢志砌造光影處那個陌生的自我。而此時,除了詛咒,普天之大,她或許也清楚,任誰也無法洞察她內心那最綿軟處的痛!暗夜的孤淚,蓄滿的或許四痛與恨,又或許是無怨無悔,誰也無法知悉。一種毒辣兇殘的姿勢,屏蔽了一個弱女子前世今生的劫數……   

14 周芷若 -各版扮演者

周芷若(劉競 飾)周芷若(劉競 飾)

1、陳寶珠(1965年電影)
2、余安安(1978年電影)
3、趙雅芝(1979年電視劇)

4、俞可欣(1984年電視劇)
5、鄧萃雯(1986年電視劇)
6、黎姿(1993年電影版)
7、金銘(童年)周海媚(1993年電視劇)
8、佘詩曼(2001年電視劇)
9、高圓圓(2003年電視劇)
10、郭柏鷺(童年),劉競(2008年電視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