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唱遊大世界王菲香港演唱會98-99

標籤: 暫無標籤

1 唱遊大世界王菲香港演唱會98-99 -《唱遊大世界王菲香港演唱會98-99》

專 輯:唱遊大世界王菲香港演唱會98-99  
歌 手:王菲
語 言:國/粵/英語專輯2CD
公 司:EMI
日 期:1999.12.00

2 唱遊大世界王菲香港演唱會98-99 -詳細介紹

實況更勝精選,「黃金組合」終極登場 王菲跨世紀精彩演繹,原音原味動容出輯

  等待已久的王菲演唱會雖一直未能如歌迷所願在台灣舉辦,不過,為了滿足廣大菲迷的期待,唱片公司決定先推出雙CD包裝,全長126分鐘的【唱遊大世界王菲香港演唱會】實況專輯。這張演唱會實況專輯中有王菲在現場帶領所有觀眾倒數計時迎接'99年的實況,許多搶得先機的歌迷,早已搶先購買這張專輯陪著他們倒數迎接千禧年的到來。此外,唱片公司在菲迷的頻頻要求聲中,也計劃接著再推出VCD和DVD版本,讓大家收藏影音俱全的王菲。

  一年前王菲香港演唱會的各式勁爆前衛造型曾是大家注目的焦點話題,還記得她穿著一雙只有鞋跟的隱形鞋及印弟安裝扮等等炫目的造型嗎?這些造型都一一呈現在這張專輯的封面及內頁。整張錄音收錄的29首歌曲中都是膾炙人口,大家耳熟能詳的歌曲,包括「天空」、「我願意」、「執迷不悔」、「你快樂所以我快樂」和「約定」……等排行榜及點播率居高不下的經典歌曲。除此之外,王菲也演唱了姊妹淘那英的歌曲「夢醒了」,王菲原本在這首歌中扮演那英的合音天使,不過,私下非常喜歡這首歌的她在演唱會上也特別重唱這首歌。兩位天後個性截然不同,唱腔卻各有獨特的味道,兩種不同版本的「夢醒了」,值得大家細細品味。

  最精彩的是王菲還演唱了華麗搖滾巨擘-皇后合唱團(Queen)的經典名曲「波西米亞人狂想曲(Bohemian Rhapsody)」,這首歌曲的演唱難度非常高,王菲與合音以人聲多部合聲為歌曲唱出豐富的變化,高低起伏的搖滾曲風以及歌劇唱腔,展現了王菲過人的演唱技巧。整首歌的橋段變化相當大,對她來說是個高難度的自我挑戰,不過也讓大家再次見識到王菲超越自我的能力,這些現場演唱的精彩內容,完全實況收錄在這張專輯中,對菲迷來說絕對是一大收藏驚喜。

  而王菲本人演唱的「約定」也引起廣大迴響,網路上許多菲迷都熱烈地討論還是王菲的『正宗』原唱版最動聽。值得一提的是這場演唱會的音樂班底:張亞東擔任吉他手,竇唯擔任鼓手,竇穎合音的『黃金組合』,未來可能很難有機會看到這個組合再合作了。

  至於台灣歌迷最關心的,莫過於何時才能在台灣欣賞到王菲精彩的演唱會?目前王菲的巡迴演唱會一直在持續進行中,台灣目前的檔期是暫時安排在2000年的下半年度,預計和最新國語專輯一起登『台』,所以,想聆聽王菲現場演唱的菲迷,目前也只能寄情在這張全紀錄的專輯中了。


  迷幻的音樂響起,螢幕上放出王菲唱遊大世界巡迴演唱會的定鏡片段,緊接著序曲《感情生活》,開始了香港站的演出,亦展開了王菲唱遊大世界的旅程。王菲穿著鮮紅色衣服神情肅目的在半空唱出第一句歌詞:「你很愛我,你只愛我,聽得不好意思寂寞」,好像向觀眾解釋再開演唱會的原因似的。然而配合起整個裝扮,卻有不同的效果。整個形象就是一個女神,唱著「不相信我的耳朵,卻迷信美麗的傳說,不顧一切墜落」,自己也隨著歌聲降下。

  脫掉紅衣後,初到人間的王菲發覺「九月里平淡無聊,一切都好,只缺煩惱。」不相信愛情就像戲劇里般單純,也不安於一般的愛情遊戲規則,不求安穩,自信不會愛到滿身傷痕,一句「我不怕沉淪,一切隨興能不能?」生動勾劃出對愛情自有一套的看法。第一部份表面上王菲純粹藉著《感情生活》《浮躁》和《悶》唱出自己對生活的一點感覺,實質上也為仙子憧憬愛情下凡尋愛的故事掀起了序幕。

  第二部份歌者即陷入了愛情的珍瓏中,像棋子一樣不任自己控制,無路可退,只是情人眼中不起眼的小兵,默默飾演著無聲無息的默劇藝人,共對多少年,仍然欲愛但忘言,白白讓愛人走過眼前,讓悲劇重演,捉不緊虛無飄渺的緣份,看不出天空的裂痕,抱緊對方卻仍然落空,美麗的都不屬於自己,再睜不開眼等待命運降臨。

  由帶點輕佻的《悶》到第二部份調子悲涼的《棋子》《冷戰》和《暗涌》,整個感覺有很強烈的對比。接著「一切隨興能不能?」的是「想走出你控制的領域」,呈現一種諷刺感,印證了愛情不是憑一己之力便能控制的事實。自以為不會愛到滿身傷痕,轉眼已陷入愛情的困境,來去全不由自己,進退任由情人決定。即使明知對方不專一,卻又離不開,只能默默相對無言,害怕拆穿情人的謊言後,自己會更不知所措。然而儘管害怕面對,仍是心裡有數。即使身軀靠得多麽近,心靈仍然隔得很遠。失去情人的結果,她早已有預感。當天空又再湧起密雲,她被淹沒在暗涌里,迅速於台上消失。

  密雲散去,天空一片清明,她和情人的距離也更遠。「我們天空何時能相連?等待在世界的各一邊」,孤獨的她在原野上奔走,一步一步往高處走,企圖向天空靠近。舞台上,弧形的梯級,有點像山坡,也帶點西藏高原的味道。

  演唱比《天空》更大自然感覺的《臉》時,王菲走到舞台前端的水池裡,像小孩似的踢起水來。配合起舞台的布置和燈光,叫人自然地想起《臉》的歌詞:「攀過你的臉,想不到那麽蜿蜒,在你左邊的容顏我擱淺,我卻要繼續冒險。」然而現場版本並沒有這一段。林夕以如此深奧、不易明白的文字描繪出一份複雜的感情,王菲卻把整個歌詞簡化,念著不知名的自創語言,簡簡單單的念,反突出了歌曲主題:「最好沒有人明白我說甚麽,只有你聽懂我想甚麽。」說到底,她只是想自己的思念和呼喚會有人明白理解。

  走出原野,走過海傍,歌者漸漸迷失方向,走進了一座陰森詭秘的森林。陷進回憶與苦戀之中,歌者被困在記憶的森林,逃不出來。「念你念到迷路也好,不肯安靜。」舞台四邊放出了吹氣水柱,打上綠色的燈光,似是風吹下搖動的樹木,更像是一隻只向台中歌者伸出擺動的手,構成了一座異樣的森林,也營造出抱著回憶不放手的效果。陷在裡面,離開不是,留也不是。歌者最後陷入了一片嘈雜的紅黃綠顏色之中,再也走不出來。由《天空》《臉》到《迷路》,王菲為愛執迷,「想你直到直到直到沒法回憶」,自己困住了自己,在回憶里越陷越深,無可救藥。自己構築一個回憶的世界,讓自己住在裡面,幻想有著情人的陪伴。

  現實與夢幻分不清,以為現實就是夢,混淆了兩個不同的世界,嘗試讓自己走進夢裡,來製造心裡興奮。更甚的是讓夢境延續到現實中,隨感覺夢遊,恍恍惚惚天地多麽自由。原來清醒太多詛咒,飄忽的空間才覺得真正擁有。讓情緒自由發展,置身熱鬧中但心不在焉,自己做著自己的夢。一種徹底的精神病態,脫離現實生活,生存在一個隔離的世界,讓自己造著與夢中人相愛的夢。

  對於自己瘋癲的行為,歌者還堂而皇之的哼著《原諒自己》,「明明過分依戀不合道理,不理。」「明明沉淪窒息即將致死,我也懶出氣。」最重要是可以思想著對方,不能同游也沒相干。「當口香糖都不美味,吻住你又難道會飛?仍舊將你掛在嘴邊,說穿了不過是一種習慣,一種迷信。是自己製造籍口讓自己沉淪,然後自己原諒了自己的沉淪,一切是那麽理所當然,何必大驚小怪。

  穿過洪荒,越過火山,刺蝟從森林中走出來,尋找那份被愛的感覺,但是別人對它的刺恐懼,不敢靠近。刺蝟樂於自得其樂,唱遊大世界,為觀眾提供一點點夢幻感,為紅蕃姑娘打扮的王菲當一當陪襯。夢中的王菲像回到山野間的土著,活潑跳脫,笑容滿臉。我行我素某程度上就是一種夢遊。樂於我行我素,自得其所,《夢中人》《夢遊》《原諒自己》所呈現的是一個久違了的天真佻皮王菲。

  放縱自己沉淪,掉進末日的迷惘。「理想徘徊十字路口,不知道往哪邊走」,說的並非世界末日,而是不知所措的迷惘,前路茫茫的旁徨。布置成地獄的舞台,配上《末日》和《墮落》的迷幻編曲,一座活生生的地獄就在觀眾眼前呈現。夾在四盤鬼火中間,歌者仍然不慌不忙的,甘心地自投羅網。「沒有別的想法,只想放縱一下,就當沒發現美好背後的虛假。」歌者一方面以放縱墮落掩飾對生活的失望,另一邊也是因為有志同道合的人陪同一起墮落。於是歌者苦中求樂地唱著:「來啊來啊我陪你,來啊來啊繼續繼續……」

  「如果可以我想要更清醒,如果可以我想要更輕盈」,為了可以穿過雲霧,看清對方的心。歌者告訴她的情人,不願這一切是遊戲,只要對方生生世世守著自己,自己也會永永遠遠,甜甜蜜蜜,日日夜夜真心愛著對方,做對方的守護天使。由《末日》《墮落》的地獄里飛出來,穿越天地間的距離,縱然是墮落,付出真愛的歌者卻又是最美的天使,是所愛的人的守護天使。《天使》在這裡不是指來自天堂的天使,而是將愛情神聖化,為所愛的人墮落,也是一種聖潔的天使行為。稍稍升起的圓台上,歌者正衣衫飄揚,好一個天使的美麗形象。

  返璞歸真是接著的主題。Unplugged伴奏的《懷念》以及《夢醒了》,配上王菲的嗓子,簡單就很精緻。「不著痕迹享受著與你的距離,也許喜歡懷念你多於看見你,也許喜歡想象你多於得到你。」其實歌者愛上的是那個真實的人還是自己幻想投射出來的型象?歌者選擇留戀在自己構築的夢想世界里,懷念情人的一切,而不敢踏進現實,接近自己所愛的人。執著情人給的地址,那怕夢想天堂有多高,也不顧一切的尋找。可惜,只是一個守護天使,沒有翅膀的,爬得更高,也就摔得更痛。「就怕夢醒時已分兩地,誰也挽不回這場分離。」歌者不要分清愛恨,不要追問責任,只希望夢醒之後還是對方的女人。演繹好友那英的《夢醒了》,王菲賦予歌曲另一種韻味。有別於那英剛中帶柔的滄桑,王菲是帶點天真的唱。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世間最正常不過的事情,偏偏就是最難面對、接受。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自古是多少人的希望,然而從來也不可能有不散的筵席。多少個清晨、黃昏,縱使舊情已像春夢,消逝無痕,仍然常掛在歌者心頭。只要想起對方,又愛又恨一起湧上心頭。記念偶像鄧麗君的部份,其實也是王菲懷念童年的部份。選擇了以歌曲交代成長的歲月,對鄧麗君的懷念採取了最低調的手法處理,不致喧賓奪主,也沒有高調地製造話題。

  「君心我心不能共鳴,刻骨的情銘心成恨。」愛恨交纏,歌者陷入一片不安的情緒中。內心的情感交替煎敖著她。她的心裡分出另一個自己,冷靜地規勸自己,不要迷信,不要含淚,不隨便狂熱。帶點邪氣的歌者打扮得有點像傳說中的吸血疆屍,那美艷卻玩弄感情迷惑人心的冷血妖怪。「示愛不宜抬高姿態,不要太明目張胆崇拜」一字記之曰:誡。

  因為現實太悶,歌者便到夢境旅行去,外面世事全不過問,崇尚冷靜和抽離,繼續夢遊大世界。雖然跟自己說「不要虔誠,直到懂得怎樣去愛魔鬼」,隨後又推翻自己:「別太認真,別那樣天真,亂說話怎麽會成真,難道我是神?」前言不對後語,把對白分成兩份,自說自話。《不安》、《情誡》和《一人分飾兩角》這部份營造出精神層面的玄妙詭秘氣氛,配合王菲的神秘衣著和舞檯燈光效果,引領觀眾進入另一個境界。

  以其戀愛態度為這部份的主題,半空中的王菲在四架高空吊臂車之間走來走去,無懼為非作歹。「為看他多一眼瘋多一晚,我會出走遠方遠方遠方。」黃偉文刻畫了那段期間,王菲如何為愛情居於北京,放任香港的音樂事業於不顧。你說她傻?她會答你:「若你真的知道真的戀愛過,也許會不惜一切一切一切一切……」

  相對《為非作歹》積極而主動的痴,《Di-Dar》是一個被動得帶點悲的版本。「不要擁有你多少,是害怕突然我想起,你原來太過重要,我突然呼吸不了,會突然想叫想跳想要……」情緒完全操控於對方手裡,自己隨著情人的行為而產生相繼感覺。為了害怕情緒的牽動,寧願選擇不見不聽不擁有。絕對的消極態度。

  「聽說1999年是世界末日,到時候我們一定要結婚並且有個孩子,在他還沒做太多壞事之前讓上帝把他帶進天堂,也許我們也能沾光。」就像《末日》的心理狀況,面對不可知的未來帶點迷惘,整首《出路》都是王菲各種各樣的煩惱。嘗試找個出路,企圖接近幸福,卻連幸福是甚麽也不知道。王菲的創作路程上,《出路》是其中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寫於一九九四年,《出路》不僅是她吐露煩惱的出路,也是她對愛情的期望。就像一個預言那樣,一九九九年王菲跟竇唯真的已經有個孩子。由心驚膽跳的在半空中不上不落,到找到解決問題的出路重踏實地,王菲重拾笑容,得到了一個幸福家庭。

  《曖昧》某程度上承接了《出路》的迷惘和不知所措。「眉目里似哭不似哭,還祈求甚麽說不出。」連自己想怎麽辦也說不上,對喜歡的人卻拋不開放不低。既不能更進一步,又不能棄之不顧。猶豫與徘徊在似即若離之間,又辨別不了苦與甜之間那曖昧的眼神。

  「徘徊傍徨路前回望這一段」,《愛與痛的邊緣》跟《曖昧》有著千絲萬縷的上下集關係。在情人身伴徘徊不去,只因心情的矛盾複雜。留不低,離不開。情像雨點似斷難斷,越想越凌亂,理不出任何頭緒。到底要選擇離開還是等待?其實〈曖昧〉和〈愛與痛的邊緣〉的歌曲風格跟整個演唱會的主題格格不入,完全是丁點關係也扯不上。這個部份是向入場觀看的人作出的讓步,向庸俗品味的屈服。

  挑戰自己,也挑戰現場樂隊的合作性,王菲選唱了Queen的一首post-modern opera《波希米亞狂想曲Bohemian Rhapsody》。接著前面的《愛與痛的邊緣》,《波希米亞狂想曲》亦以類似情形為題。儘管歌詞中不斷重複著「我要走」及「讓我走」兩句,其實只是歌者的晦氣說話。想脫離那糾纏不清的曖昧關係,卻又忍不住埋怨情人,怎麽說愛她但讓她獨自一人,生不如死。到最後,每個人都知道,再沒有甚麽會使她介意了。怎也好,風也如是的繼續吹著。

  「你眉頭開了,所以我笑了。你眼睛紅了,我的天灰了。」簡簡單單,林夕把王菲的情感世界抽離,圈出了兩個人的天地。再也離不開,因為大家是天造地設一樣的難得,求也求不到那樣的配合。你快樂,所以我也快樂。就那樣安於現狀,心安理得,也不問為甚麽。王菲躲在布幔後面,站在明暗閃爍的燈光里,很配合《你快樂,所以我快樂》的頹廢感覺。女兒竇靖童的可愛樣子不停投射在布幔上,幸福美滿的背後,是王菲無奈、頹廢的孤獨。這情人實是那麽的可恨。

  唱遊大世界的旅程總會完結,下凡的仙子也終要離開人間,重回天國。忘掉天地,彷佛也想不起自己,但是不會忘記分手那天所經過的門牌,走過的長街,昏黃的街燈,以及燈光下那好看的面容。明日天地,那怕連自己也認不出,都必定會記起雙方已約定好了一起看飄飛的黃葉。「就算你壯闊胸膛,不敵天氣,兩鬢斑白都可認得你。」

  〈約定〉表現了最最凄美的離別場面,《紅豆》則勾畫出別後回憶的相思。舞台上一盤盤鮮艷的紅花,像一座天上的花園。王菲從升高的台上一步一步,沿著弧形的樓梯拾級而下,似帶有完結的意思。時間的短暫,還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未跟情人共同分享。有時候只能相信一切有盡頭,相聚離開都有時候,又有甚麽是永垂不朽的。只是歌者有時會寧願選擇留戀不放手,「甚麽都不算甚麽,即使你離得多遠也不好抱怨。」不放棄的等待,也許終有一天,雙方會再有機會結伴看細水長流。別忘了,還要一起看遠飛的黃葉。因氣氛關係,以《償還》代《紅豆》,淡化了這部份的凄怨哀愁。

  《我願意》這小品經過重新編曲,比起原先滿有氣勢的激昂管弦樂版本更好。始終是溫柔些的唱腔較適合這歌。離開凡間的情人,仙子沒法不思念著對方。經歷過這個唱遊大世界的尋愛旅程,歌者最終選擇對愛情不離不棄,付出更多也在所不惜,只要情人真心以愛回應。這次唱遊大世界的歷程,有艱辛有開心,最終回想起,歌者仍會堅持說句:「就算是執迷,就讓我執迷不悔。」

  選擇《執迷不悔》作最後的完場曲,放棄開始時的《約定》,其實使整個唱遊大世界的旅程更完整。因為原先的歌曲次序有少許混亂,對表達唱遊的概念有少許不通的地方。後期的場次調了某些歌曲的位置,使整個程序更流暢。當然,不是每一個改動也是好的。最離譜的改動莫過於將《愛與痛的邊緣》放在原先《君心我心》的位置。前者跟《曖昧》的關係相當緊密,將二者分柝開實在使整個程序出現斷層,無法把歌曲串連起。

  此次演唱會真正的讓我欣賞並喜歡王菲這歌手。她證明了縱使平日的現場表現經常不如理想,其實她是可以唱得很好的,只看她有否用心唱。所選曲目除《愛與痛的邊緣》過份商業化外,均切合她近年所走的音樂路線。這音樂會的精采之處不只是舞台、燈光和服裝的設計,更是竟然能把約三十首來自不同時期不同創作背景的作品放在一起,仍能組織出如此的主題。香港樂壇甚少有主流歌手的演唱會能給予觀眾如此大的想像空間。若果減去那些無聊的小動作(如那隻可怖的刺蝟,以及後來場次的指定握手位),這真正可算是一個音樂會,是為欣賞音樂,重新以現場表演對音樂再創造的聚會。

  尾場在安歌部份唱多了兩首歌──黑豹的舊作《Don't Break My Heart》,以及為竇靖童唱的《人間》。兩個王菲生活里最重要的人,都在尾場最後一刻給予肯定。《人間》更不止是母親給予女兒的歌,而可以替《唱遊大世界》劃上完滿的句號。唱遊世界之後,歌者不再懵懂,成熟了,看透世情,最終給予後來的人一點點忠告,就是《人間》的意思。「但願你會懂該何去何從。」

3 唱遊大世界王菲香港演唱會98-99 -專輯目錄



Disc 1

01 Opening
02 感情生活
03 浮躁
04 悶
05 暗涌
06 天空
07 臉
08 迷路
09 夢中人
10 夢遊
11 原諒自己
12 末日
13 墮落
14 天使
15 懷念
16 夢醒了
17 但願人長久

Disc 2

01 情誡
02 一人分飾兩角
03 為非作歹
04 Di-Dar
05 曖昧
06 Bohemian Rhapsody
07 你快樂所以我快樂
08 Auld Lang Syne
09 約定
10 償還
11 我願意
12 執迷不悔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