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中醫

喻昌,字嘉言,號西昌老人,江西新建(今江西南昌)人。生於明代萬曆十三年(公元1585年),卒於清代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終年七十九歲。喻昌少年讀書,以治舉子業。崇禎年間,以選送貢生進京,但無所成就。后值清兵入關,於是轉而隱於禪,后又出禪攻醫。往來於南昌、靖安等地。清代初期(公元1644~1661年間),喻氏又移居江蘇常熟,醫名卓著,冠絕一時,成為明末清初著名醫家,與張路玉、吳謙齊名,號稱清初三大家。著有《寓意草》、《尚論篇》、《尚論後篇》、《醫門法律》等。

1喻昌與中醫理論

對燥症的認識
至於燥氣病機,喻氏認為,入秋並不遂燥,是大熱之後,繼以涼生,涼生而熱解,漸至大涼,燥令乃行。雖然燥生於秋冷,但其性異於寒濕,卻常偏於火熱,這是因為「燥位之下,火氣承之」,燥盛而兼火化之故。《內經》提出「燥勝則干」,故臨床所見,干於外則皮膚皴揭,干於內則精血枯涸。津液耗竭,出現種種變化。總之,燥之為病,火熱為盛而致。燥為秋金主氣,故易傷肺臟。早在《內經》中就有「諸氣膹郁,皆屬於肺」,「諸痿喘嘔,皆屬於上」的認識。這是燥傷於肺的病症。對於燥病的治療,喻氏創立了著名方劑清燥救肺湯,該方由桑葉、煨石膏、生甘草、人蔘、胡麻仁、阿膠、麥門冬、杏仁、枇杷葉等葯組成,以治療諸氣膹郁,諸痿喘嘔,肺之燥者。其用藥的宗旨,強調治燥忌用辛香行氣之品,以防傷津助燥。總之,喻氏於燥之論述,從其邪氣生成,病邪性質,致病特點,臨床表現,治療原則,臨床用藥一一加以論述,可謂對燥症深刻認識的一大家,其影響十分深遠,被後世醫家所推崇,至今仍有很大影響。
「大氣」的認識
喻氏認為,人體之中存在有「大氣」統攝於周身。正是由於大氣的作用,才使五臟六腑、大小經絡發揮各自的功能活動。若大氣一衰,則人身的氣機運動無源,既不能升降,又不能出入,致使「神機化滅,氣立孤危」,再甚者則危及生命。正由於大氣具有如此重要的作用,故喻氏深刻加以研究。他認為人身之大氣,即胸中之氣,其氣包舉於肺之周圍。由於大氣的作用,使臟腑經絡功能得以發揮,營衛之氣得以統攝。而大氣充斥於周身上下內外,無處不到,環流不息,致使通體活動功能正常,生命活力旺盛。大氣雖為胸中之氣,然胸中還存在著膻中之氣、宗氣。喻氏認為,膻中之氣、宗氣與大氣雖出於同一部位,但有所不同,應當加以區分。
膻中之氣為臣使之官,有其職位,說明有其具體的作用。大氣則無可名象,沒有具體作用,有如太虛之中包舉地形一樣,主持著整個自然界。宗氣與營氣、衛氣分為三隧,雖為十二經之主,但有隧而言,說明有具體所指,而不同於大氣之空洞無著落,二者亦不相同。因此,大氣高於宗氣、膻中之氣以及臟腑之氣、經絡之氣。人身各種氣均在大氣的統攝之下,才能發揮各自的作用以維持全身的功能活動。此即喻氏論大氣的主要觀點。該觀點對後世產生了不小的影響。如張錫純著《醫學衷中參西錄》論大氣,創立升陷湯等,均與該思想有著密切的關係。但是,文中論大氣雖強調其對人身生命活動的重要意義,而在治療時仍停留在既往一般用藥水平,理論與治療似有不合拍之處。其將大氣與宗氣、膻中之氣加以區分,但其如何運用於臨床實際,尚未闡發十分深入,故而後人不採納其說者亦有之。

2歷史評價

喻昌在中醫學理論研究方面頗有貢獻,不僅於《傷寒論》的研究獨有體會,倡導三綱學說,而且對於中醫基礎理論問題頗有建樹。其大氣論、秋燥論的觀點亦為後世所稱許。此外,其強調辨證施治,倡導診治規範,亦很有學術價值。至於其臨床經驗亦十分豐富,治痢用活人敗麥散以逆流挽舟,治關格用進退黃連湯升降陰陽等,都被後人所推崇。故而,喻氏成為清初三大醫家之一,名噪一時。
上一篇[螺旋地帶]    下一篇 [龍裔元創]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