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唐多令》,詞牌名,也寫作《糖多令》,又名《南樓令》,雙調,六十字,上下片各四平韻,亦有前片第三句加一襯字者。

1詞牌格律

(○平聲 ●仄聲 ⊙可平可仄 △平韻 ▲仄韻)
⊙●●○△,○○⊙●△。●○○、●●○△。⊙●⊙○○●●,⊙⊙●,●○△。
⊙●●○△,○○⊙●△。●○○、●●○△。⊙●⊙○○●●,⊙⊙●,●○△。
典範詞作(平聲 仄聲 ⊙可平可仄 平韻 仄韻) 【宋】吳文英《唐多令·何處合成愁》
【明】陳子龍《唐多令·寒食》
【宋】張炎《唐多令·一見又天涯》 【清】納蘭性德《南樓令·塞外重九》
【清】曹雪芹《唐多令·詠絮》

2詞牌出處

唐多令,調見劉過《龍洲詞》。雙調,六十字,上下片各五句四平韻。上下片第三句多作上三下四,結句多作上三下三。另有六十一字,六十二字兩體,分見夢窗、草窗,是變格。又名《糖多令》、《南樓令》、《箜簇曲》。

3 宋 劉過 唐多令

唐多令劉過
安遠樓小集,侑觴歌板之姬黃其姓者,乞詞於龍洲道人,為賦此《糖多令》。同柳阜之、劉去非、石民瞻、周嘉仲、陳孟參、孟容。時八月五日也。
蘆葉滿汀洲,寒沙帶淺流。二十年重過南樓。柳下系船猶未穩,能幾日,又中秋。
黃鶴斷磯頭,故人今在不?舊江山渾是新愁。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游。
劉過詞能夠在辛派陣營中佔據重要一席,並不僅僅是因為那些與辛棄疾豪縱恣肆之風相近的作品,還在於那些豪邁中頗顯俊致的獨特詞風,正如劉熙載所說:「劉改之詞,狂逸之中自饒俊致,雖沉著不及稼軒,足以自成一家。」(《藝概》)此詞就是這麼一首具有獨特風格的詞。
這是一首登臨名作。作者借重過武昌南樓之機,感慨時事,抒寫昔是今非和懷才不遇的思想感情。安遠樓,在武昌黃鵠山上,一名南樓。建於淳熙十三年(1186)。姜夔曾自度《翠樓吟》詞紀之。其小序雲「淳熙丙午冬,武昌安遠樓成,與劉去非諸友落之,度曲見志」,具載其事。
劉過重訪南樓,距上次登覽幾二十年。當時韓侂胄掌握實權,輕舉妄動,意欲伐金以成就自己的「功名」。而當時南宋朝廷軍備廢馳,國庫空虛,將才難覓,一旦挑起戰爭,就會兵連禍連,生靈塗炭。詞人劉過以垂暮之身,逢此亂局,雖風景不殊,卻觸目有憂國傷時之慟。這種心境深深地反映到他的詞中。
詞一起用了兩個偶句,略點景物,寫登樓之所見。
但既無金碧樓台,也沒寫清嘉的山水。呈現在人們面前的只是一泓寒水,滿目荒蘆而已。這裡的「滿」字和「寒」字下得好,把蕭疏的外景同低徊的心境交融在一起,勾勒出一幅黯淡的畫面,為全詞著上了一層「底色」。細味這殘蘆滿目、淺流如帶的詞境,不止氣象蕭瑟,而且寫出了居高臨下的眺望之感來,是統攝全篇的傳神之筆。接下去,作者以時空交錯的技法把詞筆從空間的憑眺折入時間的溯洄,以虛間實,別起波瀾。「二十年重過南樓」,一句里包含了多少感慨!二十年前,也就是安遠樓落成不久,劉過離家赴試,曾在這裡過了一段狂放不羈的生活。所謂「醉槌黃鶴樓,一擲賭百萬。」(《湖學別蘇召叟》)以及「黃鶴樓前識楚卿,彩雲重疊擁娉婷」(《浣溪沙。贈妓徐楚楚》),這就是他當年遊蹤的剪影。二十年過去了,可是以身許國的劉過卻「四舉無成,十年不調」,仍然一襲布衣。如今故地重經,而且是在這個危機四伏禍亂不遠的時候,怎不令人凄然以悲呢?句中的「過」字點明此行不過是「解鞍少駐初程」的暫歇而已,並為下文伏線。「柳下」三句,一波三折,文隨意轉,極見工力。「未穩」上承「過」字,說明行色匆匆,鉤鎖緊密,見出文心之細。「能幾日,又中秋」,意謂不消幾天,中秋又來到了。一種時序催人的憂心、烈士暮年的悲感和無可奈何的嘆喟都從這一個「又」字里泄露出來。三句迭用「猶」、「能」、「又」等虛字呼應提攜,真能將詞人靈魂的皺摺淋漓盡致地揭示無餘。
過片以後純乎寫情,都從「重過」一義生髮。曰「故人」,曰「舊江山」,曰「新愁」,曰「不似」,莫不如此。章法之精嚴,風格之渾成,堪稱《龍洲詞》中上上之作。「黃鶴」二句從設問提起,妙處在能從虛際轉身。「磯頭」上綴一「斷」字,便有殘山剩水的凄涼意味,不是泛泛之筆。「舊江山渾是新愁」,是深化題旨之重筆。前此種種灰黯的心緒,所為伊何?
難道僅僅是懷人、病酒、嘆老、悲秋么?被宋子虛譽為「天下奇男子,平生以氣義撼當世」(《龍洲詞跋》)的劉過是不會自溺於此的,劉過此詞的憂國傷時之感無疑要高於宋玉《九辨》單純的寒土悲秋之感。他此刻所感受的巨大的愁苦,就是對韓侂胄引火自焚的冒險政策的擔憂,就是對江河日下的南宋政局的悲痛。
舊日的壯麗江山籠罩著戰爭的陰影,而他對於這場可怕的災難竟然無能為力,這怎麼不教人悲從中來不可斷絕呢?「渾是新愁」,四字包括三層含義。本有舊愁,是一層;添了新愁,是第二層。愁到了「渾是」的程度,極言分量之重,是第三層。舊愁為何?就是他《憶鄂渚》詩所云「書生豈無一策奇,叩閽擊鼓天不知」之懷才不遇報國無門的苦悶。卒章三句買花載酒,本想苦中求樂,來驅散一下心頭的愁緒。可是這家國恨、身世愁又豈是些許花酒所沖淡得了的!先用「欲」字一頓,提出遊樂的意願,接著用「不似」一轉,則縱去也無復當年樂趣,表示了否定的態度。「少年」,是一個比較寬泛的概念,相對於已老之今日而言。劉過初到南樓,年方三十,故可稱為少年。且可與上片之「二十年重過南樓」相綰合,論其章法,確有草灰蛇線之妙。如此結尾,既沉鬱又渾成,令人讀之有無窮哀感。
劉過的愛國詞篇,多為豪爽奔放,痛快淋漓之作。但這首《糖多令》卻寫得蘊藉含蓄,耐人咀嚼。與其他愛國詞比較,的確別具一格,故而流傳甚廣。《糖多令》即《唐多令》,原為僻調,罕有填者。自劉詞出而和者如林,其調乃顯。劉辰翁即追和七闋,周密而因其有「重過南樓」之語,為更名曰《南樓令》。可見此詞影響之大。

  

4 鄧剡 唐多令

作者介紹
鄧剡,字光薦,號中齋,文天祥的同鄉和朋友。
賞析
此處西風指的不是空氣的流動,而是蒙古的入侵,就是說兵戈已經造成天下的改朝換代,更造成了我淪為階下囚的悲慘情景。此處把外來勢力比喻成凄冷的西風,因為沒有本體和比喻詞,所以是借喻
營造了一種國破家亡,物是人非的意境,大宋的江山已經不在了,人民也都成了亡國奴,只要那大雁,明月和蘆花還和以前一樣,表達作者的一種對故國的熱愛和對亡國的不甘。

5 清 曹雪芹 唐多令

唐多令·柳絮 曹雪芹
粉墮百花洲,香殘燕子樓。一團團逐隊成毬。飄泊亦如人命薄,空繾綣,說風流。
  草木也知愁,韶華竟白頭!嘆今生誰舍誰收?嫁與東風春不管,憑爾去,忍淹留。

6作者介紹

曹雪芹,清代小說家,著名文學家。名沾(音zhān),字夢阮,號雪芹,又號芹溪、芹圃。祖籍遼寧遼陽,先世原是漢族,後為滿洲正白旗「包衣」人。性格傲岸,憤世嫉俗,豪放不羈。嗜酒,才氣縱橫,善談吐。曹雪芹是一位詩人。他的詩,立意新奇,風格近於唐代詩人李賀。他最大的貢獻在於小說創作,他所創作的長篇小說《紅樓夢》代表了中國古典小說的最高成就,在世界文壇上享有崇高聲譽。

7賞析

「粉墮」二句:粉墮、香殘,指柳絮墮枝飄殘;粉,指柳絮的花粉。百花洲,《大清一統志》:「百花洲在姑蘇山上,姚廣孝詩:『水灧接橫塘,花多礙舟路。』」林黛玉是姑蘇人,藉以自況。燕子樓,典用白居易《燕子樓三首並序》中唐代女子關盼盼居住燕子樓懷念舊情的事。后多用以泛說女子孤獨悲愁。又蘇軾《永遇樂》詞:「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故也用以說女子亡去。逐對成球:形容柳絮與柳絮碰到時黏在一起。「球」諧音「逑」;逑,配偶。這句是雙關語。戚序、程高本「對」作「隊」,則只就景物說。從己卯、庚辰本。 繾綣:纏綿,情好而難分。風流,因柳絮隨風飄流而用此詞,說才華風度。小說中多稱黛玉風流靈巧。 誰拾誰收:以柳絮飄落無人收拾自比。戚序、程高本「拾」作「舍」,誤。以柳絮說,「舍」它的是柳枝;若作自況看,寶玉亦未曾「舍」棄黛玉。今從己卯、庚辰本。「嫁與東風」句:亦以柳絮被東風吹落,春天不管,自喻無家可依,青春將逝而沒有人同情。用唐人「可憐日暮嫣香落,嫁與春風不用媒」詩意。 忍淹留:忍心看柳絮漂泊在外,久留不歸。
《紅樓夢》第七十回,說暮春時節,史湘雲見到柳絮飛舞,偶成一首《如夢令》,因而提議起社填詞,林黛玉因重建桃花詩社而又受耽擱未能舉行詩會,就積極響應湘雲的建議。兩人立即著手籌備,以「柳絮」為題,擇取幾個小令為詞調。請大家以拈鬮之法分詞調填詞。黛玉抽到的詞牌便是《唐多令》。
這首詞從「粉墮」「香殘」「漂泊」「白頭」「無人收」描寫出柳絮墮枝飄殘,被東風吹落、飄泊無根的特點,既抒發紅顏(年華)易逝又抒發自己寄人籬下、無人理解的孤獨和哀愁。黛玉從飄遊無定的柳絮,聯想到自己孤苦無依的身世,預感到薄命的結局,把一腔哀惋纏綿的思緒寫到詞中去。曾游百花洲的西施,居住燕子樓的關盼盼,都是薄命的女子,似乎是信手拈來,實際是有意自喻。柳絮任東風擺布,正是象徵黛玉在命運面前無能為力。
上一篇[布爾克]    下一篇 [麥克菲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