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稅務知識稅務機關

中央稅的對稱。由一國地方政府徵收、管理和支配的一類稅收。是依據稅收的徵收管理權及收入支配權進行的分類。地方稅即屬於地方固定財政收入,由地方管理和使用的稅種。

1類型簡介

世界各國對於地方稅管理許可權的劃分大體有三種類型:①立法權與管理權完全屬於地方,地方政府可以決定課徵地方稅收。②立法權屬於中央,地方政府有較大的機動許可權。③立法權和基本管理權均屬於中央,地方政府只負責徵收管理。

2西方國家

在主要西方國家,地方稅在全國稅收收入總額中的比重一般不高,而且通常由一些收入零星且不穩定的稅種組成。美國的州和地方政府享有相對獨立的徵稅權,銷售稅和財產稅是美國州和地方政府的主要地方稅種,地方稅的比重約佔40%;英法兩國的地方稅征管權更小,地方稅比重僅佔20%左右。

3中國

地方稅務大樓

  地方稅務大樓

在中國,明確劃歸地方管理和支配的地方稅份額比較小,而且稅源分散,收入零星,但對於調動地方政府組織收入的積極性和保證地方政府因地制宜地解決地方特殊問題有一定意義。1984年以前,國家明確劃為地方稅的有屠宰稅、城市房地產稅、車船使用牌照稅、牲畜交易稅、集市交易稅、契稅等少數幾個稅種。1985年實行新的財政管理體制后,又陸續增設了一些地方稅種。現行地方稅主要有: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車船使用稅、城市維護建設稅、印花稅、筵席稅、屠宰稅、牲畜交易稅、集市交易稅等稅種。此外,還將下列稅收列作地方固定收入:①地方國營企業所得稅、地方國營企業調節稅;②石油部、電力部、石油化學總公司、有色金屬總公司所屬企業的產品稅、營業稅、增值稅,以其30%作為地方財政固定收入;③個人收入調節稅、獎金稅、建築稅、城鄉個體工商業戶所得稅等。上述地方稅的立法許可權屬中央,地方享有程度不同的機動權。

4種類

地方稅包括下列稅種:
1、營業稅(不含鐵道部門、各銀行總行、各保險總公司集中交納的營業稅),
2、地方企業所得稅(不含上述地方銀行和外資銀行及非銀行金融企業所得稅),
3、個人所得稅,
4、城鎮土地使用稅,
5、資源稅,
6、城市維護建設稅(不含鐵道部門、各銀行總行、各保險總公司集中交納的部分),
7、房產稅,
8、車船稅,
9、印花稅,
10、屠宰稅,(2006年2月17日起廢止
地方稅書籍

  地方稅書籍

11、農牧業稅,
12、對農業特產收入徵收的農業稅(簡稱農業特產稅),
13、耕地佔用稅,
14、契稅,
15、筵席稅,(已失效)
16、土地增值稅。
17.地方教育附加稅。

5職能

體系建立
現行的地方稅體系是1994年實行分稅制財政管理體制改革時建立的,其後在收入劃分方面雖有多次調整,但基本框架未變。1994年稅改初步確立了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現代稅收制度,對促進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強化中央宏觀調控能力,調動中央和地方兩個積極性,發揮了積極作
模範納稅戶

  模範納稅戶

用。但由於稅改出台時特定的歷史背景,為了改變財政收入佔GDP比重持續下降、中央財政收入佔全部財政收入持續下降的局面,這次稅改較多地考慮了增強中央可控財力,在地方稅制的設計與建立方面存在一定的缺陷,主要體現在地方稅缺乏主體稅種,收入規模小、稅源零星分散,調節經濟的力度弱等,一定程度上出現了財權上收、事權下移的趨勢,導致地方財權與事權的不對等。在新一輪稅制改革中,應建立完善地方稅體系,既考慮中央的宏觀調控效果,也要考慮地方的發展需求,充分調動中央和地方兩個積極性,促進地方經濟持續、快速、健康發展。
稅制完善
地方稅制的改革完善要納入新一輪稅制改革的整體設計中,全面規劃,分步實施。第一完善地方稅的稅種。現行地方稅法規、政策有的滯后,不適應變化了的經濟社會形勢,有的又過於超前,可操作性不強。稅制改革要有階段性目標,先從容易做的開始,逐步推進。當務之急是把現有的地方稅種完善起來。地方稅的法規條例有的還是上世紀50、80年代的,已不適應現狀。第二拓寬地方稅的稅基,擴大地稅規模。在時機成熟時開徵一些新稅種,如物業稅、環境保護稅、社會保障稅等,適當擴大資源稅的徵收範圍。一些相對固定的政府收費項目,也可劃歸地稅管理。以後各地地稅系統的工作應是兩個方面,一是地方稅收,一是比較固定的行政收費。現在強調建立節約型社會、節約型機關,而多頭收費,各自為政,造成收費成本過高,徵收不規範,管理相對人奉行十分不便。費改稅改一批,而對近期不能改稅的政府固定收費統一由地稅部門收取,這是拓寬稅基、擴大收入規模的重要途徑。這不是為部門利益考慮,而是為了節約行政成本,優化行政服務,推進行政管理體制改革,促進和諧社會建設。 數據現實今年前三季度各省份稅收大幅度回落。稅收總收入增速同比回落18.8個百分點一些地方在稅收收入增長「失速」的情況下非稅收入大增,有的地方非稅收入高出稅收收入40多個百分點。
優惠政策
減免稅優惠政策對改善投資環境、促進地方經濟社會的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從長期看對稅收的增長也是有利的。但減免稅也影響了當期稅收的增長,在一些貧困地區,財政支出壓力大,減免稅若沒有相應的轉移支付政策相配套,地方財政難以承受。如廣西有一個市糖業是其支柱產業,執行西部大開發稅收優惠政策,製糖企業所得稅由33%降為18%,由於財政政策不配套,該市財政缺口很大,只好打報告要求延緩兩年執行西部大開發稅收優惠政策。這種情況在發達地區是不可想象的。而在廣西一些貧困地區,財政十分艱難,地方政府呼籲執行稅收優惠政策、減少地方財政收入時要考慮地方的承受能力,與財政政策相配套。如取消農業稅、屠宰稅,調高營業稅起征點,導致鄉鎮財政收入銳減,但鄉鎮黨政機構改革滯后,人員沒有相應精簡,財政負擔依舊,因財政轉移支付跟不上,鄉鎮級黨政機構缺乏穩定的財力支撐,一些鄉鎮財政舉步維艱。
許可權
表彰先進

  表彰先進

一般來講,完整意義上的稅收許可權應涵蓋四個方面的內容:①稅收立法權,即稅法的制定、頒布和稅種的設立權。稅收立法權在稅收許可權中處於核心地位。②稅法解釋權:即依據稅收基本條例,對基本法進行補充規定和制定實施細則的一種許可權。③徵收管理權:包括稅種的開徵與停徵權,以及對稅收稽徵過程中產生的若干爭議問題進行裁決的許可權、徵收機構的許可權。④稅收調整權:具體包括增加或減少徵稅品目,調整徵稅比率,減少稅負等方面的許可權。 稅權劃分是分級財政體制的重要內容,同時也是各級稅收體系協調機制的有機組成部分。當我們論及地方稅稅收許可權問題時,實際上討論的是稅收許可權在中央與地方之間集中與分散的程度,而不是絕對的中央集權或絕對的地方集權。具體則是指以上四種許可權中中央集什麼權、地方分什麼權的問題。從國外地方稅體系的情況看:
1.強調中央稅權的主導地位是各國稅權劃分上的共性。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單一制國家,還是聯邦制國家,無論是實行集權式分權模式的國家還是實行分散式分權模式國家,各國大致上都將中央稅權置於地方稅權之上,使地方稅權受到中央稅權的制衡。比如,儘管美國地方政府有高度自治權,但在稅權上仍然存在著「雙重製約」,即聯邦對州和地方以及州對地方在稅收許可權上的制約。
2.從稅權集中與分散的程度看,稅權劃分有三種模式:
①分散型:分散型的特點是各級政府都被賦予很大的稅收許可權,最典型的代表是美國。美國聯邦、州及地方政府均各自行使相對獨立的稅收許可權,包括立法權、解釋權、開徵停徵權、調整權和優惠權等,這是形成統一的聯邦稅制與各異的州與地方稅制並存這一獨特格局的根本原因。這一模式的優點在於保證各級財政尤其地方財政自主地組織和支配財源,實現各自的財政職能和財政目標,但同時它對各級稅權關係的協調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②適度集中、相對分散型:指將某一部分稅權劃歸中央,其餘部分歸地方,如立法權集中、執行權分散,這一類如德國與日本。在德國,絕大部分稅種的立法權集中在聯邦,各州在聯邦尚未行使其立法權的範圍內有一定的立法權,但州以下地方當局則無稅收立法權。而征管權方面,除關稅及聯邦消費稅外的其他稅收的征管權均分散給州及地方政府,尤其集中於州一級。日本與德國類似,稅收立法權大多集中於中央,管理使用權分散在地方,但中央對地方的稅許可權制更詳細具體一些,地方政府在執行《地方稅法》的操作中要受到許多相關規定的制約,如課稅否決制度、對特定稅種稅率規定上限甚至統一稅率等。該方式若處理得當,可以體現出集權而不統攬,分權而不分散的優點。
③集中型:指基本稅收許可權集中於中央,地方只有較少的許可權,如在英國、法國、印度和韓國,不論中央稅還是共享稅或地方稅的立法權均集中於中央,地方只對其專有稅種享有一定的調整權和征管權等機動權力。
由上可以看出,一國政治體制是影響稅權劃分模式的重要因素,集權型稅權劃分模式大致分佈在單一制國家和集權制國家,分散型模式則多數分佈在聯邦制國家和分權制國家,而界於集權與分散之間的適度集中、相對分散模式既存在於單一制國家,又存在於聯邦制國家。
3.就稅收許可權的四項內容看,首先,對於立法權各國基本上都將其集中於中央,特別是對主要的地方稅種立法權更是如此,即使在聯邦制國家(除美國以外),稅收立法權的分散也主要是指一些零星小稅種的立法權由地方擁有,如德國除了娛樂稅、狗稅、漁獵稅和許可證稅以外的稅種立法權歸州級政府外,其他稅種立法權均集中於聯邦。而在印度,無論中央稅、地方稅還是共享稅的立法權無一例外均集中於中央。至於中央政府掌握的立法權內容是對地方稅的徵收範圍和稅種名稱僅有原則性規定,還是十分具體的對地方稅徵收方面,如徵稅對象、納稅人、稅率、徵收方法等都規定得十分詳細,集權制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一般採取后種做法。在前一種情況下,一些稅權還有分散的餘地,但後者則沒有。其次,除立法權外的其他稅收許可權,在分權制國家往往分散在地方,而在集權制國家除征管權外則相對集中在中央,但近年來這些許可權也出現了一定的分散趨勢,如韓國、法國分別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和80年代以來進行了擴大地方自主權與財政非集中化的改革,使地方稅稅收許可權有了相當程度的擴大,帶來了地方稅收收入規模的提高。如韓國地方稅佔全國稅收總額的比重經歷了從1975年10.2%、1985年12.2%以至1995年21.2%的上升過程,地方稅規模的這一顯著變化反映了地方稅稅收許可權的擴大。
4.稅權劃分的法制化與規範化:從各國的實際情況看,以法律的形式將中央與地方的稅權劃分確定下來是一種普遍做法,如美國憲法中對聯邦及各州、地方的稅權劃分有明確的原則性規定,日本與韓國地方稅權則是以《地方稅法》的形式加以確定的。這都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稅收管理與執行中的盲目性和隨意性,有利於保障地方政府的合法稅權的實施。
規模
地方稅規模反映了地方稅權的真正實現程度,國際上有多項衡量一國地方稅規模的指標,本文主要從以下兩項指標出發對國外地方稅規模進行比較分析:
1、地方稅佔全國稅收總額的比重:
從大多數國家稅收分配的情況看,集權制、單一制國家這一指標的數值較小,如英法兩國地方稅多年來所佔比重只有10%左右,韓國作為單一制國家其地方稅所佔比重才達到20%左右。而分權制、聯邦制國家這一指標的數值則較大,如美、德兩國地方稅所佔比重分別在35%和52%左右。值得注意的是,聯邦制國家地方稅在全國稅收總額中的比重也出現了下滑的趨勢。
但中央在稅收分配中占絕對比重卻是大多數國家稅制的共性,最高的英國為90%,其次法國85%、印度70%、日本65%、美國66%。主要財力集中於中央,有利於增強中央對地方的宏觀調控能力和保證經濟整體的健康發展。
2、地方稅佔地方財政收入的比重:
西方發達國家的地方財政收入從構成上看一般包括地方稅收入、中央補助收入、地方政府有償服務收入、債務收入等,而以前兩項為主。如美國州及州以下地方政府的地方稅收入占本級財政收入的比重分別達到了70%和24%,在日本的都道府和市町村兩級財政收入結構中地方稅比重分別達到了36%和38%,而包括交付地方稅、讓與地方稅和國庫支出金的中央補助收入占財政收入比重分別達到了40%和27%.與發達國家有所不同,發展中國家地方財政收入主要由地方稅、中央撥款、借款、規費收入等組成,但地方稅比重很小,地方財政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中央的撥款和借款。如在印度,中央通過下撥共享稅、提供補助和貸款等方式,向地方提供的資金近幾年約佔邦財政收入的40%(1989-1990年度預算中這一比例達到了49.29%)。韓國地方政府支出不足部分也主要靠中央補助金解決。1989年,中央對地方的補助佔全國稅收收入的28%,超過了地方稅9個百分點。
可見,地方稅佔全國稅收總額的比重指標並沒有一個固定的模式,比重的大小取決於多方面的因素。首先,一國地方稅的必要收入規模由地方財政支出的需求來決定。但其現實可能規模卻受經濟稅源的制約。同時,一國的政治體制,地方稅權大小,不同財政收入形式的籌資效率對地方稅收入規模的形成也會產生重要影響。總之,地方稅的收入規模必須依本國國情而定。

征管機構設置

地方稅征管機構是實施地方稅征管權的組織保證。外國地方稅征管機構的設置,大致可以總結劃分為兩種情況:
1、地方政府設立地方稅徵收機構,並獨立徵收地方稅,地方稅務機構與中央稅務機構相互獨立,職責分工明確。這一種情況又有兩類,一類是地方稅務機構單獨設立,如美國,與分級分稅體制相適應,分別設有三級稅收征管機構,分別獨立征管劃歸本級征管的稅收,三級稅收征管機構工作上相互協調配合,實行信息共享,不存在領導與隸屬關係。一類是並不設立獨立的稅務機構,地方稅的徵收由設在地方財政部的相應機構徵收管理,如英國的地方稅由各郡、區財政局下屬的稅務機關負責徵收。
2、分稅但不分機構,全國只有一套稅務機構,地方稅務機構作為國家稅務總局的派出機構,受上級領導與管理,如在法國,全國只有中央一套稅務機構,地方政府無相應的征管機構,地方稅由中央稅務總局和公共會計局設在各區、省和市的下屬機構負責徵收。除此之外還有許多獨特的征管機構設置方式,如在德國,稅收的征管不是通過設立國稅與地稅兩套體系,而是由聯邦與州財政部共同在州設立的財政總局內分設的聯邦機構和州機構兩個系統來完成。這個系統中最重要的聯邦機構是海關,而州機構下設州稅務局,不但徵收大部分聯邦稅,還負責徵收除進口增值稅外的共享稅和州政府的專享稅。地方稅務局作為州的派出機構,只征地方稅,並向地方政府負責。
可見,地方稅務機構的設置呈現多樣化,分稅制並不意味著一定分設機構,地方稅務機構也不一定單獨設置,即使單獨設立也不一定按行政區劃層層設置,一切都應根據本國政體、經濟體制、經濟發展水平、征管水平、稅源分佈等因素來決定。

6地稅與國稅

中國分稅制改革、國稅地稅機構分設快20年了,國稅地稅合併傳言不斷說明人們至今仍然沒有搞清楚國稅地稅分設的原因及其必要性,說明財稅理論基礎知識宣傳不夠到位。筆者認為,無論從理論上看,還是從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方向看,不僅國稅地稅不存在合併的可能,而且隨著稅制改革的深化,地稅部門業務會更加繁忙,兩套機構分設會更為徹底。
從中國經濟體制市場化趨向改革大的背景看,分稅制改革是中國經濟體制市場化取向改革的前提和基礎。毫不誇張地說,沒有分稅制改革,經濟體制市場化取向改革就是一句空話。而分稅制改革的核心是,在劃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事權的基礎上,劃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財權。通俗地說,按照市場經濟體制改革的要求,在確定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各自該管的事之後,各自去「找錢」完成這些事,各自設立自己的徵稅機構按稅法徵稅獲取收入去完成各自的事,這就是國稅地稅機構分設的根本原因。國稅地稅機構分設是分稅制內在的構件,必不可少。在計劃經濟體制條件下,政府要做的事統一由中央政府指揮和分配,財權自然統一由中央政府安排和配置,徵稅的事統一由一套直屬中央政府的稅務機構來管。如果國稅地稅機構合併,那麼就變成要麼中央政府承擔了本應由地方政府負擔的徵稅成本,要麼地方政府承擔了本應由中央政府承擔的徵稅成本,而且背離了分稅制改革的方向,背離了市場化經濟體制改革的方向。因此,國稅地方機構合併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中國經濟體制改革倒退,中國分稅制改革倒退,重新回到計劃經濟體制,重新回到集中型的財稅體制。
從國際經驗看,實行分稅制財政體制的國家,絕大多數都設立國稅地稅兩套稅務機構,尤其是在大國模型中,無一例外地都分設國稅地稅機構。美國、日本、英國等發達國家都分設了國稅地稅機構,許多發展中國家也都是分設國稅地稅機構的。儘管世界上實行分稅制的各國都有各自的具體國情,但在分設國稅地稅機構這件事卻是驚人的一致。而且,從歷史上看,沒有一個實行分稅制的國家分設國稅地稅機構后又合併兩套稅務機構的。更為有趣的是,國外在財稅改革方面的「傳言」集中在稅制改革方面,沒有見到過「傳言」國稅地稅機構合併的現象。作為同樣實行分稅制的國家,中國國稅地稅機構並不是獨創,而是借鑒國際經驗,中國分稅制模式更多的是參考了德國分稅制模式。
國內曾有一種觀點,將國稅地稅機構合併且統一納入地方政府管理的框架中。這種觀點不僅忽略基本市場經濟發展規律,而且忽略了基本政治規律。稅權的掌握、稅務機構管理權的隸屬是一個國家權力完整的象徵,是中央政府政權穩固的前提所在。古今中外經驗表明,任何一個國家的中央政府都不會放棄稅權、不會放棄對稅務機構的管理。即便是像美國這種聯邦制的國家,其中央政府仍牢牢地掌握著對「國稅」機構的管理。
中國正在推動營業稅改徵增值稅的試點,由於營業稅是地稅部門征管的重要稅種,有觀點認為隨著稅制改革的深入,地稅部門業務會大幅萎縮,地稅部門無獨立存在的必要。這種觀點沒有認清中國稅制改革的方向。隨著稅制改革的不斷深入,地稅部門業務不僅不會縮小,而且會有所擴大,地稅部門的作用會更加突出。因為,中國未來分稅制改革的方向是,中央與地方事權與財權更加匹配,地方支配的財政收入會有所增加。隨著房產稅改革的深入,房產稅征管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未來地方稅務部門稅收征管的主要任務是進行房產稅征管。如果中國將來實行遺產稅制度的話,地方稅務的任務會更加繁重。

7總結

綜上所述,從對外國地方稅體系的比較分析中我們可以看出,國家政體、經濟體制、經濟發展水平、歷史傳統是影響甚至決定一國地方稅體系模式選擇的重要因素。地方稅體系的建設不僅涵蓋了地方稅權、地方稅種、地方稅規模、地方稅征管機構設置等多方面內容,而且它們之間交互影響、互相作用,如后三項內容的在一定程度上既由地方稅權決定,體現地方稅權的內容,又在地方政府稅收活動中深刻影響地方稅權的實現程度。因而一國地方稅體系的建設具有複雜性和系統性,這些對於中國地方稅體系的建設和完善無疑有十分重要的借鑒和啟發意義。
上一篇[檢察]    下一篇 [知到做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