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天山劍譜

哈瑪雅,《塞外奇俠傳》和《七劍下天山》中的重要人物。唐努之女,其騎術劍術兩俱精妙,常馳聘於天山南北,因她喜歡披著紅巾,在馬背賓士,因此得號飛紅巾。作為牧民所愛戴的英雄,她身上有著塞外兒女的爽朗、大方、嫉惡如仇;作為草原公主,她個性中又有著幾分驕傲、自我;作為草原盟主,她又具備作為盟主的統領、應變決斷和責任;作為戀愛中的女子,她同樣具有柔弱的心靈。基於這些個性,她可以親手處死背叛民族的初戀情人;她同樣能夠救助危難中的情難;她能夠主動地向心愛的人表達愛意,然而所求不得,結果卻是一夜白頭,從此遁隱深山

1人物簡介

飛紅巾

  飛紅巾

梁羽生《白髮魔女傳》《塞外奇俠傳》《七劍下天山》
身份:「天山七劍」之一、回疆各族盟主(七劍下天山)
門派:天山派
綽號:飛紅巾
祖父:唐瑪
父親:唐努
師父:白髮魔女練霓裳
師祖:凌雲鳳
師祖公:霍天都
師叔伯:風鳴玉
愛人:押不廬、楊雲驄
情敵:納蘭明慧
追求者:楚昭南
師妹:武瓊瑤(武元英的女兒)
師妹夫:李思永
義女:易蘭珠
女婿:張華昭
武器:長鞭和劍
獨門暗器:九星定形針
武功:反天山劍法、細胸巧翻雲

2出場描寫

卓一航暗暗好笑,但見人群閃處,一個大約有十一二歲大的小女孩跑了進來。前額覆著劉海,頭上梳了兩個丫角,穿的是緊身青色箭衣,打扮得像一個小武士,丫角上還結著一條紅綢巾,迎風飄揚,十分神氣。
——《白髮魔女傳》第三十回 天際看寒星 情懷惘惘 草原驚惡鬥 暗氣森森
只見一騎馬上,是一個俊俏的姑娘,頭上包著一條紅巾,迎風飄蕩。
——《塞外奇俠傳》第四回 女俠飛紅巾

3最後出場

飛紅巾做了回疆各族挂名的盟主,在天山的時候少,在草原馳騁的時候多。有什麼事情發生,凌未風就會來到她的軍中,幫她應付,事情完了,再回天山。
——《七劍下天山》第三十回 生死茫茫 俠骨柔情埋瀚海 恩仇了了 英雄兒女隱天山

4人物點評

蔡少芬版飛紅巾

蔡少芬版飛紅巾
飛紅巾,草原女英雄,颯爽英姿,紅巾碧草黃沙,書寫一段塞外傳奇。可惜她的感情之路太過艱辛,先愛上了一個叛徒,又愛上了一個薄情寡義的偽大俠,以致一夜白頭。看到她對明慧的仗義相救,以及對易蘭珠的母性呵護,令我真實的感到,真正的塞外奇俠是她,而絕非楊雲驄。
濃郁的草原風情的自然清新中張揚著剛健自由的生命力,這種剛健自由來自於飛紅巾和她的愛情。飛紅巾的剛健不同於白髮魔女,練霓裳是女俠的剛健之美,超越常人的,所以她一夜白頭,遠走天山,寧可回望北天山傷心一世。而飛紅巾的一切完全是草原風情中孕育出的,她的颯爽,她的深情,她的歡樂,她的痛苦。愛上楊雲聰或許是一個錯誤,也許楊雲聰這樣軟弱的男子不值得颯爽完美如此的飛紅巾去愛。但對於飛紅巾來說,重要的是她付出了自己的感情。
飛紅巾在面對讓她心碎的愛情打擊時,沒有人勸導,她自閉起來,還原了自身的面貌--一個平凡的,外表剛強,內心脆弱的女人,而不是永遠發散著光芒的草原英雄.但是當凌未風一席妙語點醒了她,她又振作了起來,找回了當年的自信.一個真正成功的"人",不是永遠光華耀人,也不是永遠萎靡不振,而是能夠打敗失敗的自己,重新站起來的人!
萬里黃沙,此生有恨隨風灑;紅顏白髮,終是有情淚凄灑
飛紅巾是英雄,楊雲驄也是英雄,雖然大漠是片廣袤的土地,卻不容兩個英雄在一起。不是一見頃心,不是日久生情,對楊雲驄的敬重,讓飛紅巾受傷的心又一次打開,淺淺的愛意,慢慢地就發展到那麼不可收拾,最後讓這大漠的雄鷹折下了雙翼……楊愛的納蘭,他對飛紅巾,也許僅是敬重,或許是當做普通朋友而已。單相思最是消魂,簾卷西風,當真是人比黃花瘦 。白髮突現,大漠上也就少了飛紅巾的身影。但她的心中,到底是恨還是愛?為了易蘭珠,她不遠萬里趕來相救,最終又與納蘭相互化解情怨,但她卻無法振作,早在楊離別之日,她的心就已死去,當她得知楊死的消息時,定是一個無言無淚的悲愴畫面,飛紅巾,曾經的強者,依舊經受不起生離之痛。梁公是愛她的,大漠也需要她,凌未風的話,終於讓她活了過來。她又瀟洒自在的活著,馳騁字大漠草原,她對楊的情,已然升華,不是遙不可及,是深深地映在了心底!
——節選自碧漪玄霜的《悲絕,生離之傷,那遙遠的距離》
三代白髮之飛紅巾
想起電視劇的對白:三代女子,一夜之間,黑髮,變白髮!想起來就是又凄涼又詭異又美麗的愛情。練霓裳,她與卓一航的愛情這一段傳奇,前面已經說過了,不再贅述。
飛紅巾(哈瑪雅),於楊雲驄相遇在天山腳下的大草原。彼時她正處在人生的低潮,曾經追求她的楚昭南不用說,她曾經看重過愛過的押不廬都成為清軍的走狗,原因與霍青桐一樣,一個太能幹的女人,一個被當做神仙一般人物的女人卻是她背後男人的悲哀,愛情不是崇拜,愛情也不是崇拜的代替品。在男人的驕傲下押不廬神使鬼差的投靠了清軍。飛紅巾的打擊可想而知,這時候楊雲驄走進了她的生活,反清的共同志願讓他們有了共同的話題,他又適時點醒了飛紅巾的驕傲,楊雲驄可以說是悄悄的佇進她的心裡,但是沒想到了是楊雲驄愛的竟然是一個滿洲女子,更與納蘭明慧有了一個女嬰,飛紅巾知道自己終身與楊雲驄無緣時,竟然也在一夜間黑髮變白髮,感情的哀愁折磨了這個純情少女。
——節選自《梁羽生筆下的十二個悲情》
花開花落,緣起緣滅——楊雲驄,飛紅巾
南鄉子
大漠鷹,兒女行,肝膽相照心欲通。奈何重來朝雲散,青絲換,紫玉煙沉夢已冷。
一個英姿颯爽,一個豪氣干雲,同是為國為民的英雄兒女,本可以成就一段武林佳話,草原傳奇。如果沒有那次意外分離,或者沒有那個意外相遇。對於楊雲驄來說,飛紅巾敢作敢當無需別人的憐惜呵護,他是放心的。而納蘭小姐的溫婉嫵媚卻是那般的我見猶憐,需要他的臂膀去擋風雨。事實上,這段感情的起點就是錯誤,初萌情愫的小姑娘是盲目的,那眾口盛讚的楊大俠也看不到未來的隱憂么?他根本無視兩人的未來,只是自私的認為對方會隨他天涯海角,哪怕拋棄父母族人,過往生活的一切。所以,聽到杭州大婚的消息才不能學會放手和祝福,而是用自己的命換來女兒對母親的恨。最終,誤了納蘭,負了飛紅巾,剝奪了女兒十八年的快樂。楊雲驄,戰場的英雄,人生的敗客。
——節選自羽靈的《醉別春思——冷觀擦肩而過的十段情緣》

5人物比較

「飛紅巾」哈瑪雅和「翠羽黃衫」霍青桐
二女都是少數民族部落酋長的女兒——哈瑪雅的父親是南疆羅布族族長唐努,霍青桐的父親則是回部首領木卓倫。二女一個是「草原上最美麗的少女」另一個則是「春梅綻雪,月射寒江」的絕代佳人。她們又同樣有著高強的武功,有著男兒都不一定具有的將帥之才。也都有著傷心的愛情經歷——都是愛上了一個男子,而那個男子卻愛的是另一個女子(雖然陳家洛後來與霍青桐「豹隱回疆」,但那也是建立在香香公主的死的基礎上)。她倆一個為情愁白一頭青絲久居天山,一個為愛嘔血成疾遠行大漠。
上一篇[反天山劍法]    下一篇 [練霓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