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中國各地農村人總是把立春叫打春,而打春這天,鄉人又有一個習俗,就是在立春時刻,不論大人、小孩都要啃吃幾口蘿蔔,這習俗叫啃春。

1 啃春 -啃春來歷

啃春

  中國各地農村人總是把立春叫打春,而打春這天,鄉人又有一個習俗,就是在立春時刻,不論大人、小孩都要啃吃幾口蘿蔔,這習俗叫啃春。要說這啃春習俗的來歷,還有個神奇的傳說。
  傳說,遠古的時候,人們在狩獵的同時,開始搞點農業,那時候三皇五帝也都把種糧列為萬行之本。鄉人呢,更是以種糧為天職。所以,不論三皇五帝,還是鄉人百姓,對一歲之首的春,更是心裡十分重視。那時候,人們到了立春這天,便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儀式來慶祝。
  有一年的立春前,當人們收拾利落田地場院,準備熱熱鬧鬧迎接立春時,不料,瘟疫四起,使得所有人都傳染上了一種說不出的疾病。這種病很怪,人人心虛氣短,失神落魄,沒有一丁點精神,那模樣真像喝醉了酒似的,個個都是頭重腳輕,連抬抬手的力氣也沒有。
  立春前一天,一個老道打扮的人來到了一個村莊。他見村莊里靜得聽不到雞鳴狗叫,更不見有人走動,覺得奇怪萬分。他來到了村邊的一戶人家,敲敲門,沒人應聲。門虛掩著,他尋思了一下,便說著:「屋裡有人嗎?」推門進屋。屋裡的炕上躺著五口人,個個臉色焦黃,昏沉沉像睡著一樣,滿屋塵土,看樣子已是有些日子沒人打掃了。
  道人連呼幾聲沒人應,他趕緊來到一個中年人跟前,連聲問究竟,中年人抬了一下眼皮,合著眼用微弱的聲音,斷斷續續地說:「全村人都得了一種像我這樣的病。」 道人一連闖了幾家,情形都是一樣。道人也莫名其妙。於是,他來到村東頭的一棵古樹下,面南盤坐,挑起單掌,合眼靜坐,口中念念有詞。原來,他向南海的觀世音菩薩祈求醫治瘟疫的方法。約摸過了三個時辰,道人長噓一口,猛然站起來,飛快地跑回觀院,掄鎬便刨,他刨出一袋貯藏的蘿蔔,又飛快地跑到了村莊。這時候,已是第二天大清早了,道人從村中一家找到一隻蘆花大公雞,拔下幾根雞毛,扎在了地上。
  道人合眼祈告著,腦海中又出現了靜坐時與觀音菩薩對話的場面:觀音菩薩告訴他,等地氣通時,讓鄉人百姓每人啃吃幾口蘿蔔,瘟疫便可自動解開。過了約莫有一袋煙的功夫,扎在地上的雞毛突然動了起來,道人驚喜萬分,他喊著:「地氣通了,地氣通了。」奔向了村莊的每家每戶,讓人們啃吃蘿蔔。結果,還真靈驗,人們吃了蘿蔔之後,全都好了。
  人們紛紛給道人跪下,謝他的救命之恩。道人說:「大夥請起,別謝我,應該感謝觀音菩薩。不過,大夥現在應該去救別人。我的觀院里還有許多蘿蔔,大夥帶著快去鄰近村莊救人吧!」鄉人聽后,帶著蘿蔔奔向了十里八村。
  瘟疫解了,人們又過上了平靜安樂的生活。但是人們不會忘記那位道人,更不會忘記讓他們從苦難中解脫出來的蘿蔔。從此,鄉人便在立春這天啃吃幾片蘿蔔,以求平安。啃春的習俗也就形成了,持續至今。

2 啃春 -清人專有「咬春詩」

  清人專有《咬春詩》
  暖律潛催臘底春,
  登筵生菜記芳辰:
  靈根屬土含冰脆,
  細縷堆盤切玉勻。
  佐酒暗香生匕梜,
  加餐清響動牙唇;
  帝城節物鄉園味,
  取次關心白髮新。
  那時咬春的風俗還是非常濃郁,也是非常時尚的。詩中所描繪的咬春吃蘿蔔,有點像是感恩節里美國人吃南瓜的勁頭,花樣翻新,且分外精細,鄉味十足。一個咬字,是心情,更是心底埋下的吃得了苦的一種韌勁兒,是中國人特有的一種風俗。

3 啃春 -啃春有關介紹

  二十四節氣里的第一個節氣,我們又叫迎春、送春、打春、咬春、踏春、邀春、討春、啃春等立春

  立春,是二十四節氣之一,又稱「打春」,「立」是「開始」的意思,中國以立春為春季的開始,每年2月4日或5日太陽到達黃經315度時為立春,《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正月節,立,建始也,立夏秋冬同。」古代「四立」,指春、夏、秋、冬四季開始,其農業意義為「春種、夏長、秋收、冬藏」,概括了黃河中下游農業生產與氣候關係的全過程。打春

  打春的風俗,最早來自皇宮。傳說立春這一天,皇宮內外都要格外隆重地慶祝一番。最早有立春之日要把皇宮門前立的泥塑春牛打碎一說,史書上記載「周公始制立春土牛」。《京都風俗志》書中曾記載:宮前「東設芒神,西設春牛」。禮畢散場之後,「眾役打焚,故謂之『打春』」。那時,人們紛紛將春牛的碎片搶回家,視之為吉祥的象徵。這裡說的芒神,就是春神,主宰一年的農事。老北京的廟會裡,一般都會在賣皇曆的同時連帶著賣春牛圖,春牛圖上前面牽牛的那個男子,畫的就是芒神。
  彩牛繪身,鞭炮齊鳴,還有裝扮成春官的人在道前相迎,接芒神、打春牛,這樣的儀式歷史很悠久了,而且最早都是宮裡親自出面操辦這一切的。宋《東京夢華錄》書中曾經記載:芒神和春牛「從午門中門入,至乾清門、慈寧門恭進,內監各接奏,禮畢皆退」。
  這一傳統,到了後來已經稍稍有一些變動,把芒神和春牛設於宮前,改為了設立在郊外。這樣的變動,在明朝的文字中已經有了記載,在東直門外,專門設立了置放芒神和春牛的春場。不過,在京城,所有的儀式照舊還是由宮裡來組織完成。明崇禎年間印製的《帝京景物略》一書中,有專門對春場的記載:「東直門外五里,為春場,場內春亭,萬曆癸巳,府尹謝傑建也。故事,先春一日,大京兆迎春,旗幟先導,次田家樂,次勾芒神亭,次春牛台,次縣正左、耆老、京師儒。府上下衙役皆騎,丞尹輿。官皆衣朱簪花迎春,自場入於府。是日,塑小牛芒神,以京兆生舁(抬之意)入朝,進皇上春,進中宮春,進皇子春。畢,百官朝服賀。立春候,府縣官吏公服,禮勾芒,各以彩仗鞭牛者三,勸耕也。」
  可見,那時的「打春」,和最早的一哄而上「眾役打焚」的情景,已經有所不同。不過,禮儀似乎更加繁複,百官朝服,彩仗鞭牛,場面壯觀而熱烈。鞭打春牛之後,退朝時,還「各以彩仗贈貽」,那些官員如以前農人把春牛碎片拿回家一樣,求得一年的風調雨順,其祈禱與保佑的含義,是和前人一樣的。送春

  送春就是唱春歌,也叫唱春、頌春,是高淳民間文藝活動的一種表現形式。春歌有悠久的歷史。民間曾有明文末年,朱棣篡權,叔奪侄位,殺人如麻,天怒人怨,出現六月冰封長江,南糧不能北運,有道士自稱"送春人",教馬之清唱春歌解冰凍的傳說。迎春

  迎春古代祭禮之一。古人以春配應五方之東、五色之青,故於立春日,天子率百官出東郊祭 青帝 ,迎接春季到來。《禮記·月令》:「﹝孟春之月﹞立春之日,天子親帥三公、九卿、諸侯、大夫,以迎春於東郊。」 鄭玄 註:「迎春,祭 倉帝 靈 威仰 於東郊之兆也。」《後漢書·祭祀志中》:「立春之日,迎春於東郊,祭 青帝 句芒 。車騎服飾皆青。」 唐 韋縝 《春令賦》:「辨色而金貂列位,迎春而玉輅回輪。」 踏春

  踏春又稱春遊、游春、探春等。寒食、清明時節,時逢陽春三月,春回大地,草青樹綠,自然界到處呈現一派生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