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國父

哈希姆·薩奇,科索沃政治家,也是科索沃獨立運動的參與者。從小目光遠大的薩奇夢寐以求的就是能成為獨立科索沃的「國父」。這位從事過反政府學生運動、走私過緊俏物品、擔任過科索沃武裝力量首領的年輕人,如今成了科索沃的總理,掌握了這個新生議會制共和國的實際權力。

1具有「政治基因」

哈希姆·薩奇

  哈希姆·薩奇

「很帥很英俊」的薩奇,1968年4月24日出生於南斯拉夫科索沃省德雷尼察地區。按「科索沃解放軍」官方資料的說法,薩奇打少年起就「有志從事科索沃的獨立事業」。考上科索沃普里斯蒂納大學后,薩奇主攻哲學史專業。不過,普里斯蒂納大學似乎不對薩奇的胃口,於是他留學瑞士,考入蘇黎世大學,專攻東南歐歷史和國際關係,並成為有「推動科索沃獨立」色彩的學生會主席。
具有「政治基因」的薩奇,不甘過平淡的校園生活,於1993年加入了致力於推進科索沃獨立、具有與南聯盟政府對抗色彩的「瑞士科索沃阿爾巴尼亞僑民組織」,隨後成為「科索沃人民運動」的創始人之一。
當年曾與薩奇共事的拉拉季奇說:「任何接觸過薩奇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與眾不同——極強的政治使命感,滔滔不絕的演講天賦,再加上用不完的精力……他是很有感染力的一個人。當然,也有人對他的政治手腕頗有微詞,覺得他『城府深得令人害怕』。」
1993年,薩奇成為科索沃獨立秘密武裝組織「科索沃解放軍」的核心決策成員,一手把持著「科索沃解放軍」的財政、招募、武器和訓練,並將新招募的成員送到阿爾巴尼亞境內進行秘密訓練。

2靠他人起家

靠「黑老大」姐夫
年輕的薩奇之所以能青雲直上,除了因為他具有「政治基因」外,還跟他的「德雷尼察集團」有關。
國際社會覺得這個組織的面孔非常模糊。西方情報機構認為,「德雷尼察集團」一度控制了科索沃地區10%至15 %的犯罪行徑,包括走私武器、車輛、石油、香煙,還販賣婦女。這個集團與阿爾巴尼亞、捷克和馬其頓的黑社會有密切關係。「德雷尼察集團」之所以與黑社會關係密切,主要是因為薩奇的姐姐嫁給了阿爾巴尼亞最大的黑手黨頭目塞迪賈·巴魯什。
依靠「德雷尼察集團」賺來的大錢,薩奇的「科索沃解放軍」日益壯大,開始向政府發起挑戰。1993年5月25 日,「科索沃解放軍」發起了首次襲擊,攻擊了科索沃腹地的格洛戈瓦茨火車站。據說,發動這起襲擊的就是薩奇本人、他的好友拉菲特·拉馬、雅庫卜·努里、薩米·約蘇庫和伊 利奇·卡杜里。這次襲擊事件造成4名塞族警察死亡,重傷3人。1996 年6月17日,薩奇和數名「科索沃解放軍」的成員襲擊了科索沃北部地區的一輛塞族警車。不久后,在科索沃中部地區,薩奇的一夥手下居然用手榴彈襲擊了塞族軍營「米洛奧布里」。

哈希姆·薩奇

哈希姆·薩奇
一名多次追隨薩奇實施襲擊行動的「科索沃解放軍」成員說:「薩奇很有軍事頭腦,他從不蠻幹,而是事先確定非常詳細的計劃,充分搜集情報,在保證萬無一失的情況下,才會對某個目標實施攻擊。因此,他親自領導的幾次襲擊行動,己方沒有一個人傷亡。正因為這一點,那些曾在軍中服役的南聯盟阿族軍官很佩服他,紛紛投到他的旗下。」
薩奇領導的「科索沃解放軍」拉開了武裝對抗南聯盟武裝部隊活動的序幕。1997年,薩奇的「科索沃解放軍」以游擊戰的方式向南聯盟政府全面開戰。

3綽號叫「蛇」

1997年7月,普里斯蒂納地方法庭以「恐怖主義」的罪名缺席審判了薩奇,判處他10年監禁。此後,南聯盟軍警奉命全境搜捕薩奇。當時,科索沃境內的南聯盟軍警幾乎人手一張薩奇的照片,並在民間重金懸賞捉拿薩奇。
重壓之下,薩奇和手下躲進了德雷尼察的深山老林,憑藉密林和山洞的掩護與軍警周旋。薩奇後來回憶說:「有一次,南聯盟的軍警離我的隱身之地僅有5米之遙,我能清楚地聽到警犬的聲音。正當我和手下陷入絕望、準備拚命時,天降暴雨,迫使搜山的軍警倉促離開。這是我最驚險的經歷之一。」
薩奇還有一次驚險的經歷:「我剛躲進德雷尼察一個老鄉家裡,軍警就跟了過來。老鄉的兒媳婦靈機一動卧床裝病,我們就隱身在她卧室的夾牆裡。如果不是這樣,我們可能會被送進監獄,或者被當場打死!」
在東躲西藏之外,薩奇還不時越過邊境,潛入阿爾巴尼亞和瑞士,在那裡繼續推動科索沃的獨立。
薩奇屢屢成功躲過南聯盟軍警的搜捕,一次又一次從他們鼻子底下溜走,南聯盟軍警因此給他起了個「蛇」的綽號— —能逃會躲,從不被他人察覺。後來,薩奇欣然接受了這個綽號。
薩奇在科索沃折騰得天翻地覆,但真正讓他登上國際政治舞台的,還是在法國舉行的前南地區和平會談。1999年,美國將前南各方拉到一起,試圖達成一項和平協議。但讓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沒有想到的是,「科索沃解放軍」代表薩奇以「不獨立,沒和平」為由,拒絕在協議上簽字。敢拒絕美國人,這讓薩奇一夜成名,雖然薩奇最終還是在和平協議上籤了字。
由於薩奇所扮演的角色,西方媒體將他稱為「科索沃的亞當斯」(亞當斯:愛爾蘭共和軍政治領袖)。

4一心想當科索沃總理

南聯盟戰爭結束后,薩奇組建了科索沃民主黨。靠著「科索沃解放軍」的槍杆子,科索沃民主黨的力量無人能比。不過,在2001年的大選中,薩奇覺得自己當總理的時機並沒有成熟,於是讓科索沃民主黨的副主席雷克瑟皮出任科索沃總理。
儘管科索沃民主黨在2004年大選之後淪為反對黨,但薩奇本人的影響力非但沒有削弱,反而越發強大。
2007年底,眼看科索沃獨立時機已經成熟,薩奇決定「下山摘桃」,正式參加科索沃總理的角逐,結果如願當選科索沃新一任總理,其領導的科索沃民主黨牢牢控制了15個政府部門中的7個,包括財政、經濟、能源和教育等核心部門。科索沃總統塞伊迪烏領導的科索沃民主聯盟,眼看薩奇的勢頭不可阻擋,於是同意與薩奇攜手。

5「國父」不好當

當選科索沃總理后,薩奇表示:「我們力爭在今年前半年讓科索沃實現獨立,我們會讓夢想成真……科索沃必將獨立。」不過,他謹慎地表示,如果沒有美國和歐洲主要國家的支持,科索沃的獨立腳步可能會放緩。然而,今年1月30日,薩奇卻公開表示:「科索沃的獨立將在未來數天內實現。塞爾維亞不會對科索沃產生任何影響,科索沃在走自己的道路。」
薩奇知道,不論他能否實現科索沃「國父」的夢想,自己面臨的壓力都十分巨大。
科索沃的政治和經濟狀況一團糟。政治上,原「科索沃解放軍」代表的阿族對所有「非我族類」大搞「民族清洗」,塞族人口不斷外流,在阿族的陰影中艱難為生。除種族仇殺外,科索沃的經濟也不容樂觀,據美國《紐約時報》報道,科索沃的失業率高達70%,大部分人口靠國際援助度日。
對塞爾維亞而言,科索沃堪稱塞爾維亞的「文化搖籃」,一旦獨立,塞爾維亞朝野上下情何以堪?10年前的種族血腥重演的可能性,恐怕也不能被輕易排除。
科索沃的獨立,勢必影響巴爾幹地區和南歐的穩定,該地區將出現兩個阿爾巴尼亞人的國家,該地區的阿族人可能紛紛要求從目前所在國獨立出去,進而在塞爾維亞南部、黑山共和國、馬其頓和希臘北部產生多個新的阿爾巴尼亞人國家,或者和阿爾巴尼亞合併成一個大阿爾巴尼亞國。
連鎖性的骨牌效應不會就此停止,西班牙的巴斯克分離分子、土耳其的庫爾德族以及俄羅斯的車臣等勢力,可能進一步加強獨立的訴求。這也是西班牙、希臘、塞普勒斯、羅馬尼亞和斯洛伐克等有民族問題的國家,對科索沃獨立仍持保留態度的原因。
對俄羅斯而言,反對科索沃獨立不僅是出於和塞爾維亞斯拉夫民族的同仇敵愾,科索沃問題也被當成抗衡歐美勢力進一步擴張的棋子。俄羅斯文明的搖籃烏克蘭,目前正在華盛頓的影響下「離俄入歐」,俄羅斯觸景傷情,因而對塞族人的悲情產生了共鳴。
儘管歐盟力挺科索沃獨立,但科索沃所在的西巴爾幹地區周圍都是歐盟國家,已經成為歐盟的「腹地」,因此歐盟不無擔心,該地區局勢一旦動蕩,歐盟自身的利益必然受損。
在科索沃獨立的問題上,美國沒有顧慮,它在科索沃東部設立的邦德斯蒂爾軍事基地對其控制巴爾幹地區至關重要,科索沃獨立后,這一基地將得到科索沃更多的關照。
一旦科索沃宣布獨立,塞爾維亞政府就可能發表聲明,宣布獨立無效,並採取一系列制裁措施,包括切斷對科索沃的電力和商品供應。對於那些承認科索沃獨立的國家,塞爾維亞可能以召回大使作為抗議,甚至威脅斷絕外交關係。此外,塞爾維亞可能拒絕承認科索沃簽發的護照,迫使旅行者繞道前往西歐地區。
這一切決定了薩奇今後的日子並不好過。
上一篇[李曼麗]    下一篇 [中國女子大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