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婦女

單士厘於1899年(光緒二十五年)以外交使節夫人的身份第一次旅居日本,還帶二子一媳一婿赴日讀書。居日期間,很快學會日語,能在無譯員時,代任口譯。由於語言交流方便,使她得以接觸日本社會各階層人士,寫下許多記錄日本的風土人情、名勝風景的詩文。

1個人簡介

單士厘(1863—1945),女,字受茲,祖籍蕭山城廂鎮,太平軍入浙時遷居硤石。父單棣華,系飽學之士,曾任嘉興等地教諭。士厘受家庭熏陶,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聰穎過人,博學能文。她的丈夫錢恂,錢玄同(德潛)之兄,湖州人。是維新派的知名人士、清朝著名的外交家,光緒年間,先後出任過清政府駐日本和歐洲各國使節。

2人物生平

1903年(光緒二十九年),單一家離日本赴俄,后又遍歷德、法、英、意、比等國,以及埃及、希臘等國的古都。多年的國外生活,使她深恨封建制度的落後與愚昧,反對婦女纏足,她還是中國較早使用陽曆記錄家庭賬簿的人。宣統元年(1909)冬回國。
單士厘以外交使節夫人身份,隨同丈夫出國長達10年之久,游遍日本和歐洲各國,所到之處,觀光名山大川,採集社會風土人情,並將所見所聞,撰寫成《癸卯旅行記》和《歸潛記》,幫助國內外有關方面了解東瀛和歐洲。

3相關評價

單士厘衝破封建禮教束縛,從深閨走向世界,得益甚多。她在著作中介紹國外的風土人情和古代神話故事,《歸潛記》一書的《章華庭四室》和《育斯》兩篇系統地介紹古希臘、古羅馬神話,是較早把歐洲神話介紹到中國的文學作品。她在介紹西方近代文明的同時,仍推崇祖國的傳統道德,乃西方所不及。單的遊記中,充滿了反抗侵略和熱愛祖國的精神。在寫到沙俄士兵在中國東北殺人、強姦的罪惡行徑時,呼籲人們「縱無器械」也要與敵人搏鬥,「豈能默然待死」。
單士厘一生有著作多種。《歸潛記》、《癸卯旅行記》兩書是其代表作,而《癸卯旅行記》則是迄今所知最早一部中國女子出國遊記。另外尚有《受茲室詩稿》、《家政學》、《家之育兒簡談》、《正始再續集》等著作。在81歲高齡時,還完成《清閨秀藝文略》5卷。《清閨秀藝文略》在1929年,單士厘66歲時已完成,並請胡適作序,胡適在1929年4月23日寫了《三百年中的女作家-〈清閨秀藝文略〉序》

4主要成就

《癸卯旅行記》記述的是旅日、旅俄活動,是迄今所知最早的一部中國女子出國遊記。1899年,單士厘首次隨同丈夫東渡扶桑,醉心於異國風情。「無歲不行,或一航,或再航,往複既頻,寄居又久,視東國如鄉井。」語言是採風考察的首要工具,為了能更好地了解日本國的風土人情,參與當地的社會文化活動,單士厘下苦功夫學會了日語。從此,她不再依賴翻譯的幫助,可以直接同日本知識界婦女聯絡感情。經過長期結交,單士厘與很多日本女友建立了聯繫。在旅俄期間,單士厘深為俄國偉大的批判現實主義作家列夫·托爾斯泰的道德文章所感動,對托爾斯泰關心民間疾苦,不畏強暴,敢於直言,敢於揭露俄國社會的腐敗、黑暗的品格,由衷地敬佩。在她的遊記中,根據親自考察了解的實情,詳細地介紹了托爾斯泰的動人事迹,成為中國第一位介紹托爾斯泰的女作家。單士厘對沙俄帝國經常尋釁侵犯中國邊境,大肆屠殺我東北邊民,表示了強烈的憤懣之情。她在遊記中不時流露出反抗侵略、保衛祖國的愛國愛民思想,大聲疾呼:「縱無器械,也要奮起反抗,豈能默然待死!」 《歸潛記》記述的是單士厘旅歐活動的見聞,單士厘隨夫遍歷英、法、德、荷、意等地。她在向國人介紹西方近代文明的同時,仍念念不忘中華民族傳統道德,她反對封建禮教,但推崇東方文明。她始終認為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的精髓,是西方近代文明所無法比擬的。介紹異域的風土人情和古代神話故事,是她的遊記的又一個重要側面。她通過《章華庭四室》和《育斯》兩篇文章,第一個系統地把古希臘、古羅馬神話介紹到中國,為中國文壇研究外國文學作出了積極的貢獻。
上一篇[阿塔納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