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明初出現的《回回藥方》是唐中葉西方伊斯蘭醫藥傳入中國后中國人編撰的一部伊斯蘭醫藥百科全書。《回回藥方》(以下簡稱《藥方》)是中國大型綜合性回回醫藥學典籍(作者不詳),原有36卷,少數殘存本現可見於北京圖書館。該書多以漢語書寫,同時夾雜許多阿拉伯語與波斯語醫藥術語及漢語音譯。

1簡介

回回藥方

  回回藥方

明初出現的《回回藥方》是唐中葉西方伊斯蘭醫藥傳入中國后中國人編撰的一部伊斯蘭醫藥百科全書。《回回藥方》(以下簡稱《藥方》)是中國大型綜合性回回醫藥學典籍(作者不詳),原有36卷,少數殘存本現可見於北京圖書館。該書多以漢語書寫,同時夾雜許多阿拉伯語與波斯語醫藥術語及漢語音譯。從少數殘存本目錄就可以看出,《藥方》是一部包括內科、外科、婦科、兒科、骨傷和皮膚病等科、內容豐富、具有中西合璧特色的醫學典籍;研究中國醫藥史的學者根據殘存部分推斷,《藥方》約有藥方6000~7000條之多,其價值與中醫古籍《外台秘要》相當。

2歷史

據歷史記載,早在北宋沈括的《夢溪筆談》及南宋彭大雅的《黑韃事略》等文獻中就有所記載,但當時所稱「回回」是泛指信仰伊斯蘭的人,沒有分門別類的專指哪一部分人而言;而在元代文獻俞希魯的《至順鎮江志》的戶口簿中,對「回回」的稱謂便有了明顯區分的記載:「蒙古二十九戶、維吾爾一十四戶、回回五十九戶、也里可溫二十三戶。」因此,元代所提到的「回回」,或可說便是今天回族的先民了,又因為當時主要指的是中亞、西亞遷到玉門關以東的信仰伊斯蘭的各族人所以才有了長期以來流傳在回族中所謂「西域回回」、「西域古教」的說法;但是在明清兩代,卻又有回回、維吾爾混淆,族、教不分的情況,把中國信仰伊斯蘭的各民族統稱為「回回」的情形,總之回回各族的分野是要到近代才慢慢清晰起來。所以說回回藥典被視為是西北許多民族的共通產物,並不為過。

3藥方

從現存殘卷所載方劑看,全書所載可能達6000~7000首之多。在伊斯蘭藥典當中,對於回回藥方成書影響最大者應該是中世紀穆斯林醫學家伊本‧西那(阿維森納)的《醫典》,醫典當中有很多方劑在《回回藥方》當中都可以找得到。並且這兩本書無論在體裁上、風格上也有許多相同之處,《醫典》的33章加上生葯集志一部、製藥法一部、經驗方一部,共有36章、部。在章、部的數目字上恰與回回藥方的36門相一致。《醫典》是在中世紀普遍被歐洲醫藥界奉為圭臬的用藥參考書,它也是伊斯蘭世界對西方醫學影響十分巨大的著作,因此可說醫典是伊斯蘭醫學傳揚歐洲的代表作,而回回藥方則是伊斯蘭醫藥傳入中國的代表作。然而《醫典》至今傳世的篇章仍頗為完整,但是《藥方》卻因為後來中國的戰亂而亡佚了大半,這是十分可惜的事情。另一方面波斯人拉齊的醫方書也影響了《藥方》的成書。《回回藥方》其系統性、綜合性不亞於中醫古籍《外台秘要》(藝文志載:外台秘要四十卷,又外台要略十卷;今要略久佚,惟秘要尚傳。徐春甫謂:「燾﹝王燾,本書作者,唐﹞在台閣二十年,久知洪文館,得古書方數千百卷,因述病症附以方葯、符禁、灼艾之法、凡一千一百四門。天寶中(七四二至七五五)出守大寧,故以外台名其書。」是中國早期記載西域外來用藥的書籍)。

4書寫方式

《藥方》以敘方為主,方論結合,回回藥物與傳統中藥並用。據統計《藥方》殘卷常用藥259種,明顯屬於海葯並註明中文名稱者有61種;沿用阿拉伯藥名,目前尚不知何葯者52種,合計海葯為113種,占殘卷全部用藥的43.6%。其他146種則為傳統中藥,其中也包括已經華化的海葯在內。從《藥方》中所載方劑來看,無明顯君、臣、佐、使之配伍。據研究,《藥方》不僅與阿拉伯醫學有根深的淵源關係,而且突出特色,東西合璧。在藥物劑型的運用方面,既有中國式的丸、散、膏、湯,又保存有阿拉伯式的芳香揮發葯、滴鼻劑、露酒劑、油劑,糖漿劑;有些醫方的臨床應用如菖蒲煎劑治療中風等,借鑒了中國傳統醫學經驗並和回回醫藥相結合。

5思想體系

《藥方》有它自己獨特的思想體系,反映了成書時代西域醫者對疾病認識在理論上已較成熟,這種理論既保存有阿拉伯醫學的特徵,也有中國傳統醫學的成份。我們在現今維吾爾族與回族等西北民族傳統用藥中不難發現與回回藥方相輝映的影子。該書也是古代西域民族的醫療總結。古代漢醫與維吾爾醫等西域醫者其實一直有著密切交流的。例如:漢醫的"脈學"在傳往阿拉伯時,首先被回紇醫生吸納,至今維吾爾醫生都沿用查脈、望診、問診的方式來治病。經過實踐,他們認真總結積累起本民族自有的獨特醫藥學體系。患者的診病常以內服藥為主,按方抓藥。

6特殊療法

還有熏療、坐葯、放血、熱敷、冷水療、溫泉浴、拔火罐、及有名的吐魯番"理沙療"。孫思邈的《千金要方》卷15以及王燾的《外台秘要》卷14,都載有"西州續命湯"藥方,西州即今吐魯番地區的高昌古城一帶。孫思邈的"小續命湯"就是根根據"西州續命湯"加減而來的,二者在方葯和主治疾病上基本相同。西域出產的很多動物藥物和礦物葯,在古代已名揚四方。當地民族用牛、羊、馬、駝、鹿、黃羊、麝香動物的筋骨、血、內臟,或以單方或配成驗方,治療各種疾病;還懂得將硫黃、 砂、明礬、阿魏、雄黃、石臘、石膏、白玉等礦物入葯。
而《藥方》又可視為這種交流的總結之一。

7內容

《藥方》內容之廣,涉及臨床多科,同時在治療方法上也較豐富,對有些疾病則採用內外並治。當然《藥方》的治法中除了阿拉伯醫學的治方經驗外,其中也不乏傳統中醫的治療方法以及民間驗方。值得一提的是許多方法特別是一些外治法及其對骨傷科的論治具備了時代的先進性。如《藥方》中對頭部外傷的診斷,是根據組織損傷程度劃分的,並分別使用不同的方法治療。對外傷腫脹不退,且併發全身癥狀者,主張作"十字"切開,排膿引流。對顱骨下膿腫,採用鑽孔鋸開的開顱方法等,在今天看來尚且合理。

8關注方面

《藥方》"折傷門"、"針灸門"之論述較全面。"折傷門"基本上包括了古今骨科的內容,包括了軟組織損傷、骨傷及關節脫臼,並從理論上闡述了這些損傷的原因、發生機制、診斷和治療方法,對一些合併症也作了相應的介紹。從而反映了14世紀時期中國西域骨傷科診療水平發展成就。在今天看來,"折傷門"中許多內容仍有臨床實用價值。"針灸門"實為專論灸而罕論針,所論灸法有三種情況,即艾灸、葯灸、烙灸,以烙灸法所佔篇幅最長,尤為詳述,其方法為阿拉伯醫學的燒烙法。在書中烙灸法的適應症被分為16等,涉及範圍很廣,包括了內科、外科、眼科、傷科、皮膚等多種疾病,其病因多與體內惡液有關,具體方法是採用多種器械、燒烙皮膚,令其破損、潰爛、流膿,而不能早用生肌收口之葯。必須令其膿外流,則體內之惡液因之排出,然後施用生肌收口的葯,使之平復。《藥方》中灸法雖然以烙灸為主體,也確實帶有明顯的阿拉伯醫學特色,但中醫特有的艾灸法在書中出現及烙灸法中出現針灸穴位,這說明《藥方》的灸法體現了與中醫共同的醫學特色。
上一篇[乙二胺四醋酸二鈉]    下一篇 [鋅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