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在單獨關稅區內,貨物進出境地監管、關稅及其他各稅地征免,均按該地區政府頒布地海關法規執行。目前在WTO中存在四個單獨關稅區,即歐洲共同體、中國香港、中國澳門和中國台北。單獨關稅區不享有主權,但是,在WTO內根據多邊貿易協議,享有與國家同樣地權利,承擔同樣地義務。

1定義闡述

單獨關稅區屬於「非國家實體」
單獨關稅區是屬於主權國家的一個地區,它同很多「非國家實體」一樣都被接受為國際組織的會員方。
政府間的國際組織是依據國際公約建立的,為了實現一定的宗旨和目的的國家之間的組織。組建國際組織的主體主要是具有國際法律人格的國家。國家具有締約能力和國際上的行為能力。因此,很多國際組織的章程要求只有國家才能成為成員方。但是,為了實現組織的宗旨,也有些國際組織允許「非國家實體」成為會員方,如:
1.萬國郵政聯盟由四組成員是非自治領土,他們分別是法國、荷蘭、大不列顛聯合王國、以及美國的海外領地。
2.1975年1月前的國際電信聯盟(ITU)包括六組非自治領土,但是在此之後就只限於國家。
3.世界氣象組織 (WMO) 包括任何擁有自己氣象服務的單位,但是它們在組織中沒有投票權。
4.任何單獨領土,如果在對外經貿事務方面享有自主權,就可以成為GATT的締約方(GATT中的會員方稱為締約方)。
5.在國際橄欖油組織中,單獨領土可以代表他自己參與一些事務。
6.國際可可協議1975的國家會員方如果包括一個以上可可進口單位或一個以上可可出口單位,那麼這些單位可以成為獨立的會員國。
7.歐洲和地中海植被保護組織允許由其會員國代表對外關係的單獨領土成為會員方。但是,該會員國需對此單獨領土的對外關係負責。
8.加勒比發展銀行和亞洲發展銀行允許「非國家實體」成為會員方。
首先,「非主權實體」是指某一主權國家所屬的,擁有一定特殊地位的領土。這些領土擁有特殊地位是由於它們在經濟和文化上與本土在利益上有很大差異,如英聯邦的海外領地(多數為殖民地);或者是由於在某些職能上具有特殊地位,如在世界氣象組織中擁有自己氣象服務的單位;或者是由於在某些事務上擁有一定的自主權,如在GATT中以單獨關稅區身份成為締約方的中國香港。
其次,賦予這些 「非國家實體」 會員方資格主要是出於功能上的考慮,目的是為了更好地實現國際組織的宗旨。某些海外領土被賦予這樣的資格主要是為了給予其母國更多的投票權。這些成員方雖然在「功能」上與其他主權國家成員方具有同等的地位,但是在政治上仍然不是獨立的實體。它們的對外關係需要由其母國來代表。如歐洲和地中海植被保護組織就要求,「非國家實體」的母國需要對它們的外交關係負責;也有很多國際組織起先允許「非國家實體」成為會員方,但是後來又不允了。國際電信聯盟就在1975 年1月之後修改了章程,不再接受「非國家實體」成為會員方。這也同時說明「非國家實體」的會員方資格是由國際組織的憲章賦予的。國際組織可以出與其自身的考慮承認或者取消這種資格。
單獨關稅區的獨立性
單獨關稅區是關貿總協定這一國際組織的締約方。它與同樣作為締約方的國家有著本質的區別。單獨關稅區是具有一定的關稅貿易主權和對外交往權的「非國家實體」。這些領土根據其母國的國內法,是具有一定的獨立性並且在某些方面可以代表它自己從事對外交往活動的地區。

2法律地位

國際法律地位確立
因為國際社會沒有承認「非國家實體」獨立的國際法律人格,所以「非國家實體」不具有國際法律人格。它是作為母國的一個機關來從事對外交往的。
首先,國際法律人格的取得依賴於國際社會的承認。理論界對一個實體是否具有國際法律人格的論證過程說明了這一點。在聯合國求償諮詢意見中,國際法院的法官圍繞著以下幾個問題對聯合國是否具有主體資格展開討論。第一,為了實現聯合國的宗旨,各會員國是否必需賦予聯合國國際法律人格。這實際上是為了判斷各國是否默示的承認了聯合國的國際法律人格。第二,如果聯合國的國際法律人格得到會員國的普遍承認,那麼它對於非會員方是否一樣有效。法院認為聯合國的50多個會員國已經能夠代表整個國際社會的態度,因此聯合國的國際法律人格對非會員國也是有效的。第三,區域性的國際組織是否具有法律人格。法院認為,一個國際組織如果僅僅在某一範圍內得到承認,就不能取得國際法律人格。這是對承認的程度的界定。可見,這三個問題都是圍繞著國際社會的承認來展開的。因此,衡量一個實體是否具有國際法律人格的標準是國際社會的承認。
其次,「非國家實體」成為國際組織的會員方不能證明其國際法資格得到了國際社會的承認。一些學者認為被國際組織接受成為會員方這一事實本身,就說明各會員國默示的承認了這些實體具有國際法律人格。但是,參考聯合國求償諮詢案發現,承認的必要性是一個關鍵因素,即賦予某一實體以國際法律人格是實現國際組織宗旨所必需的。國際組織在這一點上與「非國家實體」有著本質的不同:國際組織沒有代表它在國際上負責任的母國。因為讓任何一個會員國作為國際組織責任的最終承受者都是不合適的。因此,會員國必須默示的承認它的國際法律人格。否則,國際組織就無法從事相應的國際法律行為,也就無法實現它的宗旨。而對於「非國家實體」則沒有這種承認的必要。因此他們屬於某一個主權國家,他們的外交關係通常是由其母國負責的。把「非國家實體」從母國的國際法律人格中分離出來不是必需的。
正是這種必要性的欠缺使「非國家實體」仍從屬於其母國的國際法地位。很多國際組織雖然允許「非國家實體」成為會員方,但是卻仍要求其母國在國際上負最終責任。如歐洲和地中海植被保護組織就要求,「非國家實體」的母國需要對他們的外交關係負責。GATT第二十六條(C)規定,只有經過對這一領土負責的締約方發表聲明並通知總協定總幹事,單獨關稅區才能成為締約方。即使一些國際組織沒有明確要求,但是實際上還是要由其母國承擔最後的國際責任。假設一個「非國家實體」違反了國際組織章程,給其他會員國造成了嚴重損害,而它又拒絕賠償。於是受損害國向國際法院提起了訴訟,但是國際法院又要求當事國必須是國家,「非國家實體」不能成為當事國。這時候受損害的國家只能向其母國要求賠償。其母國也必須代表其所屬領土應訴。因此,「非國家實體」的國際法律人格在國際組織中並沒有得到承認。
最後,「非國家實體」的對外交往權,締約權,提起訴訟的能力都不具有獨立性。
非國家實體
「非國家實體」的國內法律往往它的其對外交往權作出限制。法律通常要求這一地區在同外國訂立的條約時要事先經過國會的批准,或者要求事後備案。
此外根據國際法院規約的規定,「非國家實體」不能成為國際法院的當事國。
但是,「非國家實體」是否具有獨立的締約權這一問題一直存在爭議。國內法一般賦予「非國家實體」直接與其他國家締結國際協定的權利。但是,這種權利是母國的國內法授予的,而不是國際法賦予的。在行使這種締約權的時候,它實際上是作為一個機關在行使母國的締約權。實踐中,「非國家實體」在對外締結協定時需要對有關國家出示一種母國法律授權的證明(授權書)。香港在與外國單獨簽訂民航協定之前,香港總督均取得了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大臣的有關授權書,這些授權書採用的用語明確表明:「聯合王國政府直至1997年6月30日,仍負責處理香港的對外事務,為聯合王國授權閣下締結上述協定……」前期同有關國家的談判磋商也是由英國代表香港,以香港名義進行的。由此可見,香港在國際上的行為實際上是由英國代表的。1997年7月1日回歸之後,香港已徹底改變其事實上作為英國海外屬地的地位,重新回歸於中國主權下。香港在對外事務中的部分權利,在國際法律關係中的權利能力和行為能力只能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授予。因此,原有港外民航協定需要變更授權書,即以中央人民政府長官的授權書取代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大臣對香港總督的授權書。出示授權書的程序表明,「非國家實體」是作為母國的一個機關從事對外交往活動的。其最終的國際責任由母國來承擔。這些實體是從屬於母國的國際法地位的。其他締約國在締約過程中並沒有承認這些地區的國際法律人格。
此外,一般國際法也沒有賦予「非國家實體」締約權。1969維也納條約法公約規定,每一國家均有締約權。公約適用於國家之間的條約,不適用於國家與其他國際法主體間所締結的協定或此種其他國際法主體之間的國際協定。雖然公約強調不適用於這些協定不影響它們的效力,但是不把這些協定納入其調整範圍是考慮到習慣國際法的發展和各國的接受程度的。
關稅與貿易利益
單獨關稅區的關稅與貿易利益往往和母國不同。在關稅貿易談判中,不允許它單獨地進行談判和簽署協議勢必會損害此地區的利益。因此,GATT允許單獨關稅區經過原來代表它的政府的同意成為獨立的締約方。這樣,單獨關稅區就可以代表其自己的利益同其他締約方締結關稅與貿易協定了。單獨關稅區成為締約方所產生的法律後果如下:
首先,單獨關稅區與其他締約方之間平等的享有會員權利,承擔會員義務。如平等的享有代表權,參與權,決策權,申訴權,承擔繳納會費的義務等等。
其次,其母國同其他締約方所簽訂的與關稅與貿易有關的國際協定的適用範圍發生了變化。而在此之前,根據條約法,母國訂立的關稅與貿易國際協定如果沒有特別規定應該適用於包括單獨關稅區在內的所有領土。而在單獨關稅區成為締約方之後,母國同其他締約方訂立的協定的適用範圍只及於母國的其他關稅區,不再適用於單獨關稅區領土。這可以通過條約的領土適用條款,或者通過默示的解釋等方法達到。單獨關稅區以後可以根據自己的利益同其他締約方談判締結這方面的國際協定了。
對於同母國的關係
但是,對於同母國的關係,它不負有適用非歧視原則的義務。GATT是一個多邊條約。它在每兩個當事方之間產生權利和義務。既然單獨關稅區是代表其母國行使締約權的,那麼兩者實際上是一個人格者,他們其中任何一個對外締結條約都不存在問題,但是在兩者之間之間締結條約就是不合邏輯的了。由於單獨關稅區不具有獨立的國際法律人格,因此,它與母國之間不存在任何的國際權利和義務。這就如同董事長代表公司同公司本身簽訂合同儘管在事實上可能,但是在法律上卻不可能。
非歧視原則
同樣,其他締約方也不能主張適用非歧視原則,而享有單獨關稅區同其母國之間的關稅貿易優惠待遇。雖然單獨關稅區對其他締約方負有適用非歧視原則的義務,但是因為它與母國之間的優惠措施是一國之內的安排,不具有任何國際義務的性質,所以非歧視原則不適用於這些事項。GATT是不會藉助非歧視原則干涉各締約方的國內事項的。在同意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做出特殊安排從而不適用非歧視原則時,GATT強調「考慮到印度和巴基斯坦各自建成獨立國家這一特殊情況,並承認兩個國家系長期組成一個經濟單位這個事實……」 這也就是說,如果印度和巴基斯坦各自沒有建成獨立國家,還是在英聯邦的主權之下的兩個關稅區的話,那麼就無需考慮里歷史上的優惠待遇等其它事實,而可以直接排除非歧視原則的適用。 可見非歧視原則不能被引用來享有一個締約方內部的不同關稅區之間的優惠待遇。
中國要求美承認台是「單獨關稅區」
2000年月8月8日 中國要求美國,在台灣加入世貿組織的問題上,接受台灣是中國一個「單獨關稅區」的說法。
中國也表明反對台灣利用世貿組織在多邊和雙邊領域搞任何形式的「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活動。 關於台灣加入世貿組織,中國政府一貫有它明確的立場,即台灣可以作為中國的一個單獨關稅區加入世貿。 1992年,有關各方在談判的基礎上形成了一個「關貿總協定理事會主席聲明」。聲明指出,台灣可以作為中國的一個單獨關稅區加入世貿組織。

單獨關稅區正式加入《政府採購協議》

2008年12月9日,世貿組織政府採購委員會正式決定批准台澎金馬單獨關稅區加入復邊協議。世貿組織總幹事拉米對此決定表示歡迎,並認為會進一步提高政府採購中的透明度、公開性、高效性。
自1995年3月起,台澎金馬單獨關稅區就申請加入《政府採購協議》,並完成了一系列的談判。
截止2008年12月9日9日為止,加入《政府採購協議》的世貿組織成員有40個,分別為:加拿大、歐盟及其27個成員國、中國香港、冰島、以色列、日本、韓國、列支敦斯登、荷蘭、挪威、新加坡、瑞士、美國。
上一篇[曾成全]    下一篇 [歌或哭]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