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地巧星,即金大堅,出自水滸108將之中。

1 地巧星 -基本資料

  地巧星玉臂匠金大堅

  金大堅,著名金石雕刻家,善刻當時的蘇、黃、米、蔡四種字體,濟州人氏。宋江被捉關在江州,吳用獻計,

地巧星地巧星玉臂匠金大堅
把聖手書生蕭讓和金大堅請上梁山,金大堅刻了蔡京的假印,用來騙蔡京。沒想到刻的圖章是蔡京的名諱圖章。哪有老子給兒子寫信,蓋自己名諱圖章的呢?此事被黃文炳看破,險些斷送了宋江、戴宗的性命。金大堅同蕭讓一起,都是梁山文職將領,專管造兵符印信,排梁山第六十六位英雄。征討方臘時他被聖旨召回御前聽用。

2 地巧星 -人物生平

  宋江被捉到江州,吳用獻計讓戴宗請聖手書生蕭讓和善刻金石印記的玉臂匠金大堅到梁山偽造蔡京的文書,以救宋江。金大堅從此上了梁山。掌管梁山行文和調兵遣將之事,是梁山的文職將領。排梁山好漢第六十六位。宋江征討方臘時,金大堅未出征,留在京師。 金大堅不愛說話,金大堅知道的真相太多了。金大堅活在吳用的陰影里。吳里一手策劃的忠義堂石碣天文受命事件把蕭讓和金大堅捲入其中,吳用的裝神弄鬼使梁山權利整合運動完全進入自己預定的軌道並最終成為無可爭議的定局,除了策劃者宋江、吳用以及被利用的工具蕭、金大堅,誰能想到那塊由蕭、金徹夜秘密打造的石頭實際上承載的是一個臭名昭著的陰謀?

  金大堅是沒有參加征方臘的梁山人士,這也許使他免於一死,但最終金大堅卻成為他前度仿冒對象---蔡京手下的一個門館先生,金大堅將繼續活在蔡京的陰影里,這是命運跟金大堅開的另一個玩笑。

3 地巧星 -相關記載

  《水滸傳》(節選)

  蕭讓得了五十兩銀子,便和戴宗同來尋請金大堅。正行過文廟,只見蕭讓把手指道「前面那個來的便是玉臂匠金大堅。」當下蕭讓喚住金大堅,教與戴宗相見,具說泰安州岳廟裡重修五嶽樓,眾上戶要立道碑文碣石之事,」這太保特地各五十兩銀子,來請我和你兩個去。」金大堅五十兩銀子,作安家之資;又說道:」陰陽人已揀定了日期,請二位今日便煩動身。」蕭讓道:「天氣暄熱,今日便動身,也行不多路,前面趕不上宿頭。只是來日起個五更.挨旦出去。」金大堅:「正是如此說。」兩個都約定了來早起身,各自歸家收拾動身。蕭讓留戴宗在家宿歇。 次日五更,金大堅持了包里行頭,來和蕭,戴宗三人同行。離了濟州城裡,行不過十里多路,戴宗道:「三位先生慢來,不敢催逼;小可先去報知眾上戶來接二位。」拽開步數,爭先去了,這兩個背著了包里,自慢慢而行。看看走到未牌時

  候,約莫也走過了七八十里路,只見前面一聲忽哨響,山城坡下跳出一夥好漢,約有四五十人。當頭一個好漢正是那清風山王矮虎,大喝一聲道:「你兩個是甚麼人?那裡去?-孩兒但!拿這廝!取心來酒!」蕭讓告道:「小人兩個是上泰安州刻石錫文的;又沒一分財賦,止有幾件衣服。」王矮虎喝道:「俺不要你財賦衣,只要你兩個聰明人的心肝做下!」蕭讓和金大堅焦躁,何仗各人胸中本事,便棒,逕奔王矮虎。王矮虎也挺朴刀來。三人各使手中器械,約戰了五七合,王矮虎轉身便走。兩個卻待去趕,聽得山上鑼聲又響。左邊走出雲里金剛宋萬,右邊走出摸著干杜遷,背後卻是白面郎君鄭天壽,各帶三十餘人,一發上,把蕭讓,金大堅橫拖倒拽,捉投林子里來。

4 地巧星 -人物評價

  金大堅名萬春,字敷華,一字仲華,浙江永康人,永康多松石,因號松石山民。江浙人士,多廣交遊,小有成就,或同學少年,或門生故舊,輒相標榜,故聲名鵲起,而名實往往難相副。均則不同,僻處永康,息交絕遊,藝術成就雖高出儕輩甚多,而生前生后,名皆不顯。近年幸有《西泠藝叢》披露遺作,其名始稍為世知,仲華書畫篆刻皆卓爾不群,其書法成就尤為特出,金鑒才謂其書法「驚人之處」在於作品中富有強烈形式感,並體現出「超前」審美情趣,即所謂「現代意識」者。現代書法重線條,講構成,意趣每異於傳統審美觀念,故時為老輩學者所詬病,厚古非今,固是偏見,而現代書法創作者忽視傳統,奢談創造,雖大言炎炎,終不免淺薄、虛妄之誚。讀仲華書作,亦重線條,講構成,而包綜傳統,使轉皆在法度中,此又與當今狂怪力亂之「書壇精英」不可同日語也。 金大堅以篆籀之筆寫蘭,墨沈淋漓,生氣勃發,尤為識者激賞,題蘭有句云:「不事繁華與艷妝,朝朝風露對斜陽。高山流水無人問,留答知音一段香。」此亦其人生境界之寫照。比較言之,仲華篆刻成就在其書畫之下,蓋其書畫已洗盡前人習氣,而印作尚未盡出漢封窠臼也。其篆刻與丁二仲氣味最相投,所不同者,二仲力學而成,仲華則得自天然,更兼書畫之助,故功力雖未及二仲深厚,而奇崛高古,絕無庸俗之筆,高出時輩甚多。 贊曰:不以俗姿媚縉紳,不因造作損天真。當時已嘆知音少,異代何人解問津。

上一篇[易圖游]    下一篇 [散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