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呼韓邪(?~公元前31年)西漢後期匈奴單于,政治家。公元前58~前31年在位。名稽侯珊。后娶漢宮女王嬙(昭君)為妻,漢匈40年和平相處。

1 呼韓邪 -個人簡介

呼韓邪呼韓邪

呼韓邪是虛閭權渠單于的兒子。虛閭權渠單于死後,未能被立為單于,逃至妻父烏禪幕處。漢宣帝神爵四年(公元前58),被烏禪幕及左地貴人等擁立,發兵擊敗握衍朐鞮單于。五鳳二年(公元前56)秋,擊敗右地屠耆單于。四年夏,被其兄郅支單于擊敗,引眾南近塞,遣子入漢,對漢稱臣,欲借漢朝之力保全自己。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正月,朝見宣帝於甘泉宮(今陝西淳化西北),受特殊禮遇。數年後,鑒於郅支單于西遷,內患已消,力量漸強,乃率部重歸漠北。竟寧元年(前33)正月,第三次朝漢,自請為婿,娶漢宮女王嬙(昭君)為妻,號為寧胡閼氏。此後,漢與匈奴40餘年無戰事。

2 呼韓邪 -出任單于

匈奴內外交困

呼韓邪單于(?—前31),名稽侯珊。他是公元前一世紀匈奴族的傑出人物。

自公元前二至一世紀之際漢朝與匈奴多次交兵,雙方在兵力、物力上遭受重大損失之後,都產生了和親與友好的要求。當時,匈奴內部貴族之間常鬧矛盾,在對漢政策上意見不一,有時欲和親,有時又侵擾。漢對匈奴始終存有戒心,既願和親,又不忘邊備。漢昭帝時,漢朝加強邊防;匈奴侵擾而「少利」,便把矛頭指向烏孫,聲稱欲得出嫁到烏孫的漢公主。烏孫公主向漢帝上書求救。宣帝即位時,烏孫昆彌又上書求救。本始二年(公元前72年),漢大發兵擊匈奴,由田廣明、范明友、韓增、趙充國、田順等五將帶十餘萬騎進擊,加之烏孫發動五萬餘騎由兩邊進攻,二十餘萬大軍壓到匈奴。匈奴聞知,嚇得奔走,「驅畜產遠遁逃」,損失很重,「民眾死傷而去者,及畜產遠移死亡,不可勝數」。

呼韓邪呼韓邪與昭君雕像
這年冬天,匈奴壺衍鞮單于自領萬騎擊烏孫,適值天下了大雪,「一日深丈余,人民畜產凍死,還者不能什一」。鄰國又乘機襲來,「丁令乘弱攻其北,烏桓入其東,烏孫擊其西。凡三國所殺數萬級,馬數萬匹,牛馬甚眾。」加之兵民餓死又多。匈奴經過這一災難,「人民死者什三,畜產什五」,大為虛弱。「諸國羈屬者皆瓦解,攻盜不能理」,再也無力對付漢軍,而「欲鄉(向)和親」。漢之邊境也就「少事」得安。地節二年(公元前68年),壺衍鞮單于去世,虛閭權渠單于立,這年匈奴飢荒,「人民畜產死十六七」。是后數年,匈奴與西域一些小國常發生戰鬥,而無能力侵擾漢境。同時,匈奴貴族內部不斷發生權力之爭。呼韓邪單于是在這種情況下,做了單于的。

由左地貴族立為單于

神爵二年(公元前60年),虛閭權渠單于去世。他初立為單于時,貶黜了顓渠閼氏,顓渠閼氏便與右賢王屠耆堂私通。右賢王去龍城赴會,顓渠閼氏告以單于病重,不要遠去。過幾天,單于死。郝宿王刑未央使人召各部貴族,未曾來到,顓渠閼氏與其弟左大且渠都隆奇陰謀立右賢王為握衍朐鞮單于。握衍朐鞮單于初立,對漢朝「復修和親」,專力對內,將虛閭權渠單于時的當權貴人全部殺掉,又將虛閭權渠的子弟近親全部免職,而任用顓渠閼氏的弟弟都隆奇,安置自己的子弟佔據要職。稽侯珊是虛閭權渠單于之子,不得繼位,投奔妻父烏禪幕。烏禪幕本是烏孫與康居之間一個小國的君主,因多次受到侵擾,便率領部屬投降了匈奴,與匈奴貴族結了親,仍然為其部屬之主,居於右地。匈奴有些貴族以為日逐王先賢撣「當為單于」。日逐王先賢撣向來與握衍朐鞮單于有矛盾,此時便率領其部屬數萬騎歸順漢朝,受漢封為歸德侯。握衍朐鞮更立其從兄薄胥堂為日逐王。

呼韓邪呼韓邪與漢王
次年,握衍朐鞮又殺了先賢撣兩個弟弟。烏禪幕對此提出意見,未被採納,心裡怨恨。稍後,左奧鞬王死,握衍朐鞮又立自己的小兒子為奧鞬王,因其年幼留在單于庭。奧鞬部貴族另立原奧鞬王之子為王,一同向東遷徙。握衍朐鞮派人帶萬騎追擊,失敗。握衍朐鞮為單于二歲,「暴虐殺伐,國中不附」。其太子與左賢王多次讒毀左地的貴族,左地貴族也都怨恨。又過一年,烏桓擊匈奴東部姑夕王,掠取人民,握衍朐鞮惱怒。姑夕王恐懼,便與烏禪幕、左地貴族等聯合起來,共立稽侯珊為呼韓邪單于,發動左地兵四五萬人,向西進攻握衍朐鞮單于。握衍朐鞮失敗逃走,派人向其弟右賢王求救,右賢王恨其兇惡「不愛人」,不予援助。握衍朐鞮無可奈何,自殺身亡。都隆奇投奔右賢王處所,其部屬全都投降了呼韓邪單于。這時是神爵四年(公元前58年)。

3 呼韓邪 -匈奴內亂

呼韓邪呼韓邪與王昭君
呼韓邪單于即位后,匈奴貴族之間的矛盾仍在發展。他歸單于庭數月,罷兵使各歸故地,收其流落民間的哥哥立為左谷蠡王,派人嗾使右地貴族殺右賢王。這年冬天,都隆奇與右賢王共立薄胥堂為屠耆單于,發兵數萬向東擊敗呼韓邪單于。屠耆單于以其長子都塗吾西為左谷蠡王,少子姑瞀樓頭為右谷蠡王,留居於單于庭。

五鳳元年(公元前57年)秋,屠耆單于使日逐王先賢撣之兄右奧鞬王為烏藉都尉,帶二萬騎駐屯東方以防備呼韓邪單于。這時,西方呼揭王來與唯犁當戶陰謀,共同讒毀右賢王,打算自立為烏藉單于。屠耆單于就殺了右賢王父子,後來才知其冤,又殺了唯犁當戶。於是呼揭王恐懼,隨即叛去,自立為呼揭單于。右奧鞬王聽到這個消息,就自立為車犁單于。烏藉都尉也自立為烏藉單于。就這樣,匈奴有了五個單于。屠耆單于親自帶兵東擊車犁單于,使都隆奇攻擊烏藉單于。烏藉、車犁都失敗,逃向西北,與呼揭單于聯合,擁兵四萬人。烏藉、呼揭都免去了單于之號,一致尊輔車犁單于。屠耆單于聽到這個消息,派遣四萬騎分屯於東方,以備呼韓邪單于,親自率領四萬騎西擊車犁單于。車犁單于失敗,逃向西北。屠耆單于隨即引兵奔向西南,留屯闟敦之地。

五鳳二年(公元前56年),呼韓邪單于派遣其弟右谷蠡王等西襲屠耆單于屯於東方之兵,殺掠一萬多人。屠耆單于聞知,親自帶領六萬騎東擊呼韓邪單于,行軍千里,遇上了呼韓邪單于約四萬兵眾,接戰起來。屠耆單于兵敗,自殺。都隆奇與屠耆少子右谷蠡王姑瞀樓頭歸奔漢朝。呼韓邪部下烏厲溫敦與烏厲屈父子眼看匈奴內亂,也率領幾萬人南降於漢,受封為義陽侯與新城侯。這時,呼韓邪收納了前來歸順的車犁單于,又捕斬了烏藉單于,隨即又都於單于庭,勢力有所增強,但部眾還只數萬人。屠耆單于從弟休旬王帶了一部分兵力,到了右地自立為閏振單于,在西邊。接著,呼韓邪單于之兄左賢王呼屠吾斯也自立為郅支骨都侯單于,居東邊。其後二年,郅支單于與閏振單于戰鬥,殺了閏振,掠取其眾,又擊敗呼韓邪,都於單于庭。

漢宣帝五鳳三年(公元前55年)的詔書中曾提到:「(匈奴)諸王並自立,分為五單于,更相攻擊,死者以萬數,畜產大耗什八九,人民飢餓,相燔燒以求食,因大乖亂。」這概述了當時匈奴的內亂、耗損與危機。尋找出路,是當時匈奴族人十分迫切的課題。

4 呼韓邪 -主動朝漢

呼韓邪呼韓邪
自呼韓邪單于敗於郅支單于之後,深謀遠慮的左伊秩訾王勸告呼韓邪稱臣事漢,向漢朝求助,他認為只有如此,匈奴才得以安定。呼韓邪與各個貴族大臣商議,都以為不可,他們說:匈奴之俗,本上氣力而下服役,以馬上戰鬥為國,故有威名於百蠻。戰死,壯士所有也。今兄弟爭國,不在兄則在弟,雖死猶有威名,子孫常長諸國。漢雖強,猶不能兼并匈奴,奈何亂先古之制,臣事於漢,卑辱先單于,為諸國所笑!雖如此而安,何以復長百蠻!

左伊秩訾王不以為然,並申述己見。他說:強弱有時,今漢方盛,烏孫城郭諸國皆為臣妾。自且鞮侯單于以來,匈奴日削,不能取復,雖屈強如此,未嘗一日安也。今事漢則安存,不事則危亡,計何以過此!

在事漢與不事漢這個問題上,匈奴各個貴族大臣相難很久。呼韓邪聽了各方面的意見,思之再三,終於聽從左伊秩訾王之計,決定引眾向南靠近漢塞,派遣其子右賢王瞀樓渠堂入侍漢廷。郅支單于也採取同樣的辦法,派遣其子右大將駒於利受入侍漢廷。這時是甘露元年(公元前53年)

甘露二年冬,呼韓邪單于叩五原塞,願於次年正月到漢廷朝賀。漢朝對此十分重視,派遣車騎都尉韓昌負責迎接,調發所過七郡每郡二千騎兵,排列於來道兩旁以示歡迎。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正月,呼韓邪單于在甘泉宮朝見漢天子。事先宣帝詔有司議論接待規格,群臣以為漢對匈奴單于「禮儀宜如諸侯王,稱臣昧死再拜,位次諸侯王下」。宣帝決定「以客禮待之,位在諸侯王上」。故呼韓邪朝見時,位在諸侯王之上,贊謁稱藩臣而不名。漢宣帝賞賜他冠帶衣裳,黃金璽戾綬,玉具劍,佩刀,弓一張,矢四發,棨戟十把,安車一乘,鞍勒一具,馬十五匹,黃金二十斤,錢二十萬,衣被七十七襲,錦繡綺糓雜帛八千匹,絮六千斤。禮畢,派使者導引呼韓邪單于先行,就邸長安,宿於長平。宣帝自甘泉宿於池陽宮。宣帝登上長平坂,詔呼韓邪不必拜謁,讓他的群臣可以列隊觀望,各族君長王侯歡迎者數萬人,夾道排列。宣帝登上渭橋,眾人都呼萬歲。又置酒建章宮,以饗呼韓邪單于,並示以珍寶。

5 呼韓邪 -漢匈和約

呼韓邪昭君出塞
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二月,呼韓邪返回匈奴。他表示要留居於光祿塞下,遇有急難就自守於漢受降城。漢朝派遣長樂衛尉高昌侯董忠、車騎都尉韓昌帶領一萬六千騎兵,又發邊郡幾千士馬,送他出朔方雞鹿塞。並詔令董忠等留衛呼韓邪,協助誅伐不服者,又運送去糧食,前後達三萬四千斛,供給其食用。這年,郅支單于也遣使奉獻,漢朝待之也很優厚。次年,呼韓邪與郅支兩單于都遣使朝獻於漢,漢朝款待呼韓邪的使者格外有禮。再過一年,到了黃龍元年(公元前49年)正月,呼韓邪又入朝於漢,漢朝對他禮賜如初,還加衣一百一十襲,錦帛九千匹,絮八千斤。二月,呼韓邪歸國。漢因邊郡有屯兵,故不再調發騎兵護送。

起初郅支單于以為呼韓邪歸順於漢,兵弱不能再返回,就帶領部下向西,打算攻定右地。屠耆單于的小弟原來侍從呼韓邪,也奔向右地,收其兩兄的餘眾得到幾千人,自立於伊利目單于,路遇郅支單于,雙方交戰。郅支殺了伊利目,掠取其眾五萬餘人。這時郅支聞知漢朝出兵出糧協助呼韓邪,就留居於右地,自度兵力不能敵,乃向西域進兵,擊敗了烏孫;又乘勢北擊烏揭,迫其投降,再向西擊破堅昆,向北迫降丁零,并吞了三國。郅支留都於堅昆。

呼韓邪於漢元帝初即位之時,又上書,言民眾睏乏。漢詔雲中、五原等郡運送糧食二萬斛以救其困。郅支單于自以道路遙遠,又怨恨漢朝支持呼韓邪,遣使上書求回侍子。漢朝派遣谷吉護送,郅支殺了谷吉。

大約是初元元年(公元前48年),漢朝派遣車騎都尉韓昌、光祿大夫張猛送歸呼韓邪的侍子,求問谷吉等人的下落,宣布赦免其罪,勿使他們懷疑漢欲討伐。韓昌、張猛見到呼韓邪的民眾很多,足以自衛,不畏郅支,而塞下的禽獸幾乎獵盡。聽說匈奴貴族大臣多勸呼韓邪北歸,但呼韓邪擔心北去之後難以約束。韓昌、張猛就與呼韓邪單于訂立了漢匈盟約:

自今以來,漢與匈奴合為一家,世世毋得相詐相攻。有竊盜者,相報,行其誅,償其物;有寇,發兵相助。漢與匈奴敢先背約者,受天不祥。今其世世子孫盡如盟。韓昌、張猛與呼韓邪單于及其貴族大臣都登上了匈奴諾水邊的東山,刑白馬,呼韓邪單于以寶刀刻金以留犁撓酒,以老上單于所破月氏王頭為飲器者共飲血盟。韓昌、張猛回漢朝報告,有些大臣以為他倆擅自作主,與夷狄詛盟,有損漢朝威信,不可允准,應該馬上遣使前往匈奴,與呼韓邪單于解盟,還要治他倆「奉使無狀」之罪。漢元帝以為他倆只是小過,有詔韓昌、張猛以贖論,不必解盟。其後呼韓邪便北歸單于庭,「人眾稍稍歸之,國中遂定」。

呼韓邪現代影視劇中呼韓邪
郅支單于既殺了漢使谷吉,自知有負於漢,又聞呼韓邪單于更加強盛,擔心被襲擊,便向康居逃亡。其部眾多凍死於道,剩下三千人到了康居。後來(建昭三年,公元前36年)郅支被漢都護甘延壽與副校尉陳湯發戊己校尉西域諸國兵所誅滅。

呼韓邪單于聞知郅支被誅的消息,且喜且懼,向漢元帝上書說:「常願謁見天子,誠以郅支在西方,恐其與烏孫俱來擊臣,以故未得至漢。今郅支已伏誅,願入朝見。」竟寧元年(公元前33年)正月,呼韓邪單于又入朝於漢,受到的禮賜和當初一樣,所得衣服錦帛絮比黃龍時加倍。這時呼韓邪單于親自提出娶漢女為妻而為漢婿的要求。漢元帝乃以後宮良家女子王嬙(字昭君)賜與他為妻。漢朝因此覺得邊境安寧有望,於是改元為「竟寧」。呼韓邪娶了王昭君,號其為寧胡閼氏,「寧胡」是使匈奴得以安寧之意。漢匈雙方都對這次和親感到高興。

呼韓邪單于在位二十八年,於建始二年(公元前31年)去世。

6 呼韓邪 -昭君出塞

漢宣帝在位的時候,漢朝又強盛了一個時期。那時候,匈奴由於貴族爭奪權力,勢力越來越衰落,後來,匈奴發生分裂,五個單于分立,互相攻打不休。

其中一個單于名叫呼韓邪,被他的哥哥郅支(郅音zhì)單于打敗了,死傷了不少人馬。呼韓邪和大臣商量結果,決心跟漢朝和好,親自帶著部下來朝見漢宣帝。

呼韓邪是第一個到中原來朝見的單于,漢宣帝像招待貴賓一樣招待他,親自到長安郊外去迎接他,為他舉行了盛大的宴會。呼韓邪單于在長安住了一個多月。他要求漢宣帝幫助他回去。漢宣帝答應了,派了兩個將軍帶領一萬名騎兵護送他到了漠南。這時候,匈奴正缺少糧食,漢朝還送去三萬四千斛(音hú,古時候十斗為一斛)糧食。

呼韓邪單于十分感激,一心和漢朝和好。西域各國聽到匈奴和漢朝和好了,也都爭先恐後地同漢朝打交道。漢宣帝死了后,他的兒子劉奭(音shì)即位,就是漢元帝。沒幾年,匈奴的郅支單于侵犯西域各國,還殺了漢朝派去的使者。漢朝派兵打到康居,打敗了郅支單于,把郅支單于殺了。

呼韓邪昭君像
郅支單于一死,呼韓邪單于的地位穩定了。公元前33年,呼韓邪單于再一次到長安,要求同漢朝和親。漢元帝同意了。

以前,漢朝和匈奴和親,都得挑個公主或者宗室的女兒。這回,漢元帝決定挑個宮女給他,他吩咐人到後宮去傳話:「誰願意到匈奴去的,皇上就把她當公主看待。」

後宮的宮女都是從民間選來的,她們一進了皇宮,就像鳥兒被關進籠里一樣,都巴望有一天能把她們放出宮去。但是聽說要離開本國到匈奴去,卻又不樂意。

有個宮女叫王嬙(音qiáng),也叫王昭君,長得十分美麗,又很有見識。為了自己的終身,她毅然報名,自願到匈奴去和親。

管事的大臣正在為沒人應徵焦急,聽到王昭君肯去,就把她的名字上報漢元帝。漢元帝吩咐辦事的大臣擇個日子,讓呼韓邪單于和王昭君在長安成親。

呼韓邪單于得到這樣一個年輕美貌的妻子,高興和感激的心情是不用說的了。呼韓邪單于和王昭君向漢元帝謝恩的時候,漢元帝看到昭君又美麗又大方,多少有點捨不得。他想把王昭君留下,可是已經晚了。

傳說漢元帝回到內宮,越想越懊惱。他再叫人從宮女的畫像中拿出昭君的像來看。模樣雖有點像,但完全沒有昭君本人那樣可愛。

原來宮女進宮后,一般都是見不到皇帝的,而是由畫工畫了像,送到皇帝那裡去聽候挑選。有個畫工名叫毛延壽,給宮女畫像的時候,宮女們送點禮物給他,他就畫得美一點。王昭君不願意送禮物,所以毛延壽沒有把王昭君的美貌如實地畫出來。漢元帝一氣之下,把毛延壽殺了。

王昭君在漢朝和匈奴官員的護送下,離開了長安。她騎著馬,冒著刺骨的寒風,千里迢迢地到了匈奴,做了呼韓邪單于的閼氏。日子一久,她慢慢地也就生活慣了,和匈奴人相處得很好。匈奴人都喜歡她,尊敬她。

王昭君遠離自己的家鄉,長期定居在匈奴。她勸呼韓邪單于不要去發動戰爭,還把中原的文化傳給匈奴。打這以後,匈奴和漢朝和睦相處,有六十多年沒有發生戰爭。

7 呼韓邪 -參考資料

1.《中國通史》白壽彝

2.http://www.51yala.com/Html/2006111104832-1.html

3.http://blog.readnovel.com/article/htm/tid_738057.html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