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國家認同 (National identity),是個政治概念。國家認同是一個國家的公民對自己歸屬哪個國家的認知以及對這個國家的構成,如政治、文化、族群等要素的評價和情感。是族群認同和文化認同的升華。

1定義

發展歷史
國家認同(National Identity)一詞最早出現在1953年列文森論梁啟超的名著《梁啟超與中國近代思想》中。美國政治學家白魯恂對國家認同所做的經典定義是:國家認同是處於國家決策範圍內的人們的態度取向。鄭永年認為national identity這一概念,就是民族國家認同,即人們對建立在自己的民族基礎上的國家的認同。台灣學者江宜華則認為國家認同問題試圖分析的是一個人如何決定其國家歸屬、如何看待國家歸屬與私人生活秩序的關係。也有台灣學者將國家認同定義為「一個人確認自己屬於哪一個國家以及這個國家究竟是怎樣一個國家的心理活動」。
大陸學者鄭富興則將國家認同感定義為個人承認和接受自己的民族文化與政治身份后產生的歸屬感。佐斌從社會認知理論出發,指出國家認同是人們對自己的國家成員身份的知悉和接受。郭艷提出,國家認同是國家認同是一種主觀意識和態度,表現為個人和國際兩個層面。就個人而言,國家認同指的是個體在主觀上認為自己屬於國家這樣的政治共同體,心理上承認自己具有該國一員的身份資格。賀金瑞則將國家認同定義為一個國家的公民對自己祖國的歷史文化傳統、道德價值觀、理想信念、國家主權等的認同, 即國民認同。
國家認同的定義眾說紛紜,而對國家認同的內容更是存在著不同的意見。政治認同、文化認同、族群認同、宗教認同、歷史認同,這些概念與國家認同相互交錯,剪不斷理還亂。
差異
民族認同是在民族聚居的社會生活中自然形成的,而國家認同則由國家通過政治社會化的進程逐步建構而成,因而,民族認同往往先於國家認同而出現。國家認同的出現需要民族國家能夠在不同的民族文化和生活方式基礎上,不斷生成各民族人民賴以生存與發展的物質和精神要素,並使這些因素在人們的情感、認知和行為的積澱中實現固化。然而,這一過程是複雜的,需要各族人民在一定的理性力量(如國家意識)支撐下逐步彌合差異而形成共同的目標與追求,倘若理性力量不充分具備,人們還是會習慣性地把民族作為情感的歸屬對象和行為的依託對象,從而出現民族認同超越國家認同的現象,這也是民族價值觀出現分化的重要原因。
在精神生活的層面上
中國各民族地區的不平衡發展是客觀現實,民族地區之間在財富和資源的分配上存在差異,這就使得各民族成員在思想觀念、價值取向和行為選擇上容易出現分層與分化,甚至還會在內部和外部各種複雜勢力的干擾下形成新的衝突,並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對於國家的政治認同。
需要指出的是,就當前中國民族價值觀的分化與衝突而言,從其內容、性質和程度來看,應該說都在一個可控範圍之內,各民族在國家的政治認同、民族利益的表達和民族精神生活的追求等方面,一致性和協調性遠遠大於矛盾性和對抗性,許多正在出現中的問題是可以得到妥善解決的。當然這也需要通過有效的溝通和協調、通過科學的制度設計和政策規劃把價值衝突控制在局部的、非本質的範圍之內,在民族價值觀協調與分化兩種力量的共同作用下,努力在運動和變化中尋找新的平衡點,以實現民族價值觀的整合,從而形成高度的國家認同。
起源
薩科齊政府之所以推出這項討論,起源於2008年的一場足球比賽。當時是法國隊在巴黎主場對陣阿爾及利亞隊。足球比賽開始之前,會播放兩國國歌。當播放法國國歌的時候,一些法國籍的阿爾及利亞球員發出了噓聲。
當時在場的一位政客聽了噓聲,認為法國的身份受到侮辱,拂袖而去。此後,政治家們就利用這個機會開展了討論。
措施
每個學校都必須懸挂法國的紅白藍三色國旗;每個教室里都應有一本1789年法國大革命時期的《人權宣言》 ;從小學到大學,給每個法國學生髮一本「市民手冊」,教導他們如何成為一個更好的法國公民。
遭批評
法國《解放報》編輯勞倫・約福林撰文寫道,「這場全國大討論,原本希望提出有意義的議題,最後卻在嘶啞的喇叭聲中,以全線撤退告終。」
法國《費加羅報》也表示,經過了四個月的「成功討論」,政府終於給出了一個「膚淺的宣言」。
前社會黨領袖弗朗索瓦・奧朗多也在博客里表示,這項討論最大的功勞就是,「新成立了一個委員會,再安置了一批官員。這個無所事事的委員會將醒目地矗立著,隨時提醒政府,他們那些無用的項目可能衍生的後果。」
何諾也認為,這項討論就像是政府的一項「政績工程」和「自我宣傳」,以證明他們「無時無刻」不在工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