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嘔像」是由「偶像」的諧音而來,意思是指嘔吐的對象。網路「嘔像」泛濫已經成為互聯網文化的重要特徵,在一次次的醜態狂歡中「推動」網路邁入審丑文化大行其道的愚樂時代。互聯網主流文化因此受到醜態文化的極大消解,並且已經對公眾的審美意識產生誤導。

1 嘔像 -背景

嘔像嘔像

有人把「嘔像」泛濫歸咎於互聯網開放、低門檻的特殊傳播方式,這不無道理,但是互聯網終究只是一種工具平台,傳播內容和效果最終是人完成的。著名傳播學家拉斯韋爾提出傳播過程的「5W」模式,即:誰(Who)→說什麼(Says what)→通過什麼渠道(In which channel)→對誰(To whom)→取得什麼效果(With what effects),互聯網在這個過程中僅發揮渠道功能,而傳播效果更多取決於其他環節,特別是「Who」「Says what」和「To whom」三個部分。

大眾審丑運動頻出且影響日漸強大並非偶然,從網路「嘔像」初現到盛行背後,總能看到個人、團隊或者群體在有意無意地給予「幫助、支持」。這些「推手」在厲聲批判「嘔像」低俗的同時,也應該對自己所扮演的推波助瀾角色進行反思。對一個「嘔像」事件進行傳播過程解剖,就會發現,正是由於這三個環節出現問題,才導致了最終視丑為美、審美畸形的傳播效果。除了「嘔像」主體的「努力」,策劃團隊、媒體、受眾的刻意或無意參與都在推動著這一事件朝著「預定」目標發展,他們成為醜態文化盛行的推動力量。

2 嘔像 -網路嘔像

為爭出位大膽「獻身」

嘔像嘔像

一個人能夠成為網路「嘔像」,多是因為肯言別人不敢言、為他人不敢為,具備「為藝術獻身」的無畏精神。從公布自己性體驗的木子美、網上曬「靚」照的芙蓉姐姐、流氓燕,到以雷人語錄著稱的國學辣妹、鳳姐,再到虛擬存在的賈君鵬、小月月,無不如此。

即使是虛擬紅人小月月,也被公布出大量私生活細節,為出名而「被獻身」,以其極端行為屢屢挑戰全民的心理承受底線。網路紅人的一條永恆法則是:不求流芳百世,遺臭萬年也是勝利,因此,醜態言行成為「嘔像」上位的重要手段。小月月,一個存在於網帖中的荒誕、搞笑的虛構形象,卻引來網民的集體狂歡,不禁讓人感覺到,在互聯網這一新的傳播空間,「出位」竟然如此簡單,又是如此荒唐。

3 嘔像 -策劃團隊

鈔票與名氣的「合謀」

每一場大眾審丑運動的背後,幾乎都存在炒作或策劃團隊的推波助瀾,例如在賈君鵬、鳳姐等事件熱炒之後,竟會出現多家網路推手或炒作公司表示對此事「負責」。

「此類事件要尋找幕後推手有竅門,就是看誰得利。」一位資深推手稱,有獲利必然有人在炒作。這樣的炒作,通常都有一個團隊,他們接受個人或企業的委託來進行「炒作」業務,網路推手介入到「網路紅人」的製造過程中,各種流程化的運作,使得網路紅人被批量化生產和機械化複製。如果炒作成功,策劃團隊就成為「資深團隊」或明星經紀人,這種團隊人均月收入高達6位數,可謂實現了鈔票和名氣的「雙豐收」。

4 嘔像 -新聞媒體

利益訴求前的道德缺失

從網路「嘔像」的屢屢走紅,我們看到了當今媒體的病態。有一次,鳳姐在電視選秀中被人扔了一頭雞蛋。有人說,其實,更應該被扔雞蛋的不是鳳姐,而是追求低俗的這些媒體平台。

網路要拼點擊量、電視要比收視率,在這些利益的訴求面前,很多媒體道德缺失,忽視了自身擔負的引導主流價值、宣揚正統文化的責任,而是一味地選擇醜態、怪聞報道,社會價值觀引導的缺失,加上媒體話語的操縱,「醜態」被定性為一種頗具娛樂精神的因素,這不僅無助於問題解決,甚至會產生一種示範效應,令更多醜陋的人與事跟風而上,直至可能腐蝕整個社會的審美觀和價值觀。

5 嘔像 -受眾

「嘔像」泛濫的最大「推手」

「鳳姐」、「小月月」事件之所以出現,都是被網民給慣壞了。策劃者、傳播者固然是鬧劇的動因所在,可作為受眾,在這場間接性癲癇狂歡中,所扮演的角色也同樣不容小覷,受眾的持續關注才是「嘔像」泛濫的最大「推手」。

受眾關注奇聞異事有其合理性,是人性本身的一種體現,但是由於受眾審美意識多樣化,加上對主流藝術文化的審美疲勞,使得受眾在接收網路文化時,往往集體無意識地趨向醜態文化。受眾作為個性化集合,在傳播過程中不具有規範一致性,審丑運動常常被視為難得的非主流文化狂歡,但是如果一味迎合受眾的口味,失去對藝術的追求,丑的表演就會流於低俗和無聊,變成真正的丑。

以丑為美是一種病,而如今病的已不僅是頻繁亮相的「嘔像」本身,這種病態已然殃及媒體和公眾,也正是受眾、媒體、策劃團隊、網路紅人的共謀合演,才最終造就了大眾審丑現象的流行。

上一篇[摺紙機]    下一篇 [可愛的小妹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