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哼哈二將,為明代小說《封神演義》作者根據佛教守護寺廟的兩位門神,附會而成的兩員神將。形象威武兇猛,一名鄭倫,能鼻哼白氣制敵;一名陳奇,能口哈黃氣擒將。「兩位神將」原先祇是「一位」金剛力士,本是佛國護法的「二十諸天」之一的密跡金剛。《封神演義》上說鄭倫原為商紂王的部將,拜崑崙度厄真人為師。真人傳給他竅中二氣,將鼻一哼,響如鐘聲,並噴出兩道白光,吸人魂魄。後來被周文王擒獲改邪歸正,卻又被紂王的部下大升斬死。陳奇也是商紂王的部將,曾受異人秘傳,養成腹中一道黃氣,張口一哈,黃氣噴出,見之者魂魄自散。後來被哪吒刺死。在姜子牙封神時敕封鄭倫、陳奇鎮守西釋山門,宣布教化、保護法寶,這就是民間所流傳的哼哈二將。

1 哼哈二將 -人物簡介

哼哈二將哼哈二將
他們兩位原來都是佛國里的金剛力士。據《大寶積經》記載,哼哈二將手拿金剛杵(是一種十分堅固而又鋒利的古代作戰武器),本是保衛佛國的夜叉神,用今天的中國話講,就是把守山門的兩位警衛大神,或者叫兩位把門將軍。他們原來都是有名有姓的:

哼將,原名鄭倫,原是商紂王的大將,是度厄真人的弟子,他拜度厄真人為師。由於鄭倫虔誠拜師,認真學法,因此深得度厄真人的鐘愛,於是度厄真人很快授他一種法術,這就是「竅中二氣」。他在「警衛」中如遇盜賊,只要鼻子一哼,就會響如洪鐘,並隨響聲噴出二道白光,可吸敵人魂魄,所以,任何敵人在他面前都會失敗。

哼哈二將哼哈二將

哈將,名叫陳奇,他腹內有一道黃氣,如果遇到敵人,只要張口哈出一口黃氣,同樣可以吸敵人的魂魄,使敵人呆若木雞,舉手就擒,置敵人於死地。

佛教界還有一種說法,在遠古時代,有一個國王的夫人生了一千個兒子,個個都成了佛。最小的兩個兒子,一個叫青葉髻。一個叫樓至德。他們兩兄弟為了保衛兄長們成佛,同時也為了保護佛法,便自覺自愿做了佛國的佛法神。你看他們兩個,一個站在左邊,一個站在右邊,手拿武器,腹懷「竅中二氣」,怒目而視,威武雄壯,盡職盡責,把守山門,保衛佛國與佛法永遠不受侵害。

2 哼哈二將 -人物原型

哼哈二將哼哈二將
《封神演義》里的哼哈二將

佛教中守護廟門的兩個神,形象威武兇惡,《封神演義》中把它們描寫成兩個有法術的督糧官,一個鼻子里哼出白氣,一個口中哈出黃氣。用來比喻有權勢者手下得力而盛氣凌人的人(如果碰巧是兩個),也比喻狼狽為奸的兩個人。

佛教中哼哈二將

進入大山門,面對大雄寶殿,在山門內的兩邊可以看到兩尊大菩薩,它們就是佛教里最著名的哼哈二將,這兩位大將,他們睜眼鼓鼻,上身裸露,體魄健壯,手持武器,為大力士與大武士模樣。其神態威嚴,怒視凡間。   

提起哼哈二將,他們的來歷是這樣的:他們兩位原來都是佛國里的金剛力士。據《大寶積經》記載,哼哈二將手拿金剛杵(是一種十分堅固而又鋒利的古代作戰武器),本是保衛佛國的夜叉神,用今天的中國話講,就是把守山門的兩位警衛大神,或者叫兩位把門將軍。他們原來都是有名有姓的:   

哼將,原名鄭倫,原是商紂王的大將,是度厄真人的弟子,他拜度厄真人為師。由於鄭倫虔誠拜師,認真學法,因此深得度厄真人的鐘愛,於是度厄真人很快授他一種法術,這就是「竅中二氣」。他在「警衛」中如遇盜賊,只要鼻子一哼,就會響如洪鐘,並隨響聲噴出二道白光,可吸敵人魂魄,所以,任何敵人在他面前都會失敗。  

哈將,名叫陳奇,他腹內有一道黃氣,如果遇到敵人,只要張口哈出一口黃氣,同樣可以吸敵人的魂魄,使敵人呆若木雞,舉手就擒,置敵人於死地。   

佛教界還有一種說法,在遠古時代,有一個國王的夫人生了一千個兒子,個個都成了佛。最小的兩個兒子,一個叫青葉髻。一個叫樓至德。他們兩兄弟為了保衛兄長們成佛,同時也為了保護佛法,便自覺自愿做了佛國的佛法神。他們兩個,手拿武器,腹懷「竅中二氣」,怒目而視,威武雄壯,盡職盡責,把守山門,保衛佛國與佛法永遠不受侵害。 

民間的哼哈二將

「兩位神將」原先祇是「一位」金剛力士,本是佛國護法的「二十諸天」之一的密跡金剛。《封神演義》上說鄭倫原為商紂王的部將,拜崑崙度厄真人為師。真人傳給他竅中二氣,將鼻一哼,響如鐘聲,並噴出兩道白光,吸人魂魄。後來被周文王擒獲改邪歸正,卻又被紂王的部下大升斬死。

陳奇也是商紂王的部將,曾受異人秘傳,養成腹中一道黃氣,張口一哈,黃氣噴出,見之者魂魄自散。後來被哪吒刺死。在姜子牙封神時敕封鄭倫、陳奇鎮守西釋山門,宣布教化、保護法寶,這就是民間所流傳的哼哈二將。

3 哼哈二將 -精彩片段

哼哈二將哼將
第七十四回 哼哈二將顯神通

二將相逢各有名,青龍關前定雌雄;五行道行皆堪並,萬劫輪迴共此生。黃氣無聲能覆將,白光有影更擒兵;須知妙法無先後,大難來時命自傾。

話說黃天祿弟兄三人,裹住陳奇,忽一槍正中陳奇右腿,陳奇將坐騎,跳出圈子外邊,黃天祿隨即趕來。陳奇雖然腿上有傷,他的道術自在,他把盪魔杵一舉,只見飛虎兵蜂擁而來,將腹內煉成黃氣噴出,黃天祿滾下鞍鞽,早被飛虎其撓鉤搭住,生擒活捉去了,進關來見邱引。邱引吩咐也把黃天祿監禁了。話說黃天爵、黃天祥回營,見父言曰:「兄被擒。」

黃總兵十分不樂,差官打聽可曾號令?探馬回報:「啟老爺不曾號令。」話說陳奇有傷,自用丹藥敷搽。只見次日邱引傷痕全愈,要來報仇,乃不戴頭盔,頂上戴一金箍,似頭陀樣,貫甲披袍,上馬提槍,來奔至周營,坐名要黃天祥決戰。報馬報入營中,天祥便欲出戰,飛虎阻擋不住;天祥上馬提槍,出營來見邱引,大呼曰:「邱引今日定要擒你見功。」催開馬,搖手中槍直刺邱引,槍迎面交還,二馬盤旋,雙槍並舉,大戰在關下。黃天祥這根槍,如風狂雨驟,勢不可當;邱引招架不住,掩一槍,回馬往關前就走。黃天祥不知好歹,隨即趕來;只見邱引頂上長一道白光,光中分開, 面現出碗大一顆紅珠,在空中滴溜溜只是轉,邱引大呼:「黃天祥!你看吾此寶。」黃天祥不知所以,抬頭看時,不覺神昏飄蕩,一會辨不出東西南北,昏昏慘慘,被步下軍卒生擒下馬,繩縛二臂。及至醒時,已被捉住。邱引大喜,掌鼓進關。正是:

可憐年少英雄客,化作南柯夢人。

且說邱引拿住黃天祥進關,升堂坐下,傳令兩邊:「把黃天祥推來。」眾人將黃天祥推至面前,黃天祥氣沖斗生,厲聲大呼曰:「邱引!你這逆賊,敢以妖術成功,非大丈夫也。

我死不足惜,當報國恩,若姜元帥兵臨,你這匹夫,有粉骨碎身之禍;你既擒我快與我一死,吾定為厲鬼以殺賊。」邱引大怒曰:「你這叛賊。反出語傷人,你箭射鐧打槍刺,你心下便自爽然;今日被擒,不自求生,又以惡語狂言辱吾。」天祥睜目大罵:「逆賊!我恨不得槍穿你的肺腑,鐧打碎你天靈,箭射透你心窩,方稱我報國忠心;今不幸被擒,自分一死,何必多言,做出那等的模樣?」邱引大怒,命左右:「先梟了首級,仍風化其屍,掛在城樓上。」少時報馬報入周營:「啟老爺!四公子被邱引梟了首級,把屍骸掛在城樓上,風化其屍,請軍令定奪。」黃飛虎聽報,大叫一聲,跌倒在地;眾將扶起,黃總兵放聲大哭曰:「吾生四子,不能為武王至孟津,大會諸侯以立功,今方頭一座關隘,先喪吾三子。」

黃飛虎思子、作詩一首以志感:

「為國捐軀赴戰場,丹心可並日爭光;幾番未滅強梁寇,左術擒兒年少亡。」

話說黃總兵見事機如此,忙修告急申文,連夜差使臣往汜水關老營中,見子牙求救。使臣在路,非止一日,來至行營,旗門官報入中軍:「啟元帥!黃總兵遣官至轅門等令。」子牙傳令令來,使臣至帳前行禮,將申文呈上。子牙展開看畢大驚曰:「可惜鄧九公、黃天祥俱死於非命,著實傷悼。」只見鄧嬋玉哭上帳來:「稟上元帥!末將願往,為父報仇。」子牙許之。又點先行官哪吒同往。哪吒大喜,領了將令,星夜往青龍關來。哪吒風火輪來得快,使先行,嬋玉隨營行走,只見哪吒剎時就至青龍關了。正是:

頃刻千里,須臾至九州。

話說哪吒至營前,報入中軍:「有先行官哪吒轅門聽令。」黃總兵忙叫:「請來。」哪吒進中軍,行體畢,黃總兵曰:「吾奉令分兵至此,不幸子亡兵敗,鄧九公竟被左術喪身,吾在此待罪請援;今先行官至此,吾輩不勝幸甚。」哪吒曰:「小將軍丹心忠義,為國軀捐,青史簡編,永垂不朽,亦不辜負教養之功。」次日,哪吒登風火輪、提火尖槍,往關下搦戰,猛見黃天祥之屍,大怒曰:「吾拿住邱引,定以此為例。」大呼:「城上報事官,快傳與邱引,早來洗頸受戮。」報馬報入帥府:「有將請戰。」邱引聽報,自恃己能,依舊頭陀打扮,竟出關門;看見一人登風火輪而來,大呼曰:「來者莫非是哪吒麽?」哪吒大罵曰:「你這匹夫,黃天祥不過與你敵國之仇,彼此為國,不過梟首,又有何罪,你竟欲風化其屍?我今拿住你,定碎醢汝屍,為天祥泄恨。」把火尖槍擺直取邱引;邱引以槍急架相還,二馬相還,雙槍並舉,來往戰二三十合。邱引就走,哪吒趕來,邱引依舊把頭上白氣升出,現那一顆紅珠出來,在空中旋轉。邱引把哪吒當故凡胎內體,不知他是蓮花化身,便大叫曰:「哪吒!你看吾之寶!」哪吒接頭看見,大笑曰:「無知匹夫,此不過是顆紅珠兒,你叫看他怎麽?」邱引大驚:吾得道修成此珠,捉將擒軍,無不效驗;今日哪吒看見,如何不昏於輪下?心中甚著急,只得勒回馬來又戰;被哪吒用乾坤圈打來,正中邱引肩窩,打得筋斷骨折,伏鞍而逃,敗回關去。哪吒得勝回營,來見黃飛虎不表。且說土行孫催糧至子牙大營,見元帥回令畢。土行孫下殿,不見鄧嬋玉,問其故?武吉曰:「黃飛虎求救兵,申文言你岳翁陣亡,你夫人去了。」土行孫聽得鄧九公已死,著實傷悼,忙忙領子牙催糧箭,督二運逕往青龍關來。不一日至轅門,探馬報入中軍,黃飛虎令請來。土行孫來至帳前,行禮畢,黃飛虎曰:「鄧九公為左道陣亡,吾子二人被擒,天祥被邱引逆賊,風化其屍;今日先行哪吒,打邱引一乾坤圈,逆賊未曾授首。」土行孫曰:「待末將今晚且將天祥屍首盜出,用棺木收殮,明日好擒邱引報此仇。」土行孫下帳來,與鄧嬋玉等相見;只等到晚,土行孫借地行術,逕進關來,先在 面走了一番,及行到囹圄之中,看見太鸞、黃天祿。時至二更,四下 人聲寂靜,土行孫鑽上來,悄悄的叫:「黃天祿!我來了,你放心,不久就取關了。」黃天祿聽得是土行孫聲音,大喜曰:「速些才妙。」土行孫曰:「不必吩咐。」土行孫說了信,逕至城樓上,把繩子割斷天祥的屍首,吊在關外,周紀收取屍首。黃飛虎看見子屍,放聲大哭曰:「少年為國,致捐其軀,真為可惜。」即用棺木收屍。黃飛虎自思想:

「吾生四子,今喪三子,今日不若命黃天爵送天祥屍首回西岐去,早晚方可侍奉吾父,一則不失黃門之後,二則使吾忠孝兩全。」黃飛虎打發第三子黃天爵,押送車回西岐去了。且說邱引被哪吒打傷,次日升廳納悶,只見巡城軍士來報:「黃天祥屍首,夜來不知被何人割斷繩子,將屍首盜去。」邱引聽報,愈加愁悶,陳奇大怒道:「不才出關拿來,為主將報仇。」說罷領本部飛虎兵,至營前搦戰;探馬報入中軍,黃總兵問:「誰人去見陣?」土行孫願往,鄧嬋玉欲為父親報仇,隨往掠陣;夫妻二人出營,見陳奇坐金睛獸,提盪魔杵,滾至陣前。土行孫大罵陳奇曰:「匹夫,用左道邪術,殺吾岳丈,不共戴天。今日特來擒你報仇!」陳奇大笑:「諒你這等人,真如朽腐之物,做得出甚麽事來?殺你恐污吾手。」催開坐騎,提杵就打;土行孫手中棍急架忙迎,杵棍並舉,未及數合,陳奇見土行孫往來,小巧便宜,急切不能取勝。陳奇忙把杵一擺,飛虎兵齊奔前來,陳奇對著土行孫,把嘴一張,噴出一道黃氣;土行孫站不住,一交跌倒在地,飛虎兵把土行孫拿去。陳奇不妨鄧嬋玉在對面,見拿了他丈夫,發出一塊五光石來,正中陳奇嘴上,打得唇綻齒落,阿呀一聲,掩面而走。嬋玉又發一石,夾後心一下,把後心鏡打得粉碎,陳奇只得伏鞍而逃。只見土行孫睜開眼,渾身上了繩子,笑曰:「倒有趣。」陳奇被鄧嬋玉打傷,逃回關內,來見邱引。邱引看見陳奇,鼻青嘴破,袍帶皆松,忙間其故?陳奇曰:「只因拿一不堪匹夫,不防對過有一賤人,用石打傷面門,復一石又打傷脊背,以致失機。」邱引聽說,忙令左右:「將周將拿來。」左右隨將土行孫推至階前,看見土行孫身不滿三四尺,便問陳奇曰:「這樣東西,拿他何用?」命左右推出去,斬了號令。土行孫也不慌不忙,來至關上;左右方欲動手,只見土行孫把身子一扭,杳無蹤跡。正是:

地行道術原無跡,盜寶偷關蓋世雄。

話說左右見土行孫不見了,只嚇得目瞪口呆,慌忙報與邱引。邱引聽報大驚曰:「周營中有此異人也,所以屢伐西岐,俱皆失利。今日不見黃天祥屍首,就是此人盜去,也未可知。」速傳令:「早晚各要謹防關隘。」且說土行孫回見黃總兵,共議取關,忽哨探馬報入中軍:「有三運糧官鄭倫來到,轅門等令。」黃總兵傳令令來。鄭倫至帳前行體畢,言曰:

「奉姜元帥將令,催糧應付軍前聽用。」黃飛虎曰:「多蒙將軍,催糧有功,俟上功勞簿。」鄭倫曰:「俱是為國效用。」鄭倫偶見土行孫也在此,忙問土行孫曰:「足下是二運官,今到此何干?」土行孫曰:「青龍關中有一人,名喚陳奇,也與你一樣拿人。吾岳丈被他拿去,壞了性命,特奉元帥將令,來此救援。只他比你不同,他把嘴一張,口內噴出黃氣來,其人自倒;比你那鼻中白氣,大不相同,覺他的便宜,昨日我被他拿去走一遭。」鄭倫曰:「豈有此理,當時吾師傳我,曾言我之法,蓋世無雙;難道此關,又有此異人?我必定會他一陣,看其真實。」且說陳奇恨鄧嬋玉打傷他的頭面,自服了丹藥,一夜全愈。次日出關,竟坐名只要鄧嬋玉出來,定個雌雄。探馬報入中軍:「啟老爺!陳奇搦戰。」鄭倫出而言曰:「末將願往。」黃飛虎曰:「你督糧亦是要緊的事,原非先行破敵之職,恐姜丞相見罪。」鄭倫曰:「俱為朝廷出力,何害於理?」黃飛虎只得應允。鄭倫上了金睛獸,提降魔杵,領本部三千烏鴉兵,出營來見陳奇,也是金睛獸,提盪魔杵,也有一隊人馬,俱穿黃號衣,也拿著撓鉤套索。鄭倫心下疑惑,乃至陣前大呼曰:「來者何人?」陳奇曰:「吾乃督糧上將軍陳奇是也。你是何人?」鄭倫笑曰:「吾乃三運糧總督官鄭倫是也。」鄭倫問曰:

「聞你有異術,今日特來會你。」鄭倫催開金睛獸,搖手中降魔杵,劈頭就打;陳奇手中盪魔杵,迎面交加,一場大戰。怎見得?

二將陣前尋斗賭,兩下交鋒誰敢阻;這一個似搖頭獅子下山崗,那一個不亞擺尾狻猊尋猛虎。這一個忠心定要正乾坤,那一個赤膽要把江山輔,天生一對惡星辰,今朝相遇爭旗鼓。

話說二將大戰虎穴龍潭,這一個惡狽狠,圖睜二目;那一個格吱吱,咬碎恨牙。只見土行孫同哪吒出轅門來看二將交兵,連黃飛虎同眾將,也在門旗下,都來看廝殺。鄭倫正戰之間,自忖此人,當真有此法術,打人不過先下手為妙,把杵在空一擺;鄭倫部下烏鴉兵,行如長蛇陣一般而來。陳奇看鄭倫擺杵,士卒把撓鉤套索,似有拿人之狀;陳奇搖杵,他那飛虎兵也有套索撓鉤,飛奔前來。正是:

能人自有能人伏,今日哼哈相會時。

鄭倫鼻子兩道白光,出來有聲;陳奇口中黃光,自迸出。陳奇跌了個金冠倒躅,鄭倫跌了個鎧甲離鞍;兩邊兵卒,不敢拿人:各人只顧搶各人主將回營。鄭倫被烏鴉兵搶回,陳奇被飛虎兵搶回,各自上了金睛獸回營。土行孫同眾將,笑得腰軟骨酥。鄭倫自嘆曰:「世間又有此異人,明日定要與他定個雌雄,方肯罷休。」不表。且說陳奇進關來,見邱引盡言其事;邱引又聞佳夢關失了,心下不安。次日,鄭倫關下搦城:陳奇上騎,出關言曰:「鄭倫!大丈夫一言已定,從今不必用術,各則手上工夫,你我也難得會。」催開坐騎,又殺了一日,未見輸蠃。只見黃飛虎與眾將,俱在帳上,共議取關之策。哪吒曰:「如今土行孫也在此,不若今夜我先進關,斬關落鎖,夜 乘其無備取了關為上策。」黃飛虎曰:「全仗先行。」正是:

哪吒定計施威武,今夜青龍屬武王。

哼哈二將哈將
話說邱引在關內,修表進朝歌,遣將來此協同守關,共阻周兵。不覺是一更時分,土行孫先進關 來,暗暗在囹圄中,打點放黃天祿、太鸞。二更時分,哪吒登風火輪,飛進關來,當在城樓上,祭起金磚,把守門軍士打散,隨撞開拴鎖,周兵吶喊一聲,殺進城中;金鼓大作,天翻地覆,城中大亂,百姓只顧逃生。土行孫在囹圄中,聽得吶喊,隨放了黃天祿、太鸞,殺出本府來。邱引還不曾睡,慌忙上馬,提槍出府;只見燈光影 ,火把叢中,見金甲紅袍,乃武成王黃飛虎,哪吒登風火輪,使槍殺來。鄧秀、趙升、孫焰紅把邱引裹在當中;鄭倫殺進城來,正遇陳奇,二將交兵大戰。黃天祿從後面殺出府來,土行孫倒拖 鐵棍,往邱引馬下舉棍打來;邱引不及堤防,被土行孫一棍,正打著他馬七寸。那馬便前蹄直豎,把邱引跌下馬來;黃飛虎看見,忙拈槍刺來,邱引已借土遁去了。正是死生有定,不該絕於此關。且言眾將裹住陳奇,被哪吒祭起乾坤圈,打中陳奇,傷了臂膊,往左一閃,被黃飛虎二槍,刺中脅下,死於非命。殺到天明,黃飛虎收兵查點,只走了邱引。黃飛虎升廳,出榜安民,查明戶口冊籍,留將守青龍關。黃總兵回營,先有哪吒報捷,土行孫仍催糧去了。且說子牙在中軍,與眾將正議三略六韜,報事官報:「元帥!哪吒等令。」子牙命傳進來,哪吒至中軍,備將取了青龍關事,說了一遍,弟子先來報捷。子牙大悅,謂眾將曰:

「吾意先取此二關者,欲通吾之糧道;若不得此,倘紂兵斷吾糧道,前不能進,使不能退,我先首尾受敵,此非全勝之道也。故為將先要察此,今幸俱得,可以無憂。」眾將曰:「元帥妙算,真無遣策。」正談論間,左右報:「黃飛虎等令。」子牙曰:「令來。」飛虎至中軍,打躬行禮。子牙賀過功,因不見鄧九公、黃天祥在前、心中甚是凄楚,嘆曰:「可惜忠勇之士,不得享武王之祿耳。」營中治酒歡飲。次日,子牙差辛甲先下一封戰書。話說汜水關韓榮,見子牙按兵不動,分兵取佳夢關、青龍關,速速差人打探,回報二關已失。韓榮對眾將曰:「今西周已得此二關,軍威正盛;我等正當中路,必須協力共守,毋得專恃力戰也。」眾將各有不忿之色,願決一死戰;正議間:「報姜元帥遣官下戰書。」韓榮命令來,辛甲至殿前,將書呈上。韓榮接書展開觀看,書曰:

「西周奉夫征討天寶大元帥姜尚,致書於汜水關主將麾下:常聞天命無常,惟有德者,永獲天眷。今商王紂淫酗肆虐,暴殄下民,天愁於上,民怨於下,海宇分崩,諸侯叛亂,生民塗炭;惟我周王,特恭行天之罰。所在民心效順,強梁授首;所有佳夢關、青龍關逆命,俱已斬將搴旗,萬民歸順。今大兵至此,特以尺一之書,咸使聞知,或戰或降,早賜明決,毋得自誤。」

韓榮觀看畢,即將原書批回,來日會戰。辛甲領書回營,見子牙曰:「奉令下書,原書批回,明日會兵。」子牙整頓士卒,一夜無詞。次日,子牙行營礮響,大隊擺開出轅門,在關下搦戰;有報馬報入關來:「今有姜元帥關下請戰。」韓榮忙整點人馬,放礮吶喊出關;左右大小將官分開,韓榮在馬上,見子牙號令森嚴,一對對英雄威武。怎見得?有鷓鴣天一詞為證:

殺氣騰騰萬里長,旌旗戈戟透寒光;雄師手仗一環劍,虎將鞍橫丈八槍。軍浩浩,士忙忙,鑼鳴鼓響猛如狼;東征大戰三十陣,汜水交兵第一場。

話說韓榮在馬上見子牙,口稱:「姜元帥請了!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元帥何故動無名之師,以下凌上,甘心作商家之叛臣?吾為元帥不取也!」子牙笑曰:「將軍之言差矣!君正則居其位,君不正則求為匹夫不可得,是天命豈可常哉?惟有德者能君之。昔夏桀暴虐,成湯伐之,代夏而有天下。今紂王罪過於桀,天下諸侯叛之,我周特奉天之罰,以討有罪,安敢有逆天命,厥罪惟鈞哉?」韓榮大怒曰:「姜子牙!我以你為高明之士,你原來是妖言惑眾之人;你有多大本領,敢出大言?那員將與吾拿了?」傍有先行王虎,走馬搖刀,飛奔前來,直奔子牙。只見哪吒已登風火輪,舉槍忙迎,輪馬相交,刀槍並舉;兩下 喊聲不息,鼓角齊鳴。未及數合,哪吒奮勇一槍,把王虎挑於馬下;魏賁見哪吒得勝,把馬一磕,搖槍前來,飛取韓榮。韓榮手中戟,迎面交還,魏賁的槍勢如猛虎;韓榮見先折了王虎,心下已自慌忙。無心戀戰。只見子牙揮動兵將,衝殺過來,韓榮抵敵不住,敗進關中去了,子牙得勝回營不表。且說韓榮兵敗進關,一面具表,往朝歌告急,一面設計守關。正在緊急之時,忽報:「七首將軍余化等令。」韓榮聽得余化來至,大喜,忙傳令令來。余化至殿上行禮,韓榮曰:「自從將軍戰敗去後,反被黃飛虎走出去了。不覺數載,豈意他養成氣力,今反夥同姜尚,三路分兵,取了佳夢關、青龍關,盡為周有。昨日會兵,不能取勝,如之奈何?」余化曰:「末將被哪吒打傷,敗回蓬萊山,見我師尊,燒煉一件寶物,可以復我前仇,縱周家有千萬軍將,只叫他片甲無存。」韓榮大喜,治酒管待。話說次日余化至周營討戰,子牙問:「誰去出馬?」哪吒應聲而出:「弟子願往。」哪吒道罷,登輪提槍,出得營來,一見余化,哪吒認得他,大叫曰:「余化慢來!」余化見了仇人,把臉紅了半邊;也不答話,催開金睛獸,搖戟直取哪吒。哪吒的槍,迎面交還,輪獸相交,戟槍並舉,來往衝殺,有二三十合。哪吒的槍,乃太乙真人傳授,有許多機變,余化不是哪吒對手。余化把一口刀,名曰「化血神刀」,祭起如一道電光,中了刀痕,頃刻即死。怎見得?有詩為證:

「丹爐曾煅煉,火用功夫;靈氣後先妙,陰陽表 扶。透甲元神喪,沾身性命無;哪吒逢此刃,眼下血為膚。」

余化將化血刀祭起,那刀來得甚快,哪吒躲不及,中了一刀。大抵哪吒是蓮花化身,俱是蓮花瓣兒,周身縱傷了,他不比凡夫血肉之軀,登時即死,該有凶中得吉。哪吒著了刀傷,大叫一聲,敗回營中,走進轅門,跌下風火輪來。哪吒著了刀傷,只是顫,不能做聲。

旗門官報與子牙,子牙令扛抬至中軍,子牙叫:「哪吒!」哪吒不答,子牙心下悶悶不樂。

不知哪吒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4 哼哈二將 -傲徠峰

哼哈二將傲徠峰
在泰山西路自無極廟西北行約2公里即至天勝寨,為西漢末年赤眉軍寨址,四面環山,形勢險要。北崖有石洞,額書「玉皇洞」,洞中可三處窺天,又名三透天。洞前房基、張旗石、柱窩、石臼皆存。西南為跑馬場,西北為演武場。再北山坳有三洞,其一額「仙陽洞」。元初僧通慧行全結茅於此,民國年間為女道修行處。

寨西北一峰,形似雄獅,名獅子峰,俗稱駱駝峰或雞冠峰。西又一峰,高聳峻削,丹壁奇特,名扇子崖。明代楊博題「仙人掌」。峰極險峻,唯藉助繩索自西南隅方可攀巔。赤眉軍曾就頂設望哨。明代舉人王無欲築室崖巔,后又結茅其下,名西山別業。民間有「打開扇子崖,金銀財寶往家抬」的傳說。1990年,依崖鑿階,修築雲梯,以便攀登。

崖西是傲徠峰,又名芙蓉峰。峰高不過泰山主峰之半,但犀利崢嶸,有傲然不向泰山低頭之勢,故民有諺:「傲徠高,傲徠高,近看與岱齊,遠看在山腰。」東南,絕壁之下有月亮洞,內有月亮泉。泉水自洞頂下注,冬結冰柱,春來依然,似龍宮冰窟。

據考證《西遊記》作者吳承恩當年進京趕考遊覽扇子崖受到啟發,把這兒的許多景物寫進了故事裡。扇子崖就是鐵扇公主的扇子,傲徠峰是傲徠國原址,還有魔王洞、獅駝嶺、石猴觀海等。

1995年迎勝村為了開發旅遊資源,在扇子崖上修建了鐵梯;在崖前創建了閣樓式茶舍和餐館。

峰崖交接處為山口,前有扇子崖廟,明末清初泰安舉人王無欲建,民國年間道士梁鴻峻重修,建國后漸毀。1988年,迎勝村與國家聯合投資重修盤路、廟宇,重塑神像,煥然一新。廟門東向。正殿為元始天尊殿,殿壁頂為石拱建築,俗稱無梁殿。今殿內正中供元始天尊,東側為黃天化、土行孫、無極、韓毒龍、殷洪、洪錦、方相、哼將、韋禮;西為黃天祥、黃天祿、蘇全忠、薛惡虎、殷蛟、黃天爵、方弼、哼哈二將、韋陀等18陪神。殿西有地母宮,祀地母、無極老母、眼光奶奶。又西為呂祖祠,閣樓式,祀呂祖。再西為太陽廟,祀太陽神、月亮奶奶、送生娘娘。

自正殿前沿階下谷,有真武洞,清光緒年間建,題額「玄天上帝」,內祀真武神及金童玉女。前為會仙庵舊址,今房基、石廟尤存。又東路旁有巨石,上有清康熙初年線刻一老僧坐蓮修身。廟南隔溪相望有弄水岩,雙峰崛起,澗水東流,至西百丈崖下注西溪。

山口后是長谷絕澗,名青桐澗。明清時山民多在此采青桐芽制茶,名女兒茶。明《岱史》贊其「清香異南茗」。澗北有壺瓶崖,危崖萬丈,突兀類壺瓶狀而名。立於山口,東瞻扇子崖如半壁城垣,遙遙欲墜;西望傲徠峰,峰峙中天;北眺壺瓶崖,絕壁入雲,連綿數里,氣勢磅礴。清人劉應時詩云:「獨秀西南數傲徠,天門洞宇鎮蒿萊。竹林曲抱青峰雲,月障高懸碧澗開。石壁谷中雲散去,仙人掌上鶴飛回。登臨不盡平生興,對景愧無作賦才。」

5 哼哈二將 -金剛和哼哈二將

金剛是梵文Vajra的意譯,意譯為「縛日羅」、「伐折羅」。本來是指吠陀和印度神話中的狼牙棒、粗棒,是眾神之王因陀羅的武器。金剛由金、銅、鐵;山岩製成,有4角或l0O個角,還有1000個利齒,在佛教中,金剛以其譬喻堅固、銳利、能摧毀一切,成為堅固、不滅的象徵。古印度兵器金剛桿也作為豐產的象徵,也曾作為公牛生殖器的形像,在佛教密宗中則表示伏魔、斷煩惱、堅利智的法器。

金剛力士,就是一些手執金剛柞在佛國從事護法的衛士。
           

哼哈二將哼哈二將
金剛密跡,又叫密跡金剛、密跡力士、秘密主,是手持金剛杵給佛擔任警衛的夜叉神的總頭目。「夜叉」是梵文音譯,又譯為「葯叉」,意思是「能啖鬼」、「捷疾鬼」、「勇健」是印度神話中一種半神的小神靈。《大日疏經》卷一說;「西方謂夜叉為秘密,以其身口意速疾隱秘,難可了知,故舊翻或為密跡。若淺略明義,秘密主即是夜叉王也。」「密跡」是因其能聽到一切諸佛秘要密跡之事。
           
密跡金剛本是出身顯赫的法意太子,他發誓皈依佛門,「當作金剛力士,常親近佛」,以便「普聞一切諸佛秘要密跡之事」。後來,他成十五百金剛的隊長,被稱「密跡金剛」或「夜叉王」,再后他.又一分為二,分化為兩個金剛力士,專門把守山門,被稱為「哼哈二將。」

哼哈二將是佛寺大門的侍衛。
           
佛寺大門一般是三門並立,中間一大門,兩旁各有一小門,象徵「三解脫門」(空門、無相門、無作門)。「三門」又稱「山門」。有的寺院只有一座大門,也稱為三門式山門。三門常蓋作殿堂式,故又稱為「山門殿」。哼哈二將便分立在山門兩側,威風凜凜。

兩位金剛力士面貌雄偉,滿臉忿怒之相。頭戴寶冠,上半身裸體,手執金剛桿,兩腳張開。左邊的力士怒顏張口,發出「哈」的「哈將」,右邊的力士則忿顏閉唇,為發出   「哼」聲的「哼將」。兩位門神的主要區別就在這開口閉口之間。

哼哈二將完全是中國佛教的附會,這種叫法來源於明代神魔小說《封神演義》。

《封神演義》中有鄭倫、陳奇二將,鄭倫是商朝的督糧上將,拜西崑崙度厄真人為師,真人教了他一手哼鼻的絕招,遇到敵人,鼻子一哼,噴出白光兩道,吸人魂魄,敵人便被擒拿。陳奇也是商朝督糧官,受異人傳授,遇敵時只要張嘴一哈,噴出一道黃氣,見者魂魄自散。後來哼、哈二將相逢,各逞奇術,各顯神通,打得不分勝負。周滅商后,姜子牙歸國封神,敕封他二人為鎮守山門、宣布教化、保護佛法的哼哈二將。

北京戒台寺三門殿里的哼哈二將高二丈余,體魄雄壯,上身裸露,肌肉飽滿,一個張口呼哈,一個閉口怒哼。形象逼真,猙獰可怖,為較有名哼哈二將形象。

6 哼哈二將 -參考資料

http://www.greatchinese.net/gods/hengha.htm


 

上一篇[明相]    下一篇 [中阿肯色大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