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地損星一枝花蔡慶,蔡慶是蔡福的弟弟,大名府專管牢獄的小押獄,有名的劊子手。他生來愛帶一枝花,人稱「一枝花蔡慶」。因與哥哥蔡福幫助過盧俊義,宋江率兵打敗大名府後,兄弟倆歸順了梁山。在梁山,蔡慶重操舊業,做了梁山行刑劊子手,排梁山好漢第九十五位。

1 地損星 -人物簡介

  
地損星

地損星一枝花蔡慶
  蔡慶是蔡福的弟弟,大名府專管牢獄的小押獄,有名的劊子手。他生來愛帶一枝花,人稱「一枝花蔡慶」。因與哥哥蔡福幫助過盧俊義,宋江率兵打敗大名府後,兄弟倆歸順了梁山。在梁山,蔡慶重操舊業,做了梁山行刑劊子手,排梁山好漢第九十五位。

2 地損星 -人物故事

  梁山設計借李固之手把盧俊義弄進死牢后,李固就找到了這位蔡監獄長,準備出50兩黃金(買盧俊義一條
地損星一枝花蔡慶
命。但蔡監獄長是什麼人,李固的手段能瞞過梁中書、卻瞞不過他老人家,所以就點明你李總監吞了整個盧氏集團,區區50兩就想要我幫你擦屁股,沒門!至少要來個10倍,500兩黃金才行,李固說沒問題,500兩就500兩。交易談成,蔡慶就讓李固第二天來收盧俊義的屍體。看完這段描寫,就能知道這條利用職權在監獄里幫人消災的財路,蔡監獄長肯定用過不止一次。而且從談交易的老練程度來看,蔡慶是個相當精明的人,在地方上也不是善種。蔡慶這個人同戴宗不同,場面上做事情還是非常上路的,比方說燕青想要給盧總送點飯,蔡慶也不為難他。
  蔡慶對盧俊義應該還是同情的,但生意是生意,如果盧總這條命能給我們蔡監獄長帶來500兩黃金的收益,那麼廉價的同情心就不值幾個錢了。水滸中的監獄黑幕重重,當年戴宗戴監獄長就曾揚言過,弄死個把犯人不就像弄死個蒼蠅一樣輕鬆嘛。這種生意對蔡監獄長來說風險很小,利潤則極大。
  不料一件意外的事情卻把蔡監獄長搞被動了。就當蔡監獄長同李固談攏后不久,梁山的柴進就找上門來。梁山弄盧俊義進大獄的目的,就是要把他再救出來、弄進組織。柴老大也不廢話,表明身份,然後一出手就是1000兩黃金(感覺好像是梁山事先知道李固同蔡慶的交易價格似的)拍在桌上,讓蔡慶留盧俊義一命,然後話里軟中帶硬地告訴蔡慶:「如是留得盧員外性命在世,佛眼相看,不忘大德;但有半點兒差錯,兵臨城下,將至濠邊,無賢無愚,無老無幼,打破城池,盡皆斬首。」 意思是你蔡監獄長好自為之,盧總若有個三長兩短,梁山肯定是不會放過你的。梁山這一招很狠,威逼加上利誘,蔡慶一個小官僚當然壓力很大。柴進的話相當有分量,水滸上說蔡慶當場就「嚇得一身冷汗,半晌答應不的」。蔡慶並不是傻子,回家同哥哥蔡福一商量,簡單一個利益算計,就知道該怎麼做了。且不說梁山給的價錢是李固的兩倍,得罪梁山這個全國性的強大黑幫,就算有命拿李固的錢,也沒命來花這筆錢。何況蔡慶一個小小的監獄長,要是敢不收梁山的錢,災難可能就在眼前,所以不妨賣梁山一個交情,就用梁山這筆錢來向梁中書和負責本案的張檢察長那裡買盧俊義的一條命。由此可以看出蔡慶是相當懂得審時度勢的一個人,做事也非常理性。但這麼一來,蔡慶也就同梁山綁在一條船上了。上面這一段非常精彩,如果把人物全換成現代人的話,是個非常經典的黑社會電影的橋斷。

3 地損星 -人物性格

  在蔡慶的活動下,貪財的梁中書放了盧俊義一條生路,將他發配,但李固不死心,收買押送人員繼續對盧俊義下手,卻被燕青所救。但不料逃亡途中盧俊義又再次被抓獲,這次梁中書決定將盧俊義就地正法。行刑時,蔡慶就對盧俊義說:「盧員外,你自精細看,不是我弟兄兩個救你不的,事做拙了」。意思是我們也儘力了,梁山就算要怪,也怪不了我們。關鍵時刻蔡慶也只有明哲保身了。幸好石秀孤身劫法場,延緩了行刑,梁中書也怕梁山不按牌理出牌,沒敢立即殺石秀、盧俊義,就把兩人再次關入大牢。
  事情有轉機,蔡慶還是刀切豆腐兩面光,兩邊不得罪,一方面獄中好好照顧盧、石二人。另一方面照樣當他的監獄長同梁中書周旋。就這麼過了幾個月,水滸上說:「蔡福要結識梁山泊好漢,把他兩個做一處牢里關著,每日好酒好肉與他兩個吃,因此不曾吃苦,倒將養得好了」。這數月蔡氏兄弟對盧俊義的悉心呵護,對盧俊義來說可謂是恩重如山,所以當梁山打下大名府救出盧俊義的時候,盧俊義一見到宋江,就拉著蔡氏兄弟對宋江說:「在下若非此二人,安得殘生到此!」,感激不已。蔡氏兄弟因而也歸入了盧俊義派系。 蔡慶是盧俊義上梁山的副產品,從柴進送上1000兩黃金時,蔡慶的命運就被決定了,要麼幫梁山維護盧俊義,結果就是最後上梁山,要麼就是不理梁山,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全家被梁山滅門,別無第二條路。蔡慶的做法已經是他在盡量保護自己的情況下能做的最佳選擇了,充分體現了一個小官僚的精明和圓滑,但是無論他個人再怎麼有辦法,個人還是無法對抗一個龐大組織的意志的。

4 地損星 -人物排名

  蔡慶上了梁山後,地位很低,排名僅為第95位,職司是行刑劊子手。這個位子在其他地方可能還有點重要,但在梁山絕對是個擺設,試想梁山好漢們號稱同生共死,就算犯了傷天害理的事,難道還能真的殺了不成?頂多也就是宋江教訓兩句、下不為例而已。蔡慶卻是上梁山前地方官員中擔任過公職最高的好漢。梁山共有三名州府一級的監獄長,分別是江州的戴宗、薊州的楊雄、北京大名府的蔡慶。明顯作為省級行政單位的大名府的地位要高於江州和薊州。
  所以蔡慶的地位,要高於戴、楊兩人。而戴、楊兩人一個排名第20,另一個排名第32,蔡慶的第95顯然不符合梁山排名重出身的慣例。從前面的描述來看,蔡慶也算個精明強幹、知進知退的人,本人又是盧俊義派系的。那是什麼原因呢?本人曾百思不得其解,直到讀到水滸中的一個細節才恍然大悟。當梁山打破大名府時,縱火屠城。好漢們看到這個花花世界,猶如惡狼進入羊群,肆意燒殺搶掠,大發橫財。這時我們的蔡監獄長看到自己生於斯、長於斯的家鄉遭到如此荼毒,於心不忍,善良的同情心終於戰勝了明哲保身的心理,勸說盧俊義:「大官人,可救一城百姓,休教殘害」。盧俊義出面,梁山多少要給這位內定的未來二哥點面子,所以屠殺劫掠被吳用制止,這時已經「城中將及損傷一半」,平民死了五千多人。蔡慶這一念善舉雖救了半個北京城,但卻不知擋了多少梁山好漢和小嘍羅們的財路,所以上梁山后的處境也就可想而知了。宋老大和盧二哥也不能犯眾怒啊!
上一篇[《男丁格爾》]    下一篇 [水靈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