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哈比比 (Baharuddin Jusuf Habibie )印尼第三任總統。任職期:1998年5月21日--1999年10月20日。哈比比,1936年6月25日出生於南蘇拉威西的巴里巴里和一個穆斯林家庭。

哈比比的家庭是當地望族,他排行老三,自小閱讀古蘭經。時為軍事將領的蘇哈托,經常拜訪他家,留下來吃飯,和哈比比的父親建立了深厚的友誼,也與哈比比奠定了往後的親密關係。
1950年,蘇拉威西島發生騷亂,當時只是初級軍官的蘇哈托奉命鎮壓,期間他結識了一名相當富有的伊斯蘭教傳教士,並為這位病得很重的傳教士祈禱,而這位病重的傳教士為了感激蘇哈托的關懷,便把13歲的兒子認了蘇哈托為養父,那位傳教士的兒子就是哈比比。
哈比比13歲喪父,(蘇哈托為哈比比的父親主持了伊斯蘭教葬禮)。隨後與母親在萬隆生活。1954年他在萬隆技術研究會學習,畢業后獲得獎學金去德國留學。1960年他畢業於聯邦德國的亞琛飛機製造學院,1960年至1965年他在亞琛飛機
製造學院任助理研究員,1965年獲航空機械工程學博士學位,1965年至1969年他在聯邦德國漢堡一家科研機構工作,擔任工程師。
在德國留學並在當地工作了18年哈比比原本想留在德國發展事業,但在蘇哈托的親自遊說下終於回國。
1974年1月哈比比回到雅加達,擔任印尼國營國民石油公司總經理顧問。同年6月任政府航空部門技術顧問,1978年3月他出任研究和技術國務部長,1983年3月兼任研究和技術應用委員會主席,1993年3月至1998年3月哈比比任研究和技術國務部長兼科學技術研究發展委員會主席。
自1978年他擔任國務部長以來,一直致力於重工業建設。他主張印尼朝高度工業化科技化的發展方向努力。1998年3月11日哈比比當選為印尼副總統。哈比比曾於1997年10月訪華。取代蘇哈托成為印尼新總統的哈比比,與蘇哈托情同父子的關係,在印尼已是路人皆知的事,哈比比在13歲時由蘇哈托領養,之後一直隨侍在側,亦是蘇哈托政權中任職最久的閣員,這次蘇哈托臨危授命,更突顯兩人之間不尋常的關係。
1996年底蘇哈托患病,便是由哈比比陪同他到德國治療。
早在3月大選時,蘇哈托欽點沒有政治本錢及軍方背景的哈比比為其副手,已曾遭各方的抨擊,不過,蘇哈托卻堅持他是「印尼最優秀的兒子」,其實是對他寄望甚殷。蘇哈托和哈比比之所以能夠超越政治上的上下屬的關係,以上可見一斑。
印尼新總統哈比比的一名助理5月21日對外表示,蘇哈托決定下台前,最憂心的問題之一,是他親手提拔的哈比比能否適任總統一職。他們舉行了一次冗長的會談,哈比比向蘇哈托保證,沒有問題,他可以應付。不幸的是,對他有信心的人,數不出幾個。
許多人認為他只是個過渡總統,不可能幹滿憲法規定的近五年任期。理由很多,包括他和蘇哈托關係過於密切,政策可能蕭規曹隨;和軍方關係不僅薄弱,而且不睦;經濟見解反傳統,未獲得商業和金融界支持。
此外,美國對他接任的反應也不佳,一名涉及美對印尼政策的官員認為,由哈比比接任總統,可能沒有人會滿意。
61歲的哈比比是技術官僚出身,出任副總統前,曾長期擔任科技研究總部部長,負責許多所謂策略性工業,包括造船、汽車廠和航空工業。但他熱衷在一個農業和初級工業國家發展高科技產業,就註定了飽受譏嘲的後果。一家報紙曾指他是個「高科技幻想家」。
他被抨擊為好花大錢做大而無當的計劃,理想過高,不切實際。有人認為他之所以會如此,和蘇哈托有莫大關係。因蘇哈托視他如子,十分從容。蘇哈托也曾在自傳中表示,「哈比比視我如父,總是來問我對生活原則的看法。」而哈比比則喜歡以SGS來稱呼蘇哈托,意即「超級天才蘇哈托」。
他反傳統的經濟觀念,如利率應劇烈升降和高利率導致通貨膨脹等,頗不得學者專家認同。
因此,他今年初被提名為副總統時股匯市大跌。同時,哈比比也是印尼統治集團中少數不具軍事背景的閣員,和軍方關係並不和睦。如1994年,他未通知財政部和軍方,即以10億美元代價,向德國購買39艘前東德軍艦,拉到印尼讓國營造船廠整修,導致軍事預算受損長達10年。
此外,他還強迫軍方購買他主管的國營企業的產品,包括飛機和武器,不論這些產品品質是否符合軍方需求。而他擔副總統后,雖然延攬數名前退休將領當幕僚,並和出任內閣成員的退休將領關係親密。
正由於哈比比是蘇哈托一手提拔起來的副總統,正由於哈比比同蘇哈托的關係「情同父子」,因此,印尼的抗議者曾要求他同蘇哈托一起下台。
哈比比向印尼全國發表演說,承諾將依循民意和憲法,從事「階段性」的廣泛改革,包括修法、建立廉政政府、杜絕貪污舞弊、政商勾串及濫任親私的不法行徑,並消除產業壟斷行為等,尤其是要履約和國際貨幣基金達成的經改計劃。國際貨幣基金目前已因蘇哈托政府拖延經改,而擱置援助印尼的430億美元解困案。
哈比比指出,他完全明白印尼現時面對的極大挑戰,他會勇於承擔,同時國民亦必須有極大的耐性才能夠克服問題。印尼政治經濟局勢發展能否順利,現在正是關鍵時期的開始。
哈比比坦言從學生及社會上各渠道已知悉要求改革的聲音,他希望全國上下全心支持他進行改革。
政治方面,哈比比承諾委任忠於人民的內閣,組織廉潔及有效率的政府,肅清貪污及裙帶等陋習。並致力推動民主化進程,透過立法程序希望滿足國民在民主方面的訴求。
在經濟上,哈比比強調政府會取締壟斷及不健康競爭,以兌現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達成有關金融架構上的改革,及與各個國際組織緊密合作。
哈比比表示會在尋求改革的過程中持開放態度聽取各方意見。他希望國內衝突早日結束,把資源集中重建國家。
哈比比並表示,他將延攬各方才俊,組成「改革內閣」,而據稱新內閣的名單會在近期公布,國會三大黨派都會有人入閣,而財經協調部長金南加、能源礦業部長曼庫蘇布羅托和外長阿拉塔斯科將獲留任。但不會有蘇哈托的親屬,也不會有蘇哈托的商業夥伴。
上一篇[山麓剝蝕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