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963年,蘭考人民經過一冬一春的辛勤勞動,終於看到了豐收在望的景象。田野里,小麥籽粒飽滿,金黃一片;早秋作物長勢茁壯,惹人喜愛。連續受災七八季的老災區群眾在相互報喜:「真是人變地也變,今年可得收季好麥了。」他們盤算著:「今年夏季站住腳,秋季再加把勁,秋後就能摘掉災區帽。」蘭考人民的心裡都有說不出的高興。  正當人們喜氣洋洋、準備迎接麥收的時候,5月18日,蘭考下了一場暴雨,雨勢很猛,瓢潑一樣,一夜之間降水180毫米。   這一夜,焦裕祿同志輾轉難眠。第二天一早,他就走進縣委辦公室。這時,各公社告急的電話鈴聲不絕。焦裕祿同志立刻決定所有能下去的同志,全部出發,留下少數人看家,及時與下邊取得聯繫,並通知在下面的縣委委員、工作組和公社幹部,盡一切可能,發動群眾排水,救莊稼,穩定群眾情緒,安排群眾生活,大力組織生產自救。   安排停當,焦裕祿同志也冒雨出發了。   他帶著幾個同志,向南越過隴海鐵路,過杜庄河,經杜庄、豆寨,沿路查看了麥田和秋苗被淹的情況,查探了積水情況與水的流勢動向;……最後來到王孫庄。  到了王孫庄,城關公社黨委正在這裡開會。公社黨委書記向焦裕祿同志彙報了一些幹部、群眾的思想情況。他說:「群眾的心剛熱起來,這場雨又給澆涼啦!」他還說到一個生產隊長望著這場雨大哭起來說:「沒辦法啦!麥淹毀了,秋也種不上了,咱使盡了力氣,滿心想摘掉災區帽子,這場雨一下,『災帽』摘不掉,又繫上了個帽帶,戴得更結實了!」  焦裕祿同志起初只是聽,他看見開會的同志悶聲不語,情緒低沉,就爽朗而又風趣地說:  「這場雨是給我們帶來了很大困難。可是,如果象那個隊長大哭就能減輕災情,咱就一起哭!……」  一句話說得大家活躍起來。接著,焦裕祿同志對大家說:  「在困難的時候,要看到成績,看到光明,要提高我們的勇氣。公社黨委是整個公社的核心,在這個時候,應當振奮起來,挺身而出,站在第一線,迎著困難上,鼓舞群眾情緒,領導群眾找出路,戰勝災害。」  他說:「出路一定有,只要開動腦筋,就能找出來,我們現在就討論一下,看當前可以採取哪些措施?」  毛澤東思想象開心的鑰匙一樣,把大家挽在眉心的疙瘩解開了;焦裕祿同志在困難面前的樂觀精神也感染了大家,情緒都變得開朗了。心眼兒一活動起來,辦法也多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語,提出了不少好辦法:排水救苗啦,晾地搶種啦,管好秋田啦,大抓副業啦……。  焦裕祿同志細心地聽著,當聽到管好秋田、大抓副業時,心裡動了一下,頻頻點頭,對大家說:「是啊!辦法多得很,只要我們堅持政治挂帥,鼓足革命幹勁,事事依靠群眾,『帽帶』一定能解開,『災帽』一定能摘掉!」  他把會上的一些重要意見記在本子上,又就這些問題和大家議論了一會兒。然後,帶著縣委的幾個同志,頭頂大雨,踏著泥濘,踏著積水,從王孫庄回到了縣委。   吃過晚飯,蒙星雨還在下著,他披件雨衣,佇立在縣委會門口,望著陰暗的天空沉思著:除了大抓秋田,大抓副業,還應該做些什麼事情呢?  這時,縣委會的一個同志踏著泥水走來。焦裕祿同志問他:  「你從哪兒回來?」   他說:「大堤北邊。」  焦裕祿同志關切地問:「那邊的情況怎麼樣?麥田裡積水多不多?秋苗淹了沒有?」  那個同志十分惋惜地說道:「眼看到口的小麥,大部分被水淹毀了!」  焦裕祿同志問:「群眾情緒怎麼樣?」  「大家正在發愁,說地里沒有指望了!」  焦裕祿同志心裡又動了一下,自言自語說:「明天還得出去轉轉!」  第二天上午,焦裕祿同志帶了一個同志又去王孫庄。  他們來到庄北的一個沙丘下,跳下車子,走上沙丘,站在上面往西北看。只見汪洋一片,都是大水。焦裕祿同志惋惜地說:「這一片淹得怪狠啊!」但展眼一望,水面上露著許多沙丘,他注視了片刻,意味深長地說:  「這些沙丘都沒有淹,這就好!」   下了沙丘,走近窪坑,窪坑裡陷腳,沒法走。他們就轉到西邊棗園去。棗樹掛滿了花,焦裕祿同志伸手夠了一枝,一看,小棗露頭了,盈盈實實,青翠可愛。焦裕祿同志點點頭,沉思一下,說:「窪地澇了,可這棗結得很好啊!」  看了棗園,兩人推車子進了村,在村裡又找幹部、群眾談了談。有的社員說:「俺們這一片,現在就指望這些棗樹了。」焦裕祿同志滿意地離開了王孫庄,一個「四丟四撈」的救災方案,在他腦子裡逐步形成了。  當天晚上,他同在家的縣委委員商量,召開了一個電話會議,與在下邊的縣委委員通了電話,電話會一直開到深夜兩點。焦裕祿同志把自己反覆思考的「四丟四撈」的想法,告訴了大家,徵求大家意見。焦裕祿同志提出的「四丟四撈」方案,得到大家的支持,作為縣委的指示發給各級黨委。  後來,焦裕祿同志在一次幹部會上,又鄭重地講了縣委對當前抗災鬥爭的意見。  他說:  「我們遇到了嚴重的災情,受了災,就象一個人走路絆倒了,倒了就趕緊爬起來。我們眼前的形勢很好,辦法不少,前途光明。」  接著,他具體解釋了「四丟四撈」的方案:   「第一,夏季丟了秋季撈――麥子淹了,我們還可以早種晚秋,晚秋管好,照樣可以豐收。這是這場雨造成的好條件:哪年的晚秋能種得象今年這樣早!  「第二,窪地丟了崗上撈――窪地積水,但沙丘、崗地沒有水也可以種。沙丘地薄,我們可以多施肥,肥不夠,我們就施窩肥;旱了也不怕,可以用窪地積水來澆。  「第三,地上丟了樹上撈――『城關收了棗,群眾生活好』,那天我去看過,今年棗結得很好,只要管好,一定能豐收,管棗需要農藥、治蟲器械、技術力量,縣裡可以支援你們。  「第四,農業丟了副業撈――城關離鐵路近,可以大力開展運輸;條子多,可以多編織,另外還可以割草,組織瓦工到城裡修房……總之,及早動手,爭取主動,就能彌補農業上的損失。」  焦裕祿同志把他的這番話總結為十二個字,叫「形勢很好,辦法不少,前途光明」。  在這段時間,中共開封地委一直非常關心蘭考人民的抗災鬥爭,曾經找縣委常委去開封研究工作,提出了具體指示。接著又派了工作組具體幫助。  這一年,城關公社按照縣委和焦裕祿同志的指示,「四撈」兌現,晚秋、大棗都獲豐收,加上副業收入,保證了群眾生活。而趙垛樓大隊在戰勝澇災之後,不僅沒有再吃救濟糧,還向國家交售餘糧八萬斤。
上一篇[圓眼珍珠蛙]    下一篇 [芝憐一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