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北魏時期的一個民族,也稱為「地豆於國」,主要是游牧生活,根據考證應該是「地豆乾」,在蒙語中也可譯作達達干,即「韃靼的王」的意思。

 

1 地豆於 -來源地

地豆於地豆於
地豆於是出現在北魏時期的一個民族。《魏書》記載:「地豆於國在失韋(即室韋)西千餘里。」它的地理位置,北魏時散居南室韋以西,北界烏洛候,西以今興安嶺與柔然相接,南臨奚、契丹,大約在今烏珠穆沁旗境內。 地豆於國「多牛羊,出名馬,皮為衣服。無五穀,惟食肉酪」。從這一記載看,他們當時主要是游牧生活。 地豆於國自從延興二年(公元472年)八月,遣使「朝貢」北魏后,貢使不絕。

2 地豆於 -名義考證

岑仲勉在《達怛問題》引坪進九馬三說:蒙古語首音無r,其母音之間不能發b,故不得已於r之首音前,加以母音,而在

地豆於地豆於
母音間之b音,必讀為w音,且母音中之a與e常相通,o與u也是一樣。又說以突厥語tatabi一名,用蒙古語轉之,必將轉變為tatavi,及tatav_i,現行廣州語讀地豆於如tei tau u,,與tatav_i發音甚近。「地豆」與tata音有相近的可能,但是「u」與「i」實在是大不相同,「i」這裡與「稽」讀音應該是差不多的。「地豆於」《北史》讀作「地豆乾」。本人再三思之,方悟「於」是「干」的訛寫,地豆乾之干,可比之與新舊唐書之骨利干,新羅國王之「麻立干」①,九姓達怛里的部族于越達剌干。伯希和認為柔然(蠕蠕)最先使用「可汗」(qaghan),這個稱號稱其首領的。這個詞(或其變化的形式-------「汗khan」)後來為突厥和蒙古人所採用②。那麼的干必是汗的另外一種讀法,如果省略前的k則讀如han汗,如省略後面的h則讀如kan,則與干相近。因此地豆於實應讀地豆乾,實在不能比作於什麼三代民族「於夷」③。

3 地豆於 -詞語來源

拉施特在《史集》中說:由於他們極其偉大和受尊敬的地位,其他突厥部落,儘管種類和名稱各不相同,也逐漸以他們

地豆於地豆於
的名字著稱,全都被稱為塔塔兒[韃靼]④。

考之《蒙古秘史》1-3卷有四次提到了「達達」。

1、  眾達達百姓,合不勒皇帝管著來。(《秘史·卷一》)

2、  因俺巴孩合罕被拿時,將合安答·忽圖剌兩個的名字提說來上頭,眾達達泰亦赤兀百姓每於豁兒納川的地面聚會著。(《秘史·卷一》)

3、  帖木真、王罕、札木合三個相合著,將篾兒乞惕達達房子推倒了。(《秘史·卷三》)

4、  帖木真、王罕、札合敢不三個自那相合了,起去,往斡難河源頭原相約處孛脫罕斡兒只的地面里,到時,札木合已先到了三日,見了王罕每的軍,札木合將他二萬軍整搠立著,王罕每也將他的軍整搠著到來,都相認得了。札木合說:「約會的日期,雖是有風雨呵,也必要到,曾這般說來,咱達達每答應了的話,便生誓一般,若不依著呵,同伴里也不容,共說來。」 (《秘史·卷三》)⑤

這裡的「達達」來自於蒙古人的自稱,誠如拉施特所說:儘管種類和名稱各不相同,也逐漸以他們的名字著稱,全都被稱為塔塔兒[韃靼],實是蠕蠕時期的遺留。地豆乾據《北史·地豆乾傳》出現於北魏延興二年,即473年,最後一次是在北齊時期。這段期間剛好是蠕蠕強盛的時期。因此本人認為地豆乾,誠如岑仲勉考證的一樣,也可譯作達達干,即「韃靼的王」意思。

上一篇[蠕蠕]    下一篇 [破風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