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哈里森·施密特

標籤: 暫無標籤

哈里森·哈甘·「傑克」·施密特博士,是一位地質學家、宇航員,並曾是參議員。他是第十二個踏上月球的人。

1 哈里森·施密特 -基本介紹

中文名: 哈里森·施密特 
外文名: Jack Schmitt 
出生地: 新墨西哥州桑塔麗塔 
 出生日期: 1935年7月3日 
職業: 地質學家、宇航員 
主要成就: 第十二個踏上月球的人 

2 哈里森·施密特 -人物簡介

哈里森·施密特哈里森-施密特
施密特出生在美國新墨西哥州的桑塔麗塔(Santa Rita), 在附近的銀城(Silver City)長大。1957年畢業於加州理工學院科學系,然後在挪威奧斯陸大學進修了一年地質學。1964年獲得哈佛大學地質學博士。

3 哈里森·施密特 -宇航員生涯

在1965年6月被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選擇為第一組科學家宇航員之前,施密特曾在亞利桑那州弗拉格斯塔夫(flagstaff, Arizona)的美國地質調查太空地質學中心(U.S. Geological Survey's Astrogeology Center)工作,研究阿波羅宇航員們可以使用的地質學勘探技巧。在被選為宇航員之後,施密特在宇航員的訓練過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培養他們在月球軌道時能夠以地質學家的眼光描述月球表面,在登月之後能夠準確地選擇月表標本。在每次登月任務之後,他還參與了採集標本的檢查和評估,幫助登月宇航員完成任務報告中的科學部分。

由於施密特是眾多宇航員中唯一的地質學家,也由於長期訓練其他宇航員並對指令艙和登月艙的操作變得精通,1970年3月施密特成為首位獲得任務的科學家-宇航員也就變得順理成章。他和理查德·戈爾登(指令長)與文斯·布蘭德(指令艙駕駛員)一道擔任了阿波羅15號的替補團隊任務,也很有可能擔任阿波羅18號的登月艙駕駛員。1970年9月,在阿波羅18號被取消之後,很多人期待施密特能夠執行最後一次阿波羅任務,阿波羅17號。1971年8月,施密特被選擇執行阿波羅17號任務。在執行阿波羅17號時,施密特很可能拍攝了一張名為《藍色瑪瑙》的地球照片,之後成為了有史以來傳播最廣泛的照片之一(NASA把這張照片歸功於全部三位宇航員,但施密特聲稱是他獨自拍攝的)。在阿波羅17號完成之後,施密特參與了整理阿波羅月球地質學成果的工作,並擔任了組織NASA能源計劃辦公室的任務。

4 哈里森·施密特 -其他

1975年8月,施密特從NASA辭職,參加共和黨新墨西哥州選區的參議員競選。施密特以57%對42%的支持率贏得了兩任民主黨對手約瑟夫·蒙托亞(Joseph Montoya)。施密特任職一期,還是共和黨科學技術以及航天小組委員會的一員。1982年尋求連任時,施密特被傑夫·賓格曼(Jeff Bingaman)擊敗,其後他一直是一個商業、地質學、太空、國家政策顧問。1984年,施密特因其在地球科學上的貢獻獲得彭羅斯地質獎(Penrose Medal)。

施密特目前住在新墨西哥州的銀城,每年夏季都在他北明尼蘇達州的小木屋中度假。

5 哈里森·施密特 -人物經歷

哈里森·施密特阿波羅17號宇航員哈里森·施密特  照片拍攝於1972年。作為登陸月球的唯一科學家,施密特幫助將其他宇航員培訓成地質學家。阿波羅號的最後一次探險覆蓋了大片區域。宇航員對距離著陸點數英裡外的區域進行了勘測。
科學家!宇航員!——哈里森-施密特

當NASA確定阿波羅17號為上一世紀70年代最後一次登月任務時,便決定派一名真正的科學家加入登月隊伍,這位科學家就是哈里森.施密特。也許正是因為他的加入,使上世紀人類登月的最後一仗打得格外漂亮。阿波羅17號在人類登月史上創造了幾個第一;月球探測的時間最長(22小時),採樣最多(115公斤)和在月球軌道停留的時間最長(147小時)。

哈里森.施密特1935年出生於新墨西哥,1957年畢業於加州理工學院獲科學學士學位,1964年畢業於哈佛大學,獲地理學博士學位。

他在1965年正式加入NASA,1972年12月作為第一位科學家登上月球。1974年,施密特被任命為首席科學家—宇航員。同年,施密特還被任命為NASA負責能源項目的副局長。1975年,施密特從NASA退休。1976年,他擔任新墨西哥州參議員;1994年起至今,他擔任威斯康辛大學教授。施密特現居住在新墨西哥州。

科學家成了宇航員

NASA確定科學家加入登月隊伍,因為阿波羅17號登月任務有很強的科學性,比如探測火山岩石,調查月球的歷史,探明月球土壤中的新資源,以此解決地球上的許多能源問題,並為未來的火星探索做準備。

當時有人對科學家登月產生質疑,因為在施密特之前的宇航員要麼是飛行員出身,要麼是軍人出身。有人認為宇航員就應該是飛行員,也有人認為宇航員應該是科學家,大多數人認為宇航員應該介於兩者之間。阿波羅17號證明,把宇航員帶上月球是正確的,科學家應該融入NASA的任務中去。

施密特認為,自己之所以入選主要是因為他的地理經驗,以及他以地理學家的角度探索月球的願望。NASA決策者相信施密特所掌握的噴氣機、直升飛機以及衛星模擬器的駕駛技能能使他勝任駕駛登月艙的工作。「我認為他們的決定真是英明!」施密特說。

登月準備工作

「這次登月的任務是探測火山岩石,以此來調查月亮的歷史。月球土壤中的新資源可以解決地球上的許多能源問題,並有助於火星的探索。總的來說是地理勘探、取樣,考察月球地表特徵,展開地表測試,並執行月球軌道的飛行試驗。」

施密特在登月之前做了很多繁瑣而艱難的準備工作,包括數千個小時在衛星模擬器中的訓練;每個月里還得抽出幾天時間前往全國不同的地貌區域做地質科學培訓,這種科學培訓主要是使用與月球相近的土壤地質為教學工具,並模擬穿越月球表面。他們觀看了許多採樣,閱讀了大量如何選采月球岩石的文件。詳細了解他們在登月時將會遇到的月球物質的特徵。從而不僅為如何有效處理前所未見的新發現做好了充分準備,而且也提高了整個任務的操作協調技能。

飛天感受

「阿波羅17號是在夜裡10點鐘發射的,比預計時間推遲了2個小時,所以那一次被大家稱作『發射夜「,而不是慣用的「發射日」。施密特回憶道, 「升空時,我有很強的失重感,有一種漂浮在水中的感覺,我在艙里飄了起來。幾分鐘后,失重的感覺減少了,這是,我看到了我們腳下的遼闊的海洋、雲層和大陸。」火箭以每小時18000英里的速度飛行,漸漸的,整個地球呈現在了施密特眼前,如同藍白相間的大理石一般。施密特慢慢地分辨出了南美洲、非洲,印度洋,以及中國的南海。三天之中,地球的景色在不斷變化。臨近月球的時候,窗外變得越來越黑,這時,一個黑的完全無光的圓盤出現在施密特面前,擋住了宇宙中的許多星辰。「後來,我們飛上了月球軌道,我們看到了讓人能屏住呼吸的日出,還有北極光。北極光先是在月球地平線的邊緣出現了兩束極亮的光帶。幾分鐘后,太陽一躍而出。緊接著,我看到地球也升了起來。這是我終生難忘的時刻,我和我的同伴們都驚呆了。過了很久,才想起還有艱巨的任務在等著我們呢。」施密特說。「這些岩石在我的眼中全是寶貝」。

施密特和他的同伴在月球上的第一項任務就是考察山谷中的玄武岩,這其中含有豐富的鈦元素,這種玄武岩足足有3.8億年的歷史。隨後,第二項工作是和阿波羅任務中前幾任的宇航員們一樣,開著月球車找月表岩石。這些岩石在施密特的眼中全是寶貝。在這個過程中,他不願錯過任何一個重大發現。所以當同伴賽爾南讓他稍微休息一下看看地球的時候,施密特根本不捨得停下手中的工作,大叫著:「地球!地球!你不是早看過無數次了嗎?」

施密特當時只想著集中精力,開展工作。因為以後不知道再過多少年才有新的科學家登月。「就在這時,我發現了月球上有桔紅色的土壤,我立即向地面指揮中心報告。」地面指揮中心報告問是否象乳酪的顏色?實際上,這桔紅色的土壤並非氧化而成,而是上億年前古老的火山噴發留下的不尋常的化學物質。這一重大發現對人類研究月球起源有很大的幫助。宇航員們在月球上的第三項工作是通過對山谷的考察,去發現大的劇烈的地理活動是如何引起地殼斷裂、融化的。結果發現,地殼斷裂所產生的碎片對周圍環境有侵蝕的作用。施密特和同伴還找到了一塊岩石,上面的圖案很奇特,描繪著大山的形成過程,難道是原來有其他的地質學家來到過這裡?在地面上,施密特的體重加上笨重的宇航服以及生命支持系統共重達370磅,但在月球上,卻只有61磅重。施密特形容,這也是他在月球上格外開心的原因。他覺得宇航服比起在地面上的時候輕多了。而且宇航服內還貼身裝有防止出汗的製冷材料,使他們可以以每小時10公里的速度在月球上行進卻不會出汗。在月球上停留的時間裡,施密特和同伴共採集了110公斤的月球岩石和土壤,拍了2400張照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