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公元前601年,單襄公受周定王委派,前去宋國、楚國等國聘問。路過陳國時,他看到路上雜草叢生,邊境上也沒有迎送賓客的人,到了國都,陳靈公跟大臣一起戴著楚國時興的帽子去了著名的寡婦夏姬家,丟下周天子的代表不接見。單襄公回到京城后,跟定王說,陳侯本人如無大的災難,陳國也一定會滅亡。

單襄公

1 單襄公 -歷史事件

單襄公的預言很快實現了。兩年後,與夏姬私通的陳靈公在談笑中侮辱夏姬的兒子夏征舒,被夏征舒射死。
單襄公的先見之明不止一次。前575年,周簡王十一年,楚晉兩國對決,結果楚軍大敗。晉國獲勝后,派至向周簡王告捷。在朝見周王之前,王叔簡公設酒宴招待至,互贈厚禮,談笑甚歡,王叔簡公在朝堂上稱讚至。至還在邵桓公面前自誇功大,說晉國這次打敗楚國,實際是由於他的謀划。邵桓公把談話的內容告訴了單襄公:「王叔簡公稱讚至,認為他一定能在晉國掌權,因此王叔簡公勸我們各位大臣為至多說好話,以便今後在晉國能有所照應。」 


  單襄公很不客氣地說:俗話說「刀架在脖子上」,恐怕就是指至這種人吧。君子不自我吹噓,並非為了謙讓,而是怕掩蓋了別人的長處。大凡人的天性,總喜歡超過別人,但不能用無視別人長處的手段。越是要掩蓋別人的長處,他壓制下邊的人也就越厲害,所以聖人看重謙讓。如今至的位置在晉國其他七卿之下而想超過他們,那也就會有七人的怨恨,至將憑什麼來應付呢?刀已經架在至的脖子上了。


  單襄公的這個預言還未完,到了第二年,前574年,魯成公跟晉、齊、宋、衛、曹、邾等國在柯陵結盟。單襄公躬逢其盛。在柯陵盟會上,單襄公看到晉厲公走路時眼睛望遠不望近,腳步也抬得高高的,心不在焉。又看到晉國的大臣說話很沖,說話則總是繞彎子,至還是那樣自吹自擂,齊國的大臣國佐說話也是毫無忌諱。單襄公對魯成公說,晉國很快就要發生內亂,國君和三郤恐怕都要大難臨頭了。甚至齊國的國佐也有災禍,他處在淫亂的齊國,卻喜歡講直話,明指他人的過失,這就會招人恨。因為只有善良的人才能接受別人的隨意指責,齊國有這種人嗎?


  單襄公一口氣預言五個人的命運。先知的話很快實現,晉厲公回國不久就誅殺三郤。第二年,前573年,晉國大臣誅殺晉厲公,葬禮只用了一車四馬。同年,齊靈公殺國佐。單襄公的預言不到三年就全部實現。


  單襄公的先知之能尚不止此。他還預言了寄留於周天子腳下的晉襄公的曾孫周子將來一定會成為晉國的國君。結果,晉厲公被弒后,國中無主,晉人迎回周子立為國君,這就是晉悼公。至此,單襄公的預言徹底實現。


  對單襄公的預言,人們一直試圖進行理性的解釋,卻也難以理解先知的能耐。

2 單襄公 -評論

  從今天回看先知,可以說他的大膽預言並非出於狂妄或運氣。在那樣一個禮樂社會,一個人的生存方式是非常簡單、確定的,一個人的命運,他跟其他人的關係,都受禮制規定了。可以說,規定其命運的要素並不多,因此,認清命運格局裡的要素變動,從而做出預言,實在是很正常的。就像農人從天文星象的變動能預知未來幾天十幾天的物候變化一樣,一個上層的貴族也能從人們的言談舉止中預測他們的命運。跟王叔簡公們的短視不同,單襄公牢牢盯緊了決定他們公卿貴族的命運要素。即使以陳國來說,如果我們撇開周王朝的禮法不論,站在今天的角度,陳國也就相當於一個內地的縣市。一個縣市的官員在自己的獨立王國內,不能為官一任,造福一方,而是聽任民生凋敝,環境荒蕪,官吏腐化,我們也可以預言它的官員遲早完蛋。


  從先知的事迹中可以看出,人們只要牢牢把握住人事的決定性因素,就能做出有關命運的預言,也能改變自身自家的命運。

上一篇[露天堆積]    下一篇 [簡彝]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