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個人照片

個人照片
香港作詞人,1985年香港流行樂壇興起樂團的熱潮,「小島」與「太極」是當時推出專輯的第一批樂隊,而樂隊專輯標榜詞曲皆由成員創作的風格,亦為香港流行音樂帶來另一種樂風,並成為孕育新一批填詞人的溫床。因(茵)葵與「太極」的合作始於1985年的第一張專輯,當時他只有3首作品,雖然不比「達明一派」之於陳少琪,或是「Raidas」之於林夕,但由於「太極」壽命較長,日子有功,因(茵)葵亦逐漸在流行樂壇站穩腳步,成為第一批進入主流詞壇的樂隊詞人代表之一。
在「太極」首張專輯里最受歡迎的「紅色跑車」即是因葵所寫,他的敘寫如電影劇本般充滿動感,並有蒙太奇(montage)式意象並列的效果,由這首詞中已可看出他善用氣氛渲染的手法來帶出主題。「太極」最初的路線較為前衛,多數宣洩對現實的不滿,是以因葵為其作了一系列的社會控訴詞,<迷途>中(無盡少年已失美夢…身邊的一切,已腐化不懂真諦…)寫出青少年迷失於社會的榜徨;<禁區>(這世界在變遷,想開心也不易…難道我不可以跳舞帶領這拍子?難道我不可以照著意念做每件事?)道出在社會的規範下,我們個人內在嚮往馳騁的意識,卻成為不可逾越的禁區,從而帶出挑戰體制的反叛;在他以「謙游」為筆名發表的<妖獸都市>及<懶>都同樣表達對現狀的質疑與不滿,繼而想要去反抗、制衡,這樣的題材成為因葵為「太極」填詞的重要方向。
因「太極」在樂壇的生涯較長,是以因葵詞的漸次「主流化」也較全面,但從其<

音樂作品封面集

音樂作品封面集
人生比賽>、<莫負青春>等勵志詞的平凡,可窺知他並不擅長此一題材。他較拿手的仍是搖滾樂式的樂與怒吶喊,和對社會的控訴及抗衡等較尖銳的素材,如<無盡風沙>藉風沙暗喻某種黑暗勢力;<瘋人物語>則更深入地運用一連串寫實卻又匪夷所思不合常理的描述,來對照出這個世界的不可理喻,這種以自身瘋狂的角度來質疑常規生活,並透過這狂人的眼,來放大許多現實上自以為是荒謬道理,倒挺似魯訊的《狂人日記》。他也用 – 對荒謬世界的控訴,來包裝情詞,如<迷幻地圖>、<決裂邊緣>,這兩首詞可看出他已適應主流情詞的模式,及其駕馭大路情詞的文筆功力。
因葵是與「太極」樂隊合作的第一代詞人,也是第一批進入主流詞壇的樂隊詞人之一。因葵令人印象最深刻而至今仍為人所稱道的代表作,要算是早期為「太極」所寫的 <紅色跑車> :
紅色的跑車像是帶著神秘,零星的街燈充滿樂與悲,銀色的煙盒儘是愛是遊戲,拿起香煙你便會筋竭力疲 …
這首詞充滿極強的電影感,以蒙太奇式(montage)的並列意象營造出一種神秘、冷艷和浪漫的氣氛。最後一句: 「留下這打火機在車裡.…」 更遺下一抹香艷和飄渺感,給人一種餘韻猶存的感覺。他的另一首作品 <魅影> 寫詞中人深夜經過墓地,那種鬼影幢幢之感。題材獨特,很有鬼魅的氣氛。
<紅色跑車> 可算是因葵的代表作。然而,他也似乎最擅長 <紅色跑車> 這種較偏鋒的詞作,故進入主流之後,他的作品只是水準參差而偶有佳作。
因葵的樂與怒
「太極」最初走的路線是「樂與怒」,藉音樂表達年青一代的怒憤。因葵的 <吶喊> 和<禁區> 都帶出了挑戰體制的反判意識,及至<妖獸都市> 更將這種妖異冷漠和不正常的氣氛蔓延至整個都市。<亞基拉> 利用了動畫電影的科幻題材描畫出一個可怖的未來世界,以明日喻今日,帶出今天的社會問題。他的另一首作品 <懶>,則是以消極反抗的態度,以「偷懶」來尋覓自己的生活空間,作短暫的逃避式抗衡。<無盡風沙> 以「風沙」暗喻黑暗勢力,寫出了較具深度的詞境。<全人類高歌> 的諷刺雖然平面,但喚起眾人以「高歌」作為抗衡的主題則是頗為成功的。
除了「嘉年華會式」的抗衡之外,因葵也嘗試更深層的對抗方式。例如 <瘋人物語> 有著魯迅 <<狂人日記>> 的影子,以一連串不可理喻的敘寫反襯出不可理喻的其實正是這個世界。這種以自我為範例,使表面合理的事物變得疑問化的技巧是現代及後現代文學中常見的手法,在流行歌詞中算是較為新鮮。
詞人也嘗試以對荒謬世界的控訴作為情詞的基調。<迷幻地圖> 以寂寞都市開展詞境,卻寫出了迷失於都市中的惘然。在都市的迷宮中,詞中人迷途的原因不是社會的荒謬,而是情感的失落。在 <決裂邊沿> 里,詞人以身處絕路比喻決裂前的處境,令主題變得風格化,與一般情詞有所不同。
然而,由於市場運作的規律又或者詞人不擅於此道,因葵也有許多平板空洞的詞作。情詞如 <消失的愛>、<永遠愛你>、<每一句說話>;控訴作品如 <樂與悲>、<沉默不是金> 都是其中例子。而 <人生比賽>、<莫負青春>、<青春潮流> 等勵志詞更給人一種時光倒流至70年代的感覺。這也許正是反映因葵被逼融入流水作業式的主流詞壇的困境。套用因葵自己的話,那是「市場強姦了他的歌詞」。
從另類到主流
相對於林夕或陳少琪,因葵在主流詞壇的作品遠遠較少,水準也不穩定。例如無咎無譽,但大受歡迎的為譚詠麟填寫的 <情人>。另一首作品 <良心>,以「良心」作為情詞的題材可算取題材新鮮,但遣詞造句方面則生硬而欠缺自然。而 <回首>、<戀一個愛>、<海> 等作品更十分公式化,似乎是大量生產的結果。
大路情詞中,<因為一朵花放棄一個花園> 是其中較有意思的作品,描寫了一個從天真到沉迷到驚醒的戀愛成長故事,是少有的故事性情詞。
因葵的情詞作品里,較特別的是他的「英文名字」情詞系列。其中 < Crystal > 一曲,詞人充分運用了Crystal作為情敵衝突的核心,而真正將Crystal 的名字融入詞中,不像有些作品內英文名字只作為無關痛癢的點綴。
情詞之中,詞人還是以引入早期「太極」風格的作品最為可觀。例如 <匆匆> 描寫快速的都市愛情和詞中人擺脫情感羈絆,尋回自我。<緊張> 活現了城市人的緊張心態和時刻活在壓迫之中那種精神恍惚。<末世紀的愛> 則是在情詞中滲入對「末世紀」的控訴 – 這些都是相當風格化的作品。然而,這類詞作為數不多,可見因葵似乎無意將其尖銳的風格帶進主流詞壇。
非情感覺
因葵為「太極」而寫的非情詞較多,在主流詞作中則較少。為李克勤而寫的 <生命色彩>,有著濃厚的說教意味,可見他不擅於寫正面的勵志作品。反而是他反面敘寫勵志的詞作較為可觀,例如 <我的生命我的愛>,以人生的無奈作為基調,襯托出「生命」和「愛」的可貴。<十萬個問上帝> 有著早期「太極」怨而帶怒的味道,然而也出現了詞人部份作品因遷就韻律而產生的問題。
此外,因葵也有一些感情細膩的小品。<未變過> 描寫人長大后回望童年時的感覺,通過一些生活小節如「袋梳」,把各個階段和時代的喜好及心態具體呈現出來。為周華健填寫的 <好想好想>,在感情和心理方面著墨甚多,可見詞人也能寫出細膩情感,然而這首作品似乎有著林夕詞風的影響。
總結
因葵是一位有個人風格的詞人。然而,他似乎未能 (或者無意) 將昔日在「太極」時期的獨特風格融會貫通到主流詞壇上去。流水作業式的主流唱片工業對作品構成急就章,因而影響質素的情況,在因葵的作品上也甚為明顯。這正好說明了,在主流詞壇生存而同時保持個人風格及作品質素兩者之間,如何取得平衡,是一門不簡單的學問。
上一篇[未知白人男性]    下一篇 [未知萬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