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894 年 12 月 24 日,喬治·馬里葉·路德維克·儒勒·居內梅在巴黎降生。他是個非常聰明伶俐的學生,除了有一點不負責任和散漫之外,幾乎門門功課領先全班。漸漸的他迷上了周圍千變萬化的現代世界並開始鑽研機械工程學。飛行器無疑是當時科技發明中最為光鮮的,而居內梅的偶像恰恰是一位著名的飛行員:路易斯·貝洛特,於是他自己也開始嘗試飛行。

喬治·居內梅 

1 喬治·居內梅 -喬治·居內梅

「他不是一個超人,他甚至像是一個病人,但他是一位真正的騎士。」
--恩斯特·烏德特  

2 喬治·居內梅 -介紹


  當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火焰在歐洲燃起,居內梅想進入法國陸軍服役,但是由於體質太差而兩次被拒之門外(怎麼一戰的尖子們都這麼不順^O^)。不過當他第三次敲響兵站的大門時,一位軍醫在這個孱弱的年輕人眼中看出了一股超人的堅定意志,這股意志說服他同意居內梅入伍。1914 年 11 月 21 日,居內梅被派遣到保城接受系統的飛行訓練。保城航校以嚴格的規程和苛刻的要求而著稱,也正因為如此它才能為法軍送出一流的
飛行員。

  在入學兩個月之後,居內梅於 1915 年 1 月 17 日放了單飛。4 月 26 日他獲得了航空兵證書並以下士的軍銜順利畢業。他被分配到由菲利克斯·波卡德上尉指揮的第三「飛鸛中隊」,這是和德軍的「狩獵隊」一樣由尖子飛行員組成的精英部隊。但居內梅起初並沒有受到重視,波卡德上尉看到這位滿面病容的新兵,不由得勃然大怒,命令手下「給我把這個小癟三轟出去」。但是當居內梅坐進戰機展示了自己的飛行技巧之後,
上尉又成為了第一個前來祝賀的人(我暈!)。
  1915 年 7 月 19 日,喬治·居內梅和他的機槍手查爾斯·爵德一起在德國機場上空取得了第一次空戰勝利並因此晉陞中士。但直到 5 個月後的 12 月 15 日他才擊落了第二架敵機。於是居內梅在自己的 21 歲生日那天榮獲「Croix the Geurre avec palme」勳章。而在 1916 年 3 月 13 日居內梅遇上了兩架德軍戰鬥機的攔截,他身中多發子彈,全憑著過人的飛行技巧才擺脫了德機的追襲並安全迫降。5 月中旬傷愈歸隊的居
內梅得到了原本屬於查爾斯·伯納德的紐堡 13 型戰鬥機,在機頭上寫著黑色的字母「Vieux Charles」。居內梅繼承了這個標誌並且在自己以後使用的所有飛機上也書寫著「Vieux Charles」。

  1916 年 9 月 23 日,他一口氣幹掉了 3 架敵機,同時自己也被擊落墜毀—所幸沒有受重傷。他的戰績和軍銜不斷上升:11 月 10 日,居內梅中尉獲得了他的第 19 和 20 次空戰勝利。在這期間他自己亦多次被擊落,又一次甚至是被己方的炮火打下,但幸運女神一直對他眷顧有加—他從未嚴重負傷。1917 年 1 月,居內梅親自建議斯帕德飛機的設計師路易斯先生在斯帕德 VII 型戰鬥機上裝載威力強大的 37 毫米機炮,這種改型被稱為斯帕德 XII。大威力火炮保證了它在空戰中擁有一擊必殺的能力,唯一的問題就是當機炮射擊時大量的硝煙和粉塵會湧進座艙,擾亂飛行員的操作,但這並未阻止居內梅在一分鐘之內打下兩架敵機!那是 1917 年 5 月 25 日,同一天稍晚時候他又擊落了另兩架敵機。

  由於這次奇迹般的戰鬥,居內梅晉陞上尉並獲得了一項極為崇高的軍事榮譽—成為一名「法蘭西榮譽軍團軍官」。他在 7 月正式接掌第三飛鸛中隊的指揮權,此時他已經是擁有 48 架戰果的超級王牌,在這之前他曾經和德國的著名飛行尖子恩斯特·烏德特發生激戰,他的騎士風度令這位弔兒郎當的德國同行大為感嘆。居內梅謙和的為人使他在法國國內很受民眾歡迎,與他相比,那位法軍頭號王牌豐克上尉則是一個令人生厭的
自大狂。

  隨著第二門經過改進的維克斯 37 毫米機炮被加裝到機身上,居內梅的斯帕德 XII 型升級成為了更加強勁的斯帕德 XIII,他親切的把它叫做「我的飛行機槍」並在 7 月 5 日首次駕駛它作戰,在斯帕德 XIII上,居內梅連續取得了 4 次空戰勝利。1917 年 7 月 15 日,在比利時的地面上展開了第三次易厄普戰役,居內梅和他的飛鸛中隊受命據守杜尼柯肯附近的聖·珀爾默機場。這對於法軍來說是一段困難的日子,比利時的晴
空幾乎被漫天飛舞的德軍戰鬥機所遮蔽。1917 年 8 月 20 日,居內梅擊落了德軍飛行員馬丁·埃瓦爾德的飛機,這是他的第 53 個戰績—同時也是最後的一個。從這時起他似乎厄運纏身:先是機炮卡殼,然後燃油管道堵塞、飛機意外起火,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居內梅由於飛機嚴重故障而不得不在地面上等待修復。

  1917 年 11 月 11 日,喬治·居內梅上尉起飛和他的僚機—本傑明·波森·維杜拉茨少尉一起例行巡邏。他們在比利時的波爾卡波雷上空發現一群德軍戰機並立即進入纏鬥。當維杜拉茨少尉結束戰鬥之後,發現自己的長官不見了!其後的幾星期,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直到德國人終於宣布德軍飛行員庫特·魏斯曼在那場激戰中擊落了居內梅,並提供了目擊者的證詞。雖然不是很可信,但法國人找不到任何進一步的證據來
尋找他的下落。德軍表示了對這位偉大對手的最高敬意並宣布已經以全副軍禮將居內梅安葬。

  但是居內梅的墳墓和他的飛機一直沒有被發現,這是由於墜機地點和墳墓離前線實在太近,雙方猛烈的炮擊和惡劣的天氣破壞了一切。1917 年 10 月 9 日協約軍終於攻佔波爾卡波雷時,他們甚至找不到任何墜機的痕迹。

  戰後,為了紀念這位法國人民的驕傲、傑出的飛行尖子,比利時政府在波爾卡波雷鎮中心廣場樹立了一座紀念碑,碑座的兩面分別附有居內梅的頭像和生平事迹。而在高聳的塔頂,是一隻遙望天際的美麗飛鸛,它靜靜地矗立著,彷彿在呼喚那永遠不會歸來的主人,一位遠離我們而去的逍遙騎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