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唯識宗,又作慈恩宗、瑜伽宗、應理圓實宗、普為乘教宗、唯識中道宗、唯識宗、有相宗、相宗、五性宗。廣義而言,泛指俱舍宗、唯識宗等以分別判決諸法性相為教義要旨之宗派,然一般多指唯識宗,或以之為唯識宗之代稱。為中國佛教十三宗之一,日本八宗之一。即以唐代玄奘為宗祖,依五位百法,判別有為、無為之諸法,主張一切唯識之旨之宗派。

唯識宗唯識宗創始人-玄奘

1 唯識宗 -簡介

唯識宗
大慈恩寺

唯識宗,又稱法相宗,因剖析一切事物(法)的相對真實(相)和絕對真實(性)而得名。又因強調不許有心外獨立之境,而被稱為唯識宗。由於創始者玄奘及其弟子高足窺基法師常往大慈恩寺,故又稱慈恩宗。創始人玄奘曾遊學印度17年,回國后先後譯出瑜伽學系的「一本十支」各論,並揉譯了《成唯識論》,奠定了唯識宗的理論基礎。其弟子神昉、嘉尚、普光,窺基等對該宗典籍競做註疏,在理論上各有發揮。特別是窺基,直紹玄奘所傳,融會貫通,加以發揚,有「百部疏主」之稱,窺基之後,慧沼、智周傳承兩代,各有闡揚。自智周弟子如理支后,即逐漸衰微。

唯識論主要奉古印度大乘佛學瑜伽一系學說,其所依經典,即以《瑜伽師地論》為本,以《白法明門論》、《五蘊論》、《顯揚聖教論》、《攝大乘論》、《雜集論》、《辨中邊論》、《唯識十二論》、《唯識十三頌》、《大乘莊嚴經論》、《分別瑜伽論》等十論為支的所謂「一本十支」為主要典籍,《成唯識論》為其代表作。

2 唯識宗 -歷史

唯識宗唯識宗

玄奘大師在唐太宗貞觀三年,隻身從長安西行印度,歷經十七年,帶回六百多部佛經,其中主要是唯識宗的寶典,如《唯識三十論頌》、《唯識二十論》、《攝大乘論》、《瑜伽師地論》等。他在回國前夕,早已揚名全印度,當時有數十個國家共同請他開講唯識教義,召開無遮大會,高舉法幢,盛況空前。大師回國后,廣譯經論一三三五卷,又糅合護法、難陀、安慧、親勝、火辨、德慧、凈月、勝友、最勝子、智月等十大論師所造的《唯識三十頌》的釋論,綜合各家見解,編譯為《成唯識論》十卷。在譯經過程中,他採取隨譯隨講的方式,不但將法相唯識學的義理傳播開來,並培育了一批優秀門人,最著名的是窺基、神昉、嘉尚、普光四人,有「玄門四神足」之稱,其中才華橫溢、擅長因明、號稱「百部疏主」的窺基法師,為直紹玄奘大師之法統者。

唯識宗在玄奘、窺基師徒的推展下,盛極一時,但唯識之學,義理繁瑣,不易被人接受,在晚唐以後,就逐漸趨於衰微。直到近代,學術界因唯識法相學富於邏輯推理與認知科學探討的意義,故研究者增多。如太虛大師雖主張八宗兼弘,但他對法相唯識研究甚為透徹,貢獻極大。另外還有楊仁山、歐陽竟無、熊十力等在家居士的推弘。近年來,研究唯識的有常覺、演培等法師。就以閩南佛學院來說,有已故的單培根教授、田光烈教授,現為唯識學專業導師的濟群老法師,凈意法師,戒賢法師,唯識學專業碩士畢業的上恆法師,靜安法師等各位法師以及愛好唯識學的許多同學。

此宗的判教,依據《解深密經》、《瑜伽師地論》等,判釋迦一代教法為有、空、中道三時。第一時有教。為破異生實我之執,於鹿野苑說阿含經等,昭示四諦、十二因緣、五蘊等法,是為初時我空之說。第二時空教。為破除諸法實有之執,在靈鷲山等說《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經》等,開示諸法皆空之理,令中根品,悟彼法空,舍小取大,是為第二時法空之說。第三時中道教。為破除執著有空,於解深密等會,說一切法唯有識等,即心外法無,破初有執;內識非無,遣執皆空;離有無邊,正處中道;是為第三時識外境空之說。此三時教的說法,有依釋迦說法年月先後來區分的,稱年月次第;有依了義與不了義來區分的,稱義類次第;還有兼年月次第與義類次第來區分的。

3 唯識宗 -理論

①三性說。三性即遍計所執性、依他起性、圓成實性。無著、世親等瑜伽行派認為,諸法實相應有兩方面,既不是有自性,如名言詮表所說,也不是一切都無所有,而是遠離有無二執以為中道。這樣即有虛妄分別與空性兩面:依分別的自性說為「依他起性」(相對真實);依分別的境說為「遍計所執性」(妄想);又依空性說為「圓成實性」(絕對真實)。法相宗繼承此說,且結合唯識說,以為三性也不離識,謂諸識生起之時,現似見分與相分兩分是依他;意識從而周遍計度,執為「能」、「所」二取,則是遍計所執。

唯識宗唯識宗

該宗又用唯識所現來解釋世界,認為世界現象都由人的第八識即「阿賴耶識」所變現,而前七種識再據以變現外境影像,緣慮執取,以為實在。又認為在阿賴耶識中蘊藏著變現世界的潛在功能,即所謂種子。其性質有染有凈,即有漏無漏兩類。有漏種子為世間諸法之因,無漏種子為出世間諸法之因。從而說明未來出世者種姓有聲聞、獨覺與菩薩三乘之別,又有不定為何乘之「不定種姓」與三乘也不得入的「無種姓」,因而建立五種姓說。這與向來所說一切眾生皆有佛性之說不同,是該宗中心思想之一。

②五重觀法。為與唯識說相適應,主張用唯識觀。窺基在《大乘法苑義林章》的《唯識章》中特別提出從寬至狹、從淺至深、從粗至細的五重唯識觀。五重觀是:(a)遣虛存實識。此觀有情的遍計所執性法,純屬妄情臆造,毫無事實體用,故應遣除;至於依他性法仗因托緣依他而有事實體用,是「后得智」之境,又圓成性是諸法之理,為「根本智」之境,均不離識而應留存。是為唯識觀的初步。(b)舍濫留純識。雖觀事理皆不離識,而此內識有所緣相分和能緣見分。相分為內境,見分心仗以起,攝境從心,並簡別有濫於外境,所以只觀唯識,為第二步。(c)攝末歸本識。攝見相二分之末,歸結到自心體分之本。因見相分皆識體所起,識體即為其本。今但觀識體,為第三步。(d)隱劣顯勝識。隱劣心所,顯勝心王。心王起時必隱劣心所,為第四步。(e)遣相證性識。心王猶屬識相,今遣相而證唯識性,得圓成實之真,為唯識觀最究竟之階段,即第五步。

③因明學說。因明原為瑜伽行派所創。世親門人陳那有更大發展。玄奘在印度遊學時,曾到處參問因明,造詣極高。臨回國前,在戒日王所主持的曲女城大會上,立了一個「真唯識量」,書寫在金牌上,經過18天,竟無一人敢於出來詰難,創造了因明光輝的業績。回國后,先後譯出商羯羅主的《因明入正理論》和陳那的《因明正理門論》。門人競作註疏。其中以大莊嚴寺文軌和慈恩寺窺基所作最為流行。窺基對因明作法,多有發展,主要有:區別論題為「宗體」與「宗依」;為照顧立論發揮自由思想,打破顧慮,提出「寄言簡別」的辦法;立論者的「生因」與論敵的「了因」,各分出言、智、義而成六因,正意唯取「言生」、「智了」;每一「過類」都分為全分的、一分的,又將全分的一分的分為自、他、俱;推究了有體與無體。

4 唯識宗 -修持方法及態度

唯識宗唯識宗

一、善攝四力:如果想悟入唯識的境界,以了解山河大地,乃至宇宙萬有,皆由吾人的心識所變現的真理,應該具備四種力:
1.因力:凡事必有其因,有如是因才能產生如是果。欲趣入唯識的果位,先要培養修觀唯識的因力,以大乘的教法來說,要多聞薰習,就是要常常聽聞佛法,種下好的因緣種子。
2.善友力:所謂善友力,就是要有善知識的指導。俗話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修學佛法,親近善知識是很重要的。對於善知識,應該要虛心向他求教,接受他的教導。善知識的薰陶能使我們增加求道的信心與力量,修學上能夠走向正確的方向,以進入唯識的境界。
3.著意力:所謂著意力,就是要有卓越的見解,對佛法堅信不移,永不退轉。佛教不同於一般的哲學思想,不能只從字面上去加以解釋,或者表面上浮光掠影般地去了解。學佛的人,應該對佛法要深一層地去認識,肯定它的立論,而不輕易改變對佛法的信心。這種由思想而產生信仰,由信仰而引發力量的過程,就叫著意力。有了著意力之後,任憑別人批評毀謗,仍能屹立不搖,毫不轉移。譬如有人批評說:「佛教是迷信的宗教。」能夠正信,當然最好,不能正信時,至少還有信仰,連迷信都沒有的人,是空無所有,最為貧乏。其實所謂迷信者,是指一些不講條件,不加辨別而信仰宗教的人。
4.任持力:除了對自己所信仰的立論確信不變之外,並且要時時守護住它,經常思惟,才能逐漸與身心相應。同時,要能擔當起弘法的責任,擔當起救護群倫的使命,要能受持四攝六度的菩薩行,受持佛陀的慈示。

二、修行次第:唯識宗修行入道的次第,在《成唯識論》里,分有五個階位,概略介紹如下:
1、資量位:就是菩薩發堅固菩提心,欲求無上佛道,要先修持四攝、四無量心、六度萬行等種種福德、智能,作為成就佛果的資糧,諸如修橋舖路、冬令救濟、響應慈悲愛心人運動等等善行,抱著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廣植福德,積集資糧。
2、加行位:加行就是加功用行的意思。既然已經具備了福德資糧,進入到菩薩十迴向滿心,需要再進一步邁向菩薩十地的第一極喜地,勤行四善根,即暖、頂、忍、世第一位等四加行位。加行位好比工廠趕製產品,必須連夜加班,一氣呵成。又好比打鐵必須趁熱,加緊工夫,鏈鐵成鋼。
3、通達位:到此階位已能體會唯識真性,通達真如,可以說見道了,一般說的分證法身菩薩,就是指這個階位。
4、修習位:這一個階位就是修道位,從通達位進入初地起,到第十地,以無分別智斷二障,依我空、法空證悟唯識理。此一階段要經過十地位,修十波羅蜜,斷十重障,證十真如。
5、究竟位:菩薩修至十地滿心金剛無間道,斷二障種子,證二空理,轉煩惱障得涅槃,轉所知障得菩提,成就佛果,達到究竟解脫。

修學唯識最終的目標就是轉識成智。識,是生死的根本;智,就是佛性,也就是我們的光明。佛教說轉八識成四智,即:第一、轉前五識為成所作智;第二、轉第六意識為妙觀察智;第三、轉第七末那識為平等性智;第四、轉第八阿賴耶識為大圓鏡智。轉八識成四智,是修學唯識宗主要用功用力的地方。只是唯識學實在太專門了,不容易深入,如果有心學習,依《成唯識論》所記載的修道次第,一步一步探討、深入,必能轉凡夫為聖人了。

5 唯識宗 -地位及影響

唯識宗唯識十二論

此宗所傳唯識因明之學對後世影響很大。律宗道宣專事四分律的宣揚,在理論上也吸收了玄奘新譯唯識學的觀點,以阿賴耶識所含藏的種子(功能)思心所為戒體,稱為心法戒體論(戒弟子從師受戒時,在精神上構成一種防非止惡的功能,稱戒體)。晚明思想家王夫之著有《相宗絡索》一書,對法相宗的基本概念,分析頗精。清代思想家龔自珍曾在其著作中運用因明三支比量。譚嗣同在所著《仁學》一書中,也引用有關唯識思想。資產階級革命家章炳麟,曾運用因明與西方邏輯、中國墨經作比較研究,並有《齊物論唯識釋》之作。近代歐陽竟無、韓清凈和太虛等也曾對法相唯識之學競相研習,並撰有不少專門著作。

法相宗在日本亦有流傳。唐永徽四年(653)日僧道昭從玄奘學法相宗義,回國后以元興寺為中心傳法,稱南寺傳。開元四年(716),日僧玄昉從智周學法,歸國后以興福寺為中心傳法,稱北寺傳。新羅智鳳、智鸞、智雄亦從智周學法相而弘傳於日本。法相宗是日本奈良、平安時代最有影響的宗派之一,至今流傳不絕。

釋尊成道后游化人間四十餘年,其誨人不倦的目的,無非在於引導眾生轉迷開悟,,就是要凡夫能打破無始以來的迷執,證得涅槃解脫的極果。不過,眾生的根機不同,好樂不同,因此在教法上不免要有深淺之分了。這就是在釋尊一代的言教中,有:大小、權實、了義不了義等區別的主要原委。例如:佛教初門的俱舍宗,就以聲聞、緣覺二乘為對象而說的教法。這雖然亦能打破我見,破除迷執,但仍停滯於色心二法的實有故,還無法窮究宇宙萬有的實性。縱使能達到極果的阿羅漢,亦不過是完成了自利的一邊而已,仍無法具足利他的菩薩行。反之,唯識宗就不同了,它非但說了我法二空的奧義,又窮盡了萬法生起的本源。即:以賴耶緣起的中道說,契悟眾生,開導有情脫離迷妄的深淵。當然,其教法的對象是文殊、彌勒等地上菩薩,其所期的理想是自利、利他圓滿的佛果,這就是本宗被稱為大乘的所以。不過唯識宗的教義,僅闡明了現象界的一面(事識),對於平等一如的本體,就不大關心。所以對真如的態度,祗說:凝然不動、畢竟常住、不生不滅,而不詳論其開發的精神。加之,本宗對眾生的根類,亦獨創風格,極力主張:五性的各別,而決不許一切眾生的皆成佛道。因此,較之談真如緣起或法界緣起的天台、華嚴等宗,不免要被貶稱為權大乘了。

6 唯識宗 -參考資料

[1] 佛教導航 http://www.fjdh.com/Article/List/List_58.html
[2] 因陀羅網 http://www.fojiao.com/Article/fojiaozhongpai/weishi/200511/24.html
[3] 西陸網 http://club.xilu.com/mbrun/msgview-950431-148526.html

上一篇[阿木星]    下一篇 [米格-33戰鬥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