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越中國新川郡的土肥氏,從鎌倉時代末期到戰國時代末期的三百多年間,一直是當地很有勢力的家族。越中土肥氏最後的當主土肥美作守政繁的領地達到了5萬6千石。土肥氏終日面對宿敵新川郡守護代椎名氏和射水、婦負郡守護代神保氏的逼迫、本願寺信徒的一向一揆、越後上杉氏與信濃武田氏的不斷爭鬥等等令人頭疼的問題,卻成為越中最晚滅亡的豪族,不能不令人感到驚訝。昭和55年~59年對弓庄城的發掘調查,讓我們對謎一樣的土肥氏有了更多的了解。

1 土肥氏 -土肥氏簡介

土肥氏土肥氏家紋三巴紋

通常認為曾幫助源賴朝立下大功的土肥次郎實平是土肥氏的祖先,其本領是相模國土肥鄉。建保元年(1213年)5月由於鎌倉幕府內的權力鬥爭,和田義盛和北條義時互不相讓,結果義盛敗死,支持義盛的實平之孫惟平被殺,惟平的弟弟道平被放逐,從土肥鄉遷移到了安藝國。道平後來成為毛利元就的重臣小早川家的祖先。

建長2年(1250年)土肥賴平被任命為越中國堀江庄的地頭,從而成為越中土肥氏的祖先。建長年間(1249~1255年)堀江城還沒有建成,所以估計賴平應該是在堀江庄內選擇險要的地方修建宅邸(高月砦)。

進入南北朝時代的興國5年(1344年)7月11日,越后大面庄守護井上俊清與能登守護吉見賴隆在堀江庄內滑河、高月一帶發生劇烈衝突,結果賴隆取得勝利,而加入俊清一方參加戰鬥的土肥氏丟失了所領土地的三分之一。包括堀江庄的滑河村(滑川市區)、高月村、以及水橋的一部分。

估計在1351年左右,第三代越中土肥氏當主土肥心覺才在堀江庄築起了堀江城。

不久,土肥能登成為井見庄的代官,統治上市川與白岩川中間的土地。天授8年(1380年)成為越中守護畠山氏屬下的守護代后,先後打敗了新川郡椎名氏,婦負、射水郡神保氏,礪波郡游佐氏,土肥一族作為畠山的守護代勢力得到增長。 1460年,土肥氏在井見庄內的上市町館構築了弓庄城。

接下來應仁之亂爆發,土肥一族作為畠山政長的屬下作戰。此後的戰國時代,堀江庄、井見庄正式成為土肥氏領土。一般認為,立山町高原和立山町寺田都是土肥氏領土,日置庄和高原保也歸土肥氏所有。在越后的長尾為景進攻越中以後,土肥氏從屬於椎名長常。永正16年(1519年)作為對椎名氏盡忠的獎賞,椎名慶胤將橫江保、富山保的上梅澤館和稻村城等土地賜於土肥松鶴,土肥氏的領地達到7萬石~10萬石。

天文12年(1543年)神保氏和椎名氏為爭奪越中大打出手,土肥氏背叛了主家椎名氏。但是翌年即天文13年(1544年)由於能登守護畠山氏的斡旋,兩家達成和議。椎名康胤沒收了土肥氏橫江保與富山保的領地。土肥主稅介投靠神保家臣(池田城主)寺島職定,土肥氏開始沒落。永祿5年(1562年)7月主稅介戰死,其子土肥二郎九郎也在同年9月的戰鬥中喪生。二郎九郎的母親寫信請求上杉謙信歸還橫江保,不知是不是這個原因,永祿10年(1567年)土肥家復興,當主土肥美作守政繁被認為是二郎九郎的弟弟。

永祿12年(1569年)8月20日,上杉謙信攻下了堀江城。以堀江城為據點的土肥氏急速衰退。天正年後,土肥宗家的據點轉移到了弓庄城。此後土肥氏從屬於上杉家,但天正6年(1578年)謙信死後,土肥氏又轉而投靠織田家。天正10年(1582年)發生了「本能寺之變」,得知信長死後政繁再次與上杉家聯手與佐佐成政作戰。

天正12年(1584年)以越中平定為目標的佐佐成政,進攻土肥氏最後的當主土肥美作守政繁的居城弓庄城,政繁讓出弓庄城(位於上市町柿澤),撤退到了越后。天正18年(1590年)政繁在越后國死去,享年58歲。有三百多年歷史的土肥氏作為豪族徹底滅亡。

2 土肥氏 -土肥氏的家紋、石高、兵力

土肥氏肥氏館跡碑
1)家紋

土肥氏的祖先,是桓武平氏一族的良文流。實平因為居住在相模國土肥鄉的緣故便以土肥為姓。(新川郡松倉城的椎名氏也是良文流,說起來有共同的祖先。)土肥氏採用「三巴」家紋,越中土肥氏也沿襲用此家紋。「三巴」家紋是神紋,鹿島神宮、香取神宮、大神神社等都使用它。同時這個花紋也被同族小早川家使用。

可是,弓庄城土肥氏的後裔、上市町淺生的土肥庄太郎,不僅使用「三巴」紋,也使用龜甲花菱紋作為家紋。山陰土肥氏則以使用出雲大社的神紋為家紋而頗感自豪。山陰土肥氏後來從安藝國遷移並與越中土肥氏融合,越中土肥氏滅亡后,他們就遷移到越后、出羽地方了。(附兩種家紋和政繁的花押----附圖案1、2、3)

(三巴紋) (龜甲花菱紋) (政繁的花押)

2)石高

根據文獻土肥氏的石高是57000石~70000石,也有說是10萬石的。土肥氏的領地,包括現在滑川市的一部分、富山市水橋的一部分、上市町、立山町,最強盛時富山市中心地帶也是其領地。

由文獻可以計算出土肥氏的石高:

滑川市 9200石 + 水橋 9000石 + 上市町 19000石 + 立山町 22000石 + 富山市 3000石 = 合計 62000石

但是考慮到這是江戶時代的資料,戰國時期應該比這少一些。新川郡(朝日町~富山市的神通川)的石高總共不過是202000石,佐佐成政進行太閣檢地時的石高為185000石,比起江戶時期少17000石(9.2%)。以此為標準來估算戰國時期土肥氏的石高如下:

滑川市 8500石 + 水橋 8300石 + 上市町 17500石 + 立山町 20000石 + 富山市 2800石 = 合計 57100石

也就是說戰國時期土肥氏的石高大約為57000石左右是比較準確的。根據石高數我們就可以推算出相應的世帶數(戶數)。中世紀時,每1戶大概能有12.5石~15石的收穫。這樣可以算出基礎家庭數來。土肥氏的據點堀江村在中世紀時的家庭數我們估計為50戶,現在則是230戶,也就是說約為中世紀時的5倍。以每1戶人家有4人計算。就能得出以下數據:

地域   石高     世帶數         人口
滑川市 8500石 565戶--680戶 2260人--2720人
水橋  8300石 550戶--665戶 2200人--2660人
上市町 17500石 1166戶--1400戶 4664人--5600人
立山町 20000石 1333戶--1600戶 5332人--6400人
富山市 2800石  185戶--225戶 740人--900人
合 計 57100石 3805戶--4570戶 15220人--22850人

3)兵力

土肥氏在弓庄城之戰時動用700人的兵力和佐佐成政戰鬥,不過土肥氏到底有多少的兵力呢?沒有文獻可查,但可以從理論上計算出來。

土肥氏的石高為5萬7000石,兵力的計算基本上每100石為2人~3人,即以1萬石為200人~300人來計算。土肥氏的兵力理論上大概是1140人~1710人。不過上限的1710人不太可能,估計可動員的兵力是1000人~1200人。

越中土肥氏的領地

土肥一族的領地主要是堀江庄、井見庄。可是一般認為立山町高原和寺田也有土肥氏的城,井見庄旁的日置庄和高原保、橫江保也是其領地。

1)堀江庄

堀江庄的範圍根據《祗園社記》「東限橫路,南限里河小井手界,西限水橋,北限扶山」的記載,應該包括堀江村、力萬村、伊遠乃看村、小泉村、梅澤村、本庄村、西開發村、大力村、滑河村等地。也就是大致包括從坪川川立山山麓至橫斷道、里河鄉川、小井手界富山市小出地區、水橋富山市水橋地區、扶山滑川市高冢周邊。以村落來看包括滑川市堀江、力萬村(滑川市高月周邊)、伊遠乃見村、滑川市魚、小泉村(滑川市上小泉·下小泉)、梅澤村(滑川市上梅澤·下梅澤)、本庄村(滑川市本江)、西開發村(富山市開發地區水橋開發地區)、大力村(水橋地區舟橋地區)。不過這是當時的領地,因為南北朝時代井上俊清和斯波義將的高月砦之戰,井上氏戰敗,土肥氏由於支持井上氏,高月村、滑河、水橋的一部分被沒收。不久河南庄成為椎名氏的領地,這部分土地被編入河南庄了。

2)井見庄、日置庄

井見庄的範圍包括上市町弓庄一帶,日置庄一般認為是立山町日中附近,都曾受京都鹿王院的管轄,但不知什麼時候日置庄被井見庄吸收合併。

3)高原保

高原保的範圍,一般認為是立山町大森地區東部、南部、五百石南部、下段地區西部、高野地區南部、寺田地區南部等。

4)立山寺領岩峅寺

立山寺上市町眼目的土肥一族的菩提寺,實質上處於土肥氏的統治之下。

土肥氏土肥氏
5)橫江保·富山保

橫江保石高(稻穀的收穫量)為182石,指立山町橫江地區一帶。富山保是指被河川包圍(西面和北面是舊神通川,南面是四谷川)的一塊領土。永正16年(1519年)為獎勵土肥氏的忠誠,椎名氏將其賜予土肥松鶴。但天文12年(1543年)神保氏和椎名氏相爭時,土肥氏因為背叛椎名氏而被其於戰後沒收了。

根據史料繪出戰國時期越中土肥氏的領地(附圖4)。此圖標明了越中土肥氏的城和菩提寺的位置,越中土肥氏的領地用粉紅色表示。可以看出土肥氏處於西鄰椎名氏和東鄰神保氏的夾縫之中,山背面的飛彈為江馬氏控制,越後上杉與甲斐武田則是潛在的威脅。

土肥政繁之死的另一種說法

天正11年4月(1583年)佐佐成政攻擊弓庄城,最後雙方達成和議,土肥美作守政繁讓出弓庄城退到越后。這件事幾乎以成定論。不過,最近調查出的文獻卻提出土肥美作守政繁剖腹自殺了這樣的見解。照此說法,土肥政繁是位勇猛果斷的武將,抵禦佐佐成政的攻擊達一百餘日。當初700人的軍隊也減少到300人。向上杉景勝請求的援軍卻遲遲未到,政繁知道城池即將陷落,便將妻子等十幾名女人偷偷送出城,沒想到被敵方發現並將其妻子殺死。(據說現在的上市町新屋和稗田間有追擊地藏,這個地藏就是為弔唁政繁妻子的冤魂而修建的。)8月雙方達成和議,成政要求政繁剖腹,土肥氏一族含淚接受了這個條件。在土肥政信修建的位於上市町北島的松章軒(安養寺),政繁從容不迫地剖腹自殺,享年58歲。

後來,因為哀悼政繁的死,弓庄城系土肥氏的子孫在安養寺的對面修建了土肥政繁的墳(土肥墓地)。對於這個新發現的墳,因為作為土肥氏家紋的「三巴」被刻在上面,故而極可能真的是政繁的墳。這樣一來,政繁是不是真的剖腹自殺了就很難說清楚了。

3 土肥氏 -土肥氏宗譜

土肥氏鎌倉時代土肥氏の築城
土肥一族,分佈在日本全國各地。土肥氏的祖先是源賴朝的家臣——以相模國土肥鄉作為據點的土肥二郎實平,治承4年實平受賴朝之命來到武藏國,接著被任命為近畿、中國地區的總追補使。土肥氏的勢力大為壯大,以代官的形式配置一族,安藝土肥氏與近畿土肥氏就這樣形成了。安藝土肥氏發展到後來成為戰國時毛利三家中的小早川家,而山陰地方的鳥取土肥氏,江戶末期向茨城移動,一部分與越中土肥氏融合了。另外由於實平之孫惟平敗亡后一族四散逃命,還形成了上州土肥氏等支族。

在越中,以上市町、滑川市為中心,先後有堀江城土肥氏、弓庄城土肥氏。土肥家臣團以有澤氏為首,櫪屋氏、藤田氏、藤谷氏、上坂氏、中切氏、上田氏也都有後裔繼續在那裡生活。

上市町的土肥氏有4個分支:(1)鄉柿澤西養寺土肥氏(2)北島安養寺土肥氏(3)森尻稱永寺土肥氏(4)淺生土肥氏。

而滑川市的土肥氏,在堀江城、常光寺一帶大量分佈,有3個分支:(1)土肥家臣土肥式部的後裔(2)堀江立克寺院土肥氏(3)土肥西家的後裔。

最後,分佈在高岡市的土肥氏,懷疑是江戶時代在加賀前田家仕官的土肥一族的後裔。

A)關於土肥氏的宗譜有兩種說法。1是平良文流,2是平良兼流。

1)良文流 :

桓武天皇━中略━高望王┳良文━中略━常宗━宗平┳ 重平
                          ┣良持                  ┣ 實平(土肥氏祖)
                          ┗ 良兼                 ┗ 宗遠(土屋氏祖)
   2) 良兼流 :
  桓武天皇━中略━高望王┳良文
                        ┣良持
                        ┗良兼━中略━常宗━宗平 ━ 實平(土肥氏祖)
                                          ┗ 宗遠(土屋氏祖)

土肥氏土肥氏
良文流的宗譜,是鄉柿澤城主一族土肥武治家的宗譜。(見下表)
(附圖5)

良兼流的宗譜,是弓庄城土肥一族上市町淺生的土肥庄太郎家的宗譜。(如下)
(上略) ━ 実平 ━ 遠平 ━ 惟平 ━ 惟時 ━ 倫平 ┳ 実綱 (下略)
                                                ┗ 頼平(堀江氏祖)

比較兩個宗譜,都將土肥賴平作為越中土肥氏的鼻祖。可是,前者的宗譜(良文流)從實平到賴平,只是四代人,後者(良兼流)卻是五代人。賴平的身份還需要進一步地考察確定。

土肥賴平在建長年間被任命為越中國堀江庄的地頭,是有史料記載的。但奇怪的是以後的15年間在越中國內,成為地頭的人,據《吾妻鏡》所記有入善小太郎、宮崎太郎、中村太郎等,獨獨找不到土肥賴平這個名字。守護、地頭在文治2年前被預先安置在地方寺院的領地這種情況是有的,所以建長年間土肥賴平並沒有成為堀江庄的地頭也是有可能的。如此說來土肥賴平象土肥庄太郎家宗譜(良兼流)表示的那樣是實綱的弟弟應該更合理些。

B)復原的越中土肥氏的家譜

我們嘗試依據史料來複原越中土肥氏的家譜。同時,在無史料記載的情況下,原則上假定每一代當主的壽命為50歲。

土肥賴平(1265?-1315)土肥公篤(1290-1340)土肥心覺(1315--1365)土肥能登(1340--1390)不明(1365--1415)不明(1390--1440)土肥將真(1415--1465)土肥六郎左衛門(1440--1490)土肥常仙(1460--1510)土肥松鶴(1475--1520)土肥平左衛門(1495--1545)土肥主稅介(1510--1560)土肥二郎九郎(1530--1560)土肥政繁(1532--1590)土肥彌太郎實景(?--?)土肥政峰(1534?~1583)土肥半左衛門(1566~1616)

C)越中土肥氏家譜中的疑點:

越中土肥家,有堀江系和弓庄系兩個系統。堀江系的土肥氏以立克寺的土肥家和常光寺村落的土肥家為中心。根據《立克寺過去帳日誌》(死人名冊)記載「天正11年,佐佐成政攻陷堀江城,城主土肥伊賀守政峰剖腹自殺。嫡子伊勢守政賴的兒子政勝等待復興的時機。慶長9年(1604年)8月,創建立克寺。」但是,另外的文獻也有說城主是土肥彌太郎實景。
弓庄系的土肥氏,有3代說、5代說、7代說、9代說這樣的多種說法。上市町史記載的宗譜採用了5代說,即「 初代政澄 2代政章 3代政道 4代政忠 5代政繁(弟弟政峰為堀江城主)」。在史料(甚至口傳)湮失的情況下,產生各種說法是正常的。

4 土肥氏 -關於土肥氏的一些傳說

立克寺的土肥氏,是土肥政峰的後裔。政峰從宗譜推定是政繁的弟弟。永祿12年上杉謙信進攻堀江城,城主土肥彌太郎實景逃到飛騨,土肥政繁繼承土肥本家的家督,很可能那時派遣弟弟政峰作為堀江城主。

另一方面,常光寺村落的土肥家,有可能是土肥彌太郎實景的後裔。因為許多的土肥一族從信仰曹洞宗轉而信仰凈土真宗,而此前土肥家一直是信仰曹洞宗的。而且從世世代代口傳的「土肥西家」這一事實推想應該有「土肥東家」存在。因此,永祿12年以前的堀江城可能是「西家」和「東家」輪流派遣城主。從鎌倉時代掌權的北條氏的六波羅探題是由「北家」和「南家」共同支配這一體制考慮的話,「東家」會不會是上梅澤館的城主呢?關於這個「東家」有新的研究餘地。

弓庄城土肥氏,從上市町史所載的宗譜來看祖先是土肥政澄,順著那個家譜前溯的話鼻祖是土肥實綱。 (附圖6)

土肥氏土肥氏
上面是神奈川縣史刊載的宗譜。對比先前介紹的土肥武治家宗譜和上市町史的宗譜可以看出明顯的差異。不過,均把賴平作為堀江系的祖先,將政澄作為弓庄系的祖先。

弓庄城土肥氏,是不是堀江系的分家,或者是土肥氏另外派遣的一族呢?可是,宗譜也有與時代一起被更改的可能。

弓庄城土肥氏的土肥庄太郎家的家徽為三巴紋、水車紋,另外還使用龜甲花菱紋。這個花紋象前面的一樣,是出雲大社的神紋。山陰方面的豪族,以將神紋作為自家的家紋使用而感到驕傲。從越中土肥氏也使用這個神紋的事實,推測越中土肥氏和鳥取土肥氏有交流,估計鳥取土肥氏與越中土肥氏融合了。並且那個鳥取分支,應該是土肥庄太郎一脈。

記載越中土肥一族退到越后以後動向的資料有《土肥家記》。《土肥家記》是江戶時代,由以前的土肥氏重臣——在加賀藩的前田氏侍官的有澤采女之孫、加賀藩的兵法家有澤永貞所寫。
根據《土肥家記》記載,土肥政繁天正12年(1584年)在上杉景勝與佐佐成政的戰鬥中,作為先鋒取得攻佔境城的戰功。不過,由於上杉景勝和佐佐成政最終和解,政繁不能恢復舊領,於天正18年(1590年)在越后國病故。此後,土肥氏由半左衛門繼承。慶長3年(1598年)上杉景勝被轉封到會津,半左衛門以下土肥主從遷移到出羽國,為最上義光效力了。出羽國的羽黑修驗道和土肥的關係由此而來。不久之後的元和2年(1616年)半左衛門被謀殺,享年50歲。同時,半左衛門的孩子(10歲)也自殺了,土肥氏本支滅絕。半左衛門被謀殺很可能是卷進了最上家的內部糾紛。

留下的土肥支族為加賀藩的前田氏效力,他們的子孫大多在高岡市附近。而土肥七家中的一族很多人成為僧侶、農民,留下了許多的子孫在滑川市、上市町。

第3節 土肥一族的居住圈與遷移

對這個問題我們用調查結果來說明:

事例1土肥居住圈

「我姓土肥,出生在北海道,而屯田兵從九州來。親屬調查家譜我們的祖先是土肥次郎實平。」

事例2土肥的居住圈——安藝土肥氏

「在廣島縣東廣島市,土肥這個姓很多,我的父親也是在東廣島市西條町出生。以下的文章,在廣島縣東廣島市黑瀨町的地方雜誌被刊載。」

「鎌倉時代,被認為是以後小早川氏祖先的土肥氏進入沼田莊(豐田郡本鄉町),其勢力也到達黑瀨一帶。嘉應年間(1167年--1170年)土肥大炊頭廣的父母以二山城作為居城。土肥一族庇護的寺院安入山本城院無量寺的遺迹現在是片竹林,不過還有墓地在那。」

事例3土肥的居住圈——越後土肥氏

「我是在新瀉縣柏崎市荒浜出生的,其實我的祖先是土肥實平。過去的傳說以及多數菩提寺的住持也講述同樣的事——土肥政繁逃到新瀉,他的後裔便在此繁衍。柏崎市荒浜是沒什麼肥沃土地的沙丘地帶,靠漁業謀生很艱難。那為什麼土肥氏會在這樣的地方居住呢?顯得不可思議。據說柴野的祖先在富山縣的高岡市的郊外。《富山縣的歷史(山川出版社)》第130頁有『土肥一族的真景在五位庄佔領土地'的記載。以前的五位庄現在聽說就是附近的鄉村小學與五位小學,五位初中等地。而被稱為水源豐富的大稻田地帶,據說是我們土肥一族被織田一個流派打敗后逃到越後丟失的。」

 A)推定土肥氏的居住圈

首先,推想居住圈的話,事例1、2全都是屯田兵吧。所謂屯田兵,是進行北海道的警備、開荒的農民兵。事例3也把未開化的荒地作為居住圈,3個事例都說明作為新田等的開荒、開發者,土肥氏很活躍。同時,3個事例都是沿海並以海周邊作為居住圈。從中世紀到近代,出征的時候常常走海路,即使用船移動。從這一點很容易得出沿著海岸線居住是為了方便出征。通常,當時的港用「津」、「海灣」來表示。讓出弓庄城退到越后的土肥政繁可能就在直江津相鄰的町居住。

B)土肥氏的遷移

其次試著考慮土肥一族的遷移。土肥一族在日本沿海岸線移動著,最顯著地表現在鳥取土肥氏一族上。這個鳥取土肥氏,是後來成為毛利三家臣之一的小早川家(安藝土肥氏)的分家。鳥取土肥氏轉移后一部分與越中土肥氏融合,另一部分移動到了越后、出羽地方。同時,在京都為室町幕府效力的土肥氏的一部分移動到越前、加賀,與以後一向一揆有很深的關係。

結論:土肥一族的家譜因為史料不足的緣故有很多分歧,想要闡明目前極為困難。因此,通過分析現存的諸事提出了假設,並以神奈川土肥會的論文《越中土肥族的起源》做為參考。

5 土肥氏 -土肥氏的城池

土肥氏土肥氏城池遺址
土肥氏主要有以下幾座城池:

1)堀江城:(所在地:富山縣滑川市堀江)

現在只剩下在上市川右岸平地上的城堡遺迹。堀江城是從平安時代末期以堀江庄為中心開始築城,建築年份不明、一般認為是1351年左右。考慮到上市川的水運很方便,城池建立在越中少見的舌狀台地的尖端。城西側有大片肥沃的田地。城主土肥彌太郎記載城的規模是本丸(城的中心部分)東西28間(50米),南北30間(54米),土壘(野戰工事)的高度為5尺。外堀(外層護城河)東西45間(81米),南北58間(106米)。城的舊址現在大部分的稻田已成為墓園。

2)上梅澤館:(所在地:富山縣滑川市上梅澤)

堀江城外的小城,有光明寺等宅邸,殘留的土壘痕迹和戰前堀的痕迹現在已被填埋了。城的規模推算為東西26間(47米),南北27間(49米)。用現代的測量方法推算外堀東西30間(54米),南北55間(100米)。館主是土肥一族的家臣,但不清楚是誰。

3)有金館:(所在地:富山縣滑川市有金)

堀江城的小城,在上市川右岸有宅邸痕迹。現在這裡已被耕地化、宅地化,建做咖啡店。完全看不出從前的樣子。不過,據說從前有1公頃高度2~3米的台地和約30平方米的假山殘留著。現在只有據說的大門一帶看起來曾有城門的樣子。這是個方形單郭形式的城,規模估計東西28間(50米),南北27間(49米)。館主據說是土肥政繁的家臣宮崎權之進。

4)鄉柿澤館:(所在地:富山縣中新川郡上市町鄉柿澤)

宅邸遺迹如今在凈土真宗西養寺境內,很好地殘留著堀和土壘的痕迹,作為中世紀的平城還保留了一些貴重的遺迹。 這是個東西南北均約40米的平方形館。估計擔負著聯繫堀江城、稻村城、千石山城的作用。館主據說是土肥孫十郎。

 5)稻村城:(所在地:富山縣中新川郡上市町稻村)

標高348米的山城,在上市川上游的北側城山上。別名堀江奧城,是應付萬一時用的詰城(最後關頭緊守的城)。登上山會發現很大一片平坦之地,那是長寬均約40米的四方之地。西側有高度2米的高地,一般認為那曾有物見台(偵察台)。但此城周圍只有小規模的堀的痕迹,因而估計詰城不是此城而是千石山城。城主是土肥源七郎政重。

6)千石山城:(所在地:富山縣中新川郡上市町千石)

堀江城系中最奧之城(最裡頭的城),是堀江城的詰城。建築在標高757米的山頂,有天然險峻的急坡,易守難攻。通常認為堀江城陷落後成了弓庄城的詰城。城的北側有又深又寬的兩重堀圍繞,南側則好象有三重堀圍繞,確實很適合做詰城。天正10年時,進行了改修。佐佐成政進攻弓庄城的時候,如果利用千石山城進行籠城戰的話應該能挺好幾年,不過遺憾的是作為詰城並沒有起到應有的作用。

7)弓庄城:(所在地:富山縣中新川郡上市町柿澤)

土肥氏弓庄城跡
弓庄城是在上市町內的平地上建築的城堡。標高是40~60米,建在白岩川沖積形成的河岸丘地上,能望見整個富山灣。現在城的遺址成了稻田。不過,堀里的稻田產量比別處低(應該是表層肥沃的泥土被挖掉的緣故)。現在建石碑的地方是本丸。城的舊址經過修整,5年間發掘調查找到75棟掘立柱、土壘、井等設施。 城的規模南北600米,東西150米。城的構造是最上方放置本丸(主城郭),圍以雙重的堀,與北側連成一排城郭的連郭式。南側是由梯子聯結的2個城郭二之丸和三之丸(外城、第三層圍牆),北側的大手谷建在打了地基的城郭上,與城堡的本丸一起設有土壘。為防被切斷水源,堀的東側有水堀。本丸的北側外郭由堀切割成東西2個三並連的郭。北側的曲輪城西側就是白岩川,是座堅固的平城。

主城郭五角形,南北一邊有40多米,在三面設立物見台(偵查台),形成了包圍町屋的總曲輪。
室町時代以堀江庄為本拠(據點)的土肥氏勢力進入井見庄,弓庄城成為土肥政道、政忠、政繁三代的居城。弓庄城的小城有柿澤城、茗荷谷城。

8)柿澤城:(所在地:富山縣中新川郡上市町柿澤)

弓庄城的小城,建在標高174米山頂的山城。山裡的泉水很出名。山頂的城址已削為平地,殘留著路障、土壘、堀的遺迹。這是建在山頂上的簡單城郭,城的構造很象是寺院,可能是真言系的寺院。山頂有沿著山脊通往茗荷谷山城的路,應該是作為弓庄城和詰城茗荷谷山城的中轉站性質的城吧。城主據說是土肥政繁的家臣桂田善左衛門。此城建在特長山麓的宅邸部分和山頂部分的詰城一體化,是永祿年間越中常見的築城形態。

9) 茗荷谷山城:(所在地:富山縣中新川郡上市町大岩)

弓庄城的最奧之城,這座標高446米的山城是弓庄城的詰城。城的舊址兩側都是陡峭的懸崖絕壁,堪稱天險。在南北延伸的山頂上城郭星羅棋布。雖然有亂七八糟相連的通道,但山頂上的主城郭與其他城郭的聯絡狀況很壞。因此不如說是土肥一族各自隨意地構築了城郭。各城郭在一個水平面上打地基,寬度約1公里。與千石山城相比建成更早,堀江城陷落後此城成為廢城或者降格為小城,詰城的作用被千石山城所取代。

6 土肥氏 -土肥氏的城下町

土肥氏土肥氏
城下町是由軍事建築群、寺院建築群、經濟建築群等構成的村落結合體。城下町的形成,存在兩種可能。即守護町或守護代町發展形成,不過從守護町變成城下町的情況很少見。從許多城下町的形成過程來看,是所在地領主把豪族的城郭作為中心,建造村落並逐漸擴大充實形成城下町。土肥氏的城下町也是如此,充分考慮城的作用來形成村落。土肥氏的城下町,不是單一的城下町,獨自對各城起作用,而是個別的村落之間相互作用形成眾多的城下村落,最終形成一體化的城下町。土肥氏的城下町是以堀江城為中心,東及上市町鄉柿澤、西至有金、北達上梅澤,佔地約1·8公里見方。

城的作用可細分為:①做軍事基地的城(通常處於領地邊緣);②做行政基地的城;③做中轉站的城;④做倉庫的城。據此我們試著復原土肥氏的城下町。

1)行政基地:

有金館,是土肥氏重臣的宅邸。當時重臣宅邸密集的地方,常作為執行行政命令的場所。因此,有金館是四城中規模最小且構造最簡單的。沿著上市川分佈的堀江村落,都種植草叢等防備敵人攻擊堀江城。重臣宅邸附近有「有金神社」,估計家庭數為15~20戶。

2)中轉站:

起中轉站作用的是鄉柿澤館和立山寺。從鄉柿澤館物見台的遺骸來看,各種信息可以由此在堀江城與詰城之間傳達。而且鄉柿澤村落以北約400米有寺院建築群。特別是其中的立山寺有直通稻村城的隧道,緊急時能比平常傳達速度快很多,這座平城可以作為直達詰城的逃走路徑。鄉柿澤村落的家庭數估計為35~45戶。

3)軍事基地:

起軍事基地作用的城是上梅澤館。上梅澤館位於土肥氏和椎名氏領地邊境處。森林保護中的上梅澤館規模比堀江城還大,周圍有堀江村落、有金村落、肥沃的田地以及通往椎名氏領地的大道,防守嚴密。家庭數估計為40~50戶,另外還有黃梅寺等寺院建築群。

4)流通基地:

A)復原的堀江景象

中世紀的堀江,城下町和大岩街道的宿場町都很繁榮,利用上市川的水運與小城有金館連結堀江城等,水陸交通便利。由於把河川作為重要資源,堀江城是在鄉川和上市川合流的附近築起的城。中世紀的物運主要靠水運,通過船運有金館和鄉柿澤館都繁榮起來。同時,堀江城使用鄉川作為堀,有金館、鄉柿澤館則利用上市川(堀江川)作為堀。土肥彌太郎成為城主后,家臣和隨從人員們在靠近常光寺的村境旁修建住所,遠離見張台,從而形成了城下町。由五位野鄉道經過上市的白萩村再經過堀江達到滑川的山道,從山裡到堀江的物資被大量地運出,這一帶也就成了物資的集積地。當時大岩街道行人眾多,運輸隊每月往返6次,那裡的商店也很繁榮昌盛。家庭數估計有100戶之多。大岩街道上客棧和商店數不比沿著北陸大道的滑川町少。而村落的家庭數估計為40~50戶,當時的米穀的收穫量估計為750石。

B)堀江的建立

土肥氏土肥氏成願寺
奈良時代(天平20年、748年),越中國大伴家持巡幸新川郡,曾在早月川畔吟作和歌。由於早月川不斷地泛濫,平民逃到稍微高一點的地方修建住所,在早月川和上市川的領域內就形成了零散的村落。庶民遷往高地住的事有明確的史料記載。

與堀江村落有直接關係的是「本江」村落,兩者在平安時代合併作為大莊園「堀江庄」,是當時宮道秀成的領地。從康治元年(1142年)起每年捐贈供奉京都祗園社(八坂神社),自此堀江庄便被稱作「祗園社莊園」。鎌倉時代,領土開始設置地頭,土肥氏被任命為此地的管理者,不久這裡變成土肥一族的領地。戰國時代這裡發生了與上杉氏的滑川和田的海濱之戰。

天文七年(1538年)在「桐澤舊記」中記載「滑川家數二七七棟,人數一○一九人」。沿著街道的北陸道,去山裡的小路旁建有許多村落,村民在海灣內捕魚並種植米、麥、蔬菜等,通過大岩街道運進山裡。猜想已經形成了被堀江莊園本江莊園分割開來的獨立的村落,從兩者文化的交流、物資的搬運考慮這是可能的。

5)商業町:

土肥氏的據點「堀江」,商業町沿著大岩街道擴展著,也有通(俗)稱、屋號、商號遺留下來,我們利用這些口傳資料做為復原當時商業町的依據。估計當時有以下這些建築:

宮大工(主要修建神社寺院宮殿的木匠)時期不明、豆腐鋪 土肥氏子孫經營戰前荒廢、鍛造屋(鐵匠)時期不明、木炭商 時期不明、餅屋(年糕鋪)時期不明、 燈燭鋪 (點魚油的)時期不明、雜貨鋪 明治初期還存在、茶館 時期不明、米店 一直開業到昭和30年、客棧 大正時代由於火災而荒廢、理髮店 時期不明、獸醫(主要醫馬)土肥家臣土肥式部所開不久關門、油屋 戰前尚存、煎餅屋 昭和初期尚存。

土肥氏挖掘出土的用具

6)城下町寺院:

只要是城下町就必定有寺院存在。我們在缺乏文獻的情況下復原在城下町中作為中心的寺院。

黃梅寺

是位於上梅澤的寺院,與上梅澤館鄰接著。禪宗的一個流派「臨濟宗」,於鎌倉時代中期在越中傳播。鎌倉五山之一的凈妙寺遠近聞名。黃梅寺作為天龍寺的分寺而被修建。天龍寺,是為了弔唁歷應2年(1339年)后醍醐天皇的菩提而創建的。黃梅寺山號稱傳衣山,黃梅寺於貞治2年(1363年)修建,現在已蕩然無存。

持專寺

土肥氏土肥氏城池遺址
是凈土真宗的寺院,相傳是延文5年(1360年)創建的。建在滑川市梅澤但不能確定是在何處,不過被認為是越中初期真宗宗教團體的一個中心寺院。滑川市以「專」命名的寺院一般認為大多取法自持專寺。

速成坊

是永和2年(1376年)本願寺五世綽如的弟子、願稱寺綽玄的五世綽順(1467~1522年)在堀江修建的寺院。速成坊得到土肥氏和松倉城主椎名氏熱情地保護。7世綽養的妻子就出自椎名家。綽養所處的天正6年(1578年)9月,織田信長的一個部將齊藤新五郎闖入並毀壞了速成坊。

德成寺

一般認為是以前弓庄城下的曹洞宗寺院,與立山寺一起與土肥氏有密切接觸。弓庄城陷落後,遷移到了滑川市寺家町。

眼目山立山寺

上市町眼目的立山寺是1376年大徹禪師創建的曹洞宗的古剎。寺院佔地達15000平方米,戰國時期作為與鄉柿澤館和稻村城連接的中轉站擔負著重要的作用。不過所發現的土壘和堀不象一個城的樣子。跟土肥氏的關係也很密切,土肥次郎就捐贈給寺院3000貫的領地。天文22年(1555年)土肥彌太郎又捐贈獅子頭假面。寺院現在備置現代化的殿堂和佛塔伽藍,成為縣指定自然保護單位。前去參拜的道路兩旁的櫻花樹至今保留著昔日的面貌。

土肥氏土肥氏城池遺址
大岩山日石寺

真正大規模傳播了真言密宗的總寺院在上市町大岩。大岩川的岩石上刻有不動明王之像,縣內有很古老的三重塔,每年1月這裡會舉行全日本有名的用瀑布沖打身體的「寒修業」。患有眼病的人因此處靈驗而聚集於此求神治病。在寺院附近有很多民間旅館和路旁餐館,吃大岩有名的挂面和白玉糰子,會讓你覺得夏天變得涼爽,由於遊客很多因而這裡十分熱鬧。同時,大岩巴士站的附近有土肥氏的城-----由登山道可去茗荷谷山城(徒步40分鐘)。

安養寺

由土肥近江守政信文明5年(1443年)創建。以前上市町北島好象有成為土肥氏菩提寺的寺廟,應該就是安養寺。

正樂寺

是位於滑川市安田的凈土真宗大谷派的寺院,鼻祖是堀江城主的次男土肥伊豆守畠重,於文明10年(1448年)創建。

7 土肥氏 -領國經營和家臣團

土肥氏土肥実平及妻的銅像
土肥氏的領國經營

分析土肥氏對城下町的領地進行支配的時候,必須考慮城館間的距離。土肥的據點堀江城和作為小城的有金館、上梅澤館的距離是等距離的1·5公里,用地圖表示的話就是等邊三角形。而且在與作為詰城的稻村城相連的中間點設立了作為菩提寺的立山寺院。一般來說距離表示支配力的強度。即距離越短則支配力越強。

由於採用這樣的距離,物流、經費以及有事時的移動時間等都被一定化。凈土真宗支配力由於一向一揆的爆發而逐漸喪失。此時堀江莊園附近聚集的平民,一定為土肥氏和莊園的持有者祗園社這種雙重的權力結構傷腦筋吧。特別是相當於現在稅金這樣的年貢無疑是被強迫增加了不少。下面對堀江庄中有關平民的年貢(地租)進行論述。

1)稻田的種類:年貢的課稅對象以及扣除的對象均有分類,更加細分為領主直接經營的稻田、地頭管理的稻田等。稻田收穫量和年貢的數額都有嚴格的規定,質量好最向陽的地方最先被分配。

2)稻田的規模:稻田的規模大概為4800步~9000步。平安時代後期,在堀江附近形成城市,城市被分割為33份,每1份的面積平均為158步。房租相當於地子錢,以每1份200文被徵收。

3)年貢:領主們為了收取年貢等稅金,調查田地的面積和收穫量,根據檢注帳管理並以此為基礎徵收年貢。總額與應上繳的比例被稱做稅率,定為收穫量的40%。年貢,包括用錢交納和以實物繳納。

4)年貢的繳納額:堀江庄下聚集的平民年貢的繳納額,有史料明確記載。

平民的年貢繳納額,約2萬5千文~約5萬文,平均的話是約4萬文。地主也需要繳納大數額的年貢,當時堀江庄有4個地主。有一個地主的耕地分散在了11處,每處60步~1200步(田地1反為360步)。其中休耕稻田1反為300步,這是由於洪水等原因照成約25%的耕種面積不能耕種。除去各種扣除、免除的課稅,5反田地,共計年貢額實物繳納約9萬5000文、錢交納是3200文。

土肥氏的家臣團

土肥氏的家臣團,歷史記載十分稀少,只能大致列出下面這些。

1)一族:

土肥賴平 相模國到堀江庄赴任的第一位地頭。法名心佛。土肥實平第五代子孫。

土肥公篤 堀江庄第二代地頭。

土肥中務入道心覺 堀江庄第三代地頭。建築了堀江城。

土肥能登 繼續做堀江庄地頭,並被任命為井見庄代官。弓庄系土肥氏誕生。

土肥政道 弓庄城初代城主。

土肥主稅介 永祿5年7月,在神保氏與椎名氏的戰爭中戰死。

土肥二郎九郎 主稅介之子,在神保氏與椎名氏、上杉氏的戰爭中戰死。

土肥彌太郎 堀江城城主,永祿12年受上杉謙信的攻擊而逃往飛彈。

土肥源七郎政重 稻村城主,建立稱念寺。

土肥孫十郎 鄉柿澤館主。

土肥松鶴 從椎名氏處得到富山鄉、橫江保。

土肥平右衛門 攻佔二尊院富山鄉柳町。

土肥右衛門 治理稻村一帶。

土肥平助 政繁之次子,被送去做為佐佐成政的人質,弓庄城攻防戰時被斬首,年僅13歲。

土肥政信 土肥美作守政繁的叔叔,建造了安養寺。

土肥美作守政繁 弓庄城主。天正12年,在佐佐成政的攻擊下撤退到越后。懷疑是二郎九郎的弟弟。

2)家臣團:

有澤圖書助 土肥政繁之重臣,其後代著有《土肥家記》。弓庄城攻防戰時在城下戰死。

有澤采女 圖書助之弟,與佐佐成政和議之時作為人質被送到成政處。

木村善丞 政繁之家臣。

土肥式部 土肥彌太郎的家臣,馬醫。

桂田善左衛門 土肥政繁的家老,柿澤城主。

有澤右京助 圖書助之弟。

有澤五郎三郎 在上杉景勝處仕官后,於信州一揆的戰爭中戰死。

藤田丹波 譜代之臣,弓庄城攻防戰時曾砍下並舉起敵將的首級。

櫪屋縫右衛門 譜代之臣。

川瀨與八郎 池田城主。家老。

彌藏 堀江城陷落後,成為農民。

中村三助 政繁之家臣。

舟木治部左衛門 弓庄城攻防戰中,解救了土肥陣營的危機。

飯坂源左衛門 政繁之家臣。

中黑兵助 政繁之家臣。

長谷川俊重 政繁之家臣。

上田章宗 政繁之家臣。

堀宗十郎 政繁之家臣。

日野三左門 政繁之家臣。

杉谷新六 政繁之家臣。

堀天市松 政繁之家臣。

松谷久六 政繁之家臣,創建本敬寺。

青山清左工門 政繁之家臣。

宮崎權之進 土肥政繁之家臣,有金城主。

8 土肥氏 -弓庄城攻防戰及滅亡后的土肥氏

土肥氏土肥氏城池遺址
弓庄城攻防戰

戰國末期的城主土肥美作守政繁,臣屬於上杉謙信。不過天正6年(1578年)謙信突然死去,就依附於織田方了。然而在4年後的天正10年(1582年)發生了「本能寺之變」,信長死後政繁再次與上杉方聯繫。以越中統一為目標的佐佐成政,8月6日開始進攻弓庄城。不過由於弓庄城是在險要地方所建造的堅固的平城,久攻不下的成政一怒之下就把人質-----政繁的次子平助(13歲)斬首了。看到這一慘劇的土肥氏將領,打開城門沖入佐佐成政的陣營奪還了平助的遺骸。政繁頻繁地向上杉景勝發出援軍邀請,但援軍並沒有來。因為不久就是嚴冬,佐佐成政解除包圍,撤回了富山城。

翌年2月,成政進攻魚津城、鏡城。趁此機會土肥氏展開反擊,攻下小出城、新莊城,並在富山城下放火。氣勢如虹的土肥氏在攻擊富山城時魚津城被成政攻佔,土肥氏跟越后的聯絡被切斷,戰局並沒有好轉。

4月成政開始反攻,包圍了弓庄城。可是土肥氏的鬥志並未減弱,一天之內5度乃至7度出擊,不斷挑起小衝突。對此成政採用付城戰術,在弓庄城西側750米處修建了日中砦,東側600米處修建了鄉田砦。兩砦在弓庄城一面均設立土壘。幾天後弓庄城的詰城稻村城等支城先後陷落,土肥氏變得完全孤立無援。此時賤岳合戰秀吉取得勝利,眼看形勢不利的成政派出人質從秀吉那裡取得了越中支配權。得知此事的政繁派遣家臣有澤圖書助的弟弟有澤采女為人質與佐佐成政締結和議,土肥政繁逃入越后。此戰中,有澤圖書助戰死。

土肥氏以恢復舊領為目標的戰鬥於翌年即天正12年展開,作為上杉方的先鋒,土肥氏攻下了成政方的境城。然而因為佐佐成政投降了羽柴秀吉,好不容易立下功勞指望恢復舊領的土肥政繁就這樣在越后抑鬱而亡。土肥氏再也沒能恢復舊領,越中土肥氏就此滅亡。

滅亡后的土肥氏

1)土肥氏的滅亡:

弓庄城主土肥美作守政繁在城池陷落後,一族及家臣百餘人投靠了越后的上杉景勝。不過卻沒能得到任何領地,甚至連糧食的籌措都必須得到景勝許可,處境十分悲慘。政繁死後情況也未得到改善。但是為什麼景勝會如此冷淡地對待土肥一族呢?猜想有下面2個原因。

①土肥氏曾在謙信死後背叛上杉家,投靠了織田家。 

戰國時代雖是亂世,但仍很重視忠義。土肥氏不僅曾在謙信死後背叛上杉家投靠織田家,而且在此之前同樣曾背叛主家椎名氏。出於害怕其再次背叛的考慮,別說是上杉家,怕是只要是戰國時代的大名,就很容易因此而冷淡地對待土肥氏。

②景勝由於自家領土縮小而不得不如此。

關原之戰後景勝從會津120萬石的領地減封為米澤30萬石的領地,土肥氏家臣團也一同從越后遷移到上杉氏被轉封的領地會津。領地的大幅度減少使本就不為景勝所喜的土肥氏更加無望,於是土肥政繁的嫡子(一說女婿)半左衛門等土肥主從遷移到出羽國,為最上義光效力了。元和2年(1616年)半左衛門被謀殺,其子(10歲)也自殺身亡,土肥氏本支就此滅絕。

2)土肥氏的子孫後代

土肥氏土肥氏一族供養塔
通常說來敗軍之將是不能留下很多子孫的,但土肥氏卻幸運地留下許多的子孫後代。因為特別病弱沒有參加弓庄城攻防戰的鄉柿澤館主土肥孫十郎一脈在上市町淺生得以延續,其後代土肥庄太郎的血脈一直延續至今。如今,在滑川市、上市町、立山町、魚津市和黑部市均有土肥氏的後人生活著,其中以上市町與滑川市的人數較多。

上市町淺生的土肥庄太郎家在淺生地區形成了6所分家。滑川市安田正樂寺左右的土肥氏全部是正樂寺的分家,緊臨的小森地區也有5家土肥氏的後人,估計也是來自正樂寺的分家。

能留下這麼多子孫後人,是土肥氏統治新川郡300餘年根深蒂固的結果吧。

越中土肥氏統治新川郡300餘年,可惜留存至今的史料極為稀少而且殘缺不全。戰國亂世弱肉強食,被滅亡的家族有很多。

9 土肥氏 -參考資料

1、http://murosawa.hp.infoseek.co.jp/doi/top.htm
2、http://www2.harimaya.com/sengoku/html/h_doi.html
3、http://jwrock.hahajp.com/gotou/article.php/508/3
4、http://www.sengoku.cn/bbs/simple/index.php?t2312.html
上一篇[《愛的捆綁》]    下一篇 [2004年4月1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