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用人官渡之戰

唯才是舉大意是只要是有才能的人就薦舉。

1基本信息

詞目】唯才是舉
拼音】wéi cái shì jǔ
近義詞
任人唯賢 、舉賢任能、知人善任
【反義詞】
任人唯親
【解釋】
只要是有才能的人就薦舉。推舉人才的時候,根據人是否有才能來推舉。只有有才能的人,才任用、推舉。
出處
三國·魏·曹操《求賢令》:「二三子其佐我仄陋,唯才是舉,吾得而用之。」

2示例

今選舉不採職政之優劣,專簡年勞之多少,斯非盡才之謂。宜棄彼朽勞,~。 ★《北史·高允傳》

3典故

三國時期,曹操講求「唯才是舉」,哪怕「負污辱之名,見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國用兵之術」的人才,「其各舉所知,勿有所遺」的網羅,即使在當今社會裡,有如此識見和氣度的領導,也不多見。當時,在許都,可以設想,是一個多麼人才濟濟的興旺局面。就以文學來說,我們所講的建安時期文學的繁榮景象,大部分作家都在曹氏父子周圍。至於那些政治上、軍事上的謀士,則更是曹營中的骨幹力量。
官渡之戰,是決定曹操能不能立足於天下的最大考驗,不消滅這個無論在軍事上政治上的勁敵,曹操一天不得安生,連覺都睡不踏實的。而且,袁紹手下的謀士,像許攸、沮授、審配、郭圖,也都是一流的「智囊」。因此,曹、袁之戰,也是一場謀士之戰,結果,由於袁紹「多疑而寡決」,手下謀士又分幫結派,紛爭傾軋,可以打贏的仗,也打輸了。而曹操之勝,應該說,很大程度獲益於他的這些謀士的高明對策。
官渡之戰,久攻不下的時候,曹操也動搖過的,因為幾無隔宿之糧,乾脆不如撤兵算了。他同荀彧商量,這位謀士給曹操寫了封信,信內建議:「公今畫地而守,扼其喉而使不能進,情見勢竭,必將有變。此用奇之時,斷不可失。」以弱戰強,正如狡兔和鷙鷹搏鬥,只有一口氣不停地拖著叼住它的鷹向前奔走,愈到最後時刻,愈不能泄勁,堅持到底,才是勝利。哪怕稍一遲疑,全盤皆輸,必然會成為鷙鷹的一頓美餐了。官渡大捷以後,他給皇帝上表,給荀彧請功。
曹操在這份《請增封荀彧表》中說道:「昔袁紹作逆,連兵官渡。時眾寡糧單,圖欲還許,尚書令荀彧,深建宜住之便,遠恢進討之略,起發臣心,革易愚慮,堅營固守,徼其軍實;遂摧撲大寇,濟危以安。」他還設想,「向使臣退軍官渡,紹必鼓行而前,敵人懷利以自百,臣眾怯沮以喪氣,有必敗之形,無一捷之勢。」所以,曹操承認荀彧的謀略,「以亡為存,以禍為福,謀殊功異,臣所不及」。即使在今天,能找到這樣敢於襟懷坦白,承認自己「不及」部下的人,怕也不多的。
歷史上曹操是「唯才是舉」的典範, 曹操用人「不念舊惡」,比如張綉;「各盡其才」比如任峻;善於在實踐中選拔人才,比如郭嘉;此外,能用度外人,比如劉備。從這些方面我們可以看到,曹操思賢若渴,為了實現自己的霸業,不拘一格,廣攬人才,知人善任,能用度外之人。
魏漢末社會中的世家大族,魏晉時稱為士族,影響很大,名士多出於這個階層,或者在政治上站在這個階層一邊。曹操由於其宦官家族的身世,一般說來不為名士所尊重,不具備戰勝出身於世家大族的割據者的政治優勢。操殺戮譏議自己的名士邊讓,引起兗州士大夫的激烈反抗,其勢力幾乎覆沒。東漢世家大族的代表人物袁紹,實力和影響遠勝操,在討曹檄文中曾辱罵操是「贅閹遺丑」。官渡之戰時,操的文武官員多與袁紹通謀。操不得不度外用人,發布「唯才是舉」的教令,拔用那些不齒於名教但有治國用兵之術的人。但操選官的真正準則並不是「唯才是舉」,而是「治平尚德行,有事賞功能」。操不但不曾籠統地否定世家大族素所強調的德行標準,而且很重視對名士的爭取。在其帷幄中有許多名士。官渡戰前,徐州混亂,他曾派出名士陳群、何夔等人出宰諸縣,以圖穩定局勢。操得鄴城后,立即辟用紹原來轄區內的名士;破荊州,也儘力搜羅本地的和北方逃來的士人。操越到晚年,越是以慎德為念。
上一篇[曹熊]    下一篇 [道德品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