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和平號空間站

標籤: 暫無標籤

和平號空間站,是前蘇聯建造的一個軌道空間站。它是人類首個可長期居住的空間研究中心,也是首個第三代空間站,經過數年由多個模塊在軌道上組裝而成。空間站全長32.9米,體積約400立方米,重約137噸,在高350至450公里的軌道上運轉,約90分鐘環繞地球一周。2001年3月23日墜入地球大氣層,碎片落入南太平洋海域中。和平號的研究任務今後由國際太空站所取代。

1 和平號空間站 -簡介

和平號空間站和平號空間站

和平號空間站(俄語:Мир,兼有「和平」與「世界」之意)是前蘇聯建造的一個軌道空間站,蘇聯解體后歸俄羅斯。它是人類首個可長期居住的空間研究中心,同時也是首個第三代空間站,經過數年由多個模塊在軌道上組裝而成。和平號空間站全長32.9米,體積約400立方米,重約137噸,其中科研儀器重約11.5噸。它在高350至450公里的軌道上運轉,約90分鐘環繞地球一周。它的設計工作始於1976年,1986年2月19日發射升空。2001年3月23日墜入地球大氣層,碎片落入南太平洋海域中。和平號的研究任務今後由國際太空站所取代。自1995年到1998年,「和平」號空間站與美國太空梭進行了8次對接飛行。

2 和平號空間站 -工作經歷

和平號空間站和平號空間站

「和平」號設計工作壽命3到5年。按原計劃,俄羅斯還將開發出「和平-2」號空間站接替「和平」號。但20世紀80年代後期前蘇聯的經濟危機及蘇聯解體后俄經濟處於困境,「和平-2」號因資金不足而難產。於是,「和平」號擔負起在困境中發展載人航天技術的使命。由於超期服役,「和平」號的故障越來越多,難以正常運轉。據統計,15年來「和平」號上共發生了近2000處故障,其中近100次故障一直未能排除。空間站的中央計算機已老化到了必須完全更換的地步。空間站的溫度調節系統也故障不斷,太空艙的局部溫度有時竟達53攝氏度。「和平」號上的蓄電池曾兩次異常放電,導致「和平」號與地面短暫失去聯繫及空間站局部停電。1997年6月還曾發生貨運飛船撞穿「和平」號「光譜」艙事故。15年的宇宙隕石微粒撞擊和空間站內部化學物品的腐蝕,也已使「和平」號70%的外體遭到腐蝕。但維修「和平」號耗資巨大,每年需投入2.5億美元。俄羅斯政府對此無能為力;外國航天部門對合作反應冷淡。所以,俄航天業的著名科學家和有關部門一致贊成墜毀「和平」號。2001年3月23日北京時間14時0分12秒,「和平」號空間站成功地墜毀在南太平洋預定海域。 

據統計,15年來,「和平」號空間站總共繞地球飛行了8萬多圈,行程35億公里,共有31艘「聯盟」號載人飛船、62艘「進步」號貨運飛船與「和平」號實現對接,宇航員在「和平」號上進行了78次太空行走,在艙外空間逗留的總時數達359小時12分鐘。先後有28個長期考察組和16個短期考察組在上面從事考察活動,共有俄羅斯、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日本、敘利亞、保加利亞、阿富汗、奧地利、加拿大、斯洛伐克12個國家的135名宇航員在空間站上工作。這些宇航員共進行了1.65萬次科學試驗,其中完成了23項國際科學考察計劃,獲得了大量知識、數據和具有重大使用價值的成果。宇航員們還拍攝了許多恆星、行星的照片,進行了基本粒子和宇宙射線的探測,大大擴展了人類對宇宙的認識。他們還探測了從太空預報地震、火山爆發、水災及其他自然災害的可能性。宇航員在太空生活的經驗為進行長期星際飛行提供了醫學保障。

3 和平號空間站 -核心艙

和平號核心艙,於1986年2月19日發射,它提供基本的服務、航天員居住、生保、電力和科學研究能力。聯盟-TM載人飛船為和平號接送航天員,進步-M貨運飛船則為和平號運貨。太空梭和平號核心艙共有6個對介面,可同時與多個艙段對接。到1990年,蘇聯只為和平號核心艙增加了3個對接艙:即1987年與核心艙對接的量子-1(載有望遠鏡和姿態控制及生命保障設備)、1989年對接的量子-2(載有用於艙外活動的氣閘艙、2個太陽電池翼、科學和生命保障設備等)、1990年對接的晶體艙(載有2個太陽電池翼、科學技術設備和一個特別的對接裝置,可與美國太空梭對接)。俄羅斯自1995年起發射了3個艙,先後與和平號對接,這3個艙是:1995年發射的光譜號(載有太陽電池翼和科學設備)和一個對接艙(停靠在晶體號特別對介面上,用於與太空梭對接)以及1996年4月26日發射的和平號的最後一個艙體——自然號(載有對地觀測和微重力研究設備)。自此和平號在軌組裝完畢。全部裝成的和平號空間站全長87米,質量達175噸(如與太空梭對接則達223噸),有效容積470立方米。  

作為美俄國際空間站合作計劃的一部分,美國太空梭與和平號空間站實施了交會和對接,在軌對接期間,進行了設備和航天員的交換。1995年2月6日發現號太空梭與和平號在太空交會,兩航天器相距僅11.3米。1995年年6月29日,和平號空間站與亞特蘭蒂斯號太空梭在軌首次對接成功,美俄航天員在太空相逢,聯合飛行了5天。美國女航天員露西德1996年3月22日在太空梭第3次與和平號對接後進入空間站,到1996年9月26日才返回地面,在太空度過了188天,創造了婦女太空飛行新記錄。在這項合作中,太空梭與和平號共進行了9次對接,為建造和運營國際空間站積累了經驗。   

1999年1月26日,俄羅斯「和平號」空間站的宇航員與美國「奮進號」太空梭的宇航員聚集在「和平號」空間站艙內合影。   

和平號空間站原設計壽命5年,到1999年它已在軌工作了12年多,除俄羅斯的航天員外,還接待了其他國家和組織的航天員,他們在和平號空間站上取得了豐碩的研究成果。但由於和平號設備老化,加之俄羅斯資金匱乏,從1999年8月28日起,和平號進入無人自動飛行狀態,準備最終墜入大氣層焚毀,完成其歷史使命。它的完成體現了前蘇聯當時強大的經濟實力和航天業的實力。

和平號空間站保持著9年又358天的人類在太空最長連續逗留紀錄,通過多國合作,和平號空間站曾經接待過多國的宇航員。最值得一提的是和平號太空梭計劃,在此期間美國的太空梭共拜訪空間站11次,帶來補給以及乘員替換。和平號由多個模塊在軌道上組裝而成,首個模塊於1986年2月19日發射升空,其後至1996年的十年時間之中,其他多個模塊相繼升空。

2000年底,俄羅斯聯邦航天局因和平號部件老化且缺乏維修經費,決定將其墜毀。和平號最終於2001年3月23日墜入地球大氣層,碎片落入南太平洋海域中。和平號的研究任務今後由國際太空站所取代。

4 和平號空間站 -結構

包含6個經常在軌的組件:和平號空間站核心艙,量子1號天文物理艙,量子2號氣閘艙,「晶體」號實驗艙,「光譜」號遙感艙,「自然」號地球觀測艙;美國航天局為其提供了一個專門用於與太空梭對接用的對接艙。

5 和平號空間站 -發展

(圖)和平號太空站最後的配置, 塢站上連接著太空梭和平號太空站最後的配置, 塢站上連接著太空梭

和平號太空站是蘇聯在1976年2月17日決定研發的第三代空間系統,用以取代之前的禮炮計劃DOS-17K空間站。其中四個禮炮太空站的部件自從1971年就開始發射升空,還有三個在研發和平號太空站的時候陸續發射升空。當時的計劃是發射和平號(DOS-7)和星辰號(DOS-8)為禮炮太空站裝配4個塢站介面。

1979年2月,和平號空間站計劃綜合了弗拉基米爾·切洛梅管理的金剛石軍事空間站計劃。塢站的介面能力得到加強,以適應TKS宇宙飛船。科羅廖夫航天公司(NPO Energia )負責空間站的整體設備,但是,整個計劃分包給了禮炮KB,當時克魯尼切夫國家空間研究及生產中心的研發部門正在忙於能源、禮炮7號、聯盟號以及進步號的工作。禮炮KB從1979年末開始實施,和平號原先的圖紙在1982至1983年左右被放棄。新的系統吸收了禮炮計劃的數字電腦飛行控制以及迴轉陀螺儀(來自金剛石計劃(Almaz)),新的自動對接系統,牛郎星(衛星)通信系統,氧氣發生器以及二氧化碳過濾器(Rebreather)。

在1984年初期,和平號空間站的計劃幾乎陷於停頓, 所有的資金被轉移至暴風雪計劃, 以支持暴風雪號太空梭的早日升空。不過資金也很快回到計劃中,當年2月末3月初時,瓦朗坦·格盧什科(Valentin Glushko)在第27屆黨代表大會上表示,和平號空間站一定要在1986年初期升空。

現在所有的計劃都已經清楚,空間站必須在1986年初期發射。1984年4月12日(宇航員節)這一天,空間站被運送到拜科努爾,做最後的系統集成及測試。1985年5月6日,和平號到達發射場。在克魯尼切夫國家空間研究及生產中心的地面模型測試結果,需要更換或者重做2500根纜線中的1100根。1985年10月和平號被推到無塵室。發射的第一次嘗試是在1986年2月16日,但是由於通信問題而失敗,第二次嘗試在1986年2月19日 21:28:23 UTC成功發射升空。滿足了當時蘇聯的政治底線。

6 和平號空間站 -早期

和平號空間站和平號空間站核心艙與聯盟號飛船對接的照片

迫於當時的政治壓力,發射升空是在非常急促的時間段內完成的,在第一次發射升空時,沒有攜帶任何模塊。蘇聯再次決定讓聯盟T-15任務肩負雙重使命,同時完成和平號空間站和禮炮7號的任務。

EO-1任務機組指揮官列奧尼德·奇茲米(Leonid Kizim)和飛行工程師弗拉基米爾·索羅沃夫(Vladimir Solovyov)乘坐聯盟號於1986年3月13日12:33 GMT升空,3月15日登上和平號太空站,在此期間在他們兩次從進步號太空船卸下物資,分別是在3月19日進步號任務-25和4月23日進步號任務-26。4月17日他們控制空間站在4000公里的軌道上追趕禮炮7號,並於5月4日終於趕上禮炮7號。在和平號空間站呆了6周后,5月5日他們乘坐聯盟號離開空間站,這是航天歷史上唯一的一次一個航天器在兩個空間站之間飛行。

5月6日他們經過一天的旅程來到了禮炮7號,當聯盟號T-15位於禮炮7號時,無人駕駛的聯盟TM-1號也於5月23日來到無人居住的和平號駐留了7天,5月29日離開。測試了無人控制飛行器獨立飛行並且與和平號空間站接軌的試驗。在禮炮7號工作了50天後,聯盟號T-15於6月26日攜帶機組人員再次回到和平號並帶來了來自禮炮7號400公斤科學儀器,其中包括一個光譜儀。EO-1任務的機組成員花了20天在和平號開展地球觀測,並於1986年7月16日離開,使得新的空間站暫時又變成無人居住狀態,至此再也沒有船員回到過禮炮7號,不久之後科學家放棄對它的控制,讓他墜落在了阿根廷附近。

空間站的第二次遠征任務,EO-2任務組於1987年2月5日由聯盟號發射升空,當他們在空間站時,量子1號於1987年3月30日升空,這個是一系列蘇聯37K實驗計劃中第一個與和平號空間站對接的模塊。量子1號根據原先的計劃應該與禮炮7號對接。然而,由於技術原因,該模塊在設計發展過程中,被配置給了和平號空間站。該模塊還攜帶了具備X光及紫外線功能的天體物理觀測設備。

量子1號與和平號的第一次對接嘗試與1987年4月5日進行,但是由於機載控制系統的問題對接失敗。宇航員尤里·羅曼年科(Yuri Romanenko)和亞歷山大·拉韋金(Aleksandr Laveykin)進行了一次太空行走,他們在艙外發現量子1號與空間站之間有一個垃圾袋,袋子可能是最近的一次貨船留下的,他們清理了垃圾袋之後,量子1號於4月12日完成與空間站的對接。

7 和平號空間站 -擴充階段

和平號空間站美國宇航員布魯斯·麥克坎德雷斯正在使用機動載人裝置

1989年9月5日,聯盟TM-8任務升空。標誌著人類在太空生活最長紀錄的開始,也是和平號的第二次擴展。量子2號和晶體號在這個時候也已經做好了發射準備。EO-5機組成員:亞歷山大·維克托連科(Alexander Viktorenko)和亞歷山大·謝列布羅夫(Aleksandr Serebrov)於9月8日到達和平號,結束了和平號長達5個月的冬眠期。他們在空間站進行了大量的科學技術研究和試驗,此次的飛行成本大約8000萬盧布,如果這些實驗能夠成功,政府期待能從這些試驗成果中取得2億5千萬盧布的凈收入。

因為一批電腦晶元引發的問題,量子2號一直拖延到11月26日才由質子號運載火箭8K82K發射升空,原先計劃在12月2日進行對接,但是由於太陽能電池板以及自動對接系統的故障,一直到12月6日才完成對接。這次任務為空間站添加了更多有利於經濟發展的科學實驗儀器,並且希望這些在太空中的實驗成果,能夠促進蘇聯的國民經濟發展。

量子2號給和平號帶來了第二套陀螺儀,新的生命支持系統,以及水循環系統,氧氣發生器,減少和平號對於地面的依賴。量子2號有一個1米直徑的氣密室與和平號相連,一個背包式裝置,類似於美國的機動載人裝置,位於這個氣密室。

聯盟TM-9帶著EO-6機組成員:阿納托利·索洛維約夫(Anatoly Solovyev)和亞歷山大·巴蘭金(Aleksandr Balandin)於1990年2月11日升空,在於和平號對接時,位於和平號的EO-5機組人員發現,聯盟TM-98個熱絕緣模塊中的3個已經鬆動,這可能會在返航時引發事故。當時他們研究決定,這個事件是在一個可控制的範圍內, 可以在稍後的艙外活動中修復。他們繼續逗留在和平號等待晶體號。5月31日,晶體號升空,6月6日做第一次對接嘗試時,由於姿態調整推力器的故障而失敗。6月10日,實驗艙在和平號的前端塢站與之對接。由於對接的延誤,EO-6的機組人員延遲了10天才激活了晶體號系統,並且於6月17日做了一次太空行走,修復了聯盟TM-9熱絕緣模塊的鬆脫問題。

晶體號搭載了4個半導體爐,用於生產空間材料。並且還攜帶了一些生物技術研究設備,包括一個小型的溫室植物栽培實驗室。這些設備都配備了光源及給養系統。最主要的是,這個模塊配備了一個專供太空梭對接塢站,外圍附加對接系統,原始計劃是為暴風雪號準備的,雖然這個設備從來沒有被暴風雪號使用過,不過,不久之後,該塢站還是用於美國太空梭的對接。

8 和平號空間站 -國際合作及空間站故障

和平號空間站火災之後量子1號內拍攝的照片。

和平號太空梭計劃是1993年由時任美國副總統阿爾·戈爾和當時的俄羅斯總理維克托·斯捷潘諾維奇·切爾諾梅爾金共同宣布的一項新的太空戰計劃,之後這個計劃逐漸演變成現在的國際空間站。他們還一致同意,美國今後也將會參與到和平號太空站的計劃中。太空梭將參與運送物資以及宇航員到和平號,美國的宇航員將在和平號上生活若干的月,並且允許美國的宇航員和俄羅斯的宇航員分享航空飛行經驗。

美國的參與,也為和平號空間站計劃帶來了新的資金來源,最顯著的成果是之後發射了光譜號和自然號。而且,亞特蘭蒂斯號運送的對接艙,也使得和平號與太空梭的對接變得更為容易。

從1995年3月開始,美國的宇航員在和平號上生活了28個月,在和平號上逗留的期間,處理了很多緊急突發事件,包括1997年2月23日的一場小火災,空間站上的兩台基本電解生氧裝置連續出現故障,站上的3名宇航員只好使用高氯酸鋰裝置來生產氧。宇航員拉佐特金在量子1號艙內用高氯酸鋰制氧時,制氧設備突然破裂,引起火災,明火燃燒了90秒,煙霧蔓延到整個空間站,航天員們都帶上了防毒面具,濃煙持續了5-7分鐘。幸好站上的空氣過濾系統性能很好,沒有給航天員帶來更大危害。以及1997年6月25日與無人駕駛的進步號太空船在一個對接實驗中,撞上和平號,

和平號空間站遭受撞擊后光譜號的太陽能電池板

造成太空史上最嚴重的碰撞事故。撞擊造成了嚴重空氣泄露。幸虧兩名宇航員準確定位,及時堵上漏洞,避免了過多氧氣泄露。這次碰撞之後,在光譜號留下了一個洞,隨後他們關閉了通往光譜號的通道。在這兩次事故中,宇航員都差一點使用疏散逃生飛船。在這些事故之後,美國航天局開始關注是否需要繼續和平號計劃以確保宇航員們的生命安全。1998年6月,最後一名美國宇航員安迪托馬斯乘坐發現號太空梭離開和平號空間站。

空間站在它長達15年的服役期間,共發生了2000處故障,其中近1000處故障一直未能排除。空間站的中央計算機也已經老化到了必須完全更換的地步。空間站的溫度調節系統也故障不斷,太空艙內的局部溫度有時高達53攝氏度。空間站上的蓄電池也曾有過兩次異常放電,導致和平號與地面短暫失去聯繫以及空間站局部停電。

和平號空間站原始的後續計劃是和平2,現在新計劃成為了國際空間站的一部分,包括核心服務艙星辰號。

9 和平號空間站 -和平號的生活

和平號空間站美國亞特蘭蒂斯號太空梭STS-71任務的十名機組人員

重約100噸的和平號內部彷彿變成了一個狹小的迷宮,裡面充斥著纜線,科學儀器,以及一些私人物品,比如說照片、兒童的繪畫、書以及吉他。通常和平號會有3名宇航員,最擁擠的時候,會有六名宇航員同時呆在空間站長達一個月。和平號總是不斷有太空人來訪,一直到1999年8月28日。

美國航天局的宇航員John Blaha說空間站的空氣非常健康,不幹也不濕,沒什麼味道。他還介紹說,新增加的光譜號和自然號看上去可以一直在上面居住10年而不用帶回家清掃。
在和平號太空梭計劃實行期間,俄羅斯宇航員負責維修和保養太空站,美國的宇航員在空間站主要進行人體生理學、生物學、微生物學以及材料科學實驗。

珊農·露茜德在和平號停留期間,成為了當時在太空逗留時間最長的女性(11年後被蘇尼塔·威廉斯(Sunita Williams)在國際空間站打破),她說:「我覺得每天在空間站工作和南極洲考察站的工作很類似,區別就是這裡很孤立,真的很孤立,你沒有辦法得到來自地面更多的支持。你真的是在為你自己工作。」
兩個業餘無線電呼號在80年代後期被分配給了和平號,分別是U1MIR和U2MIR,允許業務無線電愛好者和和平號空間站的宇航員進行通信。

10 和平號空間站 -脫軌以及最後的日子

和平號空間站和平號和月亮,兩個地球的衛星。

在和平號最後的日子裡,曾有人想購買和平號,計劃讓它作為第一個在軌的電影及電視工作室,在太空中完成電影電視的製作過程。由私人贊助的聯盟TM-30在2000年4月4日帶著謝爾蓋伊·扎利奧汀(Sergei Zalyotin)和亞歷山大·卡萊利(Alexander Kaleri)升空,對和平站進行了兩個月的修復工作,希望證明空間站仍然可以勝任今後的工作。但是這仍然成為空間站的最後一次任務,之後俄羅斯聯邦航天局由於需要支持國際空間站計劃,再也沒有經濟能力維持空間站龐大的財政開銷。

和平號的脫軌分三個階段完成。第一階段是依靠一個修改版本的進步號太空船(M1-5),攜帶著2.5倍的燃料將空間站維持在220公里的衰減軌道上。 第二階段由M1-5分兩階段點燃引擎,分別是2001年3月23日00:32UTC和02:01UTC,在這兩個階段后,空間站維持在165*220公里的軌道面上。第三階段開始與05:08 UTC,M1-5開始控制空間站向地球大氣層衝去,大約22分鐘之後,空間站進入大氣層,05:44UTC,空間站在完成了歷時15年的太空任務后,位於斐濟上空,05:52UTC空間站開始嚴重損壞,06:00UTC,未燃燒殆盡的空間站殘骸,落入了南太平洋冰冷的海水中。為此,NASA製作了相關動畫模擬和平號最後的時光。

15年來,和平號空間站總共繞地球飛行了8萬多圈,行程35億公里,共有31艘聯盟號載人飛船、62艘進步號貨運飛船與空間站實現對接,宇航員在空間站上進行了78次太空行走,在艙外空間逗留的時間長達359小時12分鐘。先後有28個長期考察組和16個短期考察組在空間站從事考察活動,共有俄羅斯、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日本、敘利亞、保加利亞、阿富汗、奧地利、加拿大、斯洛伐克12個國家的135名宇航員在空間站上工作。這些宇航員共進行了1.65萬次科學實驗,完成了23項國際科學考察計劃。

由於預計到和平號將要墜入地球,塔可鍾公司的業主在太平洋中布置了一個40*40英尺的目標,塔可鍾公司在這個目標的中心畫上了它們的公司的象徵,一個鈴鐺,並且書寫上「免費的塔克在這裡」。塔可鍾公司的品牌傳播副主席克立斯·貝克(Chris Becker)宣稱:「如果和平號敲響了我們的鈴鐺,每一個在美國的人都可以免費得到一個塔可鍾公司的塔克。」不過該公司也為這項危險的賭博購買了巨額的財產保險。最終,並沒有任何碎片擊中那個目標。

11 和平號空間站 -支援載具

和平號空間站從亞特蘭蒂斯號窗內拍攝的聯盟號與空間站

空間站的支援載具主要依靠聯盟號和進步號。聯盟號主要負責運送宇航員,輪換機組人員。聯盟號還充當救生艇的角色,在發生緊急情況時,可以相對快速的將宇航員送回地球。無人操控的進步號主要負責貨運任務,補給空間站。

晶體號所攜帶的兩個外圍附加對接系統原本是為暴風雪號準備的,但是計劃隨後被遺棄,該設備後來用於美國的太空梭。在和平號太空梭計劃期間,太空梭也作為空間站的支持系統充當運送宇航員及貨物的角色,允許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的宇航員訪問或長期停留在空間站。太空梭為空間站帶來了大量的貨物,延長了空間站的給養時間。當太空梭與空間站對接時,空間站臨時性擴大了生活和工作空間,繼而成為了當時人類歷史上最大的航天器。總共249噸。

12 和平號空間站 -和平號模塊

和平號建造和連接著7個不同的模塊,分批由質子-K運載火箭發射升空。除了對接艙,這個是由亞特蘭蒂斯號帶上天空的。

模塊發射日期運載火箭對接日期質量方案照片
核心模塊1986年2月19日質子-K運載火箭無數據20,100公斤
(44,313磅)
主要生活區, 和所有其他模塊對接的核心站。
和平號空間站
量子1號1987年3月31日質子-K運載火箭1987年4月9日10,000公斤
(22,046磅)
天文和科學實驗材料。 
量子2號1989年11月26日質子-K運載火箭1989年12月6日19,640公斤
(43,299磅)
更新了更先進的生命支持系統以及一個氣密室。
和平號空間站
晶體號1990年5月31日質子-K運載火箭1990年6月10日19,640公斤
(43,299磅)
地球物理和天體物理實驗室
和平號空間站
光譜號1995年5月20日質子-K運載火箭1995年6月1日19,640公斤
(43,299磅)
為和平號太空梭計劃做準備。 
對接艙1995年11月12日亞特蘭蒂斯號 (STS-74)1995年11月15日6,134公斤
(13,523磅)
為美國的太空梭安裝擴展塢槽以適應和平號太空梭計劃。
和平號空間站
自然號1996年4月23日質子-K運載火箭1996年4月26日19,000公斤
(41,888磅)
遠程地球遙感模塊。
和平號空間站

13 和平號空間站 -大眾文化

和平號空間站和平號空間站的遺產

空間站在1998年的電影《世界末日》中扮演了重要的中繼加油站角色。在該片中,空間站僅僅被稱為俄羅斯空間站,並且由於燃油泄露而爆炸。

1997年的電影《超時空接觸》中,和平站作為一個名叫Hadden Suit人物的避難所。彼得·李維琳(Peter Llewellyn)曾經有機會支付1億美金后登上空間站。在南方公園第一季中,阿尼第一個因為空間站墜毀擊中他而死亡,之後所有人也在墜毀事件中死亡。空間站在該片播出3年半之後,脫軌墜入南太平洋中。

1999年的影片《病毒》(Virus)中,空間站被一種外來物種侵入。在智利喜劇電影《ChilePuede》(ChilePuede)中,一個非法的私人智利航天公司被美國政府懷疑,和阿拉伯的基地組織利用衛星聯手準備進攻美國。一個俄羅斯的科學家指導他在空間站工作的宇航員侄子,避免了毀滅性事件的發生。

1991年出版的科幻小說《墜落天使》(Fallen Angels)中,和平號和美國的自由號空間站對接,成為一個巨大的宇航員在太空中的棲息地。

14 和平號空間站 -大事記

和平號空間站俄羅斯和平號空間站

1996年2月20日,俄羅斯和平號空間站升空10周年。10年來,空間站繞地球飛行57157圈,行程近25億公里,先後接待了各種飛船78艘。進入空間站的有59人次,其中,航天員波利亞科夫累計在太空飛行679天,最長的一次是438天。   

2月21日,俄羅斯聯盟TM23號飛船載著奧努夫連科和烏薩切夫飛往和平號,以接替在那裡的吉真科、阿夫傑耶夫和賴特。5名航天員在站上工作一周后,原在站上的3名航天員於29日乘聯盟TM22號飛船返回地面。   

3月22日,美國阿特蘭蒂斯號太空梭載6人升空,6人中有2名是女性,其中一名為53歲的香農·露西德。23日實現了與和平號的第三次對接。對接后,露西德前往和平號,成為美國第一位進駐俄羅斯和平號空間站的女航天員。另外,太空梭將1噸重的水、科學設備運進和平號,美國、俄羅斯航天員還交換了紀念品。3月29日,太空梭與和平號脫離,31日返回地面。這是美國太空梭的第76次飛行。   

4月23日,俄羅斯用質子號火箭將和平號空間站最後一個艙段-自然艙發射入軌。26日與和平號對接成功,從而完成了和平號的全部建造工作,該艙主要任務是對地觀測。至此,和平號上已對接了量子1號、量子2號、晶體號、光譜號、自然號等艙段,另有聯盟TM23號飛船與之對接,總重量為120多噸,可用空間近400立方米。   

8月17日,俄羅斯首次用聯盟Y火箭發射聯盟TM24號載人飛船成功。19日飛船與和平號對接,俄羅斯航天員科爾尊、卡列里及法國女航天員安德烈-德埃進入和平號,與奧努夫連科、烏薩切夫和露西德會合。9月2日,奧、烏和安乘聯盟TM23號返回。   

9月16日,美國阿特蘭蒂斯號太空梭載6人上天。18日實現了與和平號第四次對接,把美國的布萊赫送往和平號,同時,把女航天員露西德接回。23日太空梭同和平號脫離對接。26日,太空梭返回地面。露西德在太空生活了188天,打破了俄羅斯康達科娃創造的女性在太空飛行的最高記錄。這是美國太空梭的第79次飛行。   

1997年1月12日,美國阿特蘭蒂斯號太空梭載6人升空。其中一人為布來赫的替換者利寧格爾。15日太空梭與和平號實現第五次對接,19日太空梭脫離和平號返回,同時接回在太空飛行了128天的布萊赫。22日太空梭返回。這是美國太空梭第81次飛行。   

2月10日,俄羅斯聯盟TM25號飛船載兩名俄羅斯航天員齊布列耶夫和拉佐特金及一名美國航天員利寧格爾升空。12日因自動對接系統出現故障,航天員採用手動方式與和平號對接。   

2月23日,和平號上的兩台基本電解生氧裝置連續出現故障,站上的3名航天員改為使用高氯酸鋰裝置來生產氧。航天員拉佐特金在量子1號艙內製氧時,制氧設備突然破裂,引起火災,明火燃燒了90秒,煙霧瀰漫到整個空間站,航天員們都帶上了防毒面具,濃煙持續了5-7分鐘。幸好站上的空氣過濾系統性能良好,沒有給航天員造成更大危害。   

4月6日,俄羅斯進步M34號貨船升空。8日與和平號對接,為和平號送去了3個滅火器、電解生氧備件、燃料和生活用品。6月25日,進行了進步M34號例行的重新對接試驗,俄航天員齊布利耶夫用遙控方式引導飛船與和平號對接時,飛船與和平號光譜艙發生了碰撞事故,把艙體靠近散熱器處撞了一個300平方毫米的孔,並使兩塊太陽能帆板偏轉了角度,造成空間站電力減少一半。   

4月29日,俄羅斯的齊布利耶夫和美國的利寧格爾進行了首次俄、美航天員聯合太空行走,兩人在和平號艙外工作了4小時57分,進行空間站組裝與操作演練。   

5月15日,美國阿特蘭蒂斯號太空梭載7人升空。16日與和平號實現第六次對接,把美國航天員福爾勒送上和平號替換利寧格爾,並為和平號帶去了1.8噸補給,包括一台氧氣發生器和修理工具。21日與和平號分離,24日利寧格爾隨機返回地面。這是美國太空梭第84次飛行。   

7月18日,俄羅斯和平號上的一航天員意外地損壞了和平號上的制導系統,致使太陽帆板偏離太陽,再次造成斷電事故。為此,地面人員決定停止此次的出艙修復光譜艙的工作,這項工作改由下一批航天員完成。   

8月5日,俄羅斯和平號空間站上的一台供氧電子系統又發生故障。和平號上共有兩個供氧電子系統,其中的一個早已因電能不夠而關閉。   

同日,俄羅斯發射聯盟TM26號載人飛船升空。7日,以手動方式與和平號對接,進站的索洛維約夫和維諾格拉多夫同站上的3名航天員會合,他們將替換齊布利耶夫和拉佐特金。9月6日,索洛維約夫和福爾勒進入太空工作了6個小時,他們發現被進步號貨船撞過的光譜艙雖表面撞擊嚴重,但整個光譜艙殼體完好無損。為確保光譜艙的能源,他們還調整了太陽帆板的朝向。此次是世界第200次載人航天飛行。   

9月26日,美國阿特蘭蒂斯號太空梭載7人升空,將美國航天員沃爾夫送上和平號,替換在和平號上的福爾勒。27日與和平號實現第七次對接,並送去一台計算機和4噸用於修補和平號的材料。10月3日,太空梭與和平號分離,在和平號上工作了4個半月的福爾勒也同機返回。這是美國太空梭第87次飛行。   

11月6日,俄羅斯索洛維約夫和維格拉多夫再次到和平號艙外行走,安裝一塊新的太陽能帆板,以代替被進步號貨船撞壞的帆板,他們在太空先後用去了6小時17分鐘。入艙時,又發現量子2號過渡艙漏氣。   

12月20日,俄羅斯進步M37號貨運飛船升空,22日與和平號空間上對接,為和平號運去給養、9條蠑螈和120隻蝸牛,用來做太空失重試驗。   

1998年1月23日,美國奮進號太空梭載7人升空,執行第八次太空梭與和平號對接任務。同機到達的托馬斯進站替換了沃爾夫,沃爾夫隨奮進號返回。這是美國太空梭第89次飛行。   

3月14日,俄羅斯進步M38號貨運飛船升空,17日與和平號空間站對接,除送去給養外,還有一台新的外置發動機,以替換已超期服役的舊發動機。   

5月15日,俄羅斯進步M39號貨運飛船升空,17日與和平號對接。   

6月2日,美國發現號太空梭載6人升空,其中一名為俄羅斯航天員柳明。4日與和平號對接,這是美國太空梭與和平號的第九次對接。主要任務是接回在和平號上工作的美國航天員托馬斯,同時還試驗阿爾法空間站新燃料箱,施放有中國人參加的阿爾法頻譜儀,在太空第一次尋找反物質和暗物質。這是美國太空梭的第91次飛行。   

8月13日,俄羅斯聯盟TM28號飛船載3人升空,15日飛船與和平號對接。航天員為巴塔卡爾,阿夫傑耶夫和巴圖林,巴圖林是俄羅斯首位進入太空的政府官員,他曾擔任過葉利欽總統的國防助理。25日巴圖林同已在站上的馬薩巴耶夫、布林達一同乘TM28號飛船返回。   

10月25日,俄羅斯進步M40號貨運飛船升空。   

1999年2月22日,「和平」號空間站27號機組人員成功接駁「和平」號空間站。此前,2月20日,「和平」號空間站27號機組人員成功地發射了「聯盟」TM-29號宇宙飛船並抵達「和平」號空間站。27號機組人員計劃在空間站上停留六個月,機組人員包括俄羅斯的阿凡納西耶夫(Afannassiyev)、法國的海格納(Haignere)以及貝拉和帕達卡,后兩人將於3月初返回地面。   

1999年2月27日,一半的「和平」號空間站26號機組人員與貝拉一起乘「聯盟TM-28」號飛船脫離空間站,並於1999年2月28日在哈薩克著陸。阿維代耶夫與「和平」號的27號機組人員阿凡納西耶夫和海格奈爾一起仍留在空間站。  

1999年8月27日,「和平」號27號機組的阿凡納西耶夫、阿維代耶夫和法國人海格奈爾乘「聯盟TM-29」號飛船與「和平」號空間站脫離,並於8月28日格林尼治時間0時35分在哈薩克的Baikonur市60公里遠的Chapayenka附近著陸。「進步M-42」號貨運飛船仍與「和平」號空間站前端軸向對接。2000年2月2日,「進步M-42」號飛船脫離空間站,重返大氣層自毀。   

2000年2月1日,俄羅斯發射了「進步M1-1」號貨運飛船為「和平」號機組人員提供支援,這些宇航員將在「聯盟TM」號上執行一次為期45至72天的任務。「進步」號於2月3日與「和平」號對接。這艘送貨飛船的裝載的主要物資是氮/氧和燃料供應。俄羅斯將「和平」號重新推進到350公里的高空軌道上。已經與「和平」號進行軸向對接的「進步M-42」號飛船於2月2日與空間站脫開,然後重返大氣層自毀。   

2000年4月6日,「聯盟」TM-30號宇宙飛船將「和平」號空間站28組組員送至空間站,並與「和平」號空間站手動對接。   

2000年4月25日,「進步」M1-2號貨運飛船發射升空,對「和平」號空間站28組組員進行支援,該組人員將在空間站上生活45-72天。「進步」M1-2號貨運飛船於4月28日與「和平」號空間站對接,它主要提供油料、氮氣/氧氣補給和食物。此前,「進步」M1-1號貨運飛船已經於4月26日與「和平」號空間站脫離,並於三小時后重返大氣層自毀。   

2000年4月28日,「進步」M1-2號貨運飛船與「和平」號空間站對接,並於10月15日脫離空間站,在紐西蘭上空重返大氣層自毀,該船主要負責為「進步」M-43號貨運飛船與「和平」號空間站對接作準備。   

2000年6月16日,「和平」號空間站28組組員安全降落在哈薩克阿卡利克東南四十五公里處。   

2000年10月16日,「進步」M-43號貨運飛船發射升空,準備提升「和平」號空間站的軌道高度;10月21日,貨運飛船與「和平」號空間站尾端接駁埠相接。   

2001年1月24日,「進步」M1-5號油船發射升空,並於1月27日從尾端與「和平」號空間站對接,該船將在3月初協助「和平」號空間站墜落。   

2001年1月25日,「進步」M-43號貨運飛船從尾端與「和平」號空間站脫離,並於1月29日重返大氣層自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