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詞典分享社區

問題介紹1. 要求回答或解釋的題目。《續資治通鑒·宋太宗太平興國八年》:「進士免貼經,只試墨義二十道,皆以經中正文大義為問題。」 2. 需要研究討論並加以解決的矛盾、疑難。魯迅《三閑集·怎麼寫》:「寫什麼是一個問題,怎麼寫又是一個問題。」毛澤東《反對黨八股》:「什麼叫問題?問題就是事物的矛盾。」3. 關鍵;重要之點。 毛澤東 《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第一章第四節:「重要的問題在善於學習。」4.事故或意外。 蔣子龍 《喬廠長上任記·出山》:「形勢穩定可進到局一級,出了問題可上推下卸,躲在二道門內轉發一下原則號令。」

1問題定義

在管理績效的改進活動中,問題定義是:現實與已確立的目標之間必須闡明和解決的差距(與其相對應的還有一個辭彙叫做課題。課題的定義是:現實與將要確立的目標之間需採取行動的差距)。
問題存在大腦中

  問題存在大腦中

通過這一定義就很容易對問題進行把握,並有效解決。該定義明確給出了問題的三個要素:現實、目標與差距。所以一切問題無非就是這樣一個數學公式:問題=差距=現實-目標。
要正確看待問題,你定的目標是否妥當,現實的評估是否確切,差距是否可以通過什麼辦法彌補,於是問題就有了解決的方法;
要正確解決問題的關鍵在於解決差距,可以通過過程的方法將資源與管理結合起來進行改進,一般推薦的過程方法的模式是PDCA,即策劃-實施-檢查-處置的循環解決過程;
要善於發現問題,發現不了問題是最大的問題,只有不斷地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縮短到目標的差距,並不斷實現新的目標,管理績效才可能有效提升。再通過不斷的固化與標準化,不斷的循環提升,實現持續的業績改進。

2破爾達斯

使用工具的目的,就是為了獲得什麼。
問題本身是否存在,只在於:你使用工具后,想要獲得什麼。
而問題的本質總是訴說著:如何承受與如何選擇承受,而不是選擇什麼。

3基本解釋

1. [Question;Issue;Problem]∶要求回答或解答的題目。 列句:這類問題不好答覆。
2. [Matters]∶需要解決的矛盾、疑難。 列句:他們爭論的問題本來是微不足道的。
3. [Trouble;Difficulty;Mishap]∶事故;麻煩。 列句:他們那裡老出問題。
4. [Key]∶關鍵;要點。 列句:重要的問題在於學習。

4詳細解釋

1. 要求回答或解釋的題目。《續資治通鑒·宋太宗太平興國八年》:「進士免貼經,只試墨義二十道,皆以經中正文大義為問題。」 瞿秋白 《赤都心史》四八:「其實就因為問題符號只在飛,可見還不知道怎樣設問,怎樣擺這符號,何況答案!」
2. 需要研究討論並加以解決的矛盾、疑難。 魯迅 《三閑集·怎麼寫》:「寫什麼是一個問題,怎麼寫又是一個問題。」 毛澤東 《反對黨八股》:「什麼叫問題?問題就是事物的矛盾。」 洪深 《電影戲劇表演術》第一章:「將人生中不良不妥的成為問題的情事,由幾個扮演人,仿效了(即表演了)給一般人觀看。」
3. 關鍵;重要之點。 毛澤東 《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第一章第四節:「重要的問題在善於學習。」
4.事故或意外。 蔣子龍 《喬廠長上任記·出山》:「形勢穩定可進到局一級,出了問題可上推下卸,躲在二道門內轉發一下原則號令。」

5美國詩歌

詩歌中文
我喜歡教堂;我喜歡僧衣;
我喜歡靈魂的先知;
我心裡覺得僧寺中的通道
就像悅耳的音樂,或是沉思的微笑;
然而不論他的信仰能給他多大的啟迪,
我不願意做那黑衣的僧侶。
為什麼那衣服穿在他身上那麼能引誘,
而穿在我身上我卻不能忍受?
菲地亞斯雕出可敬畏的天神的像,①
並不是由於一種淺薄的虛榮思想;
刺激人心的台爾菲的預言②
也並不是狡猾的騙子所編;
古代《聖經》中列舉的責任
全都是從大自然的心中發生;
各國的祈禱文的來源
都是像火山的火焰,
從燃燒的地心裡湧出的
愛與悲痛的讚美詩句:
多才的手弄圓了聖彼得堂的圓頂
弄穹了羅馬各教堂上的弧棱,
顯出來一種陰沉沉的虔誠氣息,
他沒有辦法擺脫上帝;
他造得這樣好,自己也不知道,
那靈醒的石頭變得如此美妙。
你知道林鳥怎麼會用它胸前的羽毛
與樹葉來造它的巢?
你知道蚌怎樣增建它的殼,
清晨刷新每一個細胞?
你知道那聖潔的松樹怎樣加增
無數新的松針?
這些神聖的大建築也是這樣起始,
愛與恐懼驅使人們堆上磚石。
地球佩帶著巴特農殿,非常驕傲,③
將它當作她腰帶上最好的一顆珠寶。
晨神急忙張開她的眼帘,
凝神著那些金字塔尖。
天空低下頭來湊近英國的僧寺,
友善地,以親熱的眼光向它們注視。
因為從思想的內層中
這些奇妙的建築升入高空;
大自然歡悅地讓出地方給它們住,
讓它們歸化她的種族;
並且賜予它們高壽;
山嶽一樣地永久。
廟宇像草一樣地生長著,
藝術必須服從,而不許超過。
被動的藝術家將他的手出借
給那超越他的龐大的靈魂設計。
樹立這廟宇的一種力量,
它也騎在裡面跪拜的信徒們身上。
那火熱的聖靈降臨節,它永遠
將無數的群眾都圍上一道火焰
歌詠隊使人聽得出神,
司將靈感賦予心靈。
上帝告訴先知的語句充滿智慧,
在石碑上,很完整,並沒有碎。
預言家或是神巫在橡樹林下
或是金色的廟中所說的話,
仍舊在清晨的風中飄過,
仍舊向樂意聽的人低聲訴說。
語在世界上雖然被忽視,
然而一字一句也沒有失去。
知道智慧的長老們的真言,
為《聖經》就攤在我的面前,
代的「黃金口才」和奧古司丁最好的著作,④
還有一位作者將二者貫通融合,
近代有「黃金口才」或寶藏就是他,
泰勒是牧師中的莎士比亞。⑤
他的話在我聽來與音樂相仿,
我看見他穿著僧衣的可愛的畫像;
然而,不論他的信仰給了他何等的先見,
叫我做那好主教我還是不願。
(張愛玲譯)
詩歌鑒賞
愛默生的《問題》一詩寫作於1839年1 1月,是他當年所寫的唯一一首詩歌,后發表於次年的超驗主義刊物《日晷》上。在詩中,愛默生通過對自己超驗主義宗教觀的詩意表白完成了對美國基督教神學與教會問題的又一次清算。
這首詩的開頭與結尾部分標示出了愛默生的個人經歷和體驗,中間主體部分則是他的宗教觀的表述。眾所周知,愛默生出身於一個牧師家庭,哈佛大學畢業后當過教師,后入哈佛神學院中級班學習,致力於神學研究,1829年被聘為波士頓第二教堂初級牧師,三年後對牧師的職能產生了懷疑,覺察到這種職業已經過時,他曾寫信給第二教堂理事會要求改革聖餐禮儀,遭到拒絕後決定辭職,年底奔赴歐洲考察。此後雖也進行一些講道,但他謝絕了牧師職務,成為一個詩人、思想家和演說家。愛默生厭棄牧師職業的根本原因就在於他無法繼續接受當時教會的形式主義作風和虛偽的神學說教。在寫作《問題》一詩的前一年,他曾經接受邀請為哈佛神學院畢業班的學生和家長做演講,這篇演講——按照愛默生的筆記所言——其實是寫給美國牧師界的一篇檄文,意欲「揭示當今神學和教會的醜惡和一無是處」,因此可以看作是《問題》一詩的互文性文本。在愛默生時代,以威廉·埃勒里·錢寧為代表的唯一神論派是新英格蘭地區的新銳教派(愛默生工作過的波士頓第二教堂即為該派所把持),他們主張以理性的態度審視加爾文神學,否定傳統的「三位一體論」,認為只有一位上帝,耶穌是人,而不是聖子,耶穌因最完美地踐行了人類高尚的理性和良知而成為人類的榜樣,更重要的是,他們藉助於還原耶穌的人性來肯定人性本善的立場以及人類向善的能力。唯一神論派的觀點對清教主義的原罪論、預定論和上帝選民論等神學思想形成了極大的衝擊,並對超驗主義的形成產生了積極的影響,但是愛默生等超驗論者依然看到了它的不足之處,唯一神論者過分依賴於對《聖經》經文的理性解讀和理性說教,保留了諸多的傳統儀式,為維護信仰而殫精竭慮,陷入到為宗教而宗教的僵硬軀殼中,嚴重脫離實際生活,使基督教成為一種死板的沒有活力的宗教。這正是愛默生脫離教會的根本原因,也是他的《問題》一詩和《對神學院畢業班的演講》一文抨擊的焦點。
針對唯一神論的理性化宗教和普遍存在的形式主義作風,愛默生倡導一種心靈的宗教或靈魂的宗教,這種內在化的宗教是以回歸每一個體自身的道德感與美感為旨歸的,回歸自身即意味著回歸寓於自身之內的上帝,由於回歸自身的神性與靈性,「人成為他自己的上帝」,由於相信「靈魂首先知其自身」,所以這種宗教是由內而外的自發和自覺的宗教,而非由外而內的強加於人的宗教,「信念創造了我們,而不是我們創造了它。信念創造它自己的形式」。這些也正是愛默生在《問題》一詩中意欲表明的,「菲地亞斯雕出可敬畏的天神的像/並不是由於一種淺薄的虛榮思想;/刺激人心的台爾菲的預言/也並不是狡猾的騙子所編;/古代《聖經》中列舉的責任/全都是從大自然的心中發生;/各國的祈禱文的來源/都是像火山的火焰/從燃燒的地心裡湧出的/愛與悲痛的讚美詩句」。從心中唱出的歌才是真正的歌,人們(包括牧師)應該去做的不唯是如何理解這些「預言」、祈禱文」與「詩句」,而是應該清楚它們的源頭並創造出自己的祈禱文與詩句來,這也是愛默生在第二詩節中進一步引申的含義。林鳥用它的羽毛和樹葉築巢,蚌每日增建它的殼、刷新它的細胞,聖潔的松樹生長出新的松針,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發生的,催促它們的神力內在於它們自身,使它們從事著這些宏偉而神聖的事業。在第三節中所說的樹立廟宇,賦予歌詠隊、祭司、預言家、先知、神巫和長老們以靈感的仍然是同樣的神力,而人們似乎並未洞察這一真理,反而被外在的表象所迷惑,跪拜在廟宇之內,或陶醉於迷人的音樂與頌歌,或臣服於長老們的真言,或沉迷於牧師們的「黃金"渾然不知產生這一切的源泉也深藏於自身之內。在愛默生看來,這種蠱惑人、欺騙人的宗教也就成為一種偽宗教,因為它不能激發人的內在活力,只能使人貶抑自我或忽視自我。針對這樣的宗教和如此嚴重的「問題」,愛默生指出,「對它們的缺陷的補救首先是靈魂,其次是靈魂,永遠是靈魂」。所以,他在詩的結尾談到以傳道著稱的17世紀英國國教主教泰勒時說,「他的話在我聽來與音樂相仿/我看見他穿著僧衣的可愛的畫像;/然而,不論他的信仰給了他何等的先見/叫我做那好主教我還是不願」。
不難看出,愛默生宣揚的是靈魂回歸自身的個人主義宗教哲學,在他看來,重要的不是那些虛飾的外殼,而是可以創造任何奇迹的閃光的靈魂;重要的不是如何成為一個基督徒,而是如何成為一個「真正的人」,如他在《對神學院畢業班的演講》一文中所說的,「當真正的人來到時,所有的書都變得淺顯易懂,所有的東西都顯得透明,所有的宗教都成了形式」。愛默生雖不相信作為個體的人的完美性,但他崇信作為靈魂的個體的神聖性和完美性。「依從你自己吧」,這就是愛默生超驗主義神學的唯一教綱,也是他鼓勵人們遵循的唯一信條。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