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埃博拉是一大批神秘而格外危險的非洲出血病毒之一。埃博拉(Ebola)病毒名,病毒以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埃博拉河命名(該國舊稱扎伊爾),是一個用來稱呼一群屬於纖維病毒科埃博拉病毒屬下數種病毒的通用術語,可導致埃博拉病毒出血熱,罹患此病可致人於死,包含數種不同程度的癥狀,包括噁心、嘔吐、腹瀉、膚色改變、全身酸痛、體內出血、體外出血、發燒等,感染者癥狀與同為纖維病毒科的馬爾堡病毒極為相似,具有50%至90%的致死率,致死原因主要為中風、心肌梗塞、低血容量休克或多發性器官衰竭。

 喪屍病毒不是殭屍,吸血鬼

1 喪屍病毒 -概述

喪屍病毒喪屍病毒

喪屍病毒一詞並不是大眾所說的遊戲,或是吸血鬼,殭屍等傳播病毒,而是引起病人有著此類似癥狀的一種病毒,喪屍之症實際上是由埃博拉病毒引起的。在連續高燒數個小時后,一個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病人將會陷入昏迷或者昏厥狀態,而這一徵兆與臨床死亡極為相似,所以經常被認為這個病人已經死亡。但是,幾個小時或者幾天後,這個病人忽然蘇醒,並且進入一種極具攻擊性的狀態。這個意識模糊的病人將撕咬所有運動的物體,包括人類和動物。同時,這種疾病將使得病人分泌大量的唾液,並且引發內出血現象。但是,在外人誤以為或無法做出合理解釋的時候,這個「忽然復活的死人」嘴角流下了鮮血、眼神變得獃滯,已經變成了一個「吸血鬼」或者「詐屍」。

2 喪屍病毒 -喪屍之症—埃博拉病毒

英國專家解釋了出現「活死人 」現象的部分原因。這些專家在研究一種自然疾病——埃博拉病毒熱時,發現了「活死人」現象的奧秘。他們稱,「活死人」現象就是一種由這一病毒引起的疾病。

埃博拉是一大批神秘而格外危險的非洲出血病毒之一。人們有理由恐懼埃博拉。在躲開可能的攻擊后,除了骨頭和骨骼的肌肉外,埃博拉病毒對人體任何其他組織后器官都一視同仁地加以侵蝕,像一場公平的遊戲。首當其衝的是血細胞。當病毒將自身複製到血細胞中,血細胞便開始死亡並凝結在一起。凝塊阻塞血管,切斷全身的血液供應;感染的器官開始出現死片。病毒蛋白質以特有的兇殘攻擊膠原,這是固定器官的連接組織中的主要蛋白質。當膠原變成漿狀物,器官表面開始出現孔洞,包括皮膚,血從孔洞傾瀉而出。皮膚下面出現血斑,液化的死皮在表面形成水皰。在這個階段所有的孔竅都會滲血,同時皮膚和肌肉的表面隔膜開始炸裂。在身體內部,心臟開始滲血,並將滲入它周圍的空腔。肝臟腫大,開裂,然後開始化膿腐爛;腎臟失靈,塞滿了四細胞和血塊。死的、凝結的血細胞比比皆是,包括大腦,妨礙了供氧,最終導致痴獃和大規模的癲癇發作。崩潰的血管和腸子不再固定在一起,而是像流水一樣湧入體腔。雖然在體液中漂浮,但組織自身是脫水的,無法執行其功能,於是病人開始死亡。這稀奇古怪的過程一直持續到病毒成指數地繁殖,毀壞內臟使之完全失去作用直至宿主死亡為止。像血液、分泌物和嘔吐物這樣液體,每一滴都充滿了上百萬的病毒。在其成員密集的社區,這些有毒液體的擴散為病毒從一個宿主跳向另一個宿主搭起了橋樑。

喪屍病毒喪屍病毒

 埃博拉病毒與造成艾滋病的HIV病毒有許多相似之處,但是它的「殺人」速度卻比艾滋病毒快得多。一開始,埃博拉病毒感染者表現出來的癥狀和一般的感冒患者沒什麼兩樣。病人只感到發熱、頭痛、喉嚨痛、胸悶。但是僅僅幾小時后,病人就會開始全身出汗,胸痛、皮疹、出血、腹瀉、嘔吐、肌肉和關節酸痛等,半數病人於發病後第5天出皮疹,大多數則在第5至7天七竅流血不止。出血者佔71%。最嚴重的是皮膚粘膜、鼻、齒齦、內臟均出血,糞便呈黑色,出血往往是導致病人死亡的原因。再過一天,病人將感到難以忍受的痛苦,就連睜開眼都會感到疼痛,腦袋像是要爆炸。即使在這個時候,醫生仍無法確定患者得了什麼病。直到幾天後,病人開始體內外大出血,連眼睛和耳朵也流血不止,醫生才敢確定病人感染了埃博拉病毒。不過,到這個時候一切都太遲了。一位傳染病專家曾這樣描述埃博拉病毒感染者病死的恐怖景象:「 病人體內外大出血,由於體內器官壞死、分解,他還不斷地把壞死組織從口中嘔出,我覺得就像看著一個大活人慢慢地在我面前不斷溶化,直到崩潰而死。」正在烏干達執行埃博拉病控制使命的美國傳染病專家海曼作出這樣的描述:「埃博拉患者住的病房裡到處都是鮮血,被褥上、地板上、牆壁上;他們吐血、便血……埃博拉是人類迄今未能征服的致命殺手,是世界醫學界面對的一道難以解讀的「哥德巴赫猜想」。

3 喪屍病毒 -喪屍病毒之埃博拉病毒的解析

埃博拉病毒是一種絲狀病毒,通常看起來像一根精心製作的構杖。病毒由一串RNA成辮狀編結的七個蛋白質組成。還沒有完全弄清楚為什麼這些蛋白會有這麼大的破壞力。它們的一部分功能似乎是一直宿主的免疫系統,但它到底如何發揮作用至今沒有弄清楚。埃博拉熱病爆發的相對短暫和相對自足的另一個原因是病毒絕對致命的力量。它很容易快速毀滅它的宿主——大約在五天以內,所以它很少有機會跳到另一個新宿主身上。除了極罕見的情況,它的傳播是依靠直接的體液交換來進行的,最終缺乏機會找到傳播的橋樑。同時,埃博拉病毒是低能的,因為它過於穩定,極少變異。有些病毒——如流感病毒以及HIV,以某種方式進化,可以幫助它們克服障礙存活下來。它們變異非常快,這便增加它們適應新宿主的機會。埃博拉沒有走這條路。1996年CDC發表的一份對埃博拉基因的分析,揭示在扎伊爾1976年和1995年兩次的熱病爆發的病毒事實上幾乎是完全相同的,基因改變只有1.6%。這給治療和預防它的傳播帶來了希望。

研究證實,埃博拉病毒主要是通過病人的血液、唾液、汗水和分泌物等途徑傳播。實驗室檢查常見淋巴細胞減少,血小板嚴重減少和轉氨酶升高(AST>ALT),有時血澱粉酶也增高。診斷可用ELISA檢測特異性IgG抗體(出現IgM抗體提示近期感染);用ELISA檢測血液、血清或組織勻漿中的抗原;用IFA通過單克隆抗體檢測肝細胞中的病毒抗原;或者通過細胞培養或豚鼠接種分離病毒。用電子顯微鏡有時可在肝切片中觀察到病毒。用IFA檢測抗體常導致誤判,特別是在進行既往感染的血清學調查時。實驗室研究有很大的危險性,應該只在有防護措施防止工作人員和社區感染的地方開展( 4級生物安全實驗室)。 

埃博拉病毒粒子的直徑為80納米,長度為970納米,屬絲狀病毒科。較長的奇形怪狀的病毒粒子相關結構可呈分枝狀或盤繞狀,長達10微米。來自扎伊爾、象牙海岸和蘇丹的埃波拉毒株其抗原性和生物學特性不同。第4個埃博拉毒株(Reston)能引起人以外的靈長目動物致命性的出血性疾病;文獻報導有極少數人感染此病毒,臨床上無癥狀。1976年在蘇丹流行時,病死率為53.2%;在扎伊爾,高達88.8%。因此,世界衛生組織將其列為對人類危害最嚴重的病毒之一,即「第四級病毒」。 有些患者在感染埃博拉病毒48小時后便不治身亡,而且他們都「死得很難看」,病毒在體內迅速擴散,大量繁殖,襲擊多個器官,使之發生變性,壞死,並慢慢被分解。病人先是內出血,繼而七竅流血不止,並不斷將體內器官的壞死組織從口中嘔出,最後因廣泛內出血、腦部受損等原因而死亡。 照顧病人的醫生護士或家庭成員,和病人密切接觸后可被感染。有時感染率可以很高,如蘇丹流行時,與病人同室接觸和睡覺者的感染率為23%,護理病人者為81%。醫院內實驗人員感染和發病也有好幾起。

4 喪屍病毒 -喪屍病毒-埃博拉病毒的傳播性

專家們在研究中發現,「埃博拉」病毒有一定的耐熱性,但在60攝氏度的條件下60分鐘將被殺死。病毒主要存在於病人的體液、血液中,因此對病人使用過的注射器、針頭、各種穿刺針、插管等,均應徹底消毒,最可靠的是使用高壓蒸氣消毒。埃博拉病毒還可能經過空氣傳播。實驗人員將恆河猴的頭部露出籠外,讓其吸入直徑1微米左右含病毒的氣霧,猴子4~5天後發病。每天與病猴密切接觸的6個工作人員的血清發現該病毒抗體陽性,其中5人沒有受過外傷,也無注射史,因此認為可通過飛沫傳播。

雖然埃博拉病毒目前僅在個別國家、地區間歇性流行,在時空上有一定的局限性。然而,在傳染病的歷史上,許多傳染病的流行開始時往往是個別散發,以後演變成局部地區流行,進而變成廣泛流行。副霍亂就是一個典型例子,在1905年在埃及發生第一例,1937至1960年在印度尼西亞的蘇拉威西島局部流行,而1960年後迅速波及五大洲。埃博拉病毒會不會像副霍亂那樣在不久的將來波及五大洲?現在誰也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控制「埃博拉」的擴散,首先要密切注意世界埃博拉病毒疫情動態,加強國境檢疫,暫停進口猴子主要限制來自疫區的猴子,到目前為止還沒發現除靈長類動物以外的其他動物是埃博拉病毒的宿主。對有出血癥狀的可疑病人,應隔離觀察。一旦確診應及時報告衛生部門,對病人進行最嚴格的隔離,即使用帶有空氣濾過裝置的隔離設備。醫護人員、實驗人員穿好隔離服,可能時需穿太空服進行檢驗操作,以防意外。對與病人密切接觸者,也應進行密切觀察。

「埃博拉」是扎伊爾(即現在的剛果民主共和國)北部的一條河流的名字。1976年,一種不知名的病毒光顧這裡,瘋狂地虐殺「埃博拉」河沿岸55個村莊的百姓,致使數百生靈塗炭,有的家庭甚至無一倖免,「埃博拉病毒」也因此而得名。事隔3年(1979年),「埃博拉」病毒又肆虐蘇丹,一時屍橫遍野。經過兩次「暴行」后,「埃博拉」病毒隨之神秘地銷聲匿跡15年,變得無影無蹤。1994年12月在加彭又發現此病。1995年1月起在扎伊爾及1996年2月起在加彭暴發流行:在扎伊爾基奎特(Kikwit)市發病316例,死245例,病死率78%;在加彭奧果韋伊溫多(Ogooue Ivindo)發病46例,死31例,病死率67.4%。據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最新數字顯示,目前全世界已有1100人感染這一病毒,其中793人喪生。目前,醫學界尚未找到預防埃博拉病毒的疫苗和其來源,也沒有發現有效的治療方法。 1994年,美國作家普里斯頓以此為背景寫了小說《熱區》,這本小說暢銷一時,並引起全球對這種神秘病毒的普遍關注。1995年,好萊塢推出了由達斯廷-霍夫曼主演的影片《蔓延》,在銀幕上再現了埃博拉病毒奪取人命的恐怖景象,令全球觀眾對埃博拉病毒聞名色變。

儘管醫學家們絞盡腦汁,作過許多探索,但埃博拉病毒的真實「身份」,至今仍為不解之謎。沒有人知道埃博拉病毒在每次大爆發后潛伏在何處 ,也沒有人知道每一次埃博拉疫情大規模爆發時,第一個受害者是從哪裡感染到這種病毒的。「埃博拉」病毒是人類有史以來所知道的最可怕的病毒之一,病人一旦感染這種病毒,沒有疫苗注射,也沒有其他治療方法,實際上幾近自己給自己判了死刑。用一位醫生的話來說,感染上「埃博拉」的人會在你面前「融化」掉。惟一的阻止病毒蔓延的方法就是把已經感染的病人完全隔離開來。

2000年10月12日,烏干達衛生總局局長弗蘭西斯.奧瑪斯瓦博士披露了一條震驚世界的消息:令醫學界聞之色變的神秘病毒「埃博拉」(Ebolavirus)再度在位於烏干達北部的古盧地區現身,已有30人死於埃博拉病毒引起的疾病,其中一家八口無一倖免!到10月13日,疫情還僅限於烏干達北部的古盧地區;14日,相鄰的基特古姆和里拉地區也發現了埃博拉病毒感染者。到引起國際衛生組織警惕時,這種令感染者七竅流血、心肝肺俱爛的可怕病毒,已經呈大規模傳染之勢。到10月17日為止,因感染「埃博拉」而痛苦死去的病人已達43人。然而,世界衛生組織有關專家卻沒有這麼樂觀,因為此次「埃博拉」病毒肆虐的古盧北部地區地處偏僻,許多居住在小村裡的人們在醫生趕到之前就已經死了。這部分死亡人數很難估算,並且其數字遠遠大於已經證實的死亡數字。10月27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烏干達北部的「埃博拉」病毒已奪去了191條命,其中包括護理病人的護士,他們是在照料「埃博拉」病患者時受傳染而死的。 
 
人們難忘2000年10月14日這一天:烏干達古盧地區「拉科爾醫院」特護病房內,三名因為9月17日以來一直照顧「致命發燒」病人而受感染病毒的三名實習女護士,正在病床上做最後的垂死掙扎。隨著她們一陣陣痛苦的呻吟,一團團污血順著眼睛、鼻子、耳朵、嘴巴、肛門往外涌。主治醫生用盡了一切的辦法,也沒能堵住湧出的污血。主治醫生急得團團亂轉,衛生部的疫情專家早在半個月前就應該到位了,但卻遲遲沒有音訊。院長盧克維亞多次打電話給衛生部,但官老爺們卻推三阻四地說:「不就是流感發燒么?值得催我們那麼緊嗎?」碰上這班官老爺們,盧克維亞院長可真是心急如焚。他再次向衛生部報告說:「古盧地區9月17日流行的絕非普普通通的感冒發燒,而是一種從來沒有見過、甚至聽說過的致命神秘瘟疫。病人就像在你眼前融化了一樣!」衛生部的疫情專家終於派出,姍姍來遲的專家小組正好看到了三名實習女護士最後死亡的恐怖情景,其中一名專家震驚得連手中的器械都掉在地上,發出「當」地一聲巨響。這位曾經在剛果看過「埃博拉」病人的專家,一路上都在擔心古盧區的怪病,現在看來這就是「埃博拉」。很快,猜測得到了證實:所謂的「致命發燒」病,正是令人恐怖的「埃博拉」!

烏干達衛生部長克里普斯隨後向烏干達和駐該國的世界媒體證實說,實驗室檢驗的結果證明了這種可怕的病毒,流行在古盧地區的可怕病症正是「埃博拉」病毒稍稍變種導致的結果!然而,這一發現顯然太晚了點,「埃博拉」實際上已經在古盧地區全面爆發。在古盧義大利援建的「任務」醫院裡,儘管醫護人員盡了最大的努力,但仍有10名感染了「埃博拉」病毒的病人痛苦死去。「任務」醫院的醫療能力也到了所能承受的極限,儘管專家們建議醫院要給證實染上「埃博拉」病毒的病人設立專門的隔離病房,但這根本不可能做到,一方面是由於病人實在是太多了,其中8名垂死的病人只能被草草安置在病房外一間簡易屋的地下,聽任其死亡。然而,這間病房的窗戶卻沒有玻璃,房間里的廢棄物跟其它病房的廢棄物也沒有隔離開。在主病房內,18名正處於不同發病階段的埃博拉病人,正在接受醫護人員的照料。一位名叫彼圖亞·基博克的護士滿心恐懼地對記者說:「我們真的非常非常害怕,我們也非常絕望,我們的精神快崩潰了!在疫情最嚴重的拉科爾地區,『埃博拉』病毒的蔓延已呈失控的趨勢。」「拉科爾醫院」院長馬休·盧克維亞帶著一臉疲憊恐懼的表情向外國記者透露:「古盧地區的疫情遠遠比烏干達官方公布的情況嚴重。前來醫院求救的病人告訴我們說,他們的親朋好友中得病的人越來越多。80%前來醫院求救的病人都說他們家裡已經有人因『埃博拉』而死!最驚人的是,每收治一位感染「埃博拉」的病人,他們都聲稱至少已有五到六個親人已經死去!現在,就連我們醫院也難逃惡運,我們的三名女護士就因為在接觸病人時不慎感染「埃博拉」而暴病身亡,剩下的護士們嚇得不是辭職不幹,就是得穿全副保護服才敢進行搶救!說實在的,我們已經覺得無能為力了。」

12月8日,噩耗傳來:烏干達古盧地區拉科爾醫院院長魯克韋亞因在工作中感染上埃博拉病不幸以身殉職。他被認為是制止埃博拉病蔓延的國家英雄。烏衛生部12月5日發表的一份新聞公報說,烏干達總統穆塞韋尼給因公殉職的醫護人員發了唁電,並表示烏政府將盡最大努力遏止埃博拉病的蔓延。到12月8日為止,已有1位醫生、12位護士和2位醫院其他工作人員染病致死。

恐怖、疲倦和絕望籠罩著整個地區,佔據了這裡每一個人的內心!因對此次「埃博拉」病毒爆發反應遲緩的烏干達衛生部官員備受全國上下的指責。不過,此時他們已經沒有時間和精力來為自己辯護了,而是強烈呼籲烏干達全國民眾千萬不要恐慌,要相信烏干達衛生部會有辦法控制「埃博拉」在全國的蔓延。衛生總局局長弗蘭西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政府已經成立一支「埃博拉」病情控制特遣隊,想盡一切辦法控制疫情的發展與蔓延。衛生部還向古盧地區派出了多批醫療小組,他們的當務之急就是教育當地人如何識別「埃博拉」病症,以及發現后應該如何處理。與此同時,烏干達政府還向古盧地區派出一個專門的防疫偵察小組,專門負責設立隔離區以及宣傳活動。

2000年10月16日,世界衛生組織的兩名「埃博拉」病毒專家已經飛抵烏干達,而救護人員也於當天乘另一架飛機到達;總部設在亞特蘭大的「美國疾病控制中心」也應世界衛生組織的請求,立即派出一個由四名專家組成的調查小組赴古盧地區進行調查。就跟好萊塢恐怖影片《瘟疫爆發》一樣,所有的專家和救護人員全都穿著如同宇航員太空服一樣的防護服裝,這實在是不得已而為之的行為,因為「埃博拉」病毒實在是太可怕了。「埃博拉」病毒專家的首要任務是設法弄清烏干達盧古地區為什麼會出現「埃博拉」,到底是如何傳染到該地區的,因為烏干達有史以來從來沒有發現過這種怪病。與此同時,謠言四起,有消息說,4000多名烏干達士兵於今年8月從民主剛果的戰爭中撤下來,途經古盧地區,他們可能把病毒帶到其他地方。但烏干達軍方領導人否認有士兵和其家人死於埃博拉。10月17日,隨著疫情的進一步擴大,烏干達政府下令將古盧北部三個「埃博拉」病毒肆虐最嚴重的地區宣布為完全隔離區,將動用軍隊嚴禁任何居住生活在該地區的人擅自離開。身著簡易防護服的烏干達武裝軍人立即全面封鎖了三個地區,拉起了一道道的鐵絲網,暫時封死了所有進出該地區的大路小道。執行這一特殊任務的烏干達特遣隊司令沃爾特·澳克羅中校發布禁令時解釋說:「古盧疫區內所有的學校都已經關閉,除非有特別醫療通行證,否則當地居民不得擅自離開古盧疫區。如果有必要的話,我們將動用武力。不過,我們並不希望動武,而且相信我們會控制住『埃博拉』的!」 

古盧地區的疫情引起了東非各國的極度恐慌和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東部非洲正在經歷真真切切的一級恐怖。特別是與烏干達接壤的國家,紛紛強化邊境檢疫措施。鄰國肯亞、蘇丹和剛果政府都加緊採取措施,全力防備埃博拉病毒進入本國。在埃博拉病毒曾肆虐一時的蘇丹和剛果,民間更是一片人心惶惶。盧安達和坦尚尼亞政府也採取了相似措施。肯亞衛生部緊急調派一個最精幹的醫療小組趕到烏干達與肯亞最大的邊防入境口布西亞,對烏干達入境人員進行強制性檢查。一旦發現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可疑人員,就立即強行隔離。不過,肯亞衛生部一名高級官員仍十分恐慌地承認說:「因為我們沒有必要的設備,所以我們無法測出這種病毒。」布西亞地區代理衛生官沃爾特在接受肯亞《國家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由於每天從烏干達進入肯亞的入境人員多達數百人,加上麻疹和艾滋病的早期癥狀跟『埃博拉』癥狀有相似之處,所以我們的任務就更艱巨了!」發生於烏干達的埃博拉病毒正在影響著烏干達的國家形象。當地時間11月24日,在肯亞首都內羅畢市中心一家酒店裡正在準備舉行一個國際研討會,就在開幕式準備舉行之際,當得知其中的代表有來自烏干達的之後,當時正在參加這一研討會的肯亞公共衛生部長立即趕到了與會代表下榻的酒店,親自當場下令那些來自烏干達的與會者立即離開。這一事件立即在肯亞全國傳開,肯媒體和輿論界紛紛譴責會議主辦者不顧他人的安危將病毒帶給了肯亞人,並要求警方出面調查。肯亞衛生部門說,這130名烏干達人之中有超過60人來自古盧地區。據悉,這個研討會原定在坦尚尼亞首都舉行,但坦尚尼亞政府以公眾健康為理由,取消了這次活動。肯亞公共衛生部長解釋說,肯亞醫生檢驗過與會的烏干達人,沒有發現任何埃博拉病的跡象,但肯亞當局需要防患未然。目前,肯亞當局正密切注視酒店內為這些烏干達人服務的職員,以防他們染病。針對肯亞政府的上述做法,烏干達外交部提出了抗議,並引用一些被驅逐者的話稱「被驅逐者如犯人一般被押送回國,侵害他們的尊嚴,傷害了兩國的關係」。

為防止埃博拉病毒病傳入中國,國家出入境檢驗檢疫局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各地檢驗檢疫機關加強對該病的檢疫監測和衛生監督工作。 對來自上述疫區的旅客,如發現有發燒、頭痛、肌痛、結膜充血等癥狀的,要立即實施隔離留驗。對病人的分泌物、排泄物以及病人接觸過的其他物品應實施嚴格的消毒等衛生處理。發現有關疫情時,要在採取有效控制措施的同時,及時上報。 

此期間,國際社會提供了緊急資金和技術援助,幫助烏政府控制埃博拉病毒的蔓延。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國際紅十字會以及英、美等國向烏干達提供了40萬美元的緊急援助,並及時給予醫療技術方面的支持。由於「埃博拉」病毒的蔓延,烏干達政府官員宣布封鎖處於病毒爆發中心的3個地區,而且將採用武力阻止任何人離開這些地區

魔幻,奇幻以及大眾理解的喪屍病毒

 喪屍病毒來自單股負鏈病毒家族(Mononegavirales)和人的吸血鬼病毒一樣。病毒的繁殖主要通過一種叫Ixodidae住家壁虱。這些虱子在熱帶地方的流行是大規模疫情在那些地區爆發的主要原因。喪屍瘟疫傳播的本質一般取決於原產地。多數都市瘟疫是由被傳染的壁虱咬住了的老鼠進行傳播了。在鄉村,傳播途徑是壁虱直接地會咬住人,或病毒通過老鼠,浣熊和其它動物傳遞給人類。

如同吸血鬼的例子一樣,被感染病毒感染的人會通過他們的唾液進入另一個被叮咬個體的血液。

5 喪屍病毒 -影視作品中喪屍病毒病情發展階段

 喪屍的轉變階段基本同發生在吸血鬼的轉變階段一樣,但有二個主要區別:在喪屍的病情,癥狀和轉變起始更快速,並不受白天黑夜影響。

喪屍病毒喪屍病毒

 第一階段:感染。被喪屍病毒感染后癥狀出現迅速:在一兩個小時之內,受害者將開發頭疼,熱病,冷顫和其他流感象癥狀。被喪屍病毒感染后疫苗100%有效時間只相當於被吸血鬼病毒感染后的疫苗100%有效時間的一半,大部分情況下在3至6小時。

 第二階段:昏迷。喪屍病昏迷比吸血鬼病昏迷明短暫的多。生理脈衝(心跳?)跡象變慢和淺呼吸與吸血鬼昏迷相似,全過程大概只持續4到6小時。非常只年輕和非常老的人無法在喪屍昏迷過程中生存下來。喪屍被發現可以是五歲小孩一樣年輕到90歲一樣老。(註:受害者年齡)與吸血鬼昏迷狀態一樣,這段時間疫苗是50%有效的。病人昏迷越長時間,疫苗有效率越低。

 第三階段:轉變。喪屍是在緊張性的精神下從昏迷狀態蘇醒的。他們對多數刺激他們拖曳是無反應的,並開始尋找它們的獵物。不同於吸血鬼,喪屍沒有生理適應期間;它們在轉變后將立即開始獵殺。

6 喪屍病毒 -喪屍的傳說

當書架和放錄像帶的迴廊都是基於吸血鬼的傳說而寫的故事的時候,關於喪屍的民間傳說舊相對較少了。當我們考慮到喪屍出現的數量不均衡的在熱帶地區這各時候,也不會對許多喪屍傳說出來源於非洲和加勒比的迷信而感到驚奇了。

傳說一:喪屍是復活的屍首
來源:喪屍沒有心跳,以及目睹一個看上去被喪屍咬死的人變成喪屍復甦。
事實:雖然於表象相悖,然而一個人被感染喪屍病毒後到復甦變成喪屍這段期間從來就沒有真正意義的死亡。另外,喪屍的循環由骨骼肌取代了,使心臟惰性化。

傳說二:喪屍是不朽的
來源:與吸血鬼一樣,被喪屍咬過後的受害者出現昏迷,這一過程通常會被誤認為是一種復活。
事實:大部分喪屍存活少於一年。(這個,好像有點前言不搭后語)

傳說三:喪屍是被巫毒用魔法創造的
來源:西非和加勒比奴隸的傳說,並且伴隨在熱帶區域很大數量的喪屍。
事實:喪屍是由病毒的傳播創造。

傳說四:喪屍專吃腦袋
來源:看到的
事實:伙食良好的喪屍會留下屍體其他部分不去觸動,只吃營養更加豐富的腦子和骨髓。然而,一個飢餓的喪屍會將屍體吃的只剩下一堆骨頭。

傳說五:喪屍可以創造可以是由於暴露在毒性化學製品或輻射物資。
來源:無數的B級電影的劇情推廣而來。
事實:跟著我反覆詠頌:「喪屍是由病毒的傳播創造。」 

上一篇[圓葉椒草]    下一篇 [根頸腐爛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