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國風·邶風·擊鼓

標籤: 暫無標籤

《毛詩序》云:「《擊鼓》,怨州吁也。衛州吁用兵暴亂,使公孫文仲將而平陳與宋。國人怨其勇而無禮也。」鄭箋以《左傳·隱公四年》州吁伐鄭之事實之。姚際恆《詩經通論》以為「與經不合者六」,此實乃《春秋·宣公十二年》「宋師伐陳,衛人救陳」之事,在衛穆公時。今以為姚說較《毛序》為合理,姑從姚氏。詩凡五章,前三章徵人自敘出征情景,承接綿密,已經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后兩章轉到夫妻別時信誓,誰料到歸期難望,信誓無憑,上下緊扣,詞情激烈,更是哭聲干霄了。寫士卒長期征戰之悲,無以復加。

1 國風·邶風·擊鼓 -作品信息

  【名稱】《國風·邶風·擊鼓》
  【年代】先秦
  【作者】無名氏
  【體裁】四言詩
  【出處】《詩經》

2 國風·邶風·擊鼓 -作品原文


  擊鼓
  擊鼓其鏜⑴,踴躍用兵⑵。土國城漕⑶,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⑷,平陳與宋⑸。不我以歸⑹,憂心有忡⑺。
  爰居爰處⑻?爰喪其馬?於以求之⑼?於林之下。
  死生契闊⑽,與子成說⑾。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於嗟闊兮⑿,不我活兮⒀。於嗟洵兮⒁,不我信兮⒂。

3 國風·邶風·擊鼓 -註釋譯文


  【註釋】
  ⑴鏜(tánɡ堂):鼓聲。其鏜,即「鏜鏜」。
  ⑵踴躍:雙聲連綿詞,猶言鼓舞。兵:武器,刀槍之類。
  ⑶土國:或役土功於國。漕:地名。
  ⑷孫子仲:衛國大夫。
  ⑸平:和也,和二國之好。謂救陳以調和陳宋關係。陳、宋:諸侯國名。
  ⑹不我以歸:即不以我歸。
  ⑺有忡:忡忡。
  ⑻爰(yuán元):本發聲詞,猶言「於是」。喪:喪失,此處言跑失。爰居爰處?爰喪其馬:有不還者,有亡其馬者。
  ⑼於以:於何。
  ⑽契闊:聚散。契,合;闊,離。
  ⑾成說:成言也猶言誓約。
  ⑿於嗟:即「吁嗟」,猶言今之哎喲。
  ⒀活:借為「佸」,相會。
  ⒁洵:遠。
  ⒂信:一說古伸字,志不得伸。一說誓約有信。
  【譯文】
  敲鼓聲音響鏜鏜,鼓舞士兵上戰場。人留國內築漕城,唯獨我卻奔南方。
  跟從將軍孫子仲,要去調停陳和宋。長期不許我回家,使人愁苦心忡忡。
  安營紮寨有了家,系馬不牢走失馬。叫我何處去尋找?原來馬在樹林下。
  「無論聚散與死活」,我曾發誓對你說。拉著你手緊緊握,「白頭到老與你過」。
  嘆息與你久離別,再難與你來會面。嘆息相隔太遙遠,不能實現那誓約。

4 國風·邶風·擊鼓 -作品鑒賞


  《毛詩序》云:「《擊鼓》,怨州吁也。衛州吁用兵暴亂,使公孫文仲將而平陳與宋。國人怨其勇而無禮也。」鄭箋以《左傳·隱公四年》州吁伐鄭之事實之。姚際恆《詩經通論》以為「與經不合者六」,此實乃《春秋·宣公十二年》「宋師伐陳,衛人救陳」之事,在衛穆公時。今以為姚說較《毛序》為合理,姑從姚氏。
  第一章總言衛人救陳,平陳宋之難,敘衛人之怨。結雲「我獨南行」者,詩本以抒寫個人憤懣為主,這是全詩的線索。詩的第三句言「土國城漕」者,《鄘風·定之方中》毛詩序云:「衛為狄所滅,東徙渡河,野居漕邑,齊桓公攘夷狄而封之。文公徙居楚丘,始建城市而營宮室。」文公營楚丘,這就是詩所謂「土國」,到了穆公,又為漕邑築城,故詩又曰「城漕」。「土國城漕」雖然也是勞役,猶在國境以內,現在南行救陳,其艱苦就更甚了。
  第二章「從孫子仲,平陳與宋」,承「我獨南行」為說。假使南行不久即返,猶之可也。詩之末兩句雲「不我以歸,憂心有忡」,敘事更向前推進,如芭蕉剝心,使人酸鼻。
  第三章寫安家失馬,似乎是題外插曲,其實文心最細。《莊子》說:「猶系馬而馳也。」好馬是不受羈束、愛馳騁的;徵人是不願久役、想歸家的。這個細節,真寫得映帶人情。毛傳解釋一二句為:「有不還者,有亡其馬者。」把「爰」解釋為「或」,作為代詞,則兩句通敘營中他人。其實全詩皆抒詩人一己之情,所以四、五兩章文情哀苦,更為動人。
  第四章「死生契闊」,毛傳以「契闊」為「勤苦」是錯誤的。黃生《義府》以為「契,合也;闊,離也;與死生對言」是正確的。至於如何解釋全章詩義。四句為了把叶韻變成從AABB式,次序有顛倒,前人卻未嘗言及。今按此章的原意,次序應該是:
  執子之手,與子成說;「死生契闊,與子偕老。」
  這樣詩的韻腳,就成為ABBA式了。本來「死生契闊,與子偕老」,是「成說」的內容,是分手時的信誓。詩為了以「闊」與「說」叶韻,「手」與「老」叶韻,韻腳更為緊湊,詩情更為激烈,所以作者把語句改為現在的次序。
  第五章「於嗟闊兮」的「闊」,就是上章「契闊」的「闊」。「不我活兮」的「活」,應該是上章「契闊」的「契」。所以「活」是「佸」的假借,「佸,會也。」「於嗟洵兮」的「洵」,應該是「遠」的假借,所以指的是「契闊」的「闊」。「不我信兮」的「信」,應該是「信誓旦旦」的「信誓」,承上章「成說」而言的。兩章互相緊扣,一絲不漏。
  詩凡五章,前三章徵人自敘出征情景,承接綿密,已經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后兩章轉到夫妻別時信誓,誰料到歸期難望,信誓無憑,上下緊扣,詞情激烈,更是哭聲干霄了。寫士卒長期征戰之悲,無以復加。
  

 

上一篇[圓明園詩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