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地奇星聖水將單廷珪。人稱「聖水將軍」,善用淡水浸兵之法。


1 地奇星 -簡介

地奇星地奇星

單廷,梁山英雄中第四十四條好漢,馬軍小彪將兼遠探出哨頭領第七位。梁山兵馬打破大名府後,朝廷派凌州團練使單廷與魏定國領兵再打梁山。單廷人稱「聖水將軍」,善用淡水浸兵之法。關勝領兵與單廷交戰,宣贊、郝思文被單廷捉拿。幸虧得李逵、焦挺、鮑旭三人在中途相救。關勝與單廷對仗,關勝掉頭就跑,單廷拍馬追趕,舉槍便刺,關勝奮起神威,用拖刀計將單廷拍下馬後活捉,單廷歸降梁山。與林沖、董平、魏定國把守梁山正西旱寨。征討方臘時陣亡 。

2 地奇星 -相關資料

排 名:坐第44把交椅。   

籍 貫:凌州(今山東省陵縣)。   

綽 號:聖水將。   

星 號:地奇星。   

性 格:有情有義,有勇有謀。   

上山前身份及職務:凌州團練使。   

上山原因:圍剿梁山兵敗后歸順梁山。   

梁山職務:馬軍小彪將兼聖水營都統。   

武 器:聖光水紋槍。   

必殺技:碧水陣,聖光破。

3 地奇星 -上梁山的緣由

 梁山兵馬收降大刀關勝並打破大名府後,大宋朝廷派凌州團練使單廷珪與魏定國領兵再打梁山。他奉命征剿來到凌州與宋江部下的關勝兵馬相見,初戰告捷,打敗了關勝並活捉了宣贊與郝思文。後來他派人押解宣贊與郝思文上東京的路途中,卻被李逵、焦挺、鮑旭三人在中途將宣贊與郝思文救下。單廷珪與關勝二人對陣,關勝略施小計,斗不到五十回合掉頭就跑,單廷珪拍馬追趕,追了十餘里后,眼看就要追上,他舉槍便刺關勝后心。關勝此時奮起神威,用拖刀計將單廷珪拍於下馬,將其生擒活捉,迫使單廷珪歸降了梁山。單廷珪歸降梁山後,又勸降了神火將軍魏定國。

4 地奇星 -人物結局

招安后,單廷珪跟隨宋江南征北戰,大破遼國后,又參加平田虎、滅王慶、征方臘。征討方臘時,單廷珪跟隨盧俊義攻打歙州(今安徽歙縣),因求功心切,掉進了敵人的陷坑,為伏兵長槍弓箭戳射而死。   

5 地奇星 -人物形象

聖水將單廷珪外貌描寫「邊陣內鼓聲響處,轉出一員將來,戴一頂渾鐵打就四方鐵帽,頂上撒一顆斗來大小黑纓,披一付熊皮砌就嵌縫沿邊烏油鎧甲,   

《新版水滸傳》中的單廷珪穿一領皂羅綉就點翠團花禿袖征袍,著一雙斜皮踢鐙嵌線雲跟靴,系一條碧鞓盯就疊勝獅蠻帶。一張弓,一壺箭,騎一匹深烏馬,使一條聖光水紋槍。」單廷珪是水滸排名第四十四位,在七十二地煞星排第八為地奇星。綽號「聖水將軍」,之所以稱他為「聖水將軍」,是因為他善用水浸兵之法,俗話說就是「水淹」。  

單廷珪在圍剿梁山兵敗后歸順了梁山泊眾好漢,之前他是凌州團練使,上梁山后他成了馬軍小彪將兼聖水營都統,與林沖,董平,魏定國鎮守梁山正西旱寨。我覺得他是一名有勇有謀的人。因為從單廷珪大戰大刀關勝是可以看出。書中所說,單廷珪與魏定國一起大戰郝思文與宣贊。四個人交纏在一起,不時發出兵器碰撞的聲響,遠看如同千軍萬馬在廝殺。就在這時,聖水將單廷珪生來一計,帶領魏定國與眾將士向本陣詐退。宣贊,郝思文二人連忙追去,但見兩隊步軍向他們圍裹將來,便一齊撥轉馬頭,往自陣跑去。這時單廷珪飛馬向前,將他們活捉去了。真乃是「錦囊妙計擒雙賊,智勇雙全數廷珪」!而這也正是大家所喜歡他的原因之一。

6 地奇星 -人物評價

可惜這位英勇善戰的將軍,在跟隨盧俊義攻打歙州時,因求功心切,與神火將魏定國雙雙掉進了敵人的陷坑,被伏兵長槍弓箭戳射而死。可憐聖水並神火,今日都嗚呼喪土坑!   

但縱觀他一生,覺得單廷珪他在行軍打仗的時候他有勇有謀,武藝高強;在平時生活的時候他風流瀟洒,氣宇軒昂,不失為水滸中一位頗具個性魅力的英雄人物。最終,單廷珪和其它偏將被封為義節郎,也算是對單將軍一生的一個綜合的評價。   

單廷圭臨危受命,由凌州團練使調任剿匪大將,還未上任,就被梁山泊探得了消息,關勝帶領的一批梁山好漢已經殺到凌州來了。關勝與單廷圭、魏定國交鋒,第一仗是單廷圭、魏定國勝了,關勝的兩員副將宣贊、赦思文也被擒捉,再戰時,單廷圭卻被關勝大刀一拍,打落馬下,成了俘虜,投降了梁山。   

自己敗了,把同僚也拉進去,這種情況,在《水滸傳》里是很普遍的。單廷圭也是這樣,投降之後,又去拉魏定國,他對魏定國如是說:「如今朝廷不明,天下大亂,天子昏昧,奸臣弄權,我等歸順宋公明,且居水泊,久后奸臣退位,那時去邪歸正,未為晚矣。」這種投降理論,聽起來非常有意思,也非常可笑,現今本來在正位上,走了邪路,卻要等奸臣退位之後,再來去邪歸正!哪朝哪代無奸臣啊,照此理論推下去,單廷圭們怕是沒有改邪歸正的時候了。   

然,單廷圭勸魏定國歸降梁山,主觀上的理論說不過去,但客觀上說,對魏定國是有好處的,因為,魏定國若不跟著單廷圭投降,他到朝廷里去也是沒好果子吃的:一者,他還僅僅只接到任命通知書,還沒到朝廷里正式報到,你和單廷圭已經敗給了梁山,這種實踐經驗證明你剿不了梁山,當不了大任,官的憑據僅是一張紙-任命書而已,只要不想要你了不想用你了,另發一張紙,你的官就沒了。二者,你的同僚投降通敵,你就是有「梁山關係」的人了,這種關係,就有可能讓你受一輩子心理折磨,皇帝主戰時,「梁山關係」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你會因此受到監視,受到審查,受到批鬥,更不要想到會得到重用了。而一旦皇帝主和,想招安了,你又會因「梁山關係」而可能成為「統戰花瓶」,要經常出席各種會議,作表態式的發言,有房子分,有工資長,讓你興奮得不得了,這種大悲大喜的事,會讓你自己也摸不透的,要知道自己的福禍,就只有時時去揣摸皇上的心思,而皇上的心思,豈是你隨便摸得透的?你就只有獨自去承擔這精神折磨吧!   

為盜也罷,為官也罷,只有找個心安理得的理由,才能過得自由自在。單廷圭勸魏定國的理由,仔細想起來的話,不是可笑的託詞,而是飽含人生經驗的哲言呢!

上一篇[移動商務]    下一篇 [品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