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概要

和田惟政是戰國時代至安土桃山時代的武將,室町幕府末期的幕臣。其父是和田宗立(惟助)。
和田惟政,享祿3年(1530年)~元亀2年8月28日(1571年9月17日)
別名:弾正忠、紀伊入道
官位:弾正忠、伊賀守、紀伊守
主君:六角氏、足利義輝、足利義昭、織田信長
和田惟政之墓

  和田惟政之墓

父母:和田宗立(惟助)
兄弟:惟政、惟増、定利、定教
妻:高山友照之女
子:惟長

2生平

和田惟政是近江國甲賀郡和田村(滋賀縣)頗具勢力的豪族。最初是六角氏及室町幕府13代將軍足利義輝的幕臣。
永祿8年(1565年),義輝被家臣松永久秀等暗殺,惟政將被軟禁的義輝的弟弟覺慶(足利義昭)和仁木義政一起從一乘院救了出來,暫時躲藏在自己的宅邸,之後跟隨流浪的義昭。在越前國的朝倉義景、尾張國的織田信長的援助下還俗的義昭一就任第15代將軍,就從信長處獲得了攝津國芥川山城,之後又被給予高槻城 ,惟政和池田勝正、伊丹親興共同被足利義昭任命為攝津國的守護一人,三人被稱作 「攝津三守護」(《足利季世記》)。
救出足利義昭的惟政(歌川豐宣畫)

  救出足利義昭的惟政(歌川豐宣畫)

之後惟政在作為足利幕臣大力參與京都周邊外交與政治的同時,作為織田氏家臣也參與信長的政治及會戰,擔任義昭和信長之間的橋樑的職務。特別是永祿12年(1569年)10月,惟政作為向信長請求援軍的播磨國赤松氏的援軍,參加了攻擊備前國浦上氏的戰役。
在那之後,惟政在因事前往美濃國的信長處的途中,收到信長傳來的蟄居的命令。據路易斯·弗洛伊斯(Luís Fróis)稱惟政受到的是「不允許接見」、「破壞近江國內惟政所擁有的城市」「沒收收入中的2萬克魯扎多」這類嚴厲的處罰。雖然弗洛伊斯的記錄認為這是朝山日乘向信長誣陷惟政的結果,但可以推測出同時期信長和足利義昭的關係惡化才是最大的原因(惟政是足利的幕臣)。惟政對此剃髮抗議。
元龜元年(1570年)惟政在京城謁見正要攻擊越前(金崎之戰)的信長后,信長恢復了他的地位。據弗洛伊斯稱有增加3萬克魯扎多的俸祿等非常好地被優待了。據稱6月28日作為織田氏一方參加了姊川之戰。
11月,面對變成擁有多方面敵對勢力的形式,信長利用將軍義昭的權威與六角氏和解,這個時候有惟政寄給三雲成持·三雲定持的書信(福田寺文書), 惟政與曾經在六角氏的影響下同樣作為甲賀當地的豪族的三雲氏之間的密切聯繫,在這次與六角氏的和解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元龜2年(1571年)為了討伐與松永等三好三人眾聯盟的池田知正,和伊丹氏、茨木氏共同在攝津國白井河原之戰中被池田氏家臣荒木村重打敗戰死。受到多處貫通槍傷和刀傷,同時也讓想取自己首級的對手受傷,最後壯烈犧牲。
惟政死後不久,他的兒子惟長被高山友照、右近父子驅逐,不久也死去,和田氏走向沒落。

3惟政和基督教

惟政在自己的領地上熱心地保護基督教的事在弗洛伊斯著的《日本史》上有詳細的記載。惟政除了在弗洛伊斯會見織田信長的時候擔任中間人,還為了不讓武士去教會住宿積極地做武士的思想工作,在皇宮發出伴天連(基督教)驅逐令的綸旨后想使其撤回,硬要讓傳教士坐自己的上座等對基督教非常熱忱。還很積極地協助畿內的基督教傳教。但是,因為惟政自身在接受洗禮之前就戰死了,對於他的死弗洛伊斯很是哀嘆。再者,有惟政在遇到基督教之前屬於禪宗的說法。
惟政的墓碑在大阪府高槻市的伊勢寺。據稱享保年間(1716-36年)改建高槻城時惟政的墓碑被發現並移動。
上一篇[一次粒子]    下一篇 [汲娟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