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喋血承州 -小名片

  《來不及說我愛你》原名《碧甃沉》,是當代才女匪我思存所著的一本熱門小說,講述了民國時期一段蕩氣迴腸的愛情故事。后被改編成36集精裝年代大戲,由香港著名女導演曾麗珍執導,鍾漢良、李小冉、寇振海、譚凱領銜主演。

2 喋血承州 -影片信息

  ◆地 區:內地

  ◆拍攝點:橫店、東北

  ◆出 品:湖南電廣傳媒節目分公司

3 喋血承州 -主創人員

  原 著:匪我思存

  ◆總製片人:徐佳寧

  ◆製片人:由鈾

  ◆製片主任:蔣曉群

  ◆影評人:雪東

  ◆攝影:張志偉(馬來西亞)

  ◆美術:劉勇奇

  ◆服裝設計:謝依雯

  ◆化妝設計:楊羿 

  ◆錄音指導:張文

4 喋血承州 -主要演員

  鍾漢良飾演——慕容沛林(配音:張傑)李小冉飾演——尹靜琬/蘇櫻(配音:李世榮)齊芳飾演 —— 程謹之(配音:季冠霖)譚凱飾演 —— 許建彰(配音:凌雲) 孫瑋飾演 —— 程信之(配音:小王凱) 寇振海飾演 —— 尹楚樊(配音:李立宏)歸亞蕾飾演 —— 許老太太盧勇飾演 —— 程司令 劉大為飾演 —— 沈家平 程學斌飾演 —— 余師長 王蘭英飾演 —— 尹太太朱玲飾演 —— 慕容三小姐王霓飾演 —— 蘭琴楊梓藝飾演 —— 明香徐小明飾演 —— 廖先生

5 喋血承州 -劇情簡介

  「精裝大戲、純情路線」

  乾平女子尹靜琬掩護一名陌生的年輕男子躲過了一場嚴密的搜查,後來才意外的發現,這名男子竟然是承軍主帥慕容灃。靜琬回到家中,和戀人許建璋平靜快樂的戀愛著,但是不久,卻傳來了建璋在承軍地界被捕入獄的噩耗。靜琬只身前往承州,懇求慕容灃釋放建璋……

  承州。當靜琬面對慕容灃說出了此行的請求時,卻遭到了他斷然的拒絕。但是靜琬的出現,卻令慕容灃心生一計…… 在靜琬的協助下,慕容灃平定了一場叛亂,然而,靜琬也因此在亂槍中受傷…… 慕容灃在和靜琬的朝夕相處中愛上了靜琬,可是靜琬卻太害怕被這黑暗而甜蜜的力量吞沒了,她狠下心來說,她並不愛他。 靜琬回到了自己的生活中,和建璋的婚期臨近了。成婚當日,傳來了承軍戰事節節失利,承州岌岌可危的消息。當建璋前來迎親的時候,尹家的新娘卻突然消失了。

  靜琬穿越千難萬險,來到了慕容灃的身邊。她的出現讓慕容灃恢復了勇氣,迅速扭轉了戰局。蒙受奪妻之辱的建璋在仇恨中改變了,他要整垮慕容灃,報仇雪恨……他陰謀促使承軍腹背受敵,令慕容灃陷入困境……

  一直以來,程司令的千金程謹之,深深愛慕著慕容灃。她來到慕容灃面前,向他提出程家願意傾其全力幫助承軍,條件只是,慕容家和程家聯姻。慕容灃動搖了……然而此時,靜琬卻已經有了他的孩子……靜琬不能接受這樣的侮辱,她逃離了慕容灃,然而卻在風雪奔波之中流產了……慕容灃明白,他就這樣永遠的失去了她……

  靜琬回到乾平,跪求父母的原諒,一片淳淳的孝心終於得到了家人的諒解。她加入了紅十字會,救治傷員,運輸醫療物資,成為了一名進步的新女性,過上了全新的生活。日本侵華戰爭打響,許建璋投靠了日本人成為了大漢奸。他集結手裡的兵權,與日本人的兵力遙相呼應,對慕容灃形成包圍之勢,只要他一旦宣戰,就勢必面臨淪陷…… 慕容灃難以逃脫升天,陷入了痛苦的心理掙扎…… 而此刻的靜琬,卻在愛國志士們的鼓勵下,趕赴承州,說服慕容灃抗日救國。

  慕容灃和靜琬重逢了……靜琬勸說他,拋棄過去的小情小愛,胸懷天下,做一個保家衛國的英雄。慕容灃的愛國之心被喚醒了,他決定對日宣戰,誓死保衛國土。

6 喋血承州 -精彩看點

  ★《來不及說我愛你》是一個超越,他既不客觀的描述男女主角多好或者多壞,也不把黑色一個勁的往負面人物身上抹,而是順從情感的思路出發,真實展現故事發展。 蜻蜓點水,吻戲不過關!

  徐佳寧說,當天拍的是一場鍾漢良扮演的四少強吻李小冉飾演的靜琬的一場戲。雖然之前鍾漢良與李小冉也都有拍吻戲的經驗,可還是難免心中有點緊張,兩人到了現場還都故作輕鬆地聊天,以避免尷尬。到開拍時,兩人按照規定動作相擁在一起,可那一吻只能算是蜻蜓點水,之後兩人便笑場彈開。導演曾麗珍都忍不住開玩笑說:「你們這個樣子好像是兩個初戀的情純男生女生啊,慕容少爺的霸氣哪裡去了?」鍾漢良一邊笑一邊擺手,完全霸氣不起來。隨後,二人又拍了兩條還是沒有過關,不得已曾麗珍導演不得不親身上前示範。最後鍾漢良在導演的指導下,上前一把抓住小冉的手,將她拉至身前,然後摟住她的腰,「狠狠地」吻上去, 一氣呵成,終於順利拍過這一條。

  譚凱演反派並無壓力 遺憾原著中許建璋筆墨太少 

  譚凱本人好讀詩書的儒雅氣質非常貼合許建璋前期溫文爾雅的儒商氣質,他身上流露出來的詩人特質賦予了角色更多的天真氣息。譚凱說拿到劇本后他就被許建璋這個人物深深地打動了,因為這個人物很真實,他的痛苦是真實的、他的憤怒是真實的、甚至他的膽怯和懦弱、他的兇殘和狠毒,全部都是真實的。所以在演繹許建璋這個人物的時候,譚凱把自己與許建璋合二為一,深入到許的靈魂去哭、去笑、去感受,呈現在觀眾面前的就是完整的許建璋。

  譚凱說這次拍戲合作的班底很優秀,曾麗珍是香港著名導演,人非常敬業。和李小冉二次合作也很默契,唯一的遺憾就是原著中對許建璋的描述太少了。現在劇本中的許建璋是為了增加整體戲劇衝突后添了很多戲份。譚凱說有一次原著作者匪我思存來劇組探班,他還跟原作者抗議說小說中許建璋的筆墨太少了。當筆者追問匪我思存怎麼答覆的時候,譚凱哈哈一笑,後來小說作者郵寄了簽名的圖書給譚凱當做補償。

  譚凱表示,雖然自己對原著小說有些遺憾,不過劇本中的許建璋他反覆研究了很多次,把人物性格吃得透透的,他有信心讓觀眾看到許建璋的時候不遺憾。

7 喋血承州 -角色介紹

  慕容沛林

  

喋血承州

北地九省督軍慕容宸之子,人稱慕容四少。在慕容宸去世后,接任承軍統帥,實際上是割據北地九省、獨攬一方大權的年輕軍閥。少年英氣、風度翩翩,有天生的軍事才能、大將風範。

  慕容灃幼時在軍中喝狼奶長大,充滿狼子野心,立志在亂世中爭奪天下,打下一片江山送到心愛的女人面前。亦正亦邪,為了奪取天下,也會不擇手段,心狠手辣,甚至犧牲愛情……

  慕容四少渾身散發著大男人的野性和霸氣,對女人有著致命的吸引力。但是他自來放蕩不羈,風流成性,從來沒有對女人認真過。靜琬的出現卻衝破了他的防線,他在共度患難里,對靜琬動了真情……對於心愛的女子,他流露出了冷酷的外表下,從未有過的情深意重、細緻柔情。這段愛情伴隨了他的一生,也影響了他後面的政治抉擇。

  少年英雄,兒女情長。慕容灃是那個風煙四起的年代獨霸一方的梟雄,是抗日戰爭時期誓死抗日的抗戰英雄。身逢亂世,他野心勃勃、力拔山兮氣蓋世,在歷經滄桑之後,終於看破了這一切的是非成敗,和心愛的女人相守相依,笑看風雲。

  尹靜琬

  
喋血承州

南方閨秀,臨水照花般的人兒,古都乾平富商尹楚樊之女,自幼接受父親的中西合璧式的教育,俄國留學歸來。性格溫婉,嫻靜,但骨子裡卻很獨立、堅強,帶著飛蛾撲火、玉石俱焚一般的浪漫本性。

  她原本只想過上安穩平靜的一生,卻又被強烈的、浪漫的愛情所征服,決然的迎向茫然未知的命運。她明知和慕容四少的愛情會讓她身在懸崖,可能毀滅到她的根本,卻依然放棄了她原本的所有奔向了他……

  這場轟轟烈烈的愛情最終讓她傷痕纍纍,她在經歷過刻骨銘心的創痛之後,漸漸的從小情小愛的苦厄中解脫了出來,看到了更開闊的身外的世界,漸漸成長為亂世中胸懷天下的新女性。在慕容四少落魄之後,她卻選擇了回到他的身邊,和他一起歸隱田園,過清貧的日子。

  靜琬身上體現的,是民國奇女子的成長史,是從愛恨交織到恩仇泯滅的恬淡心境,她是亂世里一枝亭亭的蘭花,幽香綿長。

  許建璋

  
喋血承州

平靜、謙和,性格溫柔的南方公子。家中父親早亡,只剩老母弱弟,他作為長子,很早就擔起了操持家業的重擔,主持許家上下的生意。許家的生意以藥材運輸為主,可是偶爾也暗地偷運一些違禁物資,導致了後來的一場牢獄之災,改變了他的一生。

  許建璋和靜琬從小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原本兩個人已有婚約,應該可以過上安穩的一生,結婚、生子,過富裕殷實、與世無爭的生活。可是婚禮當日,靜琬卻為慕容灃私奔了……

  奪妻之恨令許建璋改變了性情,成為了一個心機深重,仇恨滿腹的人,他決心不擇手段的壯大自己的力量,直到有朝一日,可以拆散慕容灃和靜琬,置慕容四少於死地。

  仇恨的折磨令許建璋野心膨脹,他最終成為了財力雄厚的大漢奸,在抗戰時期前呼後擁、一呼百應、風光無限。他最終整垮了慕容灃,實現了復仇的目的……

  然而,幾年後,在火車站的月台,許建璋卻見到了多年未見的靜琬,那些遙遠的溫柔的記憶又回來找他了,他就這樣倒在了一場蓄謀已久的暗殺行動中……一切都只源於對她的愛,這一路卻已走得面目全非。

  程謹之

  
喋血承州

程司令的千金,花木蘭一樣的女性,天資聰慧,有謀略,素有「女諸葛」之稱。謹之幼年在戰亂中喪母,和哥哥信之一度流落街頭,飽受顛沛流離之苦。

  戰爭在童年的謹之心底刻下了深深的烙印,煉就了她男人般要強的性格。她崇拜像父親那樣能夠在亂世里獨當一面呼風喚雨的男性,因此世間百般的男子都無法被她看在眼裡,只有和父親一樣,充滿野心和魄力的慕容灃,能夠得到她的心。謹之和慕容灃從小一起長大,她一直堅信,只有善於權謀並且擁有家族勢力的自己,和他才是命中注定的伴侶。

  慕容灃對靜琬的深情令謹之心如刀割,但是在她的眼裡,愛情就如同一場戰爭,需要的不僅僅是感情,還有謀略。在她的愛情觀里,愛情可以兼容很多東西,比如權力,比如手段。她按自己的計劃一步步等待著慕容灃陷入困境,然後向他提出政治聯姻的挽救方法,終於贏得了她想要的婚姻……

  然而婚後她卻並不幸福。慕容灃對靜琬的思念時時刻刻折磨著她。已經不再指望愛情的謹之,只想過得平靜,可是連這一點可憐的渴望都無法實現……她在這場戰爭中越走越遠,不惜除掉慕容灃的寵妾,泄露慕容灃的軍事機密,最終導致了父親程司令的死亡……

  陰謀與愛情是她的主題。謹之至死也沒能明白,為什麼她費盡了心機,卻始終得不到幸福

  程信之

  
喋血承州

程司令的公子,留洋歸來的醫生,性格溫和,與世無爭,充滿仁愛之心。

  程信之是程司令家中的異類。當年他和謹之在戰亂中痛失母親,流落街頭,令他刻骨銘心的感受到了戰爭的殘酷和權力的骯髒。程司令原本指望他子承父業,做一個軍人,可是他卻決然的走上了相反的路,立志做一名救死扶傷的醫生,醫治亂世里受傷的人們的身體和心靈。

  信之很早就愛上了靜琬,然而他只是默默的在身邊陪伴著她,保護著她,做她如同冬日的陽光般溫煦的朋友。在信之的愛情觀里,愛一個人,和佔有無關,和爭奪無關,只是希望她能夠生活得幸福。

  信之是整個故事裡寧靜美好的理想人物,他安慰靜琬受傷的心靈,在戰亂中治病救人,在抗戰時期加入了愛國抗日的隊伍,在妹妹謹之為了愛情誤入歧途的時候,想要喚醒她,讓她明白愛的真諦。

  在那個慾望交織的時代,信之的存在如同一支天籟般的牧歌。

  蘇櫻

  書中,蘇櫻是女學生,和女主角尹靜婉長得一模一樣,年輕貌美。
喋血承州蘇櫻
同名改編電視劇中,蘇櫻由大陸演員李小冉飾演,是一個媚俗不堪、風騷輕佻的風塵妓女。

  無論是在書中還是同名電視劇中,蘇櫻都是女主人公尹靜婉的替身,她得到了靜婉不在四少身邊時四少全部的寵溺和縱容,但都沒有得到四少的心,也不是四少明媒正娶的女人。

  四少的三個女人中,蘇櫻活得最無知,她到死都不知道,自己一直就是靜琬的影子,最後還是被害死的下場。

  作者寫了一篇《秋意遲》作為紀念蘇櫻的番外。

8 喋血承州 -分集介紹

  第一集:

  烏池的富家小姐尹靜琬無意間在火車上救了一個男人,兩人在火車上遭人追殺,男子帶著靜琬逃下火車,經歷了重重危險后,兩人終於脫離危險,並留給靜琬一隻金懷錶。兩人分開后,靜琬在旅館與家人會合。她並不知道她所救之人就是承軍督軍的四少爺,人稱慕容四少。

  四少的父親老督軍離奇死亡,軍中亂成一團,常、徐兩個統制妄圖篡權,還好程司令與女兒程謹之秘不發喪,瞞過了常、徐兩位統制,拖延了時間。但是常、徐兩位統制懷疑其中有詐,帶兵闖入督軍府,與程司令和程謹之在督軍府對峙。在這關鍵時刻,四少出現了,平定了局面。四少命令發喪,並開始處理軍中事務。程謹之對四少的決定表示支持。在發喪當日,有人在城門安置了炸藥,就在四少要到城門時,四少的馬受驚,躲過了爆炸。

  第二集:

  尹靜琬順利的回了家,與青梅竹馬的許建璋見了面。尹、許兩家商量要個他們定親。常、徐二人假意請辭,但是被四少拒絕,兩人商量密謀造反,從烏池運送軍火。四少開始派人秘密調查爆炸事件。許建璋要親自去承州運送貨物,與靜琬告別。許建璋與徐管制的侄子徐少爺交換貨物,卻不知早已被四少的人暗中盯上。被抓了起來。靜琬欲救建璋,多方打聽。無意間發現報紙上四少的名字與所救之人留下懷錶上的名字相同。她猜想,火車上救得就是四少,決定親自去承州請四少放人。靜琬通過余師長與四少的姐姐認識。並在堂會上見到四少。四少表面玩樂,其實暗中安排控制徐、常兩人。靜琬去找四少,兩人被常管制鎖在了屋內。靜琬向四少講明來意,四少卻一口回絕。

  第三集:

  四少命人去徐府帶走了徐少爺,常、徐二人去要人,被四少回絕,並表示要馬上槍決。四少親自審問許建璋,但是許建璋並不承認運送軍火。在軍事會議上,四少與常、徐起了爭執,靜琬在門口吵鬧打斷了會議,無意為四少解了圍。四少再次表明不能放許建璋,靜琬分析時局,對四少表示理解。四少答應讓靜琬見許建璋。靜琬耐心的開導建璋。建璋告訴她,他運送軍火的事。靜琬把知道的告訴四少,四少表面上責備她,實際卻暗中保護,把她接到督軍府。靜琬去靶場找四少,四少把心中苦悶向靜琬傾訴。四少撥軍糧救濟百姓,靜琬十分欽佩。常統制因為軍糧與四少起了爭執。四少要靜琬幫他忙作為交換許建璋性命的條件。四少對靜琬表示欣賞。謹之看到四少與靜琬在一起,心中不舒服,對靜琬冷嘲熱諷。

  第四集:

  四少與靜琬遊玩,在回去的路上靜琬竟然靠著四少睡著了,四少一動不動,任她熟睡,不讓別人打攪。常、徐二人被四少蒙蔽,認為他為靜琬分心,圖謀造反。徐統制找程司令,意圖拉攏,挑撥他與四少的關係。謹之提醒父親,不能背叛四少。四少與靜琬刻意在眾人面前表現親密。四少對靜琬流露出愛慕之情。在靜琬追問下,建璋終於說出幫徐少爺運送軍火,並說出秘密倉庫的位置。靜琬在舞會上將倉庫位置告訴了四少,四少從舞會離開調查此事。謹之藉此奚落靜琬,靜琬從容應對。靜琬拿出了四少的金錶,謹之詫異。常、徐兩人得知軍火庫被查,決定調兵,準備謀反。四少定下了對常、徐的行動部署。四少向靜琬說了他的安排,並表示如果出事,希望靜琬自保。靜琬表示如果失敗,仍願意支持他,不會逃跑。四少向靜琬表達了心意,靜琬十分感動。靜琬提出要與四少結為兄妹。

  第五集:

  四少對與靜琬結為兄妹十分氣惱,喝下整壇酒,大發雷霆。四少在家為靜琬舉辦生日宴會,徐、常二人看到督軍府大肆操辦,打消了疑心。四少帶靜琬去做旗袍,兩人選中的同一塊布料。四少在靜琬窗下,看到靜琬在拋紙鶴許願。四少讓靜琬教他摺紙鶴。四少給靜琬留下一把手槍和一張支票。靜琬追上了四少與他告別,並表示一定會等他回來。四少答應靜琬一定會回來。靜琬十分擔心四少。四少放了許建璋,並安排他們離開。靜琬要建璋先走,建璋質疑,靜琬堅持要等四少,和建璋起了爭執。謹之以性命要挾父親,去幫四少。四少被徐、常兩人纏住,無法脫身。靜琬去見四少,要帶走四少。四少的人要抓捕二人,兩人與四少的人打鬥。常統制掏槍,射向四少,情急之下,靜琬奮不顧身,替四少擋下子彈。

  第六集:

  四少看到靜琬受傷嚴重,十分生氣,開槍打死了常、徐二人。,靜琬傷勢嚴重,因為子彈打在胸部,危及心臟,醫生不敢貿然取齣子彈。程司令提出讓兒子信之試試。信之為靜琬做了手術,成功的取齣子彈。四少扣留了常、徐的家人。謹之提醒四少要斬草除根,四少同意。四少請信之把三小姐肚子里的孩子保住。三小姐請四少放過其他人,卻被告訴已經太遲了,三小姐在與四少吵鬧時,撞到了梳妝台上,雖然保住了性命,但是孩子卻沒有了。四少召開會議,得到了將士的支持。

  第七集:

  謹之對於和四少和靜琬的關係十分不安。信之對於四少的做法並不贊成,而謹之卻表示支持。信之對靜琬表示欣賞,謹之卻不以為然。四少對昏迷的靜琬訴說心意。四少對靜琬細心照顧,靜琬在昏迷中叫出建璋的名字,四少找來許建璋看她。許建璋見到四少十分驚訝。三小姐受不了失去孩子的痛苦,想要割腕自殺,被發現救下。信之對四少的做法表示反對,兩人不歡而散。謹之和四少在軍隊的安排上起了爭執,謹之出言頂撞,令四少十分難堪。謹之賭氣離開了會場。謹之帶著葯去探望靜琬,謹之與護士起了爭執,驚動了靜琬。四少對與謹之大發脾氣。謹之向四少表明心意,四少卻表明只是把她當妹妹看待。謹之心中難過。四少表明是真心的喜歡靜琬,謹之無法接受。信之對謹之耐心的開導。建璋對於看到的迷惑不解,余師長來請他去吃飯。

  第八集:靜琬終於蘇醒了,靜琬醒后沒有看到建璋心中失落,四少見她找許建璋,心中不開。余師長對建璋說了四少對靜琬的感情,並提醒他得罪了四少的後果,建璋心中難過,喝的大醉。建璋去找靜琬,靜琬向他解釋與四少的事,建璋不信,並表示要離開了。建璋想起余師長的話,對靜琬說出要分手。靜琬十分傷心。信之開導靜琬,要她堅強。三小姐受了刺激,精神恍惚。穎軍對承軍發動進攻,承軍受創,四少進行軍事部署,反擊穎軍。四少親自到前線指揮戰鬥,,取得了勝利。

  第九集:

  信之提醒四少不要忘了仁慈,四少告訴他只有打敗其他軍閥,才能讓百姓有安穩的生活。信之告訴四少謹之病了,四少去探望謹之。程司令擔心自己在軍中的地位,也十分擔心謹之。謹之表示應該舉家搬遷,回到老家生活。四少請尹老爺來看靜琬,靜琬十分開心。尹老爺看到四少對靜琬的關照,心中疑惑。四少為靜琬建了一個蘭花房,靜琬十分欣喜。余師長對尹老爺說了靜琬和四少的事。尹老爺要靜琬在傷好后回家,不要讓四少誤會。程司令要離開承州,四少程司令辦了歡送會。四少對程司令大加褒獎,並開口挽留程司令留在軍中。程司令表示只想回老家。四少把乾平及周邊的縣都交予程司令管制,並保留其兵權。其他將士都十分欽佩四少心胸,安撫了軍心。四少去探望靜琬,靜琬故意提及結拜兄妹之事,四少震怒,對靜琬表明了感情。

  第十集:

  四少告訴了靜琬他一統天下的抱負。靜琬在心中接受了四少。三小姐找靜琬訴說心事,靜琬也對三小姐訴說了自己的苦悶。靜琬責問四少對建璋做過什麼,四少告訴她,靜琬無法接受,二人為此爭吵。靜琬和四少劃清界限,四少傷心。靜琬向四少告別。四少趕回來送靜琬,與靜琬在車站惜別。四少回到靜琬住過的小樓,看到靜琬留下的一隻紙鶴,四少用紙鶴許願。靜琬回家后睡不著,拿出了四少的金錶。許建璋在家借酒澆愁,為放棄靜琬而沮喪難過,奶奶告訴他要勇敢面對,不能逃避。

  第十一集:

  尹老爺勸建璋勇敢面對靜琬,建璋終於鼓起勇氣找靜琬。建璋向靜琬表示了悔意,靜琬表示並不怪他。建璋提出要回到從前,靜琬逃避了。奶奶告訴建璋要重新讓靜琬回到他身邊,只要和靜琬結婚才能解除生意上的危機。建璋找靜琬,要和她重新開始。靜琬要重新回到以前的生活,她把金錶收了起來。靜琬接受了建璋。靜琬在報上看到承軍和穎軍的消息,很為四少擔心。靜琬和建璋出去,卻心不在焉,兩人不歡而散。靜琬把建璋當成四少,建璋不快。謹之操練兵馬,壯大程家軍。許奶奶勸靜琬不要放棄建璋, 相信建璋。許奶奶向靜琬哭訴,建璋要離開烏池,並告訴她建璋病了。靜琬去探望建璋,建璋送給靜琬一枚戒指,表示只是紀念。靜琬感動,收下戒指。

  第十二集:

  四少在蘭花房裡吹口琴,在夢中見到了靜琬。承軍面臨危險,將士表明會忠於四少,四少決定開戰。靜琬決定和建璋結婚,但是靜琬卻並不開心。靜琬在街上聽說承軍和穎軍開戰的事,聽說四少有危險,十分擔心。承軍在軍事上失利,四少在報紙上看到靜琬要結婚的新聞。靜琬在報紙上看到承軍的失利,靜琬心中挂念四少。信之把一隻錦盒交給靜琬,盒內裝著一個紙鶴。靜琬被信之帶到了山上,靜琬在山上見到了四少。四少讓靜琬和他走,靜琬猶豫。四少請靜琬留下來陪他一會,靜琬同意了。靜琬為四少泡茶。四少用口琴吹曲子給靜琬聽,靜琬感動。兩人在水榭上跳舞。

  第十三集:

  靜琬和四少分開,四少十分傷心。在送靜琬回去的路上,車胎沒氣了。信之提醒靜琬要正確的做出選擇,靜琬表示不會為自己的決定後悔。四少回到了前線,決定親自督戰。靜琬在出嫁的早上聽說了永新失守的事,十分驚慌。四少想到靜琬要出嫁,心中難過。靜琬終於決定要逃婚了,留下了紙條,並打電話給建璋。靜琬去找信之。建璋來接親,卻被告訴,靜琬走了。信之帶靜琬去找四少,信之和她到了一個村子里借宿

  第十四集:

  信之決定帶靜琬喬裝從小路去找四少,二人在客棧遇到一個難產女人,二人決定為她接生,女人要求保住孩子,靜琬勸說信之答應她。女人生下孩子后,去世了。孩子被一個人給帶走了。許老太太因為建璋的事病倒了,許家為了請大夫把家裡的東西變賣了。靜琬和信之在山中迷路,遇到了狼。二人被穎軍抓到,穎軍的師長正是抱走孩子的人,師長對他們熱情款待。二人逃出穎軍軍營,靜琬受傷。二人逃到一間破廟暫時躲避。

  第十五集:

  兩人在廟中,有軍隊過來,兩人逃跑。信之讓靜琬先離開,自己引開軍隊。靜琬終於見到了四少,四少見到靜琬十分驚訝。靜琬鼓勵四少不會輕易認輸。信之提醒四少要好好對待靜琬,四少表示不會辜負的。四少向靜琬表示一定會勝利。四少決定對穎軍的馬將軍勸降,並表示要親自前去。四少隻身去穎軍,靜琬在軍隊里等他。四少成功勸降,馬將軍同意倒戈。信之看到靜琬和四少在一起,心中難過,喝酒解愁。四少在軍事上取得了轉機。

  第十六集

  四少為將士慶功,並請大家為與靜琬婚事作證。四少去前線尋訪,靜琬留下等他。信之向靜琬辭行。尹老爺去探望許老太太,被許建璋強硬的請他離開,許老太太受刺激,過世了。許奶奶臨死前,讓建璋振作,重振家業,照顧好弟妹。謹之得知四少和靜琬結婚,心中難過,大發脾氣。 靜琬在軍隊的醫療點中幫忙救治傷員。許建璋發誓要找靜琬和四少為奶奶報仇。朱師長把孩子託付給了靜琬,準備自殺。

  第十七集:

  四少放了朱師長,對於靜琬的理解,四少十分高興。四少要奪取烏池,靜琬對於回到烏池心中忐忑,四少安慰她,並表示會陪著她回去的。承軍被穎軍空襲,靜琬要求與四少在一起,不會獨自離開。尹老爺幫助許家,建璋卻並不領情,尹老爺在報紙上看到靜琬的消息,尹夫人很為女兒擔心。尹老爺登報,要與靜琬斷絕關係。靜琬在報上看到斷絕關係的聲明,十分傷心。靜琬要吃榛子醬蛋糕,四少帶她偷偷出去吃蛋糕。四少攻下了烏池,準備進入。靜琬和四少回到烏池,靜琬帶四少回家,卻被尹老爺奚落。 

  第十八集:

  靜琬請求父親的原諒,希望可以見見母親,尹老爺關上大門,拒絕原諒靜琬。靜琬跪在家門前,請求父親的原諒。尹夫人勸說,尹老爺卻還是不改變主意。靜琬在門外跪了一夜,尹老爺潑了靜琬一盆冷水,靜琬難過。許建璋醉酒,嚇走了主顧。靜琬聽說許家敗落,親自去探望,卻看到許建璋與一群女子喝酒,靜琬認為是自己的錯,十分自責。四少去找許建璋,想要幫助他,建璋並不接受。建璋出去玩樂,卻被人奚落。一位醫生開導建璋,要他振作,好好照顧弟妹。

  第十九集:

  建璋決定振作,好好生活。建璋去找四少,四少給了他幫助。建璋發誓要保仇雪恥,重振許家。許建璋去尹家,表示要把尹老爺、尹太太當做父母供養。烏池商戶為了賺錢,抬高物價,四少決定由承軍出錢穩定物價。靜琬向建璋道歉,建璋表示已經忘了。徐常二人舊部嘩變,四少命令余師長剿叛。許建璋發現承軍異常,就去打探。許建璋假意要幫忙,實際卻到穎軍去找孫大帥,向他通報消息。

  第二十集:

  穎軍攻打烏池,四少知道是許建璋串通穎軍。許建璋去找謹之,和她聯手,把靜琬從四少身邊趕走。謹之決定拿幫助四少,但是要求四少迎娶她。信之勸說父親和謹之,但謹之執意要這樣做。謹之去烏池見四少,提出要四少娶她才肯出兵。四少不肯。建璋帶人燒了糧草,四少被動了。謹之再一次提出要求,四少動搖了。

  第二十一集:

  四少帶靜琬去廟裡,兩人在廟裡許願。四少要送靜琬去法國,四少表示一穩定馬上就接她,靜琬同意了。靜琬沒有告訴四少她懷孕了。信之來找四少,勸他不要答應謹之。信之表示要陪靜琬一起去法國。靜琬離開,四少卻並沒有來送行,靜琬失望。在程家的幫助下,承軍取得勝利。信之在旅途上照顧靜琬,謹之要求四少登報與靜琬脫離關係。四少向三小姐訴說心中的苦悶,三小姐勸他不要放棄幸福。謹之以四少名義發布告示,四少知道后十分生氣。信之藏起報紙,避免讓靜琬看到。許建璋把謹之的告示給靜琬看,羞辱靜琬。靜琬要求回承州見四少,四少同意她回來。

  第二十二集:

  靜琬責問四少,四少向靜琬解釋,靜琬不肯聽。靜琬終於說出已經懷孕,四少驚訝,卻並不肯放棄與謹之的交易。靜琬表示不會留下孩子,四少不準。靜琬傷心要尋死,四少阻攔,囚禁了靜琬。建璋叫謹之警惕四少把靜琬留在身邊,謹之到處找靜琬,信之提醒謹之不要做過分的事。三小姐來探望靜琬,安慰她,三小姐勸靜琬不要輕生。四少去看靜琬,靜琬不願見他。四少帶靜琬去冰上跳舞,靜琬離開。

  第二十三集:

  靜琬請三小姐帶信給信之救她出去,在靜琬懇求下,三小姐答應了。靜琬讓四少喝下了有安眠藥的酒,靜琬偷了四少印信,拿到了通行證。信之掩護靜琬離開督軍府。四少發現靜琬離開,大發脾氣,命人找靜琬。靜琬藏在一家小旅館。四少和謹之結婚。靜琬被治安公所的人踢了一下, 碰到了肚子。靜琬被人懷疑通行證是假的,被治安公所抓了起來。

  第二十四集:

  信之也在派人找靜琬。四少找不到靜琬,心中不安。信之得到消息,借故離席去救靜琬,把靜琬帶了出來。四少親自去找靜琬,留下謹之一個人。四少沒有找到靜琬,很失落。謹之聽到四少在找靜琬,心中不快。信之為靜琬醫治,保住了孩子。靜琬逃出了診所。四少終於找到靜琬,靜琬告訴他孩子已經沒有了。四少震怒。靜琬昏過去,四少找大夫救治靜琬,並要求一定要保住孩子。靜琬大出血,孩子沒有保住,而且以後也不能生育了。四少心中悲痛,獨自離開,信之找到他。四少對自己的做法表示後悔。

  第二十五集:

  四少向信之訴說悔恨。沈副官把靜琬流產的事告訴了謹之。謹之要信之帶她去見靜琬。謹之表示不再理程家軍務,只要作四少夫人。信之照顧生病的靜琬。四少看望靜琬,向昏迷的靜琬道歉。謹之去找靜琬,勸靜琬好好生活。謹之要送靜琬出國,信之要求陪她出去。靜琬答應離開。四少去看靜琬,卻不敢進門,只在門外看著。四少明白靜琬一定會離開。

  第二十六集:

  靜琬與信之出國了,四少難過,獨自在冰上奔跑。靜琬多年後重回烏池,靜琬回家探望父母。尹老爺仍舊不肯原諒靜琬。靜琬向信之表示會堅強面對一切。四少開始削弱程家的勢力。靜琬悄悄的為父親做飯。建璋知道靜琬回來,與靜琬見面。許建璋向靜琬炫耀他的成功,靜琬卻並不理會,許建璋表示不會放過他和四少。

  第二十七集:

  謹之送了四少一塊和四少送給靜琬一樣的懷錶,四少惱怒。靜琬為父親縫製衣服作為禮物。許建璋把尹老爺灌醉,讓尹老爺簽下房契。許建璋暗中把尹家的鋪面和土地都轉讓,吞占尹家財產。靜琬把衣服送給父親,尹老爺卻要把衣服燒掉。尹老爺知道那幾天的飯菜是靜琬做的。尹老爺感動,原諒了靜琬。四少建了一個花房,取名靜園。四少在花燈會上看見一名女子長的和靜琬一模一樣,追了出去,謹之傷心。謹之要離開四少。許建璋為紅十字會捐了款,靜琬驚訝。

  第二十八集:

  靜琬覺得建璋話中有話,心中不安。建璋再次向靜琬提親,靜琬疑惑。靜琬沒有答應。靜琬對信之說了建璋提親的事,請信之幫她的忙。靜琬假意請建璋吃飯,表示不會嫁給建璋,建璋侮辱靜琬,表示娶靜琬只是為了報仇。尹老爺聽到他的話,認清了他的面目。謹之發高燒,四少照顧她,謹之表示要和他重新開始。信之被家人騙回家中。許建璋來以老宅逼尹家要娶靜琬,尹老爺被氣病了。靜琬願意答應提親,彌補過錯。尹老爺不同意,表示房子不重要,重要的是全家在一起。信之知道是謹之騙他回來的,就離開了,回到烏池。四少認識了戲班的蘇櫻,就是與靜琬長的一樣的女子。

  第二十九集:

  四少把蘇櫻認成了靜琬。蘇櫻去找四少,假扮靜琬,對四少大獻殷勤。四少認出,攆走了她。許建璋找人在靜琬家藏了藥品,誣陷靜琬。靜琬被抓走。靜琬知道誣陷她的人就是許建璋,十分的氣憤,表示不會屈服的。信之安慰尹老爺,並想辦法就靜琬。四少找到蘇櫻,要她穿上靜琬的衣服,假扮靜琬。信之去找謹之,指責她讓建璋誣陷靜琬。謹之去找建璋,不要讓靜琬出事。尹老爺去求建璋,建璋讓尹老爺拿命來換靜琬。尹老爺上吊自殺。靜琬得知父親死了,十分傷心。

  第三十集:

  四少納蘇櫻為姨太太,謹之惱怒。謹之把蘇櫻當成靜琬,十分恐慌。四少把蘇櫻當成靜琬,對她訴說心中的感情。蘇櫻故意向謹之挑釁,觸怒謹之。建璋與日本人做生意,日本人請建璋幫日本人做事,許建璋不敢接受。蘇櫻故意在謹之面前炫耀四少的寵愛,謹之並不理會。謹之要把蘇櫻的朋友趕出去,謹之和蘇櫻發生口角。烏池被日本人佔領,日本人請許建璋來穩定烏池,許建璋拒絕。謹之向父親說不會離開四少。四少要帶蘇櫻去巡視乾平,蘇櫻奚落謹之。謹之氣憤之下向蘇櫻開了槍。

  第三十一集:

  四少知道蘇櫻受傷,急忙趕回,但是蘇櫻還是死了。四少找謹之問罪,兩人大吵。謹之承認是她讓靜琬離開,四少要打死謹之,被程司令攔住。四少與謹之脫離夫妻關係,謹之傷心。許建璋答應與日本人合作,成了漢奸。日本人讓許建璋去四少,建璋同意。建璋勸四少投靠日本,四少言辭拒絕了。靜琬決定勸說四少抗日。靜琬決定要投身抗日。譚師傅勸四少抗日,四少表示會考慮的。靜琬看到四少,十分的難過。

  第三十二集:

  信之勸說靜琬勇敢的面對四少,但是靜琬卻說過去的事情難以忘卻。謹之得知自己懷孕了,十分的高興。報社的同事知道靜琬和四少的關係,勸靜琬去勸四少抗日,靜琬答應了。靜琬給四少寫了一封信約他見面,謹之看到,把信拿走了。靜琬等待四少,沒想到來的卻是謹之,很是失落。謹之告訴靜琬她懷孕了,請她不要來破壞他的家庭。日本人來找四少,四少拒絕見客。靜琬和四少重逢,四少要帶靜琬會清平鎮。靜琬告訴四少,他們再也回不去了。

  第三十三集:

  四少不顧山路危險,執意帶靜琬回清平鎮。四少請求靜琬不要離開,和他一起離開。靜琬拒絕了。四少一怒之下,砸了花房。四少命令抓印傳單的人,靜琬和報社要離開。謹之把靜琬帶走。謹之買通監獄長要殺掉靜琬。信之去找四少,四少知道靜琬被謹之抓到監獄,匆忙趕去,救出靜琬。四少決定抗日。四少欲殺謹之,靜琬阻攔。謹之告訴四少,她懷孕了,四少震驚。

  第三十四集:

  四少向三小姐說,他只想和靜琬在一起。三小姐勸說四少,不要過於執著。四少去探望靜琬。信之要靜琬面對四少。靜琬希望可以暫時把感情放一邊,參加抗日。靜琬向信之表示感謝。靜琬四少在教堂結婚,承諾永不分離。謹之看到四少又和靜琬在一起,傷心難過。許建璋找謹之,要謹之阻攔程家抗日。四少正式對日宣戰。謹之來找四少,要四少給她一個交代。四少提出離婚,謹之不肯。

  第三十五集:

  靜琬和四少約定,共赴國難,生死相隨。二人在冰上共舞。四少用安眠藥讓靜琬睡著,把她送出承州。四少讓信之照顧靜琬,並讓信之告訴靜琬,無論怎樣都要好好的生活。承軍與日軍交戰,受到重創。四少要帶領將士堅守陣地。靜琬醒來后,看到報紙上刊登承軍受創的消息,十分擔心,要娶找四少。靜琬用性命相脅,讓信之答應去找四少。謹之不肯逃跑,要在承州與四少,共赴黃泉。程司令堅持要去抗日,謹之阻攔。但是程司令去意已決。程司令在戰場上被炮擊中,受傷嚴重。謹之出去尋找父親,這時又受到炮轟,程司令為保護謹之被砸死。靜琬和信之在山上遭遇日軍,但靜琬堅持要去找四少。謹之向四少承認,是自己把作戰計劃告訴許建璋的,四少告訴她,他已經不怪她了。四少帶領承軍與日軍決一死戰。余師長,沈副官都在戰場上犧牲了,謹之為救四少,也死了。靜琬趕到卻被告知四少已經戰死了。

  第三十六集:

  靜琬得知四少犧牲,悲痛欲絕。靜琬在幻覺中看到四少對她說,如果你愛我,就要好好活下去。靜琬去了革命地,和母親一起照顧孤兒。靜琬在電影上看到一個人很像四少,靜琬決定去找他。許建璋和靜琬在火車站相遇。許建璋被追殺,以靜琬做人質,並對靜琬承認害死靜琬父親和四少。被革命者打死。靜琬找到四少,但是四少已經失憶,不認識靜琬了。靜琬向他講述從前的事情,他卻想不起來。靜琬傷心的離開,四少看見那隻金懷錶,想起了與靜琬的往事。兩人深情相擁。

上一篇[黃家輝]    下一篇 [徐之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