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哥本哈根精神

標籤: 暫無標籤

哥本哈根精神是由玻爾所倡導的一種精神形式。該學說主張平等、自由、濃厚的學術氣氛等。

  「玻爾依靠他的洞察力和鼓舞力量,把他周圍的人的聰明才智充分發揮出來。」傳記作家穆爾則認為,哥本哈根精神是「高度的智力活動、大膽的涉險精神、深奧的研究內容與快活的樂天主義的混合物」,在楊福家先生的《哥本哈根精神》(摘自《大學人文讀本》「人與世界」卷)一文中,又有具體的闡述,這是玻爾所留下的「物理學界最可寶貴的財富」。

  不僅如此,玻爾倡導的「平等、自由討論和相互緊密地合作的濃厚的學術氣氛」,已經成為了一個可放之四海的團隊工作的準則。玻爾的為學與為人同樣值得稱道--他是一個愛國的、然而同時又是積極推動「科學國際化」的丹麥科學家。在他積極營造的那種「使人感到繁忙、激動、活潑、歡快、無拘無束、和藹可親」的氣氛中,「工作著」才會是美麗的。

  正是由於這種精神的存在,玻爾才成功地在丹麥開闢了歐洲又一個物理學聖地,他的研究所名噪一時,是當時所有物理學愛好者們的天堂。哥本哈根精神完美地詮釋了什麼才是團隊精神,至少,它是以一個成功者的姿態存在的,雖然玻爾的團隊是一個科研隊伍,他們針對的是對自然科學的討論和研究,這和商業團隊有著很大的區別,商業團隊中,相互的溝通配合和較為明顯的責任分擔,需要更為統一的思想,對目標的認同,和個人犧牲。

  抽象的定義與具體的例子

  什麼是哥本哈根精神?似乎很難找到一個確切的定義。

  玻爾的摯友、著名物理學家羅森菲耳德所下的定義是:完全自由的判斷與討論的美德。澳

  大利亞物理雜誌編輯羅伯遜的看法是:「哥本哈根精神或許可以很好地被表徵為玻爾給人

  的一種鼓舞和指導,它與聚集在周圍的青年物理學家的才華相結合,體現了領袖與群眾的

  互補關係。」「玻爾依靠他的洞察力和鼓舞力量,把他周圍的人的聰明才智充分發揮出來

  。」傳記作家穆爾則認為,哥本哈根精神是「高度的智力活動、大膽的涉險精神、深奧的

  研究內容與快活的樂天主義的混合物」。

  抽象的定義與具體的例子總是互為補充的。下面來看幾個具體的例子。

  1922年6月,玻爾應邀赴德國格廷根講學,德國一些著名的學者都前來聽講,盛況空前(后

  被稱為「玻爾節」)。當時年僅20歲的大學生海森堡(德國物理學家,諾貝爾物理獎獲得

  者),也隨其導師索末菲從慕尼黑專程趕來聆聽玻爾的演說。在玻爾的每次演講末了,照

  例總有一段時間供大家討論、提問。有一次,當時在大學里只讀了四個學期的海森堡,對

  玻爾的一些看法提出了強烈的異議。玻爾一眼就看出,這些異議是經過仔細研究后提出來

  的,於是,這位在當時已享盛名的教授,在當天下午就邀請海森堡到附近山區散步,以便

  能對問題作出深入討論。在討論中,玻爾既肯定海森堡的很多想法,又十分坦率地談了自

  己的認識過程,還承認「我今天上午說得不夠小心」。最後,玻爾邀請海森堡到哥本哈根

  工作一段時間。海森堡後來回憶說:「我真正的科學生涯是從這次散步開始的。」

  玻爾則認為,他到格廷根講學的最大收穫是第一次遇到了兩位有才華的青年人——海森堡

  和泡利(奧地利物理學家,諾貝爾物理獎獲得者)。

  泡利也是索末菲的學生,比海森堡大一歲。他的可貴之處就是敢於提出非常尖銳的批評,

  後來成了近代物理學中最著名的評論家。在玻爾的邀請下,泡利在玻爾訪問格廷根后就來

  到哥本哈根。玻爾讓他評論研究所的各項工作,並高度評價泡利的作用,不管大事小事,

  總要去找泡利聊一聊。雖然研究所里很多人都怕泡利,但是,逐漸地,大家都開始珍視泡

  利的批評。甚至,當泡利離開哥本哈根之後,他的每次來信都被看做是一件大事,在所內

  廣為傳閱。

  無疑地,玻爾、海森堡、泡利之間的合作對量子力學的發展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正是他

  們,形成了哥本哈根學派的核心。

  哥本哈根精神是怎樣產生的呢?為了回答這一問題,還有必要回顧一下尼耳斯·玻爾是怎

  樣創建玻爾研究所的。

  在1913年,玻爾發表劃時代的三部曲《原子和分子結構》之後,邀請書紛紛來到了玻爾的

  手中:1916年,美國加州大學邀請玻爾去工作,英國曼徹斯特大學校長聘請玻爾去任職;

  1918年,盧瑟福寫出「私人信件,本人親啟」的邀請信,以「把曼徹斯特辦成現代物理研

  究中心」、「年薪200英鎊(相當於玻爾在丹麥收入的兩倍」)為前提,再次請玻爾去英國

  任職。導師和摯友盧瑟福的邀請,對於玻爾當然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但是玻爾回通道:

  我非常喜歡再次到曼徹斯特去。我知道這對我的科學研究會有極大的幫助。但是我覺得不

  能接受您提到的這一職務,因為哥本哈根大學已經盡全力來支持我的工作,雖則它在財力

  上、在人員能力上和在實驗室的管理上,都達不到英國的水平。……我立志儘力幫助丹麥

  發展自己的物理學研究工作……我的職責是在這裡盡我的全部力量。

  玻爾一心一意致力於在自己的國土上建立一個物理研究所。1921年3月3日,在近代物理史

  上有重大影響的玻爾研究所終於宣告成立。在成立大會上,35歲的所長——玻爾說道:「

  ……極端重要的是,不僅要依靠少數科學家的才能,而且要不斷吸收相當數量的年輕人,

  讓他們熟悉科學研究的結果與方法。只有這樣,才能在最大程度上不斷地提出新的問題;

  更重要的是,通過青年人自己的貢獻,新的血液和新的思想就會不斷湧入科研工作。」

  正如澳大利亞學者羅伯遜所指出的:「年輕的丹麥和外國物理學家所帶來的新思想和朝氣

  ,在玻爾及其周圍一批有經驗的合作者的指導下,不久就轉化為豐碩的成果。」在人口不

  到500萬的一個小國里,出現了與英、德齊名的國際物理中心,這裡一直被許多物理學家譽

  為「物理學界的朝拜聖地」。

  這個聖地的中心人物,當然是尼耳斯·玻爾。他事業心極強,日以繼夜地工作,但又幽默

  好客,不擺架子。他愛才如命,到處物色有希望的青年人來所工作。他積極提倡國際合作

  ,以致被人譽為「科學國際化之父」。

  在他的研究所里,既有22歲當講師、27歲當教授的海森堡和作為「上帝的鞭子」的泡利,

  又有開玩笑不講分寸的朗道(前蘇聯物理學家,諾貝爾物理獎獲得者),以及「幾乎把畫

  漫畫、做打油詩作為主要職業,而把物理倒變成副業」的伽莫夫(前蘇聯物理學家)。

  哥本哈根的氣氛使人感到繁忙、激動、活潑、歡快、無拘無束、和藹可親。哥本哈根精神

  隨著量子力學的誕生而誕生,現已成為物理學界最寶貴的精神財富。
上一篇[內部經驗]    下一篇 [《秘密地下室》]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