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喜劇是戲劇的一種類型,大眾一般解作笑劇或笑片,以誇張的手法、巧妙的結構、詼諧的台詞及對喜劇性格的刻畫,從而引人對丑的、滑稽的予以嘲笑,對正常的人生和美好的理想予以肯定。基於描寫對象和手法的不同,可分為諷刺喜劇、抒情喜劇、荒誕喜劇和鬧劇等樣式。

1 喜劇 -簡介

喜劇是戲劇的一種類型,一般以誇張的手法、巧妙的結構、詼諧的台詞及對喜劇性格的刻畫,從而引人對丑的、滑稽的予以嘲笑,對正常的人生和美好的理想予以肯定。喜劇源於古希臘,由在收穫季節祭祀酒神時的狂歡遊行演變而來。在喜劇中,主人公一般以滑稽、幽默及對旁人無傷害的醜陋、乖僻,表現生活中或丑、或美、或悲的一面。 由於喜劇表現的對象不同,藝術家的角度不同,手法不一致,所以,喜劇可劃分出不同的類型。其中包括諷刺喜劇、幽默喜劇、歡樂喜劇、正喜劇、荒誕喜劇與鬧劇等。
一般說來,諷刺喜劇以社會生活中的否定事物為對象。歡樂喜劇則強調人的價值,提倡個性解放,反對禁欲主義,在歐洲文藝復興時期形成一股強大的思想潮流。正喜劇從表現生活的否定方面變為表現生活中肯定的方面,笑不再用來針砭人的惡習、缺點、卑下,而主要用來歌頌人的美德、才智、自信。荒誕喜劇則把人生最深層的苦難與將死扭曲,送進顛倒的喜劇王國。而鬧劇一般屬於粗俗喜劇之列,即通過逗樂的舉動和蠢笨的戲謔引人發笑而缺少深刻的旨趣意蘊。
喜劇通過運用各種引人發笑的表現方式和表現手法,把戲劇的各個環節,諸如語言、動作、人物的外貌及姿態、人物之間的關係、故事情節等均加以可笑化,從中產生出滑稽戲謔的效果。

2 喜劇 -產生

喜劇       阿里斯托芬《鳥》
喜劇      《救風塵》

喜劇作為一種戲劇體裁,最早產生於古希臘。它的希臘文Komoidia(意為狂歡歌舞劇),是由Komos(意為狂歡隊伍之歌)與aeidein(意為唱歌)合成。 它起源於農民收穫葡萄時節祭祀酒神時的狂歡遊行,遊行者化裝為鳥獸,載歌載舞,稱之為Komos。希臘本部的梅加臘人於公元前7世紀初把它演變為一種滑稽戲,成為喜劇的前身。此後,它作為一種戲劇體裁逐步發展成熟,並誕生了偉大的喜劇家阿里斯托芬。 阿里斯托芬一生共寫過44個喜劇劇本,但完整流傳下來的只有11部,比較著名的包括《巴比倫人》、《雲》、《鳥》、《騎士》、《阿卡奈人》等。其中《鳥》是最優秀的作品,也是古希臘現存的結構最完整的寓言喜劇,是烏托邦喜劇的濫觴。阿里斯托芬是整個歐洲的喜劇之父,正是他奠定了西方文學中喜劇以滑稽形式表現嚴肅主題的傳統。
在中國,約12世紀才產生出成熟的喜劇藝術。但它的起源卻很早,雛型可追溯到秦漢,當時的俳(即俳優),乃是以樂舞戲謔為業的藝人。到唐宋流行的參軍戲,主要由參軍、蒼鶻兩個角色表演,通過滑稽的對話和動作,引人發笑,實際上也是一種以調侃詼諧為主的表演形式。直到宋代以後,這些表演形式才有了完整的情節內容,產生齣戲劇意義上的喜劇。 
歐洲最早的喜劇是古希臘喜劇,代表作家是阿里斯托芬;16、17世紀以莎士比亞、莫里哀為代表;18世紀義大利的哥爾多尼及法國的博馬舍是歐洲啟蒙運動時期喜劇的代表;19世紀以俄國的果戈理為代表。中國古典戲曲中也有豐富的喜劇遺產,如《救風塵》 ;傳奇《玉簪記》;傳統劇目《煉印》等,都是優秀的喜劇作品。

3 喜劇 -特徵

亞里士多德在《詩學》中已經談到喜劇的特徵,他認為:喜劇模仿「比我們今天的人壞的人」,「所謂『較差』,並非指一般意義上的『壞』,而是指具有丑的一種形式,即可笑性(或滑稽),可笑的東西是一種對旁人無傷,不至引起痛感的醜陋或乖訛。」在他以後,有人寫了《喜劇論綱》,套用亞里士多德關於悲劇的定義擬定了喜劇的定義,強調「喜劇是對於一個可笑的、有缺點的、有相當長度的行動的模仿」,其模仿的方式是「人物的動作」,「借引起快感與笑來宣洩這些情感」。它明確提出喜劇來自笑這一結論,概括了喜劇最主要的特徵,並被後世的理論家普遍接受。一般認為,黑格爾關於可笑性來自矛盾的觀點,更值得重視。概括地說,喜劇的基本特徵是:遵從滑稽突梯的藝術規律,運用各種引人發笑的表現方式和表現手法,把戲劇的各個環節,諸如語言、動作、人物的外貌及姿態、人物之間的關係、故事情節等均加以可笑化,使得本質與現象、內容與形式、願望與行動、目的和手段、動機與效果相悖逆,相乖訛,從中產生出滑稽戲謔的效果。

存在特徵
喜劇只存在於人的行動和社會事件中,而不存在於純粹的自然事物中。在自然界中,有很多事物因不符合種的屬性而顯示出醜的特徵,如樹木有美有丑,土地有肥沃和貧瘠,但它們本身都不會有滑稽。因為自然界的一切都順應自然生成,內容和形式是一致的,也不存在動機與效果的矛盾問題。我們覺得有些動物的滑稽可笑,例如狗熊的笨拙,狐狸的詭譎,還有可笑的不自量的螳螂擋車,井底之蛙,作為動物本身的屬性,它們沒有什麼滑稽可笑之處,只是審美主體的人的情感的賦予它們滑稽的內容,以人的尺度去衡量它們時,才感到它們的行為是好笑的。歸根到底,滑稽的本質寓於人的心靈而不是在於自然物本身。因而,只有在社會生活中產生的那些內容與形式、動機與效果不一致而引人發笑的事和行為,才是喜劇性的。這些可笑的事物可能是好的和值得讚揚的,也可能是壞的和應該批判的;還有可能是好中有壞,壞中有好,既要有肯定又要有否定的。因之喜劇也產生了不同的效果的笑。有讚揚的歡笑,有諷刺的嘲笑,有詼諧的謔笑等等,因之喜劇的內容和形式也是多種多樣的,笑的性質也很不相同。

藝術特徵
喜劇的藝術特徵是「寓庄於諧」。「庄」是指喜劇的主題所體現的深刻社會內容;「諧」則指主題思想所賴以表現的形式是詼諧可笑的。在喜劇中「庄」與「諧」是處於辯證統一的狀態。失去了深刻的主題思想,喜劇也就失去了靈魂;但是沒有詼諧可笑的形式,喜劇也就不能成為真正的喜劇。因而喜劇對丑的東西的批判總是間接的而又是意味雋永的,它往往要調運審美主體的積極情感去抨擊丑的事物,在嘲笑中顯出正義的力量,達到批判的效果。因而在表現手法中喜劇善用倒錯和自相矛盾的技巧,在倒錯的形式中顯示真實。如《紅樓夢》中寶玉、薛蟠等人行酒令一場,呆霸王胸無點墨,粗俗不堪,卻偏偏附庸風雅,急得萬般無奈,抓耳撓腮,終於鬧出了「繡房里鑽出個大馬猴」之類的喜劇。這個滑稽可笑的情節正是絕妙地諷刺了這個惡少丑的形象,他的偽裝斯文掩蓋不了自己粗俗無賴的本質,因而這種欲蓋彌彰的倒錯更為可笑。這種手法不僅表現在喜劇中,在悲劇中它也表現為喜劇的效果。如《竇娥冤》中的縣令桃杌給告狀的張驢兒下跪叫他衣食父母的情節,這種極端突出地誇張生活中的倒錯的現象也能創造出絕好的喜劇效果。這類倒錯巧合、誤會的手法也常用在歌頌類的喜劇中,如《女理髮師》、《五朵金花》等。另外,喜劇還善用誇張的手法,例如上面舉的內容,還有卓別林的表演,中國的傳統相聲表演技巧等等。

體現形式

喜劇的體現形式主要是諷刺和幽默。諷刺大多用於否定性的內容,它是以真實而誇張或真實而巧妙之類的手段,極其簡練地把人生無價值的東西撕破給人看,啟發人們從中得到否定和貶斥丑的精神和情感愉悅。但是,儘管諷刺的笑是具有否定性,由於諷刺的對象不同,諷刺者所持立場態度不同,笑的否定性性質和程度也不會一樣,因而它們的美學意義也是不能一概而論的。幽默也是喜劇表現形式的一種獨特形態。它不像諷刺那樣辛辣,而是把內容和形式中美與丑的複雜因素交合為一種直率而風趣的形式外化出來。列寧認為:「幽默是一種優美的、健康的品質。」車爾尼雪夫斯基認為「幽默感是自尊、自嘲與自鄙之間的混合」。幽默所引發的笑,常常帶有輕微的諷刺意味。美、丑因素的不同配置組合,又可以塑造出不同的幽默形象。以前者為主導,構成風趣瀟洒、可親可佩的正面形象;以後者為主導,則構成鄙陋可笑卻不無可愛之處的反面形象。因此,幽默突出地反映了人們洞察事物本質和堅信歷史發展趨向的樂觀精神,這種鮮明的美學特徵也正突出地表現了喜劇美學的一個主要方面。

人物矛盾性 喜劇性人物雖置身於矛盾衝突之中,而且人物自身就是一個巨大的矛盾體,然而喜劇人物的根本特點就是對此沒有自覺的意識,對自己的可笑境地全然無所察覺,他們既不會對外在世界,更不會對自我產生懷疑。喜劇人物或熱衷於自己那蠅頭微利蝸角虛名的追逐,為那毫無意義、毫無價值的所得而心滿意足,或者以不現實的、空幻的行動作為嚴肅的目標,實際上卻使目的落了空。即便如此,喜劇人物也不會因此而痛不欲生,不會深刻地自我反省。《慳吝人》中的阿巴貢與兒子發生矛盾衝突,以後當他再度與兒子相逢時,對於父子間的矛盾,卻淡然處之,並不嚴肅對待,予以深究,這便是喜劇人物典型的行事態度。喜劇人物在主觀的虛幻中實現著自我,實現著矛盾的和解,在自我的封閉中自以為支配著環境,駕馭著自己的命運,由此而自足自樂,達到了生活的和諧,心靈的平衡。因此,喜劇常常出現皆大歡喜的收場。但是喜劇性的大團圓,總是虛構的、非現實的,人們很容易從熱熱鬧鬧的和諧一致中,見出本質與假象之間的乖訛。阿里斯托芬的喜劇皆有這種特點。《和平》一劇中,人們從井裡把和平女神打撈上來,於是和平的願望實現了。在《財神》中,壞人變窮了,好人變富了,是由於人們把瞎眼的財神醫治好了。

4 喜劇 -類型

喜劇這種藝術樣式表現生活的範圍十分寬廣,它既可以表現生活中醜惡、腐朽的事物,也可以謳歌美好的事物,表現絢麗的夢幻理想,抒發讚頌與歡樂的心情,還可以反映人生悲痛、苦難的一面。由於喜劇表現的對象不同,藝術家的態度不同,它所引起的笑也有不同的性質,從而賦予喜劇以不同的審美屬性和審美價值,劃分為不同的類型。

諷刺喜劇
喜劇莫里哀《貴人迷》劇照

一般說來,諷刺喜劇以社會生活中的否定事物為對象。喜劇人物通過活動所一心一意追求的目的,或者已是陳腐的、過時的、沒有了合理性,或者為達到目的而從事的活動本身即是虛幻的,人物愈是積極活動,便愈是加速目的在現實中的落空。失去歷史的真實性和現實意義的喜劇活動,便是滑稽的,足稱之為諷刺。如莫里哀的《貴人迷》 ,嘲笑粗俗的資產階級暴發戶竭力追慕貴族上流社會的生活方式;《偽君子》諷刺那已經喪失任何實在內容的宗教崇拜。又如Н.В.果戈理的《欽差大臣》,鋒芒所向直指沙皇黑暗統治下的官僚體制。

幽默喜劇

在幽默喜劇中,喜劇人物所追求的目的有其正當性,合理性,甚至旨趣是高尚的,有積極意義的,但是他為達到目的而從事的活動本身卻與目的背道而馳,他的行動恰恰使他的目的落空。阿里斯托芬流傳下來的喜劇,多數屬於這類喜劇,如《阿卡奈人》、《婦女國》等。著名的喜劇性人物堂吉訶德以自己一軀羸弱之體,要替天下剷除不平之事,堂吉訶德留給世人的印象是可笑而又可敬的。中國古典戲曲中的《李逵負荊》是一部成功的幽默喜劇,而《看錢奴》則是中國現存的第一部諷刺喜劇。

歡樂喜劇
強調人的價值,提倡個性解放,反對禁欲主義,在歐洲文藝復興時期形成一股強大的思想潮流。在這個時代,W.莎士比亞創作了一批喜劇作品,主旨在於表現那自由自在的生命,表現人生的甜美、青春的幸福、無拘無束的享樂。這類作品可稱之為歡樂喜劇。代表性作品有《仲夏夜之夢》、《第十二夜》、《溫莎的風流娘兒們》、《馴悍記》等。《仲夏夜之夢》中那些陰差陽錯的離奇景象構成夢幻般的氛圍,愛神丘必特的箭悄悄射出,中箭的心在愛的神奇力的鼓動下盲目地衝動起來。《第十二夜》中的誤會、戲謔、惡作劇,既不傷人,又無惡意,人們只是一味地開心取樂,享受著美好的歲月。莎士比亞創造的福斯塔夫,被稱為「最完美的喜劇性格」,他已進入暮年卻干著荒唐的蠢事,他雖貧窮卻很奢侈,他既機智又愚蠢,他把生命用於追求歡樂,自己逍遙自在,並隨時教人取樂。這樣完美的喜劇性格,只有在那舊的社會關係被打破,而新的社會關係還未來得及建立的時代才會產生。在世界喜劇作品的寶庫中,莎士比亞的歡樂喜劇獨樹一幟,佔有特殊的地位。
正喜劇
正喜劇不同於其他喜劇,它的特點在於:從表現生活的否定方面變為表現生活中肯定的方面,笑不再用來針砭人的惡習、缺點、卑下,而主要用來頌讚人的美德、才智、自信。18世紀義大利戲劇家C.哥爾多尼的《一仆二主》、《女店主》,法國戲劇家P.de博馬舍的《費加羅的婚姻》,都屬於此類。中國元代戲曲作家關漢卿的《救風塵》也可以被列入正喜劇。在這類喜劇作品中,儘管也有戲謔、嘲諷的對象,如《費加羅的婚姻》中貴族初夜權的陋習、貴族老爺的朝三暮四,《救風塵》中放蕩、薄情等等,但全劇的主旨卻在於表現主人公的機智、勇敢,對友誼、愛情的忠貞,對邪惡的憎恨及其鬥爭。中國戲曲《玉簪記》是正喜劇中較成功的作品。正喜劇與正劇比較接近,假如可笑性減弱,正劇的性質便會增強。
荒誕喜劇
在現代西方社會中,把人生最深層的苦難與死之最終被扭曲,送進顛倒的喜劇王國,便構成荒誕喜劇,或曰怪誕喜劇。在F.迪倫馬特的《老婦還鄉》中,衰老的、肢體不全的貴婦返回故里居倫城,為的是向早年曾將自己遺棄的情人報仇。她以向居倫城捐贈10億鎊為代價,要居民違反人道,殺死她過去的情人。伊爾終於成為拜金教祭壇上的犧牲品。S.貝克特的《等待戈多》,可以看作是荒誕喜劇的代表作。在光禿如沙漠的舞台上,劇中人物做著一連串無可奈何、莫明其妙的動作,講著不知所云的話語,在等待著戈多。然而戈多遲遲不來,也不知何時能來,更不知戈多為誰,但他們卻只能這樣等待下去。在這部戲劇作品中,發生在人們心中的悲劇意緒竟化為滑稽的境況,用以隱喻人在現實社會中的尷尬處境。
鬧劇

鬧劇來源於法文farce和拉丁文farcio,前者意為肉餡,或者意為填餡,又可譯為笑劇。它一般屬於粗俗喜劇之列,即通過逗樂的舉動和蠢笨的戲謔引人發笑,而缺少較深刻的旨趣意蘊。其中的人物只有一個被高度誇張的特點,而沒有較豐富的性格和心理分析。這種喜劇形式產生於法國中世紀廣為流行的市民戲劇,多由城市手工業者演出。其主旨多為反對宗教的禁欲主義,嘲弄僧侶和顯貴人物,讚揚世俗的歡樂。其中最有名的是《巴特蘭鬧劇》(1486),主要表現律師巴特蘭騙取布商的布匹,並幫助牧童同布商打官司勝訴,最後,牧童又擺脫了律師的勒索,並把他教訓一頓。莫里哀的喜劇,也包含著某些鬧劇的成分。在中國戲劇中,也往往穿插著以插科打諢引人發笑的場面,很能引發普通觀眾的興趣。後世往往把那些以插科打諢取勝、充滿粗俗的戲謔、人物漫畫化、忽視情節合理性、只追求外在喜劇效果的戲劇作品,稱之為鬧劇。

5 喜劇 -莎士比亞喜劇

喜劇在莎士比亞戲劇創作中佔有相當份量,共10部。它們的共同風格是浪漫與抒情,所以被稱為「浪漫喜劇」或「抒情喜劇」。當然,由於莎士比亞喜劇有一個從不成熟到成熟的過程,因此他的喜劇風格也是逐步形成並日漸體現出來的。應該說,莎士比亞創作較早的喜劇,還帶有一定的模仿性和試驗性,個性特色還不夠鮮明。如《錯誤的喜劇》(1592)和《馴悍記》(1593),前者模仿古羅馬喜劇,在孿生兄弟之間製造「誤會」,引出笑料;後者模仿中世紀義大利喜劇,描寫「強悍」丈夫如何機智地馴服「潑辣」妻子的過程,體現出夫妻之間特殊的「打逗取樂」,帶有通俗喜劇(鬧劇)的明顯痕迹。《愛的徒勞》(1594)和《維洛那二紳士》(1594)則有了明顯轉變和進步,情節的獨創性和主題的浪漫性開始突現出來。作者肯定愛情的威力和價值,嘲笑中世紀的禁欲主義,時代氣息、抒情色彩大為增強。《仲夏夜之夢》(1595)是莎士比亞喜劇創作走向成熟的標誌,具有強烈的幻想性和抒情性。寫於1596年的《威尼斯商人》,是諷刺喜劇與抒情喜劇的巧妙結合。受命而作的《溫莎的風流娘兒們》(1598)具有明顯的諷刺色彩,沒落騎士福斯塔夫的「情場角逐」,成為描寫、戲弄的對象,體現出了強烈的現實色彩和生活氣息,不失為一部「鬧劇精品」。莎士比亞喜劇創作的高峰,是以三部「歡快喜劇」為標誌的,即:《無事生非》(1598)、《皆大歡喜》(1599)和《第十二夜》(1600)。它們完滿地體現了莎士比亞喜劇浪漫、抒情的風格。 
《第十二夜》是莎士比亞喜劇的傑出代表。圍繞愛情所展現的情節線索豐富多彩,就主線而言有:奧西諾對奧麗維婭的熱烈追求,薇奧拉對奧西諾的暗中愛慕,奧麗維婭對薇奧拉的「一見傾心」;就副線而言有:安德魯對奧麗維婭的「無稽希冀」,馬伏里奧對奧麗維婭的「痴心妄想」,托比與瑪利婭的「不謀而合」,還有奧麗維婭與西巴斯辛的「誤會愛情」,等等。這裡既有抒情喜劇的典雅優美、風趣詼諧,又有通俗喜劇的粗俗滑稽、嬉笑打鬧。劇中女主人公實際上有兩個,一是薇奧拉,另一是奧麗維婭,他們的個性相互參照,前者善良無私、堅毅忍耐,後者感情真摯、追求執著,因而在對比中共同組成了全劇的靈魂與核心。在喜劇技巧的運用上,本劇手法多樣,運用靈活,喬裝、誤會、偷聽、偷看、戲弄等等,在作者的綜合調配下,取得了奇異的喜劇效果。綜觀莎士比亞喜劇,它的浪漫、抒情風格的形成,並非偶然,而是與下列因素直接有關:首先,肯定性、歌頌性主題所奠定的樂觀開朗的基調。莎士比亞喜劇是歌頌式喜劇,他熱情肯定生活中的新生事物,讚美人的力量和價值,情愛和友愛,融匯成了莎士比亞喜劇的主旋律。這是時代賦予的崇高主題,莎士比亞藝術地將它表現了出來。同時,對於生活中的陰暗面,莎士比亞也進行了揭露和嘲諷,但是他的諷刺帶有溫和性,而且在作品中處於次要地位,其次,女性形象的優美絕倫煥發出了明媚艷麗的獨特光彩。莎士比亞喜劇中的女性形象刻畫生動,她們天生麗質,感情純真,心地善良,才思敏捷,熱情活躍,意志堅強。如聰明機智、幽默風趣的鮑西婭,能言善辯、利嘴如刀的貝特麗絲,活潑開朗、調皮狡黠的羅瑟琳,善良無私、堅毅忍耐的薇奧拉,還有感情真摯、追求執著的奧麗維婭等等。在她們身上,「天賦的靈奇」和「絕色的仙姿」,達到了完美和諧的統一。因此,人們步入莎士比亞喜劇的女性畫廊,頓覺春風撲面,彩蝶繞身,如行百花叢中。第三,抒情與寫景的有機結合構成了優美恬適的喜劇氛圍。莎士比亞筆下的喜劇場面充滿詩情畫意、歡聲笑語和輕歌曼舞,自然景象的美好怡人是與人物的美好情愫融為一體的。正是在貝爾蒙特柔和的月光下,在仲夏之夜典雅的森林裡,在原始粗獷的亞登森林中,人物的感情才顯得格外純真美好。最後,莎士比亞喜劇的浪漫性、抒情性,也與莎士比亞所運用的喜劇語言有關。莎士比亞的喜劇語言,形象生動,富於感情色彩,充滿著奇思妙想和機智風趣,是詩意和機敏相結合的產物,因而洋溢出了綺麗、詼諧的特異光彩。上述幾點,也可以看作是莎士比亞喜劇浪漫風格的基本特徵。

6 喜劇 -著名喜劇

著名的喜劇有《鳥》、《偽君子》、《欽差大臣》、《溫莎的風流娘兒們》、《一仆二主》、《老婦還鄉》、《巴特蘭鬧劇》等等。

7 喜劇 -著名喜劇作者

著名的喜劇作家有阿里斯托芬、莫里哀、莎士比亞、哥爾多尼、迪倫馬特等等

簡單介紹

現代喜劇作為一種風格幽默,藝術表現特色愉悅豐富的體裁,繪聲繪色地刻畫主人公喜悅滑稽活潑可愛的藝術形象。喜劇藝術來源於現實生活的美好寫照,取材於普通勞動者的光輝品格,個性鮮明地突出積極樂觀者熱愛生活的情愫,帶給廣大讀者快樂的文化藝術享受。
喜劇小說創作注重表現故事人物獨特的性格特徵,描寫手法精彩細膩,敘述情節精彩可笑,整個故事耐人尋味,體現著主人公美好精神光明的一面。早產生於古希臘的喜劇起源於農民豐收葡萄時節祭祀酒神時的浩蕩遊行,遊行隊伍著裝奇妙,打扮古怪,有時裝扮成鳥類獸類的樣子,動作非常可愛,形象地表現了農民喜獲豐收時的激動興奮的心情。
現代生活喜劇作為一種藝術創作範疇,擁有強烈的審美特點,因為它取材於普通民眾,主要針對主人公品德的刻畫喜劇式的展示故事情節,通過幽默風趣的舞台語言塑造喜劇人物的形象。
喜劇本身具有廣泛的影響,其無論創作手法還是思想內含都離不開對社會各層人物心理特點的追蹤與捕捉。中國現代喜劇迎合廣大群眾的興趣,塑造了讚頌真善美,揭露假惡丑的充滿正義感的優秀藝術作品。

8 喜劇 -特徵

第一,喜劇的主要特徵是不協調性、矛盾性。人們曾經從許多方面進行了揭示,如丑——美(亞里士多德)、渺小——崇高(康德)、荒唐——合理(叔本華)、無限的預定——無限的恣肆(謝林)、機械的——有生命的(柏格森)、內在的空虛——奢求高雅的外表(車爾尼雪夫斯基);等。這表明,喜劇不協調性的結構基礎,在於原本互不相干或互不相容的事物、現象與因素的對比組合,總是存在著互相排斥的特性。眾多喜劇現象中,也都不同層次地呈現了性格、環境、情節、動作、語言方面的不協調性。 
一般來說,喜劇性藝術大多以奇詭莫測、變化多端的情境給欣賞者以驚奇感,從而喚起人的猜疑、探究願望,並在頓悟真相后獲得一種突然放鬆的快樂。 
第二,喜劇直接而突出的審美效果是笑。喜劇結構中的不協調性,可以在審美主體心理上產生一增一減、一升一降的激活波動。在笑聲中,緊張變為鬆弛,一種激活后產生的輕鬆感及其帶來的快樂、舒暢感油然而生。它猶如一種心理體操:主體心中先聚集起一定的能量,然後在痛快的大笑之中將它釋放。並且,這種喜劇性的笑又往往是連續性的。它一次次地讓人體驗時急時緩、時張時弛的情感節奏,在恍然大悟后獲得興奮感、快樂感。 
喜劇性的笑則可以調節人的心理狀態,它在人由不愉快到愉快、由緊張到輕鬆的心理轉化中,起了極大的調節、平衡功能。 
第三,喜劇直接表現為一種積極、快樂的體驗。對喜劇的感受則使審美主體處於放鬆、輕快的心境。喜劇也製造一種緊張,但又使之在不付出主體代價的前提下得以解除,令人先驚后喜、先緊張后鬆弛,其間沒有主體心靈的痛苦與意志的壓力。這種輕鬆自由的心理感受,充分體現為審美主體的自我肯定的優越感。喜劇一方面以優越、輕鬆的心境使主體得到精神鬆弛、平衡,另一方面也進一步培養了主體自我肯定的優越感,增強了人們笑對人生的自信心,使人們的精神生活既輕鬆自由又充滿活力。

9 喜劇 -意義

喜劇的美育意義,表現為它在使人獲得輕鬆歡快的同時,能夠有效地提高人的清醒機敏的審美頓悟能力。從卓別林《摩登時代》里種種誇張可笑的喜劇性表現上,我們則可以體會到:由於長期在自動傳送帶旁從事擰螺帽這類極其機械、簡單而又高度緊張的操作,工人變得神經緊張、手腳失靈或失常,以至於見到衣服紐扣甚至鼻尖之類與螺帽近似的東西便要用鉗子去擰;它體現了現代文明對人性的極度摧殘,以及資本主義條件下異化勞動把工人變成機器的深深悲哀。 
喜劇教育更有利於培養人的樂觀曠達的審美心理和幽默人生態度,使人眼界開闊、心胸寬廣,能在平凡中識見深刻的價值,讓生活充滿情趣。具有幽默感的人樂觀豁達、包容萬方,令人在微笑中面對生活。幽默的樂觀還使人在波折面前泰然處之,對某些令人尷尬的境遇、缺陷、失誤付諸一笑,因為它以人類社會的進步力量為依託,從人類文化的精神財富中汲取了力量,所以能令人清醒坦然地超越面臨的矛盾。含笑著對待生活,積極樂觀地面對人生,是喜劇這一審美類型的情感體現,對於培育、增強人的幽默審美心理和人生態度,可以起到有效的作用。 

上一篇[成本費用]    下一篇 [洛桑學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