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喬治·瑟菲里斯

標籤: 暫無標籤

喬治·瑟菲里斯,本名喬治·瑟菲里亞狄斯,1900年生於小亞細亞的斯彌爾納(一稱伊茲密爾,今土耳其境內)。父親曾在雅典大學任教,講授國際法。他對詩歌相當愛好,曾經翻譯和創作過一些詩歌,得過獎。兒子在職業和愛好方面受到父親的一定影響。瑟菲里斯於1914年來到雅典,中學畢業之後進入雅典大學法律系。在1918至1924年問,他在法國求學,畢業於巴黎索爾蓬納學院法律系,隨後去過英國。1926年起,他開始在外交部任職。

希臘抒情詩人
1928年,法國著名詩人兼批評家瓦雷里的哲學散文《與台斯特先生夜敘》的希臘文譯本問世,譯者署名為「喬治·瑟菲里斯」,人們好奇地翻看著這本新書,書中深沉的哲學冥思和推理,激起了人們的濃厚興趣,但譯者究竟是誰,卻無從查考,因為「瑟菲里斯」這個名字還是第一次在詩壇上出現。
瑟菲里斯在大學期間就開始研究詩歌,對英、法等國當代詩歌有濃厚興趣,翻譯了不少作品。他在《與台斯特先生夜敘》的希臘文譯本出版之後,又於1931年3月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詩集,題為《轉折》。20年代,由於當時社會和政治的種種原因,希臘詩壇籠罩著一股消極和頹廢的氣氛,許多人對現實感到絕望,對生活失去信心,覺得現實是空虛的,將來是不可理解的,只有過去才是永存的,也只有對過去的回憶才能給絕望的心靈帶來某種快慰。身體的疲倦,精神的痛苦,生活的漫無目的等,成了詩人經常描寫的主題,藉以抒發他們內心的苦悶和憂鬱。瑟菲里斯的詩,語言比較簡樸,形象比較新穎,給充滿悲吟的詩壇帶來某種生氣。他的詩有著法國象徵派詩歌的烙印,詩中深沉的感情、對人生的冥思和探索,明顯地反映了瓦雷里對他的影響。詩人熱情地追求生活,似乎在生活中找到了什麼,但當他進一步探求時,卻又茫無所獲。實踐使他意識到,生活本身並不如想象的那樣單純,明凈,美好,它是神秘的,深奧的。他的《棄絕》是富有代表性的一首:
在神秘的海岸上,
如銀鴿泛著片片白光,
午間炎熱,我們口乾舌燥;
海水卻咸澀難飲。
在金色的沙灘上,
我們寫下了它的名字;
怡人的海風陣陣吹來,
抹去了我們的筆跡。
我們真誠地,真誠地,
懷著痛苦和熱望,
迎接生活!呵,錯了,
我們只好改變了生活。
這詩中流露的虛無主義和失望情調,反映了詩人內心的苦悶,這也是時代的烙印。1932年詩人發表的長詩《水池》,其思想傾向也與他的第一部侍集《轉折》相近。
30年代是瑟菲里斯詩歌創作漸趨成熟的時期。這時他潛心研究英、美現代詩歌重要代表人物——英國詩人托·斯·艾略特的作品,譯介其作品,在藝術觀點方面受艾略特的影響比較大,1935年出版的詩集《神話和歷史》是他的優秀詩集之一。該集收了《信使》、《水井》、《阿爾戈船英雄》、《南風》、《遷移》等詩作24首,書名直譯應是《歷史於神話之中》。詩人在前言中說:「我選定這個書名,是考慮到該集的兩部分的含義:神話——因為顯而易見我利用了某些神話成分;歷史——因為我想使我表達的、不依賴我而存在的事件及故事中的人物,互相之間具有一定的聯繫。」因此,這24首詩既是各自獨立的,又是互相聯繫的。1919至1922年,希臘和土耳其兩國因領土問題交戰,希臘軍隊在小亞細亞一敗塗地,詩人的故鄉斯彌爾納也在這次戰爭中變成一片廢墟。這一事件在許多希臘人的心裡留下了悲慘的陰影。在戰爭的硝煙中,詩人童年時代的理想世界化成了灰燼,他所喜愛的一切被毀滅了,留下的只是一絲「微弱的回光」,這一悲慘景象激起詩人的無限痛楚,他對民族前途充滿憂慮,這一點在《神話和歷史》中得到進一步的表現。
詩人在現實中復活歷史,同時又將現實蒙上一層神話的色彩。他在詩中通過虛構的藝術形象,回顧了歷史,再現了神話,讓歷史事實與神話傳說交錯在一起,詩中主人公甚至同神話傳說中的人物一起航行,目睹了許多歷史悲劇和古代文明的動人畫面,從而使人們聯想到自己所處的現實,勾起內心難以泯滅的哀愁。
1940年,詩人將他在1937至1940年間寫成的詩彙集出版,題為《航海日誌》。當時,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火已經蔓延,詩集中有些詩,如《我的太陽》、《最後的一天》等,描繪了一幅幅被法西斯奴役的苦難畫面。而人民在災難中表現出來的堅定精神鼓舞了他,使他看到了擺脫災難的希望。他在這一時期的有些詩中,表現出了憤激的感情。這在他以前的詩中是少見的。詩集中有些詩仍以古代神話和遠古歷史傳說為題村。詩人認為,時代的變遷不會把古代文明完全毀滅,在古代殘留下的廢墟里包含有對未來生活的遺訓。他覺得,不應把歷史看成是已經死亡了的東西,而應是仍然存在井與現實共存的東西。詩人通過傳說和歷史,表達了自己對時代的感受。1940年,詩人還曾出版過詩歌《習作》,收集了他在1928至1937年間的作品。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瑟菲里斯隨希臘政府流亡國外。他這一時期的詩歌,表達了對本民族和世界命運的焦慮和渴望正義獲得勝利的急切心情,他歌頌為自由而鬥爭的人民。在以前的詩歌中經常流露出來的憂鬱情調,這時有所減弱,詩歌的形式也變得較為通俗。1944年他創作了《航海日誌》的續篇。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詩人回到雅典,1947年發表《畫眉鳥號》詩集。詩集的名稱取自在大戰中被德軍擊沉的一艘船的名字,詩的最後部分歌頌了光明。這部詩集受到普遍好評,1948年以後,詩人主要從事外交工作,曾擔任希臘駐西亞及歐洲一些國家的參贊或大使。1957至1962年,他任駐英國大使,這是他最後的外交任職,此後便退休回雅典,1955年,他出版了詩集《航海日誌》第三篇,他還曾發表過一些詩作,但數量不多,1950至1980年間,他的詩集多次再版,有些詩被譜成歌曲,流傳很廣。
瑟菲里斯在從事詩歌創作的同時,還翻譯、介紹過許多歐美作家的詩歌,除英國詩人艾略特之外,還有法國詩人保爾·艾呂雅、羅朗·特·瑞奈維爾、皮埃爾-讓·茹夫等人的作品,他對美國詩人龐德也表現出濃厚的興趣。瑟菲里斯是當代希臘著名詩人。早在1946年即獲得以希臘著名詩人帕拉馬斯命名的文學獎,1960年曾得到英國劍橋大學的榮譽博士學位。1963年被授予諾貝爾文學獎金,這是由於「他的卓越的抒情詩作,這些詩篇是對希臘文化的深刻感受的產物。」
瑟菲里斯於1971年9月29日病逝,希臘人民為他舉行了隆重的葬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