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四諦,又作四聖諦。諦,意為真理或實在。四諦即苦諦、集諦、滅諦和道諦。

1概念介紹

四聖諦(Cattāri-ariya-saccāni,諦的意義就是真理)即:世間的苦(苦諦Dukkha-sacca)和苦的原因(因諦或稱集諦Samuday-asacca),說苦的消滅(滅諦Nirodha-sacca)和滅苦的方法(道諦Magga-sacca)。
阿羅漢小乘聖人所修學的是四諦法門。四諦是苦集滅道四種,是實實在在真實不虛的道理。也是釋迦牟尼佛對小乘聖人阿羅漢說的。佛成道以後,經過了三七二十一天的思維研究,觀機施教,就到鹿野苑為五比丘說四諦法門。這就是三轉四諦十二行法輪。什麼叫做三轉呢?
第一示相轉:佛對二乘人指示出四諦真實之相。佛說此是苦、逼迫性。此是集、招感性。此是滅、可證性。此是道,可修性。
第二勸修轉:佛說此是苦、你當離。此是集,你當斷。此是滅,你當證。此是道,你當修。
第三作證轉:佛說此是苦,我已離。此是集、我已斷。此是滅,我已證。此是道,我已修。每一諦都有示相、勸修、作證三轉,三四十二,因稱三轉四諦十二行法輪。
使阿羅漢聽了以後,發心修行,知苦諦生死,斷集諦煩惱,慕滅諦涅盤,修道諦法門。使他們覺悟,苦是三界內分段,變易生死的苦果;集是三界內見、思二惑煩惱的苦因;滅是三界外涅盤的樂果;道是三界外三十七助道品的樂因。這就是三界內、三界外的二重因果,稱為示相轉。佛對小乘人指示出苦集滅道四諦的體相以後,又積極地勸勉他們,既知之後,就要精進修行,三十七助道品法門,斷見惑與思惑煩惱,跳出生死輪迴,得證不生不滅的涅盤。稱為勸修轉。由於小乘人,雖然願意修道或恐中途發生懷疑,這樣修行是否能夠得道呢?所以佛再以自己的經歷來作證說:『我對於苦集滅道四諦,是完全做到了知苦斷集慕滅修道的。我就是經過這樣修行得成菩提道果的。』稱為作證轉。

2具體內容

第二:集諦
集諦:是三界內的苦因,集意謂集聚,把見惑八十八使,和思惑八十一品的煩惱,統統集聚起來而成業因,隨業感報,所以招感苦諦三苦,八苦,無量諸苦的苦果。見惑就是由知見方面所產生業因。見惑是以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的五利使為主體。
什麼是五利使呢?一、身見:眾生因為有了身體,所以就有我見的生起,然後就會產生我痴、我見、我慢、我愛的四種煩惱心,這叫做身見。二、邊見:就是有了我,所以就產生了斷見或常見二種邊見,斷見認為我們人死後,魂歸於地,什麼都沒有了,一滅永滅了。常見,認為人死後,今生是做人,來生也會做人,生生世世都做人,永遠不變。不管是斷見,不管是常見,都會使我們眾生做出種種惡業的,故稱邊見。三、邪見:指反對因果,不相信佛法僧三寶。四、見取見:指非果計果。外道所修種種無益的苦行,取著我見、邊見、邪見,未證聖果,妄執已證。五、戒禁取見:指非因計因。外道所修種種苦行,如持牛戒、狗戒、食草、投灰等。錯誤執著修此苦因,可獲最上涅盤妙果。五利使的功能,起惑力量大,造業受報速度快。
見惑有八十八使,是以三界四諦來分配,是以欲界、色界、無色界,每一界各有苦、集、滅、道四諦,每一諦各具小使多少不同。欲界:苦諦具十使,集諦具七使,滅諦具七使,道諦具八使,一共具足三十二使。色界:苦諦具九使,集諦具六使,滅諦具六使,道諦具七使,一共具足二十八使。無色界:苦諦具九使,集諦具六使,滅諦具六使,道諦具七使,一共具足二十八使。所以三界四諦合起來總共具足八十八使的見惑煩惱。古人對八十八使,作有一首偈子:『苦下具一切,集滅各除三,道除於二諦,上二不行嗔』。思惑是由思想方面所生起的業因,是以貪、嗔、痴、慢、疑五鈍使為主體。五鈍使:一、貪心,指眾生對於色、聲、香、味、觸五塵欲境,或者是財、色、名、食、睡五種可欲環境,生起執著貪愛的妄想心。二、嗔心,對違背了我所貪愛的欲境,生起嗔恨心、憤恨惱火。三、痴心,是痴迷無知,不懂事,不明理,事理不明白,是非不辨別,糊裡糊塗,昏昏擾擾,做諸惡業。四、慢心,指目空一切,眼下無人,貢高我慢,驕傲自滿,自以為是,輕慢別人。五、疑心,對於一切人,一切事都不信任,妄生猜疑。對一切事物心懷疑慮,妄生煩惱,是非紛起,做諸惡業。五鈍使的功能,起惑力量弱,造業受報也慢。
思惑共有八十一品,是以三界九地來分配,欲界的五趣雜居地,具足九品。色界的四禪天:一、離生喜樂地。二、定生喜樂地。三、離喜妙樂地。四、舍念清凈地,每地各各具足九品、四九合成三十六品。無色界四空天:一、空無邊處天。二、識無邊處天。三、無所有處天。四、非想非非想處天。每一天各各具足九品,四九合成三十六品。這樣三界九地,總共合為九九八十一品的思惑煩惱。依惑造業,隨業受報,這就是佛教所講如是因,如是果,因果輪迴的規律,這叫做集諦。
第四:道諦
道諦:是出世的因,道是道品,就是三十七助道品。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正道分。這個三十七助道品,是大乘、小乘共修法門,不但小乘阿羅漢可依此修行,就是大乘菩薩也要依此道品修行。但是修法不同,理論不同,觀點不同。以四諦為例,就有生滅四諦,無生四諦,無作四諦,無量四諦,漸次增進,步步高深。《智度論》說:『三十七品、無所不攝,就是無量道品,亦在其中。』《涅盤經》說:『若人能觀八正道,即是佛性,名得醍醐』。

3內容介紹

四正勤
一、已生惡令斷。二、未生惡勿生。三、未生善令生。四、已生善令增長,即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的道理。我們以智慧來觀察,正好精進,勤修戒定慧三學、熄滅貪嗔痴三毒,把四正勤作為助道法門來勤修苦練、斷惡生善,故名四正勤。
五根
五根就是信根、進根、定根、念根、慧根。根有二種意義。一、能持,譬如一棵樹有了根,就能生出枝葉,不會枯焦。二、能生,譬如樹有了根,就能開花結果到成熟,有種子衍生其他法。一、信根。深信修行正道,以及助道法門。二、進根。修行正道及助道種種善法勤求不息。三、念根。除多念正道及助道種種的善法外,更沒有其他散心雜念。四、定根。收攝其心,要在正道及助道之中,念念相應不使散失放逸。五、慧根。修行正道及助道法門,能夠慧照分明。蕅益大師說:我們修觀,觀照苦集滅道四諦的時候,慧照分明。觀苦諦當體就是法身;觀集諦貪嗔痴三毒,當體就是般若妙智;觀道諦本來就是解除之因;觀滅諦當下就是解脫之果;即是慧根。這就是五根的道理。
七菩提分
又稱七覺分,由於五力的慧力,所發生的無漏智慧,有善能覺了,所以才有這個七覺分:一、擇法覺分。就是以智慧觀察一切諸法,什麼是真,什麼是偽,我們了知五蘊皆空是真,妄執我法實有是偽,我們用智慧來抉擇分明色受想行識五蘊,本來無我,不妄執他為我。五蘊諸法本來虛妄不實,不妄執為實。這樣簡別明了,就與無漏智慧相應。這叫擇法覺分。二、精進覺分。我們在精進修道時,能夠一心精進永不退失,一心修道不倦不怠,慧照分明,決擇正修,不修外道所修的苦行。精進修持六度、四攝等菩薩所修之道。這叫做精進覺分。三、喜覺分。由於慧照分明,善能覺了諸法安住真實之境,生大歡喜,這叫喜覺分。四、除覺分。我們在用功時,能夠斷除五利使、五鈍使的十使煩惱。慧照分明,善能覺了,以真正智慧來破除黑暗煩惱,這叫做除覺分。五、舍覺分。對於現前境界,慧照分明,了知全是虛妄不實,如空華、夢影,都是虛幻不實,永遠舍除它,不著於境,這叫做舍覺分。六、定覺分。人在修習禪定時,以智慧來觀察了知於四禪四空天人以及外道所修種種世間禪定,都是虛假不實,生滅無常,並非真實,不生種種愛見貪著之心,定力充足。這叫做定覺分。七、念覺分。修行三十七道品,可以出離世間生死輪迴,可是在修禪定時,應慧照分明,善能覺了。要使定慧均等,不偏不倚,如車子的兩輪,如飛鳥的兩翼。如果定力太過,心生昏沉,馬上就用擇、進、喜三個覺分來審察,提起。如果慧力太過,心生浮動,就用除、舍、定三個覺分來對治、收攝。一定要定慧均等。這叫做念覺分。

八聖道分

又稱八正道。以修行無漏聖法叫做正、能通涅盤叫做道。一、正見。我們修見四諦無漏行觀法門,要慧照分明,見理正確,修此行觀,可以不漏落生死輪迴,這叫正見。二、正思維。與無漏心四諦行觀相應的思維,以四諦智慧,發動四諦觀的覺知,等量四諦之境界,為使智觀得到增長,可以斷惑證真,入大涅盤,這叫做正思維。三、正語。修四諦觀,以無漏智慧舍除四種邪命,1、方口食,如遊說四方等,2、維口食,如咒術、算卜等,3、仰口食,如仰觀星宿等,4、下口食,如不務正業等,不以四種邪命而自為生活。要收攝口業,不妄言、綺語、惡口、兩舌。這叫正語。四、正業。修無漏慧,要消除身根一切邪業,住於清凈梵行之中,不做其他殺、盜、淫等不正的行為,這叫正業。五、正命。從無漏慧,消除身口意三業之中的五種邪命,1、詐現異議,做與人不同的奇怪事,使人對他信仰。2、自說功德,誘動人心。3、占卜命相,預報吉凶。4、高聲現威,令人敬畏。5、說所得供養,以動人心。這五種邪命,都是邪心取利,以謀活命,修行之人,應該住在清凈正命之中,以道自活,能夠增長法身慧命,這叫做正命。六、正精進。以無漏慧修涅盤道,勤行精進,不疲不倦,念念相應,行智一如,這叫做正精進。七、正念。修無漏慧,要消除妄念,一心專念真如實際,佛果菩提乃至萬行莊嚴的道果。就叫做正念。八、正定。與無漏慧,得到相應,得入正定遠離不定、邪定、有漏禪定等、這叫做正定。
以上所講三十七助道品法門,就是說我們修行道品,一定可以助成佛道,這就是出世間的道諦,依因感果得成滅諦涅盤。

4修行目的

佛教用修行的方法去掉修行者自己的慾望,罪孽和煩惱,以達至善,擺脫輪迴,進入不(轉)生不死的涅盤境界。基督教則認為,人的靈魂不滅,人死後,靈魂或上天堂,或下地獄,本來就是不(轉)生不死。人靠自身的力量是無法擺脫自己的慾望和罪惡的,既無法消除過去的罪,也無法保證現在和將來不會犯罪。正因為如此,造物主上帝(道)派遣他的獨生愛子降生成為人,就是耶穌。基督教相信上帝是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上帝。聖子耶穌為擔負和消除世人的罪被釘於十字架,受苦受難,捨身流血,死後3天復活,身體變為不朽不壞的靈性身體,顯現於門徒后,升天。人信靠他,自己的罪才會被消除,才能獲得拯救和永生,與神和好,死後靈魂升天,與主同在。末日基督再來時,要使死人身體復活,活人身體改變,成為靈性之體。
世出世間一切諸法,均逃不出因果二字,所謂果不離因,無因不感果。就四諦來說,苦是集的果,集為苦的因,滅是道的果,道為滅的因。若沒有貪等的集因,怎能招感生死的苦果?若無精修道法為因,安得涅盤寂滅之果?故四聖諦,照順序來說,該是先因後果,則為集苦道滅。因為果易曉而因難知,欲使其易導,所以先示苦相,令其厭離,次示業因,使它斷集。繼則又先示以涅槃之樂相,令其欣慕。然後再以道法,令其修持。意在要人們『知苦斷集,慕滅修道。』因此之故,而先說果而後說因,故為苦集滅道。
從京都向東,有粟田口與苦集滅道兩條路。從六波羅出發,苦集滅道更近一些,因此六波羅軍選擇了這一條路。苦、集、滅、道本是佛教教義的根本,即痛苦(苦)、痛苦的原因(集)、消滅痛苦(滅)、消滅痛苦的方法(道),合稱「四諦」。當時的日本人對玄奘譯《般若心經》中的「……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可謂耳熟能詳。暫時拋開佛陀的教誨不論,單就漢字字面看,又是「苦」又是「滅」,對逃亡者來說實在是深有感觸的地名。
上一篇[運載]    下一篇 [啟脾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