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土耳其旅,軍事旅團,成立於朝鮮戰爭時期,有三個步兵營,還有支援炮兵和工程兵。在整個朝鮮戰爭期間,它是惟一一支配屬於美軍某個師的旅一級的聯合國聯合國部隊。

1 土耳其旅 -出兵朝鮮

朝鮮戰爭是美國與新成立的聯合國組織的首次合作。共有22國向朝鮮半島派遣軍隊或醫療部隊,16個國家派出了軍隊。土耳其就是首批主要參戰國之一,派出了一個旅。
由亞茲吉准將統率的土耳其第一旅是一個團作戰部隊,有三個步兵營,還有支援炮兵和工程兵。在整個朝鮮戰爭期間,它是惟一一支配屬於美軍某個師的旅一級的聯合國聯合國部隊。
1950年10月17日,土耳其第一旅共5000餘名士兵(包括聯絡組和先遣組)在南朝鮮的釜山登陸,接著前往位於大丘城外新啟用的聯合國接待中心。土軍士兵大都來自土耳其東部山區的小鎮和村莊。這不僅是他們第一次離開祖國,也是第一次離開生於斯、長於斯的村莊,第一次和非穆斯林打交道。
土軍指揮官亞茲吉將軍是位上了年紀的准將,曾於1916年在加利波利指揮土軍的一個師與英軍作戰,在土軍內備受尊敬。為了能夠到朝鮮指揮軍隊,他自願降了一級。 土軍來到朝鮮半島,激起了公眾的廣泛注意。他們兇悍的外表.飄動的鬍鬚以及佩帶的大刀,使希望一睹他們雄姿的戰地記者美夢成真。因為儘管土軍士兵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沒有打過大仗;但他們的粗野強硬卻是聞名遐中國軍隊使用最原始的方法成功調動了大量部隊。他們靠牲畜和背扛運送供給,不受簡陋公路的限制。他們沒有卡車或其他機械化裝備可以享受,在陸地上徒步跋涉,因而享有更大的機動性。而另一方面,聯合國軍卻拘泥於基礎路面,非要靠改善現有的公路來運送部隊和裝備。工兵連打前陣,竭力設法使公路能夠讓坦克和車輛通過。
對聯合國和美國極為不利的另一個差異在於對交通線、二戰思維和戰術的依賴和固守上。中國軍隊要求士兵隨身背上至少6天所需的全部食品。他們的乾糧是壓縮的熟米飯和豆腐以及其他食用時同樣不需要加工或加熱的食品。後來發現的中國士兵的日記里講到,由於這些極為有限的口糧,飢餓陣陣襲來。然而,同樣是在使聯合國軍束手無策的刺骨寒風裡和惡劣地形上,他們卻實現了自己的作戰目標。
中國軍隊通常在夜間行軍,平均每天至少18英里,連續行軍約18天。白天,他們就隱蔽在崎嶇的山地。只有偵察小分隊可在白天活動。這種禁令極為嚴格,任何人違反隱蔽命令,軍官都有權將其擊斃。中國軍隊的許多運動戰術都與一個半世紀之前拿破崙所使用的戰術有相似之處。

2 土耳其旅 -出擊不利

11月19日,美軍第二十五師於早上六點離開開城,是夜兩點左右宿營在礦業城鎮軍隅里。次日,未配備卡車、基本上是個步兵部隊的土耳其旅被派遣編入軍隅里的第九軍後備隊。21日,該旅接到命令與美軍二十五師一同北上。22日,他們完成了在指定區域壓制北朝鮮巡邏隊的任務。
在與美國同伴一同前進時,土耳其旅被命令與第九軍右翼的美軍第二師建立聯繫,並掩護該師的右翼和後方。這時;該旅得到消息,在德川西北部有中國軍隊的一個團,但關於中國軍隊和駐守德川的南朝鮮軍的詳細情況並沒有告訴他們,怕影響他們的士氣。
11月26日,中國軍隊向美第一軍和第九軍發起猛烈反擊,氣勢駭人。土耳其士兵受命保護聯合國軍的右翼。該旅第一營被用派來的卡車運送到軍隅里以東15英里、距德川約一半路程的瓦院。由於派來的車輛不夠多,卸下一營之後,才能再返回來接二營,於是,土耳其旅的一些部隊便開始步行。各種各樣的命令、與前令相反的命令以及亂七八糟的傳令使得整個局面亂作一團,難以明辨。
土耳其旅受命封鎖公路,並奪取雲興里。後來,在解釋當時的混亂局面時,亞茲吉寫道「根本沒有時間把我部運送到雲興里,並在天黑之前將其部署到位。另外,美軍推測我們的敵人應該在新興里,但實際上,他們距離美軍要求我們防守的戰線太近了。我部在到達指定位置之前受到突然襲擊的可能性太大了。」
正如亞茲吉明確指出的,土耳其旅處境不妙。他們不得不向東南撤退。這一撤退進一步暴露了土耳其旅自己的東翼以及美第二師的東翼。亞茲吉命令部下緊接著向東北方向的瓦院運動。土耳其旅此時已經與美軍失去了聯繫。因此,亞茲吉擔負起指揮任務。部隊到達瓦院后,在沒有坦克掩護的情況下,亞茲吉命令土軍徒步向德川發起了進攻。
美軍第二師的空中偵察發現成千上萬的中國部隊正在朝德川方向運動,判定那就是他們將要攻打的地方。但實際上,中國在整條戰線上發起了反攻。
不管怎樣土耳其旅已經實現了一個目標,他們牽制住了敵人。 中國軍隊數次要奪取土耳其旅的陣地,傷亡較大;每次進攻都被土耳其旅擊退。
土耳其旅被孤立在零度以下的氣溫里。夜裡,中國軍隊使用鼓號、口哨、長笛.牧羊笛和鈸製造出陣陣雜訊,又喊又說又笑地對他們進行了連續密集的干擾。

3 土耳其旅 -逡巡潰退

原本採取攻勢的聯合國軍此刻變成了全軍潰退。勢不可擋的中國軍隊不斷地變換戰術和攻打方向。軍部與土耳其旅的通信恢復了。由於語言不通,有些命令搞明白了,但大多數則沒有。該旅接到命令,與美軍第三十八團會合,掩護該團的側翼;並奪取一條向西撤退的路線。但在撤退的慌亂之中,文電信息被錯傳延誤,雜亂無章,因此,當這條至關重要的指令傳到時,已經晚了兩個小時。部隊只好在一片混亂中,在擁擠不堪的公路上慌忙掉頭。
在向瓦院回撤途中,土耳其旅再次遭到了敵軍火力的猛烈攻擊。該旅還沒能來得及重新集結防禦,中國軍隊就已經來到了。他們對這支凌亂無序的縱隊發起猛烈進攻,土軍九連不得不再次掉轉頭攻擊,掩護大部隊撤退。十連受命負責該旅的全面警戒。
爾。他們在戰鬥中更喜歡進攻,而且不給對手留絲毫餘地。大多數土軍士兵都年紀輕輕,隨身攜帶一把匕首。對美軍和其他聯合國部隊的土兵來說,這匕首就像是一把大刀。聯合國的其他部隊都不佩帶這種刀,實際上,除了常規武器之外,他們沒有任何別的武器。在赤膊戰中,土耳其士兵能夠嫻熟地運用大刀,很具危險性,這使其他盟軍都對他們敬而遠之。

4 土耳其旅 -交戰雙方

這支拼湊起來的五花八門的聯合國部隊主要由美國人組成,領導這支部隊的美第八集團軍司令沃爾頓·沃克將軍突然接到命令,要他們發起強大攻勢,力爭早日結束戰爭。麥克阿瑟放出話來,要換下兩個師,讓 孩子們回家過聖誕節。他的許諾推動了向鴨綠江挺進的錯誤想法。
來自北方的刺骨寒風肆虐著北朝鮮陡峭無情的山區和變化莫測的山谷。40年來最寒冷的嚴冬籠罩了這塊大地。凍僵了的士兵苦痛不堪,圍著 50加侖空油桶里臨時點起的火堆,想要暖和一點兒。醫療隊開始處理第一批凍傷病員。在朝鮮,士兵們真正領略到了「地凍天寒」。要想使車輛和裝備里的油管不結冰,必須把酒精與汽油混合在一起。血漿也得加熱90分鐘后才能使用。晚上,水溶性的藥品凍成了冰塊,士兵靴子里積聚的汗水也凍成了冰塊。北朝鮮地形惡劣,狹長的山谷呈V型,山脊又高又陡,又沒有一條清晰可辨的公路,寒冷掃掠著前進的隊伍,這一切都是釀成後來這場戰爭悲劇的因素。
美陸軍第七師以及其他部隊對在高寒地區作戰毫無準備。作戰部隊中幾乎無一配發毛皮風雪大衣。但是,他們接到的命令卻是繼續前進。11月21日,上邊下令他們渡河,還跟他們說,河水只有腳脖兒深;不會有任何問題。但是,頭天晚上,這條河上游的大壩被打開了,河水流泄下來。士兵們艱難地涉入冰冷刺骨、齊腰深的水裡,水面上還漂浮著許多冰塊。他們嘗試了幾次,都沒能成功。後來,渡河的命令取消了。共有18名士兵患上了嚴重的凍傷,不得不砍掉他們身上已經凍成冰疙瘩的軍裝。
在堅持繼續前進的過程中,隨著朝鮮半島漸漸變寬,沃克的隊伍也拉得越來越開。他們越往北走,所要控制的地盤就越大。他的戰鬥序列包括由美軍第二十四師、英軍第二十六旅和南朝鮮第一師組成的美第一軍;由美軍第二師.第二十五師和土耳其第一旅組成的美第九軍;南朝鮮第六、第七和第八師以及陸軍預備役的第一騎兵師。
沃克用兵非常謹慎。情報機構也竭力去獲取一些有關中國軍隊的兵力及其動向的切合實際的評估。在西線,在沃克的第九軍前方集結的是中國第四野戰軍的第八兵團,包括 18個步兵師,至少 18萬的兵力。在東線,與美第一軍對峙的是中國第三野戰軍的第九兵團,有 12個步兵師,約 12萬人。中國軍隊總兵力約 30萬,另外還有北朝鮮人民軍的 12個師、約 6.5萬的兵力。在聯合國軍後方作戰的約4萬游擊隊也使這支隊伍的力量更加壯大。
九連負責保護十連和十一連的側翼。中國軍隊放鬆了對十連的包圍;但對九連和十一連繼續實施包圍。11月28日十時左右,中國軍隊成功突破,大舉進攻九連陣地。該連被徹底打垮,連長及其眾多手下戰死。
中國軍隊的增援部隊想要包圍整個土耳其旅。不過,亞茲吉在對戰場局勢進行分析之後,採取措施來保護他的側翼,以免被全面包圍。中國軍隊勢如破竹,突然停止了進攻,這樣土耳其旅又陷入了他們布設的圈套。中國軍隊的伏擊對土耳其旅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
11月30日,該旅戰鬥力被摧毀。他們從美第九軍得到的惟一援助就是一個坦克排和運輸卡車,再加上該旅的火炮,使該旅部分力量得以倖存。

5 土耳其旅 -以失敗告終

撤回瓦院的土軍主力11月27日被團團包圍,他們的大刀與中國軍隊的刺刀之間展開了白刃戰,約 400人受傷。土耳其旅在瓦院一直堅持到當天下午,而後向西南方的另一個陣地撤退。在遭到中國軍隊的再次迂迴包抄之後,他們又向軍隅里撤退。部隊損失了大部分車輛。當倖存下來的士兵再也沒有其他的逃脫辦法時,就都匆匆爬進了山裡。此時,中國軍隊已經控制了所有的公路。土耳其旅繼續進行了阻滯戰鬥,想要為其剩餘的部隊爭取時間來重新編隊,並組織一次多少像樣的防禦,但都沒有奏效。
在二師司令部,有關土耳其旅及其實際行動的消息越來越難以獲得。派往土耳其旅陣地的坦克一次次被擋了回來。混亂導致了驚人事件不斷出現,美軍士兵乾脆放棄了陣地和裝備,甚至連武器也丟掉了。中國軍隊好像遍地都是,同時又到處找不到影子。他們的動向很少能夠得到證實。即便是確認了,也常常是錯誤的。比如有消息說,中國軍隊就在前面,結果他們卻從後面發起了進攻。土耳其旅決定撤消戰地指揮所,因此往後開始的完全是一場新式又古老的戰爭。
在聯合國軍的進攻和中國軍隊的反攻過程中,土耳其第一旅傷亡3514人,其中741人戰死;2068人受傷,163人失蹤,244人被俘。另外,還有非戰鬥傷亡298人。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土耳其的第一場真正戰爭中,由美軍顧問武裝和訓練的土耳其旅在惡劣的條件下,雖然表現得勇敢卓越,但對他們的要求或期望恐怕也只能如此了。

上一篇[譯語]    下一篇 [走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