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用和(約1200~1268年)字子禮,南宋廬陵(今江西吉安)人。

1生平事迹

嚴用和12歲受學於名醫劉開門下,17歲開始行醫。他行醫50餘年.
嚴用和醫學全書

  嚴用和醫學全書

認為世變有古今不同,風土有燥濕差異,人的體質也強弱不齊.若一概執古方以療今病.往往柄鑿不入.療效不理想。因此他本著「師傳濟生之實意」、學以致用、理論聯繫實際的學風,把前人理論經驗與臨床實踐相結合.經過30餘年長期觀察體驗.「裒所學已試之效」.著成《濟生方》10卷(1253年)。書中博採歷代經典和各家之說.並引錄《和劑局方》、《三因方》中部分方劑.收載補充了崔丞相灸勞法,以及嵇太夫治療瘡瘍疔毒的經驗等.即使民間有效單驗方,亦廣為搜集。后又經15年的再實踐,更臻完備,於是復著《濟生續方》8卷(1267年)。嚴氏積累長期的醫療經驗,注重實踐,講求實效,嚴肅認真的治學態度.實為可佳。

2學術思想

嚴用和的學術思想主要反映於其著《濟生方》中,該書內容豐富,既有論,又有方,分別外感和內傷雜病,旁及外、婦、五官諸疾.但以雜病為側重點。
重視生化之源,補脾兼主補腎
嚴氏很強調顧護脾胃正氣,他說;「夫人受天地之中以生,莫不以胃為主。蓋胃受水谷,脾主運化,生血生氣,以充四體者也。」認為脾胃「沖和」不可傷,傷則為病.諄諄告誡用藥注意「不壞睥胃」。在強調脾胃的同時,嚴氏更重視腎的作用,如他論「補真丸」時說:「房勞過度,真陽衰虛,坎火不溫,不能上蒸脾土,沖和失布,中州不運.…「古人云補腎不如補脾,余謂補脾不若補腎,腎氣若壯.丹田火經上蒸脾土,脾土溫和,中焦自治,膈開能食矣。」這是對命門腎中真火學說的繼承和發展,對明代命門學說的發展產生了一定影響。又如論「遺濁」時說;「心受病者令人遺精白濁-腎受病者亦令人遺精白濁。此皆心腎不交,關鍵不牢之故也。」這是「心腎不變」說的始見,亦體現了嚴氏重視先天之本的觀點。
在辯證、制方、用藥方面的貢獻
嚴氏於辨證論治,亦有不少創見,如指出水腫須與蠱脹鑒別,「蠱脹腹滿而不腫,水腫面目四肢俱腫。治蠱以水葯,治水以蠱葯,非其治也」,治水腫主張以實脾溫腎為主,縱陽水實證,亦宜用清平之葯,反對峻劑攻逐,如鴨頭丸治陽水,僅取葶藶之緩下,配豬苓、防己之淡滲。葶藶丸中用牽牛亦是半生半炒,以緩其性,可見他用藥之一絲不苟。又如治痢疾,嚴氏反對早用固澀斷下藥,指出:「嘆世之人初感此病,往往便用罌粟殼、石榴皮、訶子肉、豆蔻輩以止澀之,殊不知痢疾多因飲食停滯於腸胃所由致,…「必以導滌腸胃,次正根本,然後辨其風冷暑濕而為之。」同樣對咳嗽的治療,亦力戒早投烏梅、罌粟殼之類收斂止咳藥.以免閉門留寇。另外,嚴氏還十分講究藥物炮製,如巴豆除用巴豆霜入葯處,常用他葯伴炒取其性,如治疝的金鈴子散,巴豆與川楝子同炒去巴豆用楝子;治積聚的香棱丸.與莪術同炒用莪術;卻痛散巴豆與良姜同炒用良姜,足見嚴氏用藥之精細,甚得制方之妙。
嚴氏還注重製方之法度,指出:「間有藥用群隊,必使剛柔相濟.佐使合宜。用一剛劑,專而易效,須當用一柔劑,以制其剛,庶幾剛柔相濟,不特取效之速,亦可使之無後患也。」所以他制方往往剛柔相濟.動靜結合.陰陽相須,如歸睥湯之用木香.補而不滯,鱉甲地黃湯之用肉桂.滋而不膩,又如治療血證,不專事止血,多參以溫化祛瘀之品,或入薑汁.或入錦紋.或入蔥汁,或入乳香,使止血而無留瘀之弊.可見其制方之嚴謹。
綜上所述,嚴用和不愧為一代學術精湛、求是務實的醫學家.所撰《濟生方》立論精當,辨證簡明用藥善守法度,制方不泛不繁,既有繼承性.又有創造性.是一部實用價值較高的方書。

3嚴氏著述

《濟生方》八卷,宋·嚴用和撰。皆立論於前,而以所處諸方,次列於後,分門別類,條列甚備。
濟生方

  濟生方

自序稱論治凡八十,制方凡四百,總為十卷。用之十五年,收效甚多,因鋟梓以傳。明以來傳之頗稀,又大抵脫快錯謬,失其本旨,清初編《四庫》書時,據《永樂大典》所載,補闕訂訛,厘為八卷。書中議論平正,條分縷析,往往深中肯繁。如論補益云:葯惟平補,柔而不僭,專而不雜,間有藥用群隊,必使剛柔相濟,佐使合宜。又雲用藥在乎穩重,論咳嗽云:今人治嗽,喜用傷脾之劑,服之未見其效,谷氣先有所損。論吐衄云:寒涼之劑,不宜過進,諸方備列,參而用之。蓋其用藥,主於小心畏慎,雖不善學之,亦可以模稜貽誤,然用意謹嚴,固可與張從正劉完素諸家互相調劑雲。
上一篇[黑獸暴走團]    下一篇 [花小兔]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