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咬鬼》是《聊齋志異》系列怪異故事之一。

  聊齋志異 卷一 第八篇


         原文


  沈麟生云:其友某翁者,夏月晝寢,朦朧間見一女子搴簾入,以白布裹首,縗服麻裙,


  向內室去,疑鄰婦訪內人者。又轉念,何遽以凶服入人家?正自皇惑,女子已出。細審之,


  年可三十餘,顏色黃腫,眉目蹙蹙然,神情可畏。又逡巡不去,漸逼近榻。遂偽睡以觀其


  變。無何,女子攝衣登床壓腹上,覺如百鈞重。心雖了了,而舉其手,手如縛;舉其足,足


  如痿也。急欲號救,而苦不能聲。女子以喙嗅翁面,顴鼻眉額殆遍。覺喙冷如冰,氣寒透


  骨。翁窘急中思得計:待嗅至頤頰,當即因而嚙之。未幾果及頤。翁乘勢力齕其顴,齒沒於


  肉。女負痛身離,且掙且啼。翁齕益力。但覺血液交頤,濕流枕畔。相持正苦,庭外忽聞夫


  人聲,急呼有鬼,一緩頰而女子已飄忽遁去。


  夫人奔入,無所見,笑其魘夢之誣。翁述其異,且言有血證焉。相與檢視,如屋漏之水


  流浹枕席。伏而嗅之,腥臭異常。翁乃大吐。過數日,口中尚有餘臭雲。


  譯文


  沈麟生說:他有一個朋友是個老頭,夏天在睡午覺時,朦朧的看見一個女子掀起門帘進來,這個女子用白布裹著頭,孝衣孝裙,經直向裡屋走去,老頭想或許是鄰婦來找夫人聊天的。轉念又一想,怎麼就穿著孝服到別人家裡來呢?正獨自疑惑著,這個女子已經從裡屋出來,仔細看看她,大約三十左右歲,面色黃而且臃腫,皺著眉頭的樣子很嚇人。這個女子在屋裡轉來轉去的不肯離開,逐漸地走近了床前。老頭於是假裝睡著看看她到底要幹什麼。不一會兒,女子撩著衣服爬上床壓在老頭肚子上,感覺女子有幾千斤重。老頭心裡雖然明明白白地,但是想抬手,手像被綁上一樣,想抬腳,腳卻沒有一點力氣。情急之下想要中叫救命,卻又叫不出聲。女子用嘴聞老頭的臉,顴骨、鼻子、眉、額頭都聞遍了,只覺得女子的嘴涼如冰雪,呼出的氣寒透骨髓。老頭在情急下想了一個辦法:等女子聞到臉頰時,馬上咬住她。不一會兒,果然到了嘴邊,老頭乘勢用力咬住女子顴骨,牙齒咬進肉里很深,女子痛得想要離開,一邊掙脫一邊號叫。老頭卻咬得越來越用力。只覺得血流得滿臉都是,把枕頭都濕了,正這樣相持著,忽然聽見門外有夫人的聲音,趕忙大叫有鬼,剛一張嘴,這個女子就飄飄忽忽地逃跑了。


  夫人跑進來,什麼也沒看見,就笑老頭做惡夢了,哪還真遇見鬼了呀。老頭講了剛才的怪異情況,並說有血跡為證,於是起來檢查,只見枕頭上、席子上到處都沾染著像屋子漏的水一樣的東西。扒下聞一聞,非常腥臭,老頭大吐。過了很多天,老頭口中還留有腥臭的味道。

上一篇[活在記念中]    下一篇 [發達先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